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九十七章 回去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43更新时间:2020-08-15 18:07:03
最新网址:www.mw8.la
    琳琅听了他的话,不由得嗤笑道:“花言巧语一大堆,欺骗我这种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倒是一把好手,我才不信呢!一句都不信!”

    她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语气里却莫名其妙带了几分甜蜜和撒娇的意味,聂清歌听的分明,便又靠近了几分,道:“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琳琅瞪大眼睛看他,聂清歌的脸近在咫尺,温柔鼻息轻轻喷在了她的脸上,她莫名感觉耳朵开始发热起来,正要开口的时候聂清歌突然直起身子又远离了她。

    “以后日子还长,你会相信我的,我也会证明给你看的。”聂清歌又坚定的重复了一遍。

    琳琅没有说话,她看着聂清歌那清亮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就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个人说话应该是真的,他不会骗自己。

    又是一种奇怪的莫名其妙的信任感,琳琅觉得自己的心有些乱起来了。

    “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琳琅突然轻轻开口。

    “离开?”聂清歌愣了一下。

    “对,离开,明天早上出发,烧饼我没办法带上,那时候等我离开了之后,你来带走它,不过这并不代表烧饼就重新是你的了,这依旧是我的小马驹,等过几天我回来了,你还要还给我。”琳琅认认真真的说着。

    聂清歌明白了她只是暂时离开几天,便松了一口气道:“你还回来就好,若是不回来了我就跟你一起离开,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免得你躲起来,我以后就再也找不到你了。”

    琳琅轻轻哼了一声,道:“你可是飘渺山的十一长老,要是跟我走了,那像什么话?这长老还当不当了?”

    聂清歌突然伸手捏了捏琳琅的脸颊,这一下极为迅速,琳琅都没有反应过来,等温热的触感离开之后,她感觉自己的脸颊那一块像是被火烧过一样,腾的红起来了。

    “你又耍流氓!”

    “哪有,只是看你太可爱实在没忍住罢了!我的错,不过你说到十一长老,这十一长老只不过是个虚名罢了,不要也罢,若是你愿意让我跟你走,那我一定不会犹豫。”

    聂清歌说的认真,但是琳琅却犹豫了起来,她如今算是取得了聂清歌的信任,今后还要靠着他接近大长老和其他三大家族的家主,自然不能让他辞去十一长老的身份。

    “又在胡说八道了,你当十一长老才好呢!飘渺山的长老都是有身份有地位受到世人崇敬的,你好好当你的长老,多攒些家当,免得今后不够我花。”

    琳琅笑嘻嘻的说着,语气轻松掩盖了自己内心的其他想法。

    聂清歌果然点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会好好攒家当的,你离开多久?我带着烧饼回来,不回来的话到时候我就带着烧饼满世界去找你。”

    琳琅失笑道:“一定回来,我离开七天,回来之后还在这座院子里。”

    聂清歌却不依不饶,伸出手指放在琳琅的面前道:“你要与我拉钩。”

    “拉钩是什么?”

    “就是两人手指交缠定下誓约,表示自己一定能做到,你也应该向我保证一定会回来。”

    “如果做不到呢?会怎么样?”

    聂清歌想了想,笑说:“不会怎么样,但是我还是想让你与我拉钩。”

    于是他拉起了琳琅的左手,将她纤细的小指与自己的小指相勾,认认真真说道:“如今拉钩一言为定了,你一定要按时回来,不然我会望穿秋水的。”

    琳琅愣了愣,感觉拉钩之后聂清歌的两只手都包在自己的小手上,这种温暖让她感觉心安又甜蜜,于是她也认真点了头,“一言为定。”

    第二天一大早琳琅就离开了,带着若兰和阳蒙一起,晨曦微露上了一辆十分不起眼的马车,就那么不起眼的离开了玄武城。

    聂清歌在高大的城门上方看着马车离开,这一别竟让他莫名有了些即将物是人非的感觉,或许等到琳琅再次回来的时候,一切就会都不一样了。

    他不是傻子,虽然是她主动接近琳琅,但是后来却也发觉阳蒙和若兰对自己的态度不冷不热,并不反对他与琳琅私下来往,就也知道其实琳琅接近他也是另有目的。

    不过他不在意。

    在晨光之中回到琳琅住的院子,她不过的房间看起来干干净净,收拾得十分妥帖,没有一丝值得人怀疑的地方,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院落罢了,现在这里一个人也没有,聂清歌四处查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他走到后院,那匹被取名烧饼的小白马已经醒来了,正在大口咀嚼着上好的草料,看到聂清歌来了,愣了一下,突然甩了甩头长嘶了一声,眼神里分明有嫌弃和委屈。

    聂清歌走过去拍了拍它的脑袋,小白马这才用头蹭了蹭他的手跟他亲昵起来,看这小白马身上的毛皮油光水滑,这几天一定是被好好照顾着的。

    “你委屈个什么劲儿,在这里吃好喝好倒有什么委屈。”

    但是小白马还是不怎么高兴,它用蹄子蹶了蹶地,哼唧了两声表达自己的不满,聂清歌叹了一口气将拴住它的绳子解开,小白马立刻欢腾起来了。

    被困在这里就算好吃好喝的,但是没有自由不能随意出去走动,这才是它憋屈的地方。

    ……

    琳琅再次回到了那片阴暗不见天日的甬道里,往常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倒也不觉得这里有多难捱,但是现在仅仅是走到这里都让她觉得心中有些憋闷,甬道常年不见天日,点着的蜡烛昏暗摇曳,映照着她摇晃的影子如同魑魅魍魉一般张牙舞爪,甬道里的空气也是沉默的,还散发着一股奇怪的霉味儿和腐朽的味道,远不及外面的花香果香。

    “真闷呢!”琳琅轻声感叹了一句,甬道两边的守卫目不斜视,就像没听到她的这句话一样,若兰也同样低头不语,于是琳琅只好闷着头继续往前走。

    穿过长长的甬道,前方便是红莲圣教的大殿,里面同样烛火摇曳,巨大的红莲雕塑看起来却没有丝毫生机与活力,雕塑下面站着一个黑袍的人,他长发到袍子腰间,整个人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琳琅看着他的背影,静默了一会才出声喊了一句,“爹爹。”

    这黑色的背影她小时候看的时候总觉得高大的难以企及,但是如今看来似乎

    也没有十分高大,跟别的普通男人好像也没什么两样了,如果跟聂清歌相比的话……

    为什么要拿爹爹跟聂清歌相比?琳琅脑子里刚冒出来这个想法,就被自己吓了一跳,她感觉自己有些莫名其妙,于是轻轻摇了摇头将自己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脑海,此时刚好那深沉的黑色背影转过来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琳琅,目光严肃而又冰冷,整张脸也崩的紧紧的,琳琅被这种目光盯着感觉浑身都有些不舒服,但是她强行让自己挺直脊背抬起眼睛跟那目光坦然对视,半晌之后,那张紧绷着的脸终于挤出了一个冷冰冰的微笑。

    “你的这身很好看,很适合穿红色。”擎苍似乎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琳琅暗自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个乖巧的微笑来,她问道:“爹爹,这一次出去收获良多,感谢圣教栽培。”

    擎苍再次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这次出去所发生的种种事情爹爹都已经知道了,虽然偶尔闯祸,但是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孩纸有分寸的,爹爹很满意,尤其是你与缥缈山聂情歌已经有了交情,接下来行事恐怕可以事半功倍了。”

    琳琅乖巧点头,但是脑海中却莫名浮现出了聂清歌的模样,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接走烧饼,那匹小白马会不会有一点想念自己,她可不敢将它待会圣教,担心会害死它。

    “聂清歌多年以来跟我圣教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杀了我手下不少人马,现在你能够获取他的信任是一件好事,这么多年来你留在圣教训练多年的圣虫,如今也能够派上用场了,聂清歌这个人实力深不可测,爹爹几次与他交手都没有讨到好处,他比缥缈山的那个老东西聂寒还要危险,既然你现在已经获取了他的信任,那么第一个圣虫就下在他的身上。”

    琳琅低头听着,她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因此也不忤逆擎苍的意思,只是低着头回答,“一切谨听爹爹吩咐。”

    “好,这个聂清歌是个危险人物,你在他身上下圣虫的时候也要万万小心,先骗他将圣虫吃下,然后只要有了他的助力,其他几个家族就好办了,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先搞定聂清歌!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其他几个老东西已经都是老狐狸了,也就只有从这个聂清歌手里找突破口,这件事情你务必办好。”

    琳琅再次乖巧点头,擎苍对她的反应感到十分满意,想到接下来可以让那些所谓的高高在上的正道人士当自己的走狗,他不由得心中一阵畅快,走过来拍了拍琳琅的肩膀,突然叹道:“一转眼你都已经长这么大了,当年你出生的时候还是一个小不点,不哭也不闹,你奶娘说刚出生的孩子应该轻轻拍打一下,我就接过来轻轻拍了一下,没想到你就立马哭起来了,那个哭声……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

    这是第一次擎苍跟她谈及她小时候的事情,琳琅觉得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觉得心里暖暖的酸酸的,却又说不上来的有些堵得厉害,她出去之后看到了寻常人家的父女,分明都是其乐融融有说有笑的,可是她与自己的爹爹从来都没有这样过,她莫名觉得很害怕他,一直到现在她慢慢长大了一些,这种害怕才稍微好了一点。.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