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六十九章 香水味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25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最新网址:www.mw8.la
    他忐忑不安的跟着男人的脚步往前走,在自己客厅的桌子上,他看到了一只通体漆黑的猫,这只猫看上去目光森冷,让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只是贝尔现在无心关心这只猫是怎么回事,他满脑子都是想着自己的妻子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大步走到卧室之后,他一眼便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妻子。

    血迹洒满了大半个床单,妻子露丝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看上去昏迷不醒,她头发凌乱,血迹在床单上晕染开了大朵大朵触目惊心的花朵,现在已经干涸了,颜色看上去有些发暗。

    “怎么……怎么回事?你们又是谁?你们对露丝做了什么?”贝尔扔下自己的公文包扑到床边,他拉起妻子的手,仔细感受了一下还是有温度的,呼吸心跳现在也是正常的,心里好歹好过了一些。

    “我们只是路过这里的,猫不小心到处乱跑,经过窗户跑到你们家里来了,刚好在窗外听到有人在喊救命,当时情急之下就只好破门而入了,进来便看到您的妻子躺在血泊中,当时是在卫生间,那里我们没有动,你可以去看一下,当时情况危急,先想办法把她的伤势稳住了,只是肚子里的孩子……恐怕是不行了。”洛雨涵有些遗憾的说道。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贝尔听着她说话的声音有些轻蔑和冷酷,就在这个时候,招财也从外面慢慢走了进来,漆黑的身躯和微微收缩的绿色瞳孔让贝尔感觉不由得心惊肉跳。

    “怎么会……她怎么会躺在血泊里?”贝尔慌乱的问道,他握着露丝的手,感觉对于这个现实实在难以接受,尤其洛雨涵他们所说的肚子里的孩子不见了。

    “不知道,卫生间的现场显示的是您妻子可能不小心滑倒了自己摔的,但是我们在进来之前,曾经敲门询问过,假装是水管修理工的声音,里面有一个女人跟我们说过话,只是我们破门而入之后那个女人消失不见了,只好先救人了。”洛雨涵抱着手臂冷冷的说道。

    “不对……不对是你们在骗我,是不是你们干的?为什么不送她去医院,为什么要任由她受伤还在这里躺着?是不是你们害了她?”贝尔慌乱的说着,他心里怎么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看着嘴唇都十分苍白的妻子,他埋着头将妻子的手放在自己脸颊上,埋在床边肩头耸动,竟然是哭了。

    凤陨冷笑了一声道:“为什么?因为我们只是路过,只是顺手救了她,我们没有义务做那么多的事情,也没有义务送她去医院,而且凶手不知道还在哪里伺机而动,我们只好在这里守了她一整天,倒是你,我要问问你,作为她的丈夫,一整天都联系不上人,将一个怀孕的妻子独自丢在家里,晚上很晚才回家,甚至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身女人的香水味,这又是为什么呢?”

    贝尔茫然的抬起头,他不知道凤陨所说的香水味是什么,只是他闻了闻自己的身上,确实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清淡香味,这种香味还有不少甜甜的气息,这几天总是在薇薇安的身上闻到,两个人走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能闻到这种香味,心情也不由得放松许多。

    “不是

    ……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手机按成了飞行模式,这香味……这香味是……”贝尔支支吾吾的有些说不出来话。

    洛雨涵冷冷道:“是什么?是一个女人的是吗?你家门背后挂着的还没来得及洗的衣服也有这种味道,但是洗过的就没有,这是你从外面带回来的,你们家里也根本没有这种味道的香水,甚至因为你妻子怀孕,家里连香水都没有再用,你每天很晚回家,这种香水味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凤陨也道:“一个怀孕在家对丈夫一片痴情的女人,却不知道每天晚回家的丈夫竟然是在跟别的女孩子约会,蛮搞笑的哦,是不是?”

    贝尔答不上来,他握着妻子的手脸上满是愧疚和痛苦,随即看着妻子昏睡的脸颊低声道:“感谢你们救了她,我得送她去医院。”

    凤陨道:“她现在已经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了,我们懂一些医术,我建议你等她先醒来再说吧,听她说说当时的情况,若是凶手还想继续杀她的话,那去医院很多人来来往往,指不定疏忽的时候她会更危险。”

    贝尔犹豫了一下,他握住妻子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抬起头的时候眼睛里全都是血丝,他缓缓的问道:“你们能把当时的情况再具体说说吗?我妻子为人和善,没有什么关系不好的人,周围的同事朋友都很喜欢她,没有人会跟她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洛雨涵道:“我也觉得你妻子应该没有,但是你呢?有没有认识什么讨厌小孩子的女人?”洛雨涵说着拿过了一边那个惊悚诡异的布娃娃。

    “这个布娃娃是打开门之后掉在门背后的,但是没有人在,上面被刀子划过,还涂抹了你妻子的口红。”洛雨涵将手中恐怖的布娃娃交给了贝尔,他看了一眼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道:“这个布娃娃是知道她怀孕的那天买的,我两个都很开心,我妻子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经常会拿着这个小布娃娃跟肚子里的孩子说话。”

    但是现在却被弄成了这个样子,妻子肚子里的孩子也没了,贝尔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人,但是想到刚刚洛雨涵他们所说的,进来之前屋子里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女人?他跟露丝结婚也才一年多,婚姻期间都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男女关系,恋爱的那几年也没有,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女人会这么仇恨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呢?

    他的脑海中莫名蹦出了一句话:如果没有你的妻子和孩子呢?你会选择我吗?

    贝尔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只是薇薇安还是个小姑娘,她美丽而且心地善良,就连路边的流浪小狗也对它十分有爱心,有怎么会做这种残忍的事情呢?他在自己的大脑中第一时间就把这个人给排除了。

    洛雨涵见他神色阴晴不定,心中对他也是多番无语和瞧不上,妻子怀孕在家里贤惠持家,可他却总是晚归约会别的女人,简直就是渣男渣男渣男!

    如果是慕离的话,绝对不会这样做的,他连别的女人多看一眼都不肯,总是给自己十足的安全感,慕离啊……洛雨涵莫名再次想到了这个

    人,神色莫名黯然了许多。

    “怎么?想起什么了?是不是在外面惹下的风流债牵扯到家里了?”凤陨抱着手臂好整以暇的说道。

    “不是……我……我没在外面招惹过什么女人,我和露丝恋爱几年才走进婚姻的,虽然结婚的时间之后一年多,但是我们彼此很相爱,这个孩子也是我们都十分期待的,我没有做过对不起露丝的事情。”贝尔神色痛苦的说道。

    “那香水味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你每一天都不小心跟同一个擦肩而过所以才带上的?要真是这样的话,不得把肩膀擦破几十回才能保证每天都有这样的香水味?我看看……你肩膀看起来好好的,没什么毛病吧?”凤陨故意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

    刚刚他一进门的时候,洛雨涵和他就已经闻到了贝尔身上的香水味,所以对他的态度就十分不怎么样。

    贝尔闭了闭眼,将痛苦的神色掩去了一些,然后低声开口道:“是有这么一个女孩……”

    洛雨涵立马一副了然的神情,凤陨脸上也分明写着“看我就说吧”,就连招财的脸上也写满了冷漠和鄙夷,刚刚还信誓旦旦说自己在外面没有这么一个女孩,现在就“是有这么一个女孩”,男人的嘴简直就是骗人的鬼。

    贝尔也不理会众人的反应,只是有些歉意的看着昏睡的妻子的脸庞道:“大概十几天前,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个很美丽很年轻的女孩子……”

    凤陨的眼神更加鄙夷了,他分明是想说:“哦哦哦,这就是你狼心狗肺见异思迁的理由咯?”

    洛雨涵示意他先不要说话,听贝尔将事情的经过讲完,贝尔也不顾其他人的反应,讲完了大概的过程,最后有些茫然的道:“只是薇薇安是一个十分善良的女孩子,她关爱流浪狗,也没有理由来害我的妻子,况且她只是一个弱小的女孩子……”

    “老哥,麻烦您想想您怀孕的妻子露丝好吗?她可是个孕妇,身体不舒服还有各种孕期反应,跟一个四肢健全身体健康的女孩子比起来,究竟谁更柔弱?张大你的眼睛看一下好吗?”凤陨毫不客气的骂道。

    他的话说的十分尖锐,但是却句句在理,贝尔无话反驳,他果然又看了一眼苍白的妻子,深深的痛苦和内疚再次包裹了他,随即他再次将脑袋埋在妻子的手心里。

    就在这个时候,露丝的手轻轻动了一下,贝尔连忙抬起头惊喜的叫道:“露丝,露丝你醒了?”

    岂止是醒了,简直就是醒了有好一会儿了,也就是刚刚贝尔情绪不稳定,讲故事的时候太过痛苦投入,所以没注意到露丝抖动的睫毛和眼角偷偷滑落的泪水。

    也就是说,刚刚贝尔说的那些话她都已经听到了,虽然贝尔和薇薇安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对于一个怀孕在家的贤惠女人来说,这根本没有任何公平可言,自己的丈夫每天晚上晚回家,却是在温柔陪伴另一个女人,而且现在刚刚失去孩子的妻子就躺在自己面前,他却还在为另一个女人说话,甚至今天他的妻子差点死掉,他晚上还在陪别的女人散步。.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