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三十四章 搜捕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25更新时间:2020-09-03 09:04:15
最新网址:www.mw8.la
    聂清河揉着脸颊,上面青一块红一块的,没有一块好肉。这群臭小子,揍人抡实了拳脚,真是拳拳到肉,他们算是过足了瘾,自己这狼狈模样,还不如用法力呢。

    聂清河并不怕疼,从小到大,群架还是单挑,在缥缈峰这样一个武德丰沛的宗门里长大,那是常有的事,要不是聂清歌实力压自己一头,说不定他也能混成缥缈峰一霸。

    但即使如此,他聂清河也还是有一个原则。不打没有意义的架——像今天这样,灵药谷的弟子二话不说涌上来,先是双打,接着混合,最后混合双打——聂清河下意识揉了揉脸,咳出一口黏着血液的浓痰,身体摇摇欲坠。

    身体倒是其次,他只觉得委屈。

    自己明明是来道歉的,却不想被这样对待,他死也想不通。

    从灵药谷的宅邸里出来,聂清河只能扶着墙了,他揉了揉酸楚的腮帮子,脸色并不好看。腿脚实在不灵便——那群倒拽着几条木棍子的弟子也太过分,照腿上招呼的样子也十足狰狞,到现在聂清河也没法从脑海里面清除出去。

    他找了一个角落,蜷着身子坐下,背靠在土灰色的高墙边,左手是通往灵药谷府邸的大路,右手是一条窄巷。仍然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乌龙,他一抬起头,整个人都愣住了。

    从西边,温吞吞像是水煮鸡蛋一样的丛云当中,裂开一条细长的口子,当中爆发出五光十色的烟火,顺着峡谷似的天光一点点泄出,最终汇聚成了几行字。

    聂清河目瞪口呆,他想起昨晚师兄交给他和琳琅的部署:一个送信,一个放烟花。

    该不会……

    他苦笑一声,咒骂着就要起身,忘了自己浑身被揍得皮开肉绽,这一脚登的起来,差点让自己摔个趔趄。

    他这一摔不要紧,巷子里忽然传来说话声,声音有点聒噪,聂清河一愣,这才想起这一波人。他一路上来到灵药谷时,背后 跟着一帮灵药谷弟子,一路到了这里,不知道有什么企图。

    聂清河爬起身,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如果又被这帮人抓起来揍一顿,自己这条命怕不是要交代了。他吸了口气,提着步子转身就走。

    然而事实越超乎他的想象。聂清河没想到,自己一路逃,街上灵药谷的弟子不减反增,人头涌动,数量还 越来越多。他想来想去,这件事都太过诡异,于是按住身子,藏匿着身形,朝聚集的众弟子那边瞧去,正看见宣武楼。

    宣武楼高足三十三丈,一眼望不到头。但聂清河还是注意到当空的一道人影,十分熟悉——陆琳琅。只见她被一群灵药谷的弟子围困当中,身处险境,这宣武楼实际上是灵药谷控制的一栋标志性建筑,如今高耸入云,楼台上的空间有限,琳琅该如何处理?

    聂清河头皮发麻,又想到空中那些满城都能见到的烟花,实在不觉得这些冲动的灵药谷弟子能够轻易放了他们俩,一咬牙,狠心跺脚,忽然站起身来,双手高举,摇晃起来:“龟孙子!你爷爷在这儿呢!”

    他大叫一声,反手捏了一道剑诀,犹如电光火石一般穿梭,在宣武楼上开了一个半人宽的的凹坑。

    上头几名弟子脸都煞白,往下看去,只见众弟子围困当

    中,一个人头攒动。

    “是缥缈峰的聂清河!”有人大叫。

    “正是你爷爷我!呸,谁他妈直呼爷爷的大名?”聂清河索性豁出去了,道。

    灵药谷的弟子是一点就着,哪容得被人这样侮辱?楼台上几名弟子架势一起,准备好好修理这个聂清河,下面人数更多,足有上百人,也是闹哄哄地把聂清河困在当中。

    聂清河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前两天灵药谷倾巢而出的时候,也未见得有这么多弟子,怎么今天,光是对付自己的这些人数,就不亚于上回?这灵药谷的弟子怕不是 有丝分裂?

    但他也没时间多想,这么多人一起出手可不是讲笑的。

    他脚底抹油,拔足飞奔,一溜烟工夫就消失在灵药谷的视线当中。上头琳琅明白聂清河的用意,趁着他们注意力不集中的档口,扭身一缩,整个人像是泥鳅一样,光滑地从几名弟子手中挣开,毫不犹豫从三十三丈高空直挺挺地翻身而下,一时引得众人惊呼。

    琳琅低笑了一声,她吹响口哨,唤了一只墨染的硕大乌鸦,凭空翻身借力,借机落在地上,就地翻了两圈,甩开身后众人,一溜烟工夫,顺着聂清河留下的记号,一股脑冲破人群,跟着消失在他们视线当中。

    “休让他们跑了!”有人急着大喊。

    “这两人欺人太甚!”更有甚者摇旗呐喊。

    一时间,整个玄武城都叫两人惊扰,府邸内的灵药谷弟子被那封书信激怒,而全城上下百姓甚至都见到琳琅放的烟火,两家人的矛盾被彻底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聂清河喘了口气,脸色很是难堪,先后被揍,又玩儿命的逃,让他体力有些不支。他们一路上逃脱围追堵截,好容易从城西穿出,到了一条山路上,才勉强甩脱众人。

    琳琅也歇了口气,转瞬间注意力就被聂清河脸上身上的伤口吸引了——这既不是被剑气所伤,倒像是打架斗殴时留下的伤口。

    “你这怎么回事?”琳琅好奇地问。

    聂清河脸都绿了,这一身的伤痛就痛了,更要命的,算得上是耻辱。他咬咬牙,道:“这帮臭小子,不知道为什么,看了我师兄写的信之后,一个个跟失了智一样。”

    琳琅噘着嘴想了想,道:“信里到底写了什么?”

    聂清河愣了愣,摇头。

    他连信都没拆开过,琳琅捂着嘴笑了笑,道:“我倒是能猜到。”

    “那你说,他写了什么?”聂清河仍然没想通。

    “你看看天上,这不是明明白白吗?”琳琅指了指天空上持续不断的烟火,道:“清歌这次把我们都给耍了。”

    聂清河傻眼了,他使劲摇摇头,过了半天,倒像是自己明白过味儿,眯着眼道:“可,这是为什么呀?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琳琅也想不通这一层,道:“这只有当面问他才知道了。”说着,她伸手摸了摸怀里的东西——聂清歌离开前,留给她的一枚叶子,这叶子可以吹奏,声音奇高。

    “诶,别。”聂清河却有主意。“我看,咱们先回客栈,看看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真是玩我们,我非得以彼之道,还施

    彼身不可。”

    聂清河咬着牙说。

    琳琅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我看不会,清歌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有什么道理啊!”聂清河狠狠道:“见着他我非得先给他来个下马威不可,把我俩整这么惨——他有什么道理?啊?这事儿眼看都快成了,你是不知道,这灵药谷的代理人对我那也是客客气气,就差点头哈腰卑躬屈膝了,结果呢?你是不知道当时那家伙脸色有多灿烂。”

    聂清河一肚子火正没处发。

    琳琅摇摇头:“总之先回去看看。”

    两人就偷偷摸摸回到客栈——谁知,他们压根就没法接近。整个玄武城几乎被控制住了,虽然他们一早知道,灵药谷就是这玄武城的地头蛇,但谁也没想到,居然强势到了这个地步,就连这样一家偏僻的小客栈,他们也能消息灵通到这个地步。

    眼看着穿梭并行的几名灵药谷弟子,聂清河就气不打一处来,他老想着上去先解决两个,愣是被琳琅给拽住了。

    “万一清歌在里面,就危险了,我们先看看他们说什么。”琳琅小声道。

    聂清河咬咬牙,忍了。

    两人从地下水道,穿到客栈下,聂清河施展了缥缈峰的窃 听术,一张耳朵就听到屋里传来的抱怨声。

    “妈的,这几个人是不是老鼠耳朵,怎么这么敏感的?溜得真快,这才一炷香咱们就赶过来了,连个蚂蚱都没有!”

    “就别抱怨了,听吩咐,咱们守在这。”

    “守?守多久?”

    “守到人来了再说。”

    “这不扯淡么!”

    聂清河听得脸色都变了,什么时候灵药谷的弟子如此雷厉风行起来?再说,两家人真有这么大的仇怨?他思来想去,都觉得这件事另有蹊跷。

    但好消息是,似乎聂清歌和尹雪珠,还有一众缥缈峰弟子都已经转移了。

    不过对于聂清河来说,这可一点儿不算是好消息,他只觉得唯独自己和琳琅两个被耍得团团转,甚至还被遗弃在这城中。

    琳琅听了聂清河的转述后,低下头陷入沉思。

    “大嫂,你该不是哭了?”聂清河小心翼翼拍了拍琳琅的肩膀。

    她猛地抬起头,道:“没有,为什么?我只是觉得奇怪。一来,这些弟子刚刚没了黄岐这个长老,他们说听人吩咐,听谁的?二来,我们之间又没有死仇,如今圣教攻势临头,他们怎么还有闲心守株待兔呢?”

    聂清河挠挠头,想不明白。

    琳琅的脸忽然红了红,低声道:“还有,你刚才叫我什么?”

    “大嫂?”聂清河反应道。

    “什?”琳琅急的眼珠子瞪大:“什么大嫂?我,他……不是,你想的那样……”

    聂清河眼珠子转了转,笑道:“那不是迟早的事嘛。”

    “才不是!”琳琅道:“以后别这么叫了,我……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他……你,谁让你这么叫的?”

    聂清河笑而不语。

    琳琅气的浑身哆嗦,道:“不跟你扯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清歌。”.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