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一十七章 中毒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4010更新时间:2020-08-25 18:56:51
最新网址:www.mw8.la
    琳琅听了擎苍的解释后,表情十分凝重,连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早早回到闺房歇了。聂清歌则被当做是贵客,在山上一处别馆里落榻,这一修整就是三天。

    第三天上午,先是晨钟敲响了山头上的警械。

    聂清歌起的很早,在卧房里听到这警戒钟声,立刻赶到擎苍所在的行宫里,发现四周一片忙碌,如临大敌。

    他随手抓了一个佣仆问话,对方一时半会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支支吾吾说了半天,最后才告诉他,是“正道联盟”打上山来了。

    聂清歌一听,觉得有些不对劲。

    佣仆说,圣教节节败退,已经丢了三个关卡,最后的上山栈道如果再守不住,整个灵台山上的圣教教徒,都会落入正道之手。

    如果说上次迎敌,是因为圣教内乱导致疏于防守那还说得过去,但今天这情况却非同一般,既然擎苍已经回来了,怎么会……

    刚想到这里,聂清歌就见到从山顶行宫下来两道熟悉的人影——一个是琳琅的暗卫阳蒙,另一个则是她的奶娘若兰,两人面带愁绪,一见到聂清歌,奶娘若兰挥舞手臂指了过来,两人急匆匆来到聂清歌身旁。

    还没等他问清楚发生了什么,阳蒙手里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刀,架在聂清歌的脖子上,手指像是锁拷般勾在聂清歌的琵琶骨上,推着他一路上山。

    这时候他才想明白,是山上出事了。

    老远见到在主殿外来回转悠的琳琅,聂清歌急忙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琳琅看了聂清歌两眼,眼里满是不舍和不安,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只是目送着他进到殿里。

    一进入大殿,他就见到缩着身子,窝在主殿里的圣主——擎苍,他身体恢复得很快,伤口也都愈合了,但是脸色仍旧苍白,在宝座上咳嗽不止,一见到聂清歌,脸色都变了。

    “跪下!”阳蒙一个膝盖顶上来,聂清歌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

    “你这个姓聂的,跟你们正道那帮人,简直一模一样!”若兰站在一旁,冷言骂起来:“我圣主拿你当客人,当朋友,当自己人,你怎么着?就这么害人?”

    聂清歌一言不发。

    “准备领死吧,我告诉你。”若兰横着眼,瞪得聂清歌浑身不自在。

    “住手!”擎苍却喝止了两人,道:“别动他,你们松手,我跟聂公子谈谈。”

    两人听声退了下去。

    “聂公子。”擎苍咳嗽两声,问道:“我待你不薄吧?你我之前,可有什么过节?”

    聂清歌摇头,道:“没有。”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害我?”擎苍闷声咳了起来,怒道:“你知道,我这两天为了恢复身体,想了多少办法?好啊好啊,临了我是没想到,居然让你给摆了一道。”

    聂清歌眉头一皱,道:“圣主何出此言?”

    “少给我装蒜!”擎苍一拍桌子,道:“我伤口里渗入的毒素,就是你们正道的恶毒!”

    聂清歌站起身,摇头道:“圣主,在下从不用毒,更何况,如您所说,如果那天要索您的性命,在下也不可能按兵不动到今日。”

    擎苍眼珠子转了转,狞笑道:“这话是真是假,只怕只有你自己明白。”

    聂清歌不再辩解,只是神态不卑不亢,似乎也没有把擎苍这个魔教圣

    主放在眼里。

    “既然如此,那我拜托你一件事。”擎苍道:“你既然跟琳琳关系比较近,我想,这件事你也义不容辞。”

    聂清歌沉默不语。

    “这毒是正道惯用的伎俩,那想必,也是你们正道才有解法。我让你去替我找到解毒的法子,你该不会拒绝吧?”

    聂清歌沉默良久,才道:“既然如此,那我便下山去寻找解药。”

    “等等,”擎苍却没有那么简单就放过聂清歌,他看着他,意味深长地说道:“临走前,去跟琳琳道个别——她这几日喝了山上的参汤滋补,听说效果不错,你也去分一杯羹。”

    聂清歌想了想,也不推辞。

    临出殿外,琳琅关切地迎上来询问,聂清歌便把擎苍的话一五一十说了。

    琳琅叹了口气,道:“我不信是你。”

    聂清歌也不多话,忽然想到什么,问:“你说这几天,你爹会给你参汤喝?”

    琳琅一惊,脸色羞红。不知道爹提这个做什么,她随口应下,又道:“他平日里甚少如此关心我,看来这次事,让他性情转变了很多。”

    “你说他平日里很少嘱咐你喝汤?”聂清歌愣住了。

    “没错。”琳琅点点头:“像这样的琐事,爹平日里忙着他的宏图大业,哪有功夫关心我呢?这些事,多半都是交给奶娘负责。”

    聂清歌脸色一变,道:“今天的参汤……”

    “啊,已经送到了,我还没喝呢,听说这次也是爹亲自熬制的。”琳琅道:“我倒是不晓得,原来他厨艺这么好。”

    聂清歌沉下脸色,抓起琳琅的手腕,急道:“你父亲嘱咐,让我也尝一尝,说是汤不错。”

    “诶?”琳琅傻了眼,这算是怎么回事?

    “带我去。”聂清歌却不依不饶。

    无奈之下,琳琅带着他回到闺房,若兰刚把热腾腾的汤摆在桌上,怎么看也不是两人份。

    琳琅把小碗推给聂清歌,道:“你尝尝?”

    “等等。”聂清歌盯着碗里的颜色,用内力逼出一道幽冷的光幕,随即,脸色大变。

    “你喝过了?”聂清歌问。

    琳琅被聂清歌的举动吓了一大跳,连忙摆手,道:“今天还没呢,这是干净的。”

    “不……”聂清歌使劲摇头,道:“我是说,前两天也是一样的汤,你都喝了?”

    琳琅不假思索,道:“当然,这是爹亲自熬的。”

    聂清歌手一紧,指骨嘎吱嘎吱响动起来——原来临走时,擎苍这话是这意思——他早看出来,自己不怕死,也不受人挟持,但是没想到,连亲生女儿都肯下手,这人实在……

    “清歌?”琳琅见聂清歌脸色古怪,像是遇着什么事了一般,连忙关切问道。

    “没什么。”聂清歌起身,把汤汁泼到了地上,抓起琳琅的手腕就走。

    “诶?干什么?”琳琅心乱如麻,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这汤浪费了不说,聂清歌的行动还让她心跳加速。

    “下山。”聂清歌解释道:“你父亲让我去找解药,我需要你。”

    琳琅没想到聂清歌这么直接,抿了抿嘴,道:“别急呀,我还得请示我爹……”

    “不必了,这就是他的吩咐。”聂清歌笃定道。

    “哦……”琳琅紧了紧小手,又道:“我还得准备……”

    “不用准备,下山后我自有安排。”聂清歌道:“总之山上并不安全,正邪一战迫在眉睫,我们行动要快。”

    琳琅想了想,点点头,跟着聂清歌就下了山。

    两人隐匿身影,在茂密的丛林当中穿行,一路上畅通无阻。经过半山腰的时候,他们见到了大批正道人士驻扎在山中,几乎把下山的路封死了。

    琳琅扫了一眼,看着态势,两人想简单下山,显然已经不大现实。

    如果自己没有暴露,或许还能跟聂清歌两人堂堂正正大摇大摆的下山,但现如今显然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正在她犹豫之间,聂清歌却拽着琳琅的手腕,大大方方往山下去了。

    后者吓得浑身战栗,聂清歌却处之泰然。

    他目光清澈,一只手抓着琳琅,另一只手拨开密密麻麻的正道人群,两人急匆匆下了山,居然没有一个人胆敢拦住两人。

    琳琅很是惊讶,等到他们彻底离开了灵台山,从灵药谷中一路出来,又重新回到玄武城的时候,天色晌午已过,夕阳余晖洒下,已经不早了。

    但琳琅却觉得很神奇,为什么带着自己,聂清歌也能顺利下山呢。

    找到落榻的宾馆之后,聂清歌给了她解答。

    “虽然守在山上的大多都是正道人士,但是真正上层的人并不多,认识你我的,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

    琳琅心里这才舒了一口气,没想到聂清歌考虑的这么周全。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琳琅这回算是彻底没了主意,尽管聂清歌明明是个正道的上层弟子,但是自己却已经完全依赖他了。

    聂清歌沉默了片刻,道:“两件事,第一,你爹中了正道中的剧毒,我们要查清楚此事,好找到解药,帮他解毒。”

    琳琅点点头。

    “第二,便是当年的真相……”

    聂清歌话还没说完,琳琅的脸就已经拉了下来,她使劲摇头,道:“爹说了,这件事已经无可争议,这个聂寒——真是欺人太甚。”

    聂清歌静静看着琳琅的脸,嘴上挑起一抹淡淡的笑,道:“在这个世界上,琳琅,永远不要相信任何人。”

    “可那是我爹!”琳琅红着脸,据理力争道。

    聂清歌却理所当然地摇头:“不管是谁,都一样。”

    话音刚落,屋外传来叩门声。

    琳琅吓得一个激灵,脸色张皇,四处找地方就想躲起来,然而慌乱之中手足无措,愣是在墙上撞得晕头转向。

    聂清歌抓住琳琅,问道:“河山万里雪?”

    “门庭半株松。”

    “自己人。”聂清歌伏在琳琅耳边,低语。

    琳琅这才平静下来,拍拍胸脯,问道:“什么人?”

    “他能帮我们找到解药。”聂清歌微微一笑。

    琳琅瞪大了双眼,她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物,能够如此帮到自己,心脏不由得砰砰乱跳,双手紧张得捏紧了拳头。

    好一会儿,她的目光停留在门前,见大门缓缓叩开,一个熟悉的身影小心翼翼放下门闩,脸色阴沉地进到屋里来。

    “聂清河?!”这是琳琅怎么也想不到的人。.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