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零九章 对峙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22更新时间:2020-08-21 18:04:26
最新网址:www.mw8.la
    黄岐站在主殿当中,一声呵斥下来,中气十足,有如一尊玉佛当立。

    “今日,谁也别想走出这座大殿。”他双手沉下,道袍猛地翻飞而起,在空中咆哮起舞,双手缓推,浓烈的毒气如同推波助澜的蒸汽,逐渐侵吞到了聂清歌跟前。

    “趁现在。”聂清歌一把拎起琳琅,反手推出,把她从主殿里带出,两人在空中虚踏,一路上的众弟子,没有一个拦得住他们,然而黄岐却不肯放人。

    “休想!”他见琳琅目光呆滞,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当中恢复,于是双手递出,一股巨力弥散到空中。

    琳琅“啊”一声,身子软了下去。

    她目光一直滞留在大长老聂寒的身上,却没想到中了暗算,微微一吃痛,又想起自己的失手,整个人心灰意冷。

    黄岐却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他反手从鼓鼓囊囊的大袖袍里面递出两枚冷玉一般的碎石。

    这碎石大有来头,乃是灵药谷煞费苦心炼出的灵物,毒性惨烈。

    聂清歌眉头一皱,心知不妙,他反手掷出长剑,整个人离弦射出,反手两剑斩向黄岐。

    “好啊,聂少侠,也向老夫刀兵相向了?”黄岐不怒反笑,道。

    聂清歌也不多话,伸手便要拽向琳琅,谁知道黄岐像是背后长了眼睛,早知道聂清歌不会安分。

    琳琅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忽然背后一疼。

    “啊!”她失声尖叫,反手摸向后背——黏糊糊,湿哒哒的感受——是血。但只是划破了一道口子,并不是重伤,琳琅倒吸了口气。

    “小心!”聂清歌大喝一声,忽然把琳琅揽在怀里,后者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感觉后背上凉飕飕的,像是什么东西往身体里灌了进来。

    聂清歌眉头一锁,他见到黄岐先后用飞镖刺伤了琳琅,配合散布的毒气,让葫芦里的剧毒深入了琳琅的伤口。

    还不知道这黄岐用的什么毒,聂清歌深知,光靠这样一把剑,是绝逃不出去的。

    琳琅的目光涣散起来,望着聂清歌的目光有些闪动,她咬咬牙,双手紧紧抓在聂清歌的腰上。

    如今,琳琅的视线越发的迷乱,神志也像是被深水灌进脑海一样,越来越不清晰,如今在这片混乱局面之中,她也只信得过聂清歌。

    “……快,快走。”琳琅咬着牙,推开聂清歌。

    后者叹了口气,摇摇头,忽然运起气来。

    琳琅目瞪口呆。

    她从没见过,中了自己的圣蛊之后,还能像没事人一样施展法力的人。但,聂清歌也的确算不上“没事人”,只见他的脖子上,青筋暴起,脸色发黄,全身上下的汗珠黄豆一般大小,哗哗往下淌。

    聂清歌大口喘着粗气,手臂到脖颈一条经络之上,肉色的肌肤逐渐变成了深紫色,肌肉开始抽动,右臂通体绽放出深褐色的光。

    “啊!!”只听到聂清歌大喝一声,琳琅看得呆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从聂清歌那清澈的瞳孔里,她见到一抹仿佛幽冥的灰色,从眸子里绽放出的光色犹如一道冲天的火光,聂清歌伸出狰狞的右臂,从眼珠子里,拽出一根缠绕着紫色火焰的长矛,脸上更是不见一

    丝一毫的感情,冷漠的像是冰。

    在琳琅即将失去意识的一瞬间,她见到了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一幕,不知怎的,这一幕让她感受到熟悉的气息。

    ————————————————

    苏醒后的琳琅爬起身,发觉自己身上的衣服早就变了样子,背上刺挠抓痒,像是爬了一只虫。

    她脸颊通红,借着飘摇天光,发觉自己躺在一个茂密的林子里,四周几乎完全密闭的树叶遮挡着外界的一切视线。

    琳琅试着坐直了身,胸口有些发凉,她一抬起手,发现手臂爬满了青灰色的东西,有点儿像爬山虎,但是这纹路却十分活跃,时不时地跳动着,吸取生命东西一样,逐渐膨胀。

    “这……这是?”琳琅愣了。

    “这是血附子,是灵药谷善用的毒药。既能够活死人肉白骨,也能杀人于无形。”

    冰冷的声音传来。

    琳琅吓得一个机灵,慌忙站起身,才发现自己有点儿贫血,整个人摇摇晃晃差点软在地上。

    “你还需要休息,刚中了剧毒,现在又身子骨虚弱,不能这样贸然起身。”

    这声音——琳琅不会听错,自然是聂清歌。

    “你……你一直在么?”琳琅低下头,在阴暗的光影当中,她发现了聂清歌的身影——萧索的背影独坐在一旁,打坐运气,脸上沾满了汗。

    不吭声就是答应咯?

    “你是怎么摆脱他们的?”这一点是琳琅最想问的——虽然另两家的头儿还没到,但是光凭大长老聂晗和灵药谷黄岐两个老家伙在,从他们联手下逃脱,这个聂清歌莫非是什么怪物?

    更何况,他究竟是怎么冲破圣蛊的封印,使用法力的……?

    “侥幸而已。”聂清歌却并不打算揽功,道:“长老不会对我出手,黄仙师也没有动真格的,我们侥幸逃了出来。”

    琳琅叹了口气:“也可能是他够自信吧——我其实清楚——中了他的毒,根本不可能活得下来。”

    琳琅的脸色消退下去,手臂上的“爬山虎”又跟着耸动起来。

    聂清歌看了看她,忽然问:“你不怕死吗?”

    他又想起上一世的经历,眼光里露出柔和的意味来。

    琳琅却伸了个懒腰,摇摇头:“怕死有什么用?难道怕就不会死吗?趁现在我还能意识清醒,还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

    “什么事?”聂清歌问。

    琳琅沉默了片刻,忽然盯着聂清歌,正色道:“报仇。”

    聂清歌也愣了愣,半晌才说:“是……大长老么?”

    琳琅低下头,眼眸当中闪烁其词,她背过身,摆摆手,心知当下这样的情况,也不可能有什么转机了,直道:“算啦……反正我都要死了。”

    “你不会死。”聂清歌却一本正经地看着琳琅,笃定道:“我不会让你死。”

    “是你救了我?”琳琅问。

    聂清歌没有回答。

    琳琅脸通红,问道:“衣服也是你……?”

    谁知道她还没问完,聂清歌就已经

    支起身来,几步来到琳琅身前。

    诶?琳琅心脏砰砰直跳,不知道是剧毒的影响,还是自己乱了方寸。

    聂清歌却二话不说,一把扯住琳琅身上的一束衣装——直到这一刻,琳琅才发现,自己身上披着的居然是聂清歌的衣服。

    琳琅几乎没有反抗,一来是没有力气,二来,她不知道怎么面对聂清歌。后者一把翻动琳琅的身体,翻转过来后,扯开了她的衣服。

    琳琅脸色一红,聂清歌的指头已经点了过来,分别在她的周身大穴上拍下,从她的喉舌和血脉上下了功夫。

    琳琅心里不免有些失落,聂清歌粗重的呼吸声在她耳鬓厮磨,蒸汽般蒸腾的雾水从他的身体上缓缓溢出。

    琳琅只觉得胸口发烫,身体也跟着跌入热窟窿似的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这种古怪的感觉持续了很久,直到聂清歌松开她,气喘吁吁地收势时,琳琅才真正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她直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发生了什么?”琳琅愣了。

    聂清歌不作声,只是示意她看看手腕。琳琅瞥了一眼,爬山虎似的纹路逐渐消退。

    “血附子是顺着毒素生长的,消退下去,证明你身上已经抵御住了这剧毒。”

    “怎么会?”琳琅不可置信,她都已经做好了赴死的觉悟。

    “这是事实。”聂清歌捏了捏琳琅的手腕,扬起脸,道:“天已经黑了,白天我们还有要事,先睡吧。”

    “睡——!”琳琅刚想要抗议,聂清歌却已经大摇大摆,两手一撑,睡着了。

    琳琅夜里怎么也睡不下去,脑子里越想越气。她一来不相信聂清歌的鬼话,轻松从两个宗师级别的大咖手里逃出来,这简直是天方夜谭,退一万步说,即便是“聂寒放了水”,她也不信,当时的处境,两人能够全身而退。

    另一点让琳琅心里更加不安。

    按理说,圣蛊的作用下,没有人能够正常催动体内真气,更别提作法。可就在刚才,这聂清歌就在她眼皮子底下给自己驱了毒。

    这又是怎么回事?

    莫非?这圣蛊对他不起作用?琳琅虽然情理上不认可这种可能性,但毕竟——毕竟这个聂清歌总是神神秘秘,不知道身上藏了哪些秘密。

    琳琅站起身,活动活动手脚,发觉自己并没有大碍,望着聂清歌毫无防备的睡脸,琳琅咬咬嘴唇,伸出手指,轻轻抵在男人的胸膛上,微微扯开衣襟,见到从他胸口蔓延而出的蛊毒狰狞地裂开一道巨口,心里五味杂陈。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琳琅伸了个懒腰,正准备放开这件事,忽然察觉到不对劲,猛地撩开聂清歌的衣摆,猛然见到这蛊虫扭曲的身形有些不对劲。

    琳琅颤抖着伸出手,从怀里取出木哨,嘴唇扁了扁,颤抖着双手放到嘴边,轻轻唤响。

    嘟嘟的响声不绝于耳,然而不管琳琅怎么吹响木哨子,原本缀连的蛊虫无论如何,都没有回应了。

    琳琅觉得古怪,伸出手掌,轻轻碰到聂清歌的胸膛,指尖微微颤抖,只听到一声脆响,聂清歌胸口的伤势一瞬间逆转了回来,沟壑纵横的创口转瞬间,居然消失殆尽。.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