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二十三章 追杀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4013更新时间:2020-08-28 18:23:20
最新网址:www.mw8.la
    癫和尚的手指伸出,五根指头浑圆按在桌上。

    “你走。这女施主,不能。”

    大和尚大和尚须发杂乱,黑中驳杂着几缕余白,但是气势气魄绝不输年轻人,甚至一派老气的浑厚嗓音当中还带着一股傲气。

    他只说了这么几个字,从他的嗓子眼里蹦出的每一个字,似乎都带着沉闷的钟声。

    琳琅推了推聂清歌,低声道:“你快走吧,我问心无愧,他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癫和尚笑着望了望有恃无恐的琳琅,道:“女施主所言极是。和尚是个讲道理的和尚。”

    琳琅一听,心里更有底了,忙催着聂清歌快走。

    谁知道这癫和尚话里还有话。

    “但即便此间凶手不是女施主,魔红莲的圣女与我等正道之士,仍是不共戴天,积怨已久。”

    琳琅愣住了,颤颤巍巍道:“那……大师,准备怎么发落我?”

    癫和尚看了看聂清歌,道:“和尚自然要把此间之事查个水落石出,如果确切不是施主所为,凡尘俗世,和尚也早已经不管——届时便把你交由四大家族的权贵发落便是。”

    琳琅哭丧着脸。

    聂清歌沉默着问道:“大师父,如果这真凶一直查不出呢?”

    癫和尚一愣,笑了。

    “和尚若是查不出,这件事便没完。”

    聂清歌沉默良久,道:“大师父,既然如此,我也陪你一起查案。”

    癫和尚沉声不答话,过了许久,才终于点点头。

    癫和尚处理案子的方式别具一格。他先是找到尸首,也不担心两人就此跑了,一副山峦大小的肉躯挤在床边,伸出粗糙的五根手指头,在这具尸体上左右开弓。

    琳琅见了直觉得反胃,这癫和尚的模样哪像是找线索,简直是在品鉴什么艺术品。她闭着眼,小声对聂清歌道:“清歌,你看他这么入迷。”

    “他这是在用佛门的触指诀,能够观察尸体内脏的情况。”

    聂清歌解释道。

    琳琅还是难以接受,道:“你看他这么投入,要不……咱们趁机溜了吧。”

    聂清歌按住琳琅的肩膀,摇摇头。

    “你瞧瞧屋外。”

    琳琅朝四面看去,见到窗外漂浮着几颗浑圆的珠子,俨然就是刚才癫和尚卸下来的玛瑙珠,一个个周边散发着浓烈的血腥红气,显然不是善类。

    “现在闯出去,或者贸然进来,都是粉身碎骨的下场。”聂清歌小声说道。

    琳琅再也不敢声张了。

    癫和尚查了一炷香的工夫,结论出的很快,他的眉头紧锁,一颗冬瓜似的的脑袋上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反复琢磨一番之后,得出了他的结论。

    “中毒致死。”

    这结论与聂清歌的推测别无二致,琳琅也吃了一惊。

    “大师父想的,跟我不谋而合。”聂清歌道。

    这癫和尚却摇摇头,挠了挠肚皮,道:“但是事情比和尚想得还要棘手。这毒性柔中有刚,不急不缓,不像是一般的烈毒,偏又致死。”

    “看不出下毒的手法?”聂清歌问道。

    癫和尚长吁一口气,道:“手法并不高明,这就是问题所在。若是一般高手,下毒的法门精致,那还能瞧

    出个一二三来,偏偏这毒下的很是一般,用毒的成分有古怪,能够杀人于无形,但要追究身份……难。”

    癫和尚很少露出如此发愁的脸色。

    聂清歌推了推身旁的琳琅,给她使了个脸色。

    后者愣了愣。

    “把你进来的事说一说。”聂清歌提醒她。

    琳琅一想到“刚进来”发生的事,脸顿时羞红,吞吞吐吐道:“大,大师父……我有件事,得,得告诉你。”

    癫和尚看着脸颊生红的琳琅,点点头。

    琳琅吸了口气,便把进屋子后发生的怪事说了一遍,着重把这死者临死前的时间说了一遍。癫和尚也露出惊讶的神色来。

    “你没记错?”他再次向琳琅确认:“这女施主死前,果真与你同饮?好端端活着?”

    琳琅笃定地点头:“才过了不到一个时辰。”

    聂清歌也补充道:“还扒她衣服。”

    琳琅顿时急了,连忙拦住聂清歌,咳嗽着制止了他:“这种琐事就别说啦。”

    癫和尚仍是一脸难以置信,嘴里呢喃着几句“莫非”,“难道说”,却又使劲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一时半会,还拿不定主意。

    “大师父,看来你已经有了蛛丝马迹了?”聂清歌见癫和尚左思右想,一只硕大的粗壮手掌在脑门顶上抓来抓去,便问道。

    “然也非也。”癫和尚直说着一些叫人不懂的话,原地打起转来。他一双大手蹭的脑门儿油光发亮,反复在嘴里咀嚼着几句话,就在这时,屋外又来了一拨人。

    “大师父,来不及多想了。”聂清歌道:“看来老鸨已经把四大家族的人都叫来了。”

    果不其然,癫和尚眼光一动,屋外闯进来三个穿着道袍的正道弟子,眉眼之间满是得意的器宇轩昂,一见到聂清歌和琳琅,忽然嚷起来:

    “就在里面,快上!”

    这一声令下,十几人分成两团,把这间闺房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

    癫和尚也不碎碎念了,他冷着脸看向四周的人从,问道:

    “你我释道两脉,井水不犯河水,这是什么意思?”

    当中一个弟子瞧了瞧癫和尚扮相,忍不住嗤笑,道:“谁跟你井水、河水的,听好了穷和尚,我们乃是苍凌峰道家弟子,正经名门正道,今天听说出了命案,特来替天行道的,你这邋遢和尚,闲杂人等,莫要妨碍我们清理门户。”

    这话话锋一转,明显是冲着聂清歌来的。

    琳琅有些惊讶,这些人居然不针对自己,反倒针对起原本的同门来。聂清歌笑了笑,心里大概有了底,这些弟子平日里虽然跟自己没什么交情,更不怎么熟识,但毕竟从长辈师辈嘴里听到自己,多有些妒忌心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见他们一个个眼里都像是呛着火一样地瞪着自己,聂清歌忍不住讪笑起来,道:

    “正道名门——好一个正道名门,原来所谓的正道名门弟子,就是平日闲来无事,带着师兄师弟,大逛特逛这种风花烟柳地?”

    琳琅忍不住叫好,这句话还击得利害!

    一听聂清歌火药味十足的挑衅,这弟子脸憋得通红,道:“姓聂的,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已经通知师尊前来降你,识趣的的便乖乖在此间莫走,等候我师尊发落,否则,哼,后果自负!”

    这弟子话说的有鼻子有脸,却偏偏连门都不敢踏入,咬着牙在门口放狠话,眼珠子还钉在聂清歌脸上一动不动。

    “小施主,行个方便——和尚要带这几位施主查案。”癫和尚双掌合十,躬身道。

    这弟子望了望脏兮兮的大和尚,笑道:

    “你是什么人?这里哪有你插话的地方?小爷不怕跟你直说,你这种行径就是包庇犯罪,包藏祸心,识相的就赶紧滚,等我师尊来了,免不了连你一块儿收拾。”

    这癫和尚不怒不恼,只是嘴里重复那几句话,道:“行个方便。”

    这弟子显然也是让癫和尚叨扰地烦了,甩手扔出一道符来。

    这符咒闪着电光,如同一道凌厉的箭矢,穿过房间的槅门刺来。琳琅吃了一惊,认出这是道家的灵符,上面通常是写着前辈画下的法力,威力惊人。

    她赶忙拽动身旁硕大的癫和尚,想让他躲躲。

    谁知道这癫和尚仍然脸上无光,一双脚掌踏在地上,破了两个大洞的袖袍烈烈起舞,迎风鼓涨起来,两道灵符从他的玛瑙佛珠中穿过,还没进屋,就已经烧成灰末,迎着袖风一吹,连渣也不剩下了。

    这弟子显然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脸都气的发绿,登时骂道:“好你个贼秃驴,居然敢破小爷的符!这是个妖僧!他妈的居然敢用这伎俩——弟兄们,布阵!”

    弟子话音刚落,十几人解除了包围圈,纷纷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罗列阵眼,脚踏七星。

    癫和尚直道:“施主留神。”

    他这话刚说完,那弟子却早已斗狠似的放出阵眼,从列阵当中,一道腾起的幽蓝色苍龙贯穿而出,朝着小小的闺房冲来,一时间滂沱之势及不可挡。

    然而癫和尚连眉毛都不曾动一动,直道:“嘛庵嗔怒!”

    法随心动。屋外扭动的玛瑙石头一颗当属一颗,旋转着聚在屋前。这游走的苍龙像是落在石头上一样,一触即溃,碰到一十九颗佛珠,登时调转龙头,转身朝那几名弟子去了,一时间风头无两,这弟子脸色大变,整个人被吹得飞起数丈高,脚步一扭,整个人跌跌撞撞地落在地上,喘着粗气。

    这阵法也作鸟兽散,溃败的不成样子。

    当中的弟子一连往后退去,脚步不停,登登好几步,整个人连滚带爬地软了下去,重重撞在身后一处柔软的地方上。这弟子一抬起头来,见到了师叔。

    尹雪珠。

    这尹雪珠反手抵住弟子。后者脸上有些惭愧,骂道:“也就是小爷我技艺不精……”

    尹雪珠却接过话来,一巴掌抡在弟子脸上,怒道:“也就是你技艺不精,倘若这阵法大成,你现在就不是躺在这里吃一鼻子灰那么简单——癫痴大师的十九命珠乃是世间少有的**器,你这攻势越强,他反噬的法子就越多。”

    弟子显然是愣了,癫痴大师?便是那个与聂寒大长老据理力争,当仁不让的癫痴?

    尹雪珠拍拍这弟子的背,道:“还不快谢过大师不杀之恩。”

    “谢就不必了。”癫和尚一手一个,抓着聂清歌和琳琅两人来到尹雪珠面前,道:“雪珠施主,既然是老熟人,那话就好说多了——和尚查案,这两人必不可少,需要跟我走一趟。”

    尹雪珠手掌放在剑上,一双碧眼死死盯着癫和尚,道:“这可不大方便。”.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