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零二章 发泄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67更新时间:2020-08-18 09:05:00
最新网址:www.mw8.la
    琳琅摇头,将当时的场景与若兰仔仔细细说了一遍,说完又道:“他是飘渺山的长老,若是不愿被我下圣蛊,他完全可以当场杀了我,而且他当时已经知道了我是圣女,只是为什么没有这样做?”

    若兰听完心中五味杂陈,她也无法理解聂清歌为什么会这样做,于是又跟琳琅确认,“圣蛊确实控制了他,你能十分肯定吗?”

    “能,非常确定!”琳琅点头,对于聂清歌的做法迷惑而又愧疚,只是如今事已至此,她只能继续按照自己的计划行事了,只是对于聂清歌……她既然已经辜负了他的苦心,那就不要再让他喜欢自己了,喜欢自己只会让他更痛苦!

    若兰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从未想过有男子竟能对一个女子做到这种程度,她想告诉琳琅,她跟聂清歌只是利用关系,让她不要动心,但是这些话却再也说不出口了。

    琳琅这一生都会很辛苦,她身边陪伴的没有一个是纯粹真心对她的人,包括若兰也一样……

    只有一个聂清歌,莫名其妙出现在琳琅身边,心甘情愿为她做很多事情,能让琳琅快乐起来,若兰看向琳琅欲言又止,她的一生如此辛苦,二十多岁的年纪就活不成了,或许有个聂清歌陪伴她会好很多吧!

    想到这里她也不再多说,但是心里却装满了复杂的情绪。

    ……

    正道与魔道的交锋从未停止过,但是魔教因为这几年低调蛰伏,竟给人造成了一种太平盛世的假象。

    只是这种表面的平和很快就被打破了,聂清歌与聂清河聂黛黛三人下山已有多日,却一直留在玄武城,原因只在聂清歌迷上了一个女人。

    琳琅用圣蛊控制了聂清歌的消息刚刚传回去,第二天魔教就有了新的动作,而这件事也让整个正道都颇为震惊,魔教从前横行肆虐也只是针对普通人,但是这一次却直接挑了四大家族之一的灵药谷开刀。

    谷主萧仲的小儿子萧笙岩一家四口,包括妻子和一双儿女,在春日出游的时候死在出游的马车上,据说全都被开膛破肚死状凄惨,而旁边伺候的侍女小厮却无一死亡。

    四大家族听了这件事都感到震惊不已,魔教这一次竟然如此猖狂,看来是不把他们这些正道人士放在眼中了。

    “为什么就偏偏要杀他们一家一口?还在马车每个尸体旁边都放了一朵纸扎的白莲,不过白莲全都被血染红了,红莲魔教的一贯作风,只是这一次手笔有些大,萧笙岩可是灵药谷谷主最疼爱的小儿子,今年也才四十多的岁数,还很年轻,我之前见过一面,年纪轻轻一表人才,在医理方面也很有天赋,竟然就这么被魔教杀了!”

    聂黛黛表情严肃,跟聂清歌和聂清河严肃说着刚刚得知的消息。

    “萧笙岩据说可能是下一代灵药谷继承人,这一次魔教手段确实厉害,光明正大杀了不说,还留下红莲以及旁边伺候的丫鬟小厮,这分明是在跟咱们四大家族挑衅呢!挑了灵药谷开刀,是因为灵药谷向来广结善缘,跟其他三大家族都非常交好,每个家族多多少少都会用到他们的医

    术欠他们人情,魔教哪来的底气这么做?不怕咱们全都联合起来端了他们的老巢?”聂清河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倒是聂清歌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他没想到自己对琳琅的成全竟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魔教出了圣女,所以他们才能够有恃无恐,况且现在利用圣蛊控制了他,自然是急不可耐的开始搅浑水,最好他们还能够趁乱多控制几人,那整个天下恐怕都要大乱了。

    “灵药谷那边怎么说?有传来别的消息吗?”聂清歌想了想问道。

    “暂时没有别的消息,只是听说除了留下红莲之外,还留下字条,说这是他们该还的人命债,具体什么情况不得而知,谷主萧仲似乎也不愿细说,只一口咬定是红莲魔教做的,要报仇雪恨。”聂黛黛也是叹了一口气,“我倒是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魔教蛰伏多年一直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现在竟然这么嚣张,有没有可能不是什么魔教,是他们的仇家借着魔教的名义复仇?”

    聂清河一拍手掌,“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啊,但是灵药谷一向与人为善而且乐于助人,谁会跟他们结仇呢?”

    “看事情不能只看表面,灵药谷再怎么好,只要是大家族,总会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在四大家族中,之所以飘渺山风气最好,正是因为飘渺山不愿搭理那些勾心斗角之事,而且一心修炼,但是别的家族却不一定。”聂清歌悠悠说着,突然看向两人,道:“若是灵药谷求助一起对付魔教,那么这趟浑水,我蹚定了!”

    ……

    琳琅在知道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竟然感觉到难言的心慌,她思索再三叫过若兰的时候,若兰嘴唇苍白,一张满是红色斑痕的脸看起来更加可怖了一些,很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

    “奶娘,那个萧笙岩……是你所说的那个吗?灵药谷谷主的小儿子?”琳琅试探着问道。

    若兰闭上眼,两行清泪滚滚而下,她痛苦的点了点头,“是他,已经二十多年了,没想到再听到他的名字,竟然是他的死讯。”

    琳琅咬着唇,不能理解若兰奶娘为何如此伤心,她不解问道:“奶娘,你被人伤害毁容之后,他竟然好端端的娶妻生子了,你不应该恨他吗?这等背信弃义的男人就该死才对,他死了你不是该很开心吗?我本以为这么多年来他可能一直在寻找你,但是没想到却过的潇洒快活,何必为了这样的男人流泪?”

    若兰痛苦摇了摇头,“琳琅,当年我也是恨的,恨他没用,不能保护好我,也不能保护好我们的孩子,后来报仇的时候我也想过杀了他一了百了,但是杀了他我恐怕就再也没有活着的盼头了,这么多年来我不敢打听他的消息,就是心中存着一线希望,毕竟当年我们……当年他对我是真心喜欢的!”

    “真心喜欢又怎会心安理得娶妻生子?再说如今已经事隔多年,你又何必再为这样的人伤心呢,死了也就死了吧,这是爹爹派人做的。”琳琅咬着牙,对当年让若兰奶娘受到如此羞辱和伤害的人耿耿于怀,总觉得死了才好。

    “主上……当年主上救我回去的时候,我一心想要报仇,所

    以主上也答应了我一定会帮助我报仇,后来我亲自杀了那个女人之后就歇了报仇的心思,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之后竟然……”

    若兰的表情有些惶恐,像是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一般,她嘴唇都在不断颤抖,琳琅从未见过若兰奶娘如此。

    “既然爹爹已经帮你报了仇,说明爹爹是守信之人,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那男人背信弃义,而且你们也不再有可能,死了便死了吧,我们还可以继续好好过日子!”琳琅试图抱住若兰,想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就像小时候若兰奶娘每次安慰自己一般,但是这一次若兰却躲开了。

    琳琅一阵错愕,若兰低头垂泪,突然轻轻笑了一声,“也是,死了就死了,已经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了,我想一个人好好静一静,圣女请准许我静一静吧。”

    礼貌而又带着疏离,这竟让琳琅心中忍不住一阵阵的难受,她自小就没有娘亲,就说来奶娘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就像她的娘亲一样,但是如今若兰对她却突然生疏了。

    琳琅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若兰离开,脚步沉重一步一步的走了出去。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于是在夜晚的时候,她通过圣虫的联系,叫来了聂清歌。

    再一次看着聂清歌溜进自己的小房间,琳琅的心境竟然与前几次已经全然不同了,因为她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已经完全发生了改变,聂清歌如今被她的圣虫控制,只能对自己言听计从,这种感觉竟然也让琳琅感觉到不开心。

    “聂清歌,我问问你,人是不是都会变?”琳琅在聂清歌来了之后,光明正大的点燃了室内的蜡烛,这一次她再也不需要像做贼一样偷偷与他说话了。

    “是,都会变,例如有些你小时候爱吃的东西,可能现在就不会爱吃了,从前觉得有趣的事情现在也会觉得平平淡淡,但是这些变化并不代表人本来变了,每个人都会多多少少有改变,这些都是必然的。”

    “那人对人的感情呢?也会变吗?”琳琅追问道。

    聂清歌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自然也会变,随着时间会变深或变浅,你可是有什么不解之处?”

    琳琅却突然生气起来,她解下腰间的鞭子指着聂清歌怒道:“我早该知道是这样,也就是说你也会变,现在对我说的话,包括以前对我说的话都会变,又不是圣蛊控制的原因,恐怕你现在早就变了!”

    聂清歌并不明白她为何生气,但是却猜测的可能与人的变化有关,于是立刻解释道:“有些变化本来就强求不来,但是这些都是正常的。”

    琳琅却不愿听,见聂清歌如此说,索性挥出了一鞭,红色的长鞭挥舞的瞬间将旁边的红色蜡烛熄灭了,而皮鞭随机发出沉闷的噼啪声,很明显是打在了人的身上。

    聂清歌生生受了这一下,不闪不躲甚至都没有吭一声,琳琅在黑暗之中一下就瞪大了眼睛,厉声问道:“你是傻子吗?我现在又没有控制你,你为什么不躲开分明是可以躲开的,你这是在羞辱我,对吗?”.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