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一十六章 往事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85更新时间:2020-08-25 09:01:37
最新网址:www.mw8.la
    擎苍回到宝座后,身上被鉴定出二十多处大小伤口。其中,最严重,最致命的伤口,当时尹雪珠刺在心窝上的一剑,至于其余十几处,都是切割的伤痕。

    “爹……”琳琅一边给擎苍包扎伤口,一边看着他身上糜烂新旧的伤痕,内心里很不是滋味。

    好在擎苍身体壮实,虽然尹雪珠的实力不容小觑,但毕竟没有真正命中要害,这次死里逃生,琳琅才松了一口气。

    “这些伤口是怎么回事?”琳琅问道。

    擎苍抬起头,瞧了一眼自己身上身下这些口气,忍不住摇头叹气。

    “这是……密谋造反。”擎苍道:“是你魏叔叔。”

    “魏叔叔?”琳琅瞪大了眼珠。

    “他一早料定了这次计划是我们要铲除四大家族,所以势必要动用整个圣教的力量,所以早在密谋这一切。”擎苍道:“最初我只是怀疑,圣教内有人有反心,只不想,他们的势力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到底发生了什么?”琳琅瞧着父亲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免有些心疼。

    “看来,是这个姓魏的,以商量计谋为诱饵,引圣主上山,山上自有几家人的伏击。”聂清歌一眼就看穿了老魏的把戏。

    听到聂清歌的推测,擎苍露出惊讶的神情,又打量了这年轻人一眼,忍不住赞叹道:“真是后生可畏,这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聂清歌道:“我们一路上山,山上的血气更重。我抽空在隐蔽的树丛里找过,一些被掩藏成正道人士的尸体,再加上当天客房里发生的事,我最初以为只是圣教的偷袭,后来想通了,这大概就是内乱。”

    擎苍凄然一笑,道:“惭愧惭愧,让你见笑了。”

    他这才注意到聂清歌的存在,两眼放光,像是找到了什么珍贵的宝物一般,连忙道:“坐,快坐。”

    “来呀,给公子赐座。”擎苍命人给聂清歌看了座。

    琳琅则瞪大了双眼,她还是头一回见到父亲如此“以礼待人”。

    “还没请教,公子姓名同出身。”擎苍客客气气地问。

    “聂清歌。”聂清歌毫不掩饰。

    “哦?”擎苍咳嗽一声,身体还很虚弱,但目光中带了一丝警惕:“可是四大家族中的聂家?”

    “正是。”聂清歌点头。

    “这么说来。”擎苍的目光当中带了一丝戏谑,道:“你跟那尹雪珠岂不是一伙儿的?嘿嘿,要拿我项上人头,现在可是绝佳时机。”

    “不错。”聂清歌道。

    “琳琳,你瞧瞧,你把多么危险的人带在我身边了?”擎苍笑着看向一旁的琳琅。

    琳琅气得跺脚:“爹!他,他被我……”

    “被你中了圣蛊?”擎苍却一眼就看穿了琳琅的小伎俩,接过她的话来,道:“我看不对吧,他神色如常,健步如飞——你骗得了外行,难道发明圣蛊的爹,你也想骗?”

    琳琅低下头不吭声了。

    “聂公子,我擎苍行事素来是光明磊落,瑕疵必报——也不怕你笑话,傻子也瞧得出来,今天我擎某人是让你救了一命,该还的我自当会还。”

    聂清歌摇摇头,道:“圣主言重了。”

    擎苍笑了笑,道:“讲笑讲笑,我也不是不近人情,琳琳怎么想的,我这老头子,还是能看得明白——你说对不对,琳琳,这小子还真动不得。”

    “你说什么呢爹!”琳琅脸颊通红,扭着擎苍的手别扭道。

    “不提这个了,有件事,看来非得同你二人讲讲了。”擎苍脸色一沉,正色道:“关于当年的事。”

    一提到这里,琳琅的脸就拉下来了,聂清歌也不吭声了。

    “琳琳,爹让你执行的任务如何了?”擎苍忽然问道。

    琳琅看了聂清歌一眼,低下头,糯糯道:“爹,您听我解释……”

    擎苍摆摆手,叹了口气,道:“也不必说了,琳琳,爹知道你心里的顾虑。自小你行事就心善,做事更加考虑后果,爹很欣慰。”

    说这些话的时候,擎苍有意无意看向一旁的聂清歌,又道:“只是这一回,事关重大,爹让你亲自出手,并不打算让你一次就能成功。”

    琳琅一听这话,瞪大了眼睛。

    “爹?”

    擎苍笑了笑,道:“要知道,聂寒身份何等尊贵?这四大家族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你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娃,怎么斗得过他们?我早安排暗卫护你周全,这次行动,也是为了让你一探正道虚实,更是让你亲自去理解真相。”

    一听到这里,琳琅不吭声了。

    擎苍又笑了笑,看向聂清歌,道:“谁知道,你这丫头居然还得手了一个。”

    “得手?”琳琅傻眼。

    擎苍咂咂嘴,看向聂清歌,道:“我看,你误打误撞,被半路这小子截了,这比什么蛊毒都强得多——我看,这叫情蛊。”

    琳琅一听,又不依了,嚷道:“爹,你……你欺负人!”

    “琳琳,你这次去四大家族内部做事,可有什么发现?”擎苍哈哈一笑,置若未闻,又问。

    琳琅虽然不乐意,但还是把正道内部的情况一一说了。而这里面,黄岐的身份尤其让人在意。

    擎苍看着聂清歌,沉声道:“的确古怪,以我所闻,这黄岐灵药谷,并非是一个强势的人,怎的本次计划以来,他反倒是喧宾夺主,不顾聂寒的颜面起来?”

    聂清歌听了,道:“在下倒是觉得,这个黄岐,很可能和其他人不和。”

    擎苍笑了笑,道:“如此一来,这正道也不都是什么良善之辈。”

    “的确。”琳琅点点头。

    “你这一番遭遇,想必有了一肚子问题想问爹,对不对?”擎苍看向琳琅,道。

    “我不着急,爹。”琳琅却摇摇头,道:“您才大伤初愈,还是好好休息,时间也不早了——”

    “诶,慢着。”擎苍却一反常态,道:“我不着急休息,有些话,还是说清楚的好。”

    琳琅乖巧的坐回原位,点点头。

    “你一定很疑惑,爹跟这些正道,还有你娘之间的恩怨。”擎苍叹了口气,眼里满是当年的往事。

    琳琅点点头,半晌,迟疑道:“我觉得……大长老——我是说聂寒,不像是一个坏人。”

    擎苍惨笑一声,道:“当初我也是跟你一样的想法。”

    这一下,擎苍就像是打开了话匣子,道:“这件事要从二十年前说起。对聂寒这个人,我可能比你们都要熟悉,毕竟当初,他是我的养父,也是我的师父。”

    听了擎苍这话,琳琅眼睛都差点瞪出来了,口齿不清地哆嗦着道:“可……您!怎么会!”

    “琳琳,别着急。”擎苍看了一眼聂清歌,道:“这小子或许明白。”

    聂清歌沉默了半晌,道:“我只知道,二十七年前,江南有一个小家族,原是正道当中一个不起眼的世家,却因为权力膨胀,跟……跟魔教勾结,被大长老一人铲除。”

    擎苍笑笑道:“你说的基本都是事实,也不用藏着掖着。当年的聂寒何等威风——是,当初我们家族的确是猪油蒙了心,是被冲昏了头脑——但他聂寒是什么身份?一人一剑,从临汾杀到了城南,家族大小有三十六号人,只我一个子嗣,全部死在他的手上。”

    “可是……”琳琅听了,眼里又惊又怒:“这个聂寒,不是您的……”

    “养父。”擎苍看了一眼琳琅,道:“没错,他这叫做人不绝——参与谋反的全杀,但当时我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头,对他既没有威胁,也没有参与谋反。他这是恶事干了,又不愿背负骂名,不得已,才把我抚养成人。”

    琳琅沉默了。

    擎苍继续道:“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我没有一天不记得当天夜里的事——他冷静的像是个机器,只是举手动手,就好像是做一件寻常事一样,这样一下。”

    擎苍眼球赤红,血丝弥散,手里重复着当年的动作,声音有些嘶哑:“就这样,一条人命。”

    “到我眼前的时候,聂寒的身上沾满血,隔着老远,都能见到那张冷峻的脸孔上,滴血未沾——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受,就像是愤怒却没有落脚点,悲伤又不知道如何发泄一样。”

    “他把我抚养到了成年,我认识了你娘。”擎苍看了看琳琅,道:“她叫尹雪柔,是尹家的大小姐,就跟尹雪珠长得一模一样。”

    琳琅咬咬牙,道:“这么说……娘也是……”

    擎苍点点头,证实了琳琅的想法:“没错,你娘也是正道人士,当初,我在聂家寄人篱下,所有人都对我使脸色——试想,谁会对一个勾结魔教的臭小子好脸相待?哼,不过爹也不怪他们,毕竟只是一群无知的蝼蚁。”

    “但是唯独,你娘她不一样,她对我就像是对待其他人一样——不,你娘待我更好。”

    琳琅心里一荡,她几乎不记得娘的模样,如今听擎苍这般娓娓道来,有一种跨越时间的奇妙感觉。

    “娘她……”

    “她决定跟我私定终生的时候,正是两方交战。”擎苍又接过话来:“当时魔教势大,正邪必将有一场血斗。而我,当时接到大长老的任务,则是潜伏到圣教内——可我来了之后才知道,什么正邪殊途——都不过是一样的货色,我很快瞧清楚了这里面的勾当,跟你娘私奔了,本不打算再管江湖事。”

    琳琅心里一动,如果真如擎苍所说,现如今的生活又会是怎样的呢?

    “只可惜,那帮道貌岸然的恶徒显然不是这么想的。”擎苍捏紧拳头,道:“这大长老暗害了你娘,逼我跟魔教划清界限——嘿嘿,当时你娘倒在我怀里咽气的时候,你爹就做出了决定——势必要跟这帮伪君子斗到底!”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