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一十二章 奶娘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4000更新时间:2020-08-23 09:00:44
最新网址:www.mw8.la
    聂清歌瞧了两人几眼,琳琅连忙招呼起来,把妇人接到一边,扶着她道:“您是我的奶娘,怎么能算是下人!快起来,快起来!”

    聂清歌听了琳琅的话,多看了她一眼,没吭声。

    若兰拍拍衣袖,摇摇头,叹了口气:“今时不同往日,小姐,你我主仆尊卑,还是分清楚的好。”

    琳琅却执拗得不乐意,她冷冷瞧了一眼若兰手里面的粥,顺口说道:“你要是在这么拘谨,这粥,我可一滴也不碰。”

    话都放这了,若兰也只是着急,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无奈之下,只有起身,往屋外偷看了两眼。

    “这才对嘛。”琳琅笑嘻嘻地端起粥来,正想一饮而尽,聂清歌忽然拦住她。

    “等等。”聂清歌目光锐利,像是一把龙吟的长剑。

    琳琅还是头一次见到聂清歌露出这样的表情,不由得愣住了。

    “先别急着喝粥,我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的乳娘。”聂清歌从琳琅手里接过瓷碗,放到一边,目光又转向若兰。

    “问我?”若兰的脸上闪过些许惶恐的神色,有些言不由衷。她打量了聂清歌两眼,发现这张清俊冷傲的脸孔十分陌生,忍不住问道:“请问你是?”

    琳琅解释道:“乳娘,这是我——我行刺计划的棋子,您就把他当成我一样,放心好了,有什么话,都可以跟他说的。”

    若兰脸上的愁眉困惑这才一下子舒展了开来:“早听说过,咱们圣教里素来有这些奇妙法术,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她来到聂清歌眼前,又是伸手摸脸,又是拍拍胳膊腿,眼里满是好奇:“就这么着,人就让你给控制住了?”

    琳琅点头,很是得意。

    “好吧,那——你有什么要问的?”若兰这才放下心来。

    聂清歌眉头紧了紧,问道:“若兰前辈,看来您对这些法术并不熟悉?”

    若兰看了聂清歌一眼,犹豫了一小会儿,才说道:“我跟圣教其他人不大一样,只是个普通人。”

    “原来如此。”聂清歌意味深长地瞧了她一眼,露出皎洁的笑脸,问道:“这粥是?”

    “是圣主入关前吩咐小的,从灵药谷的药库里提出来的耗材,精心熬制的。”若兰解释道:“对小姐很有益处。”

    “益处?”聂清歌瞟了琳琅一眼。“难道她受了伤,或是有什么隐疾?”

    这话把琳琅说的都是一愣。

    “我没有啊。”琳琅傻了眼。

    若兰也是摆摆手,道:“这话说得,防患于未然。”

    聂清歌眼里露出奇怪的神色,但并没有声张,只是沉默着端起瓷碗,瞧着乳白色的汤粥,问道:“这是您亲自熬制的?”

    若兰手一哆嗦,连连点头。

    琳琅有些看不过去,问道:“你,你干什么呢,问东问西的干什么?”

    聂清歌不搭理,又问:“那好,这粥里面,是什么原料?”

    “一些滋补品……”若兰脸上浮现出些许难堪的神色来。

    “既然是好东西,为什么要吞吞吐吐的?”聂清歌冷着脸问道:“看好。”

    他话音刚落,一手把瓷碗猛地摔碎,琳琅的肩膀整个哆嗦着抖了抖,手指如飞,从怀里递出三枚银针,四散开来。

    “你,你干什么!”若兰脸色一变。

    “别急,前辈,看看我银针的颜色。”聂清歌指了指地上的针。

    三人的目光聚拢到了地面上——覆盖在汤粥上的银针,缓缓退了颜色。

    若兰的脸色大惊,慌忙摆手,道:“这这这!这可,这可是怎么回事?我我我,小姐,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琳琅却出乎意料地冷静,她瞪着流动的汤粥,脸冰冷又凄惨,整个人绝望一般的死寂。

    过了好半天,她的声音有些哽咽,道:“清歌,我父亲……没事吧。”

    聂清歌起身,抓起桌上的长剑,道:“事不宜迟,这件事需要查个水落石出。”

    琳琅点点头。

    若兰脸色煞白,更不明白这两人打什么哑谜,说的话让人一知半解,听不明白。

    “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姐,怎么,怎么又能扯到圣主那里去?他,他老人家不是闭关了么?”

    聂清歌脸色冰冷,道:“如果他真的闭关了,这碗粥是谁吩咐你做的?”

    若兰脸色一沉。

    “他在哪里闭关?”聂清歌见她不吭声,又问。

    “我……这种事,我一个下人,怎么可能知道?”若兰给自己辩解起来。

    “下人?”聂清歌更进一步,继续问道:“我看没那么简单吧?若兰前辈,您看上去,怎么也不像是一个下人。”

    若兰沉默了。

    “乳娘!”琳琅抓起若兰的手,道:“这件事关系到圣教存亡,您快告诉我父亲的所在,我,我……”

    看到琳琅几乎快要哭出来,若兰才无奈地说道:“我只知道,圣主交代给我的时候,是在段玉峰的山头上,后来出了什么事,我,我真的一概不知了。”

    琳琅泄气地软了下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乳娘,您,您为什么要害我?”

    若兰一脸委屈:“小姐,我真的不知道,这是,这是……”

    “是老魏。”聂清歌沉声道。

    这下换琳琅惊讶了,她不可思议的看向一旁的聂清歌,急问:“这话什么意思?”

    “我们一上到山来,他的神情就不对劲。我放灵视到四周探查,果然发现了一些东西。”

    “你发现什么了?”琳琅问道。

    “尸体。”聂清歌沉着脸,道:“整个行宫的背后满是尸体,如你所说,是五色各异的人马。”

    “怎么会?”琳琅觉得匪夷所思。“我们上山来可是亲眼见到的,五色旗的人马都好端端在大殿里呢?”

    “如果他只是用自己的朱色旗换成其他各色来混淆你的耳目呢?”

    琳琅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想要拿下我,根本用不着费这么多功夫。”

    “依我看,这碗粥也不是毒药。”聂清歌却忽然撇开话题,道:“他并不是想要至你于死地——如你所说,要拿下你,实在太简单了,但是我想,他可能 有需要你出面的地方。”

    “什么地方?”琳琅瞪大了眼睛。

    “你父亲。”聂清歌抓紧剑鞘,道:“你父亲在闭关,这话一半真一半假——我猜,他或许的确被困在什么地方,一时半会出不来——一旦你出现,能够破这个局。”

    琳琅手指颤抖起来:“你是说,魏叔叔要利用我?”

    聂清歌点头。

    “不可能不可能。”琳琅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琳琅一有心事,就开始咬指甲。一筹莫展之际,琳琅发现聂清歌摆出一副有恃无恐的神情,于是试探性的问道:

    “难道说,你已经想好了什么法子?”

    聂清歌点头。

    “那你还不快讲!”琳琅急道。

    “快不来,这个法子,还需要一个关键角色。”聂清歌说。

    “什么角色?”琳琅皱起眉。

    聂清歌仍不做声,只道:“等。”

    琳琅急的抱头鼠窜,哪里等得来?她一边扯头发,一边在屋子里生闷气,转了好几圈,忽然看到若兰。

    “乳娘!”琳琅灵机一动,来到若兰身边,好说歹说地扯住她,撒起娇来:“您这会一定要帮我,就当是将功补过了!”

    若兰拗不过她,只能怯生生的问:“要我干什么?小姐,您,您又有什么鬼点子了?”

    琳琅拍了拍若兰的肩背,道:“乳娘,您把这些碎瓷片都收走,然后到魏叔叔那里去。”

    若兰肩头一抖,立即摇头:“你们,你们不是才说,这姓魏的不是好人?怎么把我往火坑里推?”

    “您听我的,魏叔叔绝不敢动你。”琳琅连哄带骗地说。

    若兰将信将疑,还是不肯走。

    琳琅又道:“你就跟魏叔叔说,说我把粥老实喝了,但是不知道什么缘故,一喝下这粥,肚子就痛起来,脾气也发作了,连打带骂把你赶了出来——瞧,这碗都给碎了。”

    琳琅说的是惟妙惟肖,连若兰听了都有些动容,她见推辞也没什么作用,便咬咬牙,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若兰前脚刚走,后脚琳琅就迎上去,抱着她的肩膀道:“乳娘——还有件事,你一会儿跟魏叔叔汇报完,记得赶回来知会我一声,不管他说什么,做什么,你都要一言一行地汇报给我。”

    若兰咬紧牙关,点了点头。

    目送她远去了,琳琅就现了原形,整个人焦头烂额,坐立难安。

    “不会是魏叔叔的……不会的!”她像是要证明什么一样,不停地跟聂清歌重复。

    “他……”琳琅一边掰着手指头,一边细数“当年”:“我可小的时候,还是魏叔叔头一回抱我,这我都有印象——逢年过节讨好我的,也是他。我知道的魏叔叔,就是个苦哈哈的中年单身汉,哪里会做出这种事。”

    对琳琅的碎碎念,聂清歌不置可否。他盘腿而坐,闭目养神,心里却在盘算缥缈峰的弟子纠结起来需要多久,上山发动总攻,恐怕也是两三天以内的事了。

    “如果……如果真是他……”琳琅咬着指甲,朝北望去,心乱如麻。“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应该先找到我父亲。”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聂清歌也发话了:“没错,找到你父亲。”

    “你也认同我?”琳琅眼睛一亮。

    “现在看来,必须找到你父亲,把当年的事问个一清二楚,包括你娘的死。”聂清歌说的却又是另一回事。

    “这都什么时候了!现在紧要的事又不是这个!”琳琅气不过,直跺脚。

    就在这时,屋外响起了簌簌的铁甲交击声,沉闷的步伐穿过长长的阶梯,居然上得楼来。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