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九十一章 被掳走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52更新时间:2020-08-12 18:03:16
最新网址:www.mw8.la
    “看来你睡觉的时候也不安心,不知道你从前吃过多少苦。”聂清歌说着,轻轻叹了一口气,她抱着琳琅从窗户跃了出去,然后跃上房梁,后院的白色小马驹依旧在睡睡之中,这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梦,突然在睡梦之中轻轻哼叫了两声,身上的毛发也随之抖动,看起来分外可爱。

    琳琅心中又羞又恼,现在无法动弹也无法喊叫,她生平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限制自由,那一天被聂清歌提着脖子拎起来,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已经足够让人觉得羞辱了,想不到今天还有更羞辱的时候。

    她的红色长鞭仍旧紧紧捏在手中,但是却无法派上用场。

    在房梁之上,聂清歌略作停留了一下,看了一眼怀中抱着的琳琅,她大而黑亮的眼睛正在夜幕之中瞪着自己,不用想也知道现在心里正在暗骂。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琳琅在心中早已把聂清歌千刀万剐,甚至已经想好了,若是等回到圣教拿到圣虫,一定要第一个给聂清歌下上,让他对自己唯命是从才好,我这两次的羞辱也要完全还回去。

    只是心里骂自己又如何?反正聂清歌不在乎!

    他轻轻笑了一声,抱着琳琅迅速离开了这个院落,而这笑声在琳琅看来无异于更加嘲讽,这个登徒子三更半夜过来把她接走,看来是早有预谋。

    而让琳琅更加意外的是,聂清歌的身法实在太轻灵了,整个人在院落之中没有发出丝毫声音,离开院落之后,聂清歌从背后扔出一把长长的飞剑来,那飞剑洁白光华,在黑暗中发出淫润的亮光来,那亮光衬的聂清歌整张脸冷峻之中又透着清逸不凡,实在是一张能让众多女子神魂颠倒的脸。

    他飞剑扔出之后,便脚踩在那莹润光滑的飞剑之上,抱着琳琅腾空而起,此时已经远离地面很远,虫鸣声和风吹树叶的沙沙声都已经远离了琳琅的耳朵,她觉得心中惊惶又惊喜,原来这就是御剑飞行的感觉,她远离地面的高度正如同那天高高飞起的雄鹰风筝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聂清歌解开了琳琅全身的穴道。

    “你这个王八蛋,大半夜的把我撸走,算是什么正人君子!飘渺山难不成都是一群像你这样的欺世盗名之辈?”

    刚一能说话,琳琅就开始破口大骂,起来同时身体也开始挣扎起来,这一瞬间她倒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还在飞剑之上,而且远离地面,因为被聂清歌抱在怀中。

    “我御剑飞行的技术有限,再挣扎的话待会儿掉下去了可不能怪我。”聂清歌带着轻笑,但是两只坚实的手臂却紧紧地抱着琳琅,琳琅挣扎的来老家之后勉强低头往下看,这个时候所有的房屋院落竟然都已经变得渺小了。

    原来已经这么高了!

    尽管心里莫名有些害怕,担心自己掉下去会摔成一堆烂肉,但是琳琅依旧嘴硬嘲讽:“死就死,况且要死也要拉着你摔,又不是一个人摔!”

    聂清歌挑眉轻笑道:“既然这么不怕死,你怎么不继续挣扎了,嘴上说的好听可是身体倒是很诚实。”

    琳琅听了这

    话立刻被激怒,于是更加激烈的挣扎起来,聂清歌似乎真的如他所说御剑飞行能力有限,莹白如玉的剑身开始摇晃起来,东倒西歪竟然失去了正常的轨道。

    而之此刻聂清歌的双脚也已经脱离了飞剑,那剑直直的往下掉,聂清歌和琳琅也在直着往下掉,耳边的风声呼啸声不断划过耳侧,琳琅几乎吓得魂飞魄散,她本来只是想任性吓唬一下聂清歌,没想到他还真是个半吊子。

    “我还不想死!不要跟你这种伪君子同归于尽!”琳琅吓的尖声叫了起来,虽然她也有一身功夫在身,但是跟聂清歌的御剑飞行相比起来就相形见绌了,而且术业有专攻,她专攻的是鞭子圣虫,跟飞完全不沾边。

    这一会儿受到惊吓,整个人几乎都受到了聂清歌坚实的胸膛里,并且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抱紧了聂清歌的脖子。

    “刚好,我也不想现在跟你一起死。”聂清歌大笑了几声,抱着琳琅的右手暗自掐了两个剑诀,于是那向下坠落的飞剑便重新飞了回来,稳稳的落在了聂清歌的脚下。

    御剑飞行又重新稳定了起来,琳琅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整个人竟然缩在着聂清歌的怀里,而且还以十分亲昵的动作与他相拥,顿时又羞愧又急躁,再次挣扎的时候,飞剑重新晃动起来,她连忙停了手。

    “你简直卑鄙无耻,居然以这种方式让女子与你亲近!”琳琅愤怒骂了一声。

    聂清歌则是毫不在意,笑了两声说道:“难道不是你挣扎才会造成如此吗?不过我看你还是吃了没见识的亏,飘渺山山御剑飞行向来独享盛名,纵然在飞剑之上与人打斗也不会坠落。”

    琳琅沉默了一瞬,心中气急败坏,这会儿去拿聂清歌一丁点办法也没有,这个时候飞剑已经渐渐下落了,距离地面越来越近,而天上也不知何时多出了一轮弯月,终于将为数不多的清辉洒上了人间。

    看着月色,两个人都能看清楚对方脸上的表情了,琳琅羞愤交加,而聂清歌则是一脸笑意,看起来今晚心情极其愉悦的样子。

    在飞剑落地之前,琳琅心思婉转,突然间伸手主动搂住了聂清歌的脖子,娇媚的喊了一声“清歌”,身体也开始痴缠着靠近他的胸膛。

    聂清歌顿时飞剑一个趔趄,刚才那次是故意的,但是这一次确实真的险些坠落了,琳琅意犹未尽得寸进尺,勾着聂清歌的脖子直接将他的小脸凑了过去,红润的嘴唇此时距离聂清歌的脸只有很短的距离,两个人的鼻息都喷在对方的脸上。

    这此刻只要聂清歌轻轻一低头,就能尝到那红润嘴唇的甜味,但是他却莫名窘迫起来,琳琅听到他似乎心跳加快,恶作剧一般的又媚声喊了句“清歌”,聂清歌连忙偏过头去,飞剑迅速下落,一落地他便立刻将琳琅放在地上,自己则是远离了好几步。

    “一更半夜偷香窃玉,我当多厉害呢,原来就这么一点胆量!哼!”琳琅有一种报复的快感,不由得开始得意起来。

    眼前闪过刚才聂清歌在月色之下有些窘迫的眼睛,脸庞似乎能感觉到他方才温热的鼻息,琳琅说完之后突

    然间莫名觉得有些尴尬起来,她刚才可是全盛被聂清歌横抱在怀里,两个人身体贴得很近,但是琳琅全程却并没有害羞。

    如今一回忆起来反倒觉得尴尬起来,这究竟是怎么了?

    一股热气蒸腾在脸上,琳琅莫名觉得自己似乎脸红了,从小圣教之中,她接受过许多训练,七岁的时候便看过那些能够让普通人面红耳赤的场景,然而最后那些男女却都同样被喂了圣虫。

    再后来的时候则是跌倒找了许多女子来教她房中术,教她如何勾引男人取悦男人欢心,这些道理她都懂,然而现在却不愿意用在任何男人身上,再圣教之中更是对那些属下们不屑一顾。

    但是她刚才突发奇想竟然把这些用在了聂清歌身上,而且可回想起来,她心中竟然有了一丝无法言说的酸涩喜悦感觉。

    聂清歌稳了稳心绪,对琳琅道:“偷香窃玉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做,自然生疏,以后日久天长,若是每晚能够来到琳琅小姐的院落之中偷香窃玉,恐怕会大有长进。”

    琳琅被气的无言,瞪大眼睛看了聂清歌一会儿才气哼哼地问道:“你说说你大半夜的叫我出来是为了什么?难不成就是为了让我看你御剑飞行有多厉害?”

    聂清歌摇了摇头轻笑道:“自然不是,是想让你试一试自己做风筝在天上自由飞着是什么感觉。”

    琳琅撇了撇嘴,“可是我并不自由,有一个讨厌的登徒子将我紧紧箍在怀中,还对我言语调戏动手动脚。”

    “你也同样对我动手动脚言语调戏了,这样一算的话倒是公平了,谁也不欠谁,如何?”

    琳琅闻言突然手捂着脸,假惺惺哭了起来:“聂清歌你作为飘渺山第十一长老也算是有名望的人,但是对女子做了这办事情却意图不负责,还觉得谁也不欠谁,若是传出去了,我该如何做人,你又该如何做人,或许你脸皮厚已经不在意了吧!可是我琳琅……还是个小姑娘,坏了我的清誉名声,这还让我今后如何嫁人?”

    哭声一听就假得厉害,聂清哥不由得扶额叹息,这小丫头这一世看来是变成了一个戏精,不仅是个戏精,而且嘴皮子很厉害,能言善辩。

    “什么时候说过对你不负责了?这一生一定会负责到底。”聂清歌说的坚定,琳琅从指缝之中偷看聂清歌的眼睛,他那一双黑色寒玉般的眼睛此刻看起来异常清亮认真,并没有因为她的无理取闹而有丝毫恼怒不悦。

    “好了,既然你要负责的话就送我回去吧,现在深更半夜了,若是明早起来,奶娘见我不在的话必然会十分担心。”

    “你在这里稍等一下,找你出来,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聂清歌说着自己走开了一些,他们方才御剑飞行停下的地方是一片巨大的草地,夜风吹过来还有些发冷,琳琅四周看了看,满脑子疑惑,完全不知道聂清歌要干什么。

    紧接着她的耳朵敏锐的听到了“嗤”的一声响,草地边缘聂清歌跑过去的地方突然有了一簇明亮的火花,那火花伴随着引线嗤嗤向前。.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