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零四章 追查踪迹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846更新时间:2020-08-19 09:01:08
最新网址:www.mw8.la
    玄武城背靠苍茫的十万大山,气势磅礴,万仞山城所言非虚。山谷里瘴气氤氲,常年穿凿在蒸腾雾色的湿润谷底,内里草木疯长,一直以来受各道人士青睐,不仅是良木药草,更是修炼福地,因此一直有正邪两派人士来往,算得上必争之地。

    如今玄武城的控制成了两股势力争夺的焦点,而这灵药谷近日以来盘踞的都是蛊炼毒虫的修士,亦正亦邪,颇有异象,引来不少正派人士的侧目。

    在玄武城的宾客楼,四大家族各派代表一聚,聂清歌在天字房里秉烛未眠,赤练般的火舌吞吐气焰,在他肩膀上虬着蜿蜒直上,汗水岑岑顺着肌肤滚落。

    他想起这几天来发生的事。

    灵药谷急来线报,魔教生事,如果这灵药谷的天堑失守,今后两方攻守势异,正道人士的立场就变得无比被动,因此灵药谷此番求援,正道人士无不请缨赶赴,他也是奉长老之命,领头到城里与其他家族接应。

    却不想,一路上出了状况,如今与其说是他们要围剿这魔教恶徒,倒不如说是让人牵着鼻子走了。

    自打入城以来,魔教的踪影没叫人发现,但是正道人士人心惶惶,反倒吃了不少亏。

    聂清歌皱着眉头养伤,烛台凶猛的抖了抖——屋外有人!

    他急忙起身,见到黑雾一般夜色之中闪过一道更浓重的光影,连忙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抵在门前。

    隐隐约约听到陌生的脚步声和嗓音。

    “头六头六!”来人清了清嗓子,在案板上轻轻敲打,不仔细听的话,还以为是啄木鸟的动静。

    这声音持续了片刻,很快传来回应声。

    “是我。”

    蹬一声,两人对了暗号后,声音小了下去。

    聂清歌沉住气,自己出手的话,拿住这两人并不难,但是他深知魔教行事鬼祟,也不轻易落人把柄,如果就此出手,很可能打草惊蛇,于是忍住一时冲动,翻手压住空气中的流通,让自己听得更加清晰。循着脚步声,聂清歌顺着天字房的墙根一路穿行到了一条幽深的巷道旁。

    在玄武城,这样的楼宇和巷道十分常见。

    看来的确有人图谋不轨,聂清歌翻手伸出手掌来,从衣袖里探出一柄浅色的寸长短剑。他的嘴唇一抖,催动法诀,脸色一沉,身体上冒出一丝丝的蒸汽来,却不能如愿地催动剑符。倒是身上游走的气息忽然差乱起来,在身体各处肆意游走,不多时,右肩隐隐作痛。

    聂清歌惊觉,这是蛊毒。

    他小心翼翼地翻开上衣,两根手指贴在皮肤上缓缓挪动,感触到一丝悸动后,赫然发现深褐色的血痕居然蔓延了开来,随着他催动法力,身体几乎是要绽开一般地,从肩头一路裂到了心口。聂清歌倒吸了口凉气,这实在很诡异,以他的法力和天禀,不至于被这小小的蛊毒伤了。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东西似乎比想象的更加坚挺,自己非但不能排除毒来,反倒是一动用法力,就会受到反噬。

    如何解决这古怪的蛊毒呢?

    聂清歌没了主意,一筹莫展之际,屋外两人似乎争吵了起来。

    “……圣女的话你也不听,你疯了!”

    “你个蠢货!现在是大好的机会!他们人都在这里,这可是咱们的底盘,只要里应外合——”

    “混账!现在是做这种事的时候么!听圣女的,上头自由安排……”

    “管不了那么多!现如今是最好的机会!”

    两人的话让聂清歌颇有些在意,听到其中一个耐不住性子就要动手,尽管身上还有伤,但他还是决定拼一拼。聂清歌催动法决就要动手,两人的骚乱如何被按停,一瞬间的宁静让他眉头微皱——该不会,自己暴露了……

    然而不等他多想,另一道模糊的影子从黑夜之中传出,他见到屋内的烛火陡然跳动,身前一个模糊,听到另一个略显沧桑的嗓音:

    “你俩干什么呢?照计划行事!”

    “是……”

    原本争吵的两人一听到这声音,一个个都冷却下来。

    聂清歌按住手里的法决,看到三条身影穿梭在夜幕中,显然是要离开客房,他犹豫了片刻,把灯盏熄了,静悄悄跟上两人。

    这三道身影从玄武城穿过,在城里的大街小巷上穿行,十分熟练,不一会儿便从城门的崖边摸到一条小路。起初聂清歌以为这几个只是喽啰,既不会御剑,也没有什么实力,因此才慢吞吞地步行,但是到了密道前他才明白,原来三人是掩人耳目。

    从这密道下去,玄武山的后侧连出一条蜿蜒的山路,直直没入高耸的云雾间,既见不到出路,一踏入其中,也不见来路。

    这边是灵药谷。

    灵药谷是霸聚在玄武城一带的宗门,内里怪人居多,虽然与大长老聂寒有那么一些交情在,但当中门人行事古怪,亦正亦邪,平日也不跟其他三大家族来往,此时召集他们抵御魔教,也因此引来诸多猜测。

    而如今,这几个行踪诡异,举止古怪的人居然深谙这玄武城的大小通路,甚至一路到了灵药谷当中来,并且十分熟练地在这迷醉的雾中笔直前行,这不禁让聂清歌起了疑心。

    除了查明他们的身份外,他更在意的,则是琳琅此时的处境。他知道,自己中了蛊毒之后,琳琅应该会有所行动。尽管天道的恶趣味并不可体察,但是聂清歌似乎也认识到这当中的恶趣味,这一次,他决定主动出击。

    然而就在他踏入谷中的第一步开始,就意识到气氛的不对劲。

    肩膀上骤然痛了起来,他慌忙扯开上衣,见到脓水从伤口里汩汩渗出,胳膊传来酥麻的感受,心里一紧,慌忙掩住自己的口鼻——这浓厚的雾气之中,只怕是有什么埋伏。

    一想到这,聂清歌就举目眺望过去,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跟丢了。

    他慌忙回头,踏在一根酥脆的木枝上,“咯”一声,四周响起锐利的呼啸声,伴随着一阵带有咳嗽的冷笑和口哨,聂清歌只觉得原本静默的四周传来了劲风不断。

    ————————————————

    玄武城,宾客楼。

    次日晨,头一回聚首的三大家族代表乱了套,这里面最慌的就是聂清河。

    原来当天夜里出了大事,在这客房安榻一宿,代表几大家族利益的出行弟子中,七条尸首被分成了四十四段,早晨醒来后,浓臭的血腥味儿弥散在空气里,叫宾客楼的小二撞见,还未等报官,暂时让人控制了下来。

    逃脱一时的,则是各大家族前来的精英。

    简单地清点人数过后,矛头竟然对准了聂清河。原来,聂家前一天夜里也出了事,这作为头号代表的聂清歌居然悄无声息没了踪影,既没有留下口信,也没有任何踪迹。暴毙的弟子里,自然没有他,而整个店里上下,更没人晓得他的行踪。

    这件事匪夷所思过了头。

    “该不会……是聂家的人监守自盗吧?”

    风言风语传的很快,更何况人心惶惶,几家人的精英聚在一起,难免互生疑窦,尤其是在这种关头。

    “你们胡说什么!”聂清河听了这话勃然大怒:“清歌他绝不是这种人!”

    “空口无凭,你要他出来与我们对质!”有人提议。

    这就像是热锅炸开了油,顿时呼声四起,纷纷要聂清河交人出来。聂清河也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是急了,要他把聂清歌交出来,这不是说笑吗——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家伙去了哪里。

    见他不交人,有人起哄起来:

    “你们瞧,他果然交不出来。我看,八成就是这个外表光鲜的家伙干的,他肯定是暗中勾结魔教,趁乱害了我们的师兄弟!”

    一开始这本来只是个推测,但是在众人的推波助澜之下,不一会儿,“聂清歌杀人”几乎已经成了既定事实,对聂清河的声讨也不再是“交人”,而是要他赎罪。

    “一群疯子。”聂清河拂袖要走,这些群龙无首,又年轻气盛的各家精英哪里肯放人,把他团团围住,质问聂清歌的下落,甚至要声讨他们宗门,要“清理门户”。

    正争论不休之际,窗格外嗖的一声,只听到“笃”一响,一束梅花样的飞镖钉在门柱上,一时间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下一刻,飞镖上呲溜一声,弥散出冰冷的幽蓝色雾气来。

    “不好!他们动手了!掩住呼吸!”有人惊叫,意识到这雾气恐怕有毒。

    “妈的,竟敢找上门来!”众人掩住鼻息,嘴上骂起来:“胆子倒不小,今天非要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一片叫打声中,纸门扯开,走进来一位垂髫老者,长须半卷,如果不是裹在腰上,简直能够拖到地上。

    见他须发皆白,脸色红润,两条麦穗一边粗细的眉毛微微蹙起,伸手捻起胡子,忽然放声“各位冷静。”

    此言一出,整个客房抖擞了一阵,简直有如地震一般的魄力。聂清河见多识广,知道这是沉稳法力祭出的狮子吼,只是很少见到有人能如此精纯地释放出来,出了聂清歌和大长老聂寒,他很少见到这样的功力。

    果不其然,面对如此示威,众人纷纷架起法器,严阵以待。

    只是这老者微微一笑,道:“各位,放手。”

    他“放手”两个字一出,各人手中的法器纷纷震落。一个个脸上神情悱恻,简直不可置信,在这怪老头面前,竟然没有一个有还手之力。聂清河勉强站稳,见到这老头的服饰打扮,忽然想起一件事,慌忙恭敬起身,拱拱手,道:“原来阁下便是灵药谷的谪仙药王——黄岐黄仙师!得罪!”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侧目,仍不可置信:

    “他就是灵药谷的谷主,黄岐??”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