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二十八章 雨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11更新时间:2020-08-31 09:28:36
最新网址:www.mw8.la
    花府里下起雨来,浅白色的鱼水顺着天地相连,一片片落下,把浓臭的血水洗刷地干干净净,这一场雨,便是从夜里直直下到了次日早晨。

    这一片乱葬岗下,两人搀扶着从院子里出来,天色已经大亮。

    琳琅的脸上没有半点人色,她脑子里反复出现的,是奶娘死前最后一番话。

    “这些年,我没有一刻不在回想那天的事,你娘并不是一个坏人,手刃她,让我彻夜难眠。我以为,只要把你抚养成人,多少能宽慰我这颗心——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亏欠的,终究是亏欠,无论如何也没法弥补。”

    若兰死前,身体迅速枯萎,就像是雨后飘零的桂花一般。

    “奶娘也不奢望你能原谅,只求你好好活下去——对你爹,不要再有过多的空想了。”

    她说完这些话,就把千方百计得来的“解药”一把捏的粉碎,直灌入喉咙里,片刻之后,整个人痛苦着扭曲着化作一滩血水,那最后凝望深渊的恐惧脸色,深深印在了琳琅的脑海里,至今难以磨灭。

    看见若兰变成这幅样子,琳琅无论如何难以接受,她急急忙忙地钻进隔间,把自己锁起来之后,倾盆暴雨就呼啸而来。

    等聂清歌听到雨声逐渐消弭,轻轻打开房门。阳光熹微地照射到角落里,角落的琳琅缩成团,浑身上下忍不住颤抖起来,微微抬起一只眼,眼光在聂清歌身上来回打量,嘴角动了动,仍不肯吭声,好半天才从嗓子眼里抽出一抹嘶哑的声音。

    “清歌?”

    她咬着嘴唇,双手环在脸前。

    聂清歌甫坐到她身旁,道:“嗯?”

    “我想报仇。”琳琅快言快语,声音嘶哑,像是扯断的布匹:“我要,要给娘报仇。”

    “好。”聂清歌低声道。

    琳琅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会帮我么?”

    “不会。”聂清歌很果断,微笑着摇头。

    这回答让她看上去有些沮丧,聂清歌又道:

    “这件事,需要你亲自下手,但是我会一直陪着你,走到最后。”

    说完,他伸出手掌。薄而宽大的手掌,从阳光彼侧伸出,琳琅停止了浑身的颤抖,双手握住这只宽大的手掌,冰冷的脸庞逐渐消融。

    中午,有些人在玄武城的主干大街上见到一对可疑男女,其中男人的形象很符合正道大师哥“聂清歌”的描述,最关键的是,他受妖女蛊惑的事实,也成立了。

    因为原本难以琢磨的魔红莲魔教妖女琳琅,此时也现身了。她不再以伪装示人,而是换上了便服,露出姣好的面容,一直跟着聂清歌一路招摇。

    有目击者称,两人径直回到玄武城最大的客栈,客来居。

    而众所周知,玄武城里,如今遍布正道人士,他们的据点便是这家客栈,两人如此进去,要真是他们两个,无异于自投罗网。

    不过也有另一说法,认为这两人的实力深不可测,即便不是正道的对手,保不齐要在客栈里闹出一片腥风血雨,有好戏一场,不看白不看。

    也因此,两人打尖儿在酒楼歇息时,四周好事的修士群众聚满了人,个个都是顶着一副好奇的目光撬过来,个顶个的稀罕。

    琳琅搓了搓手掌,忽然问道:“就算我们不冒险,这魔教教主不是中了毒么?”

    聂清歌扫了琳琅一眼,她显然已经改口称擎苍为“魔教教主”了。但是从她的眉眼之间不难瞧出十足的勉强,毕竟,那是她爹。

    “依我看,那是幌子。”聂清歌捏起一盏茶,细微地嘬了一口。

    “幌子?”琳琅愣了。

    “要我们前来寻什么解药是假,挑起我跟正道人士内乱,好让他渔翁得利是真。”聂清歌道。

    琳琅恍然大悟。

    这也是为什么阳蒙和若兰先后下山的原因,更是这几日以来他们被若兰以毒蛊之术耍得团团转的真相。

    “大师父恐怕也是察觉到这一点,那天才让我们避开凶险之地。”聂清歌捏紧了茶盏,道:“只可惜,这大和尚外冷内热,慈悲心甚,不知道受到何种折磨……”

    琳琅也沉默了。

    两人交杯换盏,等到宾客齐了,四周聚满了人,直把真个客来居堵得水泄不通,琳琅又问道:“那我们在这里,岂不是自投罗网?”

    聂清歌笑着摇头:“如果我的推测没有错,接下来会有好戏发生。你看四周,不是已经扎满了观众么?”

    琳琅愣了愣,小声问道:“清歌,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聂清歌摸了摸杯盏,道:“等。”

    “等什么?”琳琅摸不着头脑了。

    “等死!”回答她的却不是聂清歌,而是一柄轻钢直剑。这柄二尺七寸长的轻钢剑十分寻常,就算是铁匠铺里,也算不得什么上乘货色,但是在这冰雪一般的美人手里,不长的剑身陡然立住了一片片冷傲的冰霜。

    这冰霜的冷剑嗖一声,直直没入琳琅身前的桌子上,剑身晃了晃,发出低沉的龙吟声。

    聂清歌急退了两步,伸手抓起琳琅的手腕,二话不说便折身掉头,就听到二楼有人低喊“留步”,一道锐利的身影从上而下,闪着一抹异常冷傲的洁白,忽然闪身到了琳琅的眼前。

    来不及惊讶或是感慨,她剑指轻推,插在桌子上的长剑“嗡”一声,兀自弹起。这桌子登时裂成了四块,而这时,琳琅才刚瞧清楚,来人正是秉性最烈的尹雪珠。

    她反手握剑,一斩便是要害,冲着琳琅而来。

    这一招平平无奇,但琳琅却觉得身体被什么东西压住,连气息都不畅快,身体动弹不得,沉重的剑压犹如滔天之势,由上而下沉重地压过来。

    聂清歌眼疾手快,两指探出,只听到叮一声响,长剑立时脱手而出,飞跃到三尺之外。尹雪珠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自她成名以来十余年,像这样吃瘪,还是头一遭,更何况让自己脱手的不是别人,居然是自己两小无猜的好友——聂清歌。

    “得罪。”聂清歌长臂一张,伸手接过长剑,重新还递到尹雪珠手里。

    后者冷着脸看向聂清歌,鼻孔里“哼”出一道脾气,重重地从他手里接过长剑,手掌一碰到聂清歌,浑身颤抖。

    “雪珠,这次来,不是找你打架的。”聂清歌看了一眼尹雪珠,道。

    他只说了雪珠两个字,后者的脸颊就有些滚烫,她背过身去,不知道嘴里嘟哝了些什么,负手背剑,回到楼上。

    琳琅胆战心惊,心有余悸。若不是聂清歌出手,这女人足够杀自己八回了。

    她一抬起头,差点晕厥了过去。

    只见到二楼围观的,不是缥缈峰的几大长老,便是佛门当中的几条赤膊大汉,或是尹家的白衣剑客,最次也是灵药谷的黄袍药师。

    这些人齐聚在二楼,一个个目光炽热,看向自己。

    琳琅吓得够呛,连忙抓紧了聂清歌的手腕,小声问道:“这,这是什么阵仗?咱们被,被埋伏了?”

    她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黄岐得意的笑声,他指着两人,道:“二位忽然造访,这聂公子甚至留书说什么共商大计,牟定伐魔,可得跟我们好好解释解释。”

    他脸上的神色颇有些古怪,琳琅看去,总觉得这人有些不对劲。

    她曾近距离跟黄岐照过面,但是现下的感觉,似乎判若两人。

    “我们有可靠情报。”聂清歌面不改色,道:“这位虽然是魔教的圣女,但她心底善良,并不是作恶之人,此番我们前来,也并不是为了与各位交恶,而是有重要情报……”

    “少扯淡,这几天,城里几十条人命案,把整个玄武城弄的乌烟瘴气的,不是你们还有谁?”

    聂清歌的话还没说完,已经有人打断了他,指着他的鼻子骂了起来。

    “就是!我看,你们这就是准备里应外合,跟魔教勾结的叛徒!”

    众人也被带起了节奏,纷纷指着聂清歌大骂——只是骂归骂,长老们不出手,他们也不敢轻易跟聂清歌出手,毕竟这位可是仅次于众家族长老的精英弟子。

    聂清歌倒是也不怒也不恼,等着他们一个劲发泄完这些脾气,才道:

    “既然各位说的口干舌燥,在下还有几句话要讲。”他不卑不亢,声音谈吐清晰。“众所周知,魔教虎视眈眈,盘踞在灵台山一带作恶,咱们正道人士,理应替天行道,驱魔扫恶!”

    “你算什么正道人士?”

    有些人骂得正义凛然,更有些人把目光放在了聂清歌身旁的陆琳琅身上。他们瞧见这女子身姿婉约,面容如雪,心下更是不甘。

    聂清歌微微一笑,道:“这件事说来话长。第一,城里这些天的大小命案,并不是我们两所为,这件事,我看佛门同僚会有公论。另一件事,便是如今魔教形势壮大——”

    谁知道聂清歌的话没说完,黄岐就变了脸色。

    “好你个姓聂的,真敢胡扯八道——我们昨天才从探子嘴里得知,这魔教教主中了我黄某人的奇毒,三魂少了一半,七魄短了六个,你现在倒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看你是真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吧!”

    这话听在聂清歌耳里,更是如同炸雷。

    与此同时,佛门长老——一个白须僧人也道:“施主善哉,佛门与此间俗事并无瓜葛,老衲也夹缠不清,聂施主所谓的“佛门公论”,只怕是不成。”

    一个甩锅,一个明哲保身。

    聂清歌无奈地摇了摇头,就听到黄岐又叫了起来:

    “聂清歌,你还有什么话说?”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