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三十四章 生前残影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80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最新网址:www.mw8.la
    “那现在怎么办?”文森特靠近凤陨的身边,此刻他的眼睛看着那个干尸也感觉格外的恐怖了起来,根本没有上一次想要发财的心境了,他现在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凤陨身上,让他保护自己。

    “要不然直接把这尸体烧了吧,免得放在这里看着也碍眼。”凤陨无所谓的说道。

    “不…不能烧!”詹姆斯突然尖声叫道,见众人都看着他,他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诅咒我的那些同伴的东西,并不是这具尸体,因为尸体并没有自己跑出来,应该是其他邪恶的力量,如果尸体烧了之后,那邪恶的力量岂不是更加找不到了?”

    “说的好像也有那么一点道理,不过我在这个墓穴中倒是没有感觉到什么邪恶的力量,只是觉得这里阴森森的,不如这样,既然这里的图案说邪恶的东西是被封印住了,咱们不妨毁了这个圆台,将封印解除掉,看看究竟有没有什么邪恶的东西出现,然后把它一举消灭岂不是很好?”凤陨提议着,反正他力量强大,怎么都行。

    这个提议倒是不错,詹姆斯愣愣张口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凤陨说干就干,他与慕离研究了一下圆台周边的花纹,正要打算将圆台毁掉的时候,洛雨涵突然开口阻止道:“等一下!”

    “怎么了?”慕离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刚刚突然感觉到有一点奇怪的能量波动,似乎就在这个圆台这里。”洛雨涵慢慢走过去,伸出手触摸了一下圆台边上一个像眼睛的符号,果然感觉到有一点轻微的能量波动,她慢慢用法律引导着这一点能量波动,随即整个圆台上的花纹和符号都有些微微亮了起来。

    “这里应该是一个阵法,不过经过这么多年,这阵法居然还有效,实在是令人意外,最重要的是,这个正常可以看到一些从前的画面!”洛雨涵说着便开始闭眼感知。

    ……

    似乎是一个昏黄的地下室,里面不断有打铁铸造的声音,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而一个脸上被烙铁烫出耻辱花纹的青年,正在椅子上挣扎着。

    “你居然杀了我们的王,实在是令人可耻!你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的王还这么年轻,你作为祭祀团的一员居然做这种令人不耻的事情,实在是罪该万死!”一个裹着袍子祭司模样的人说道。

    “我们当时就不应该收留他,没想到收留了一条毒蛇,居然杀死了我们的王,我们应该用最恶毒的咒语诅咒他,让他一辈子都活在黑暗寒冷之中,受尽折磨,受尽痛苦!”另一个祭司也说道。

    “不要……不要啊……”青年挣扎着求饶,他张大的嘴巴,但是随即有一个拿着红色烙铁钳子人走了过来,只一个瞬间,就用红色的烙铁钳子将他嘴里的舌头拔了出来。

    青年的叫声戛然而止他的身体瞬间开始抽搐痉挛,但是因为身体整个都被固定在椅子上,所以没办法大幅度动作,青年额头

    上都开始冒出了冷汗,最终开始喷出血沫,但是旁边的那些祭司并不愿意放过他。

    “塞缪尔,你总算没办法再开口说话了,没法发出你那令人厌恶恶心的声音了,你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要用最恶毒的诅咒来对付你。”一个祭司站着居高临下的看着椅子上的塞缪尔。

    塞缪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从喉咙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他的手指和脚趾都不断开始蜷缩,这是因为恐惧也是因为痛苦。

    “折磨了他这么多天了,他也不愿意把那个东西交出来,既然这样的话,咱们还是算了吧,就连他杀了王的动机,我们现在也不知道。”一个祭司叹息了一声。

    “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别的东西,那只是他的一个托词,他本来就是邪恶的人,灵魂都是肮脏的,这种邪恶的东西,咱们就应该将它封印起来,只能让我们的王来一起将它镇压了。”另一个祭司说道。

    随后有人用钳子夹着烧红滚烫的黄金面具过来了,这面具似乎是刚刚浇筑而成的,看起来并不怎么精致,但是塞缪尔身边的几个祭司都点了点头,那人便将烧红了的面具直接放到了塞缪尔的脸上。

    洛雨涵看着塞缪尔的脸冒起了青烟,即使他的舌头已经被拔掉了,但是喉咙里仍然发出了惊恐的叫声,这叫声尖锐刺耳,完全不像是人发出来的。

    身边的几个祭祀似乎是已经看惯了这样的场景,对此不为所动,烧红的面具完全贴合在了塞缪尔的脸上,将他的皮肤也紧紧的粘在了一起。

    但是即使这样,塞缪尔也仍然没有死去,他现在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他的脸已经被那一张奇怪诡异的面具给代替了,但是这些人并没有放过他,随即他们在他的手腕和脚上都套上了同样被烧红的圆环,这四个圆环本来是还没有合上的,再套上他手的那一瞬间,再用钳子夹住,便牢牢的扣在了他的骨头上,与他的身体密不可分。

    塞缪尔的身体被烫的直冒青烟,不过现在他总算能暂时解脱了,他突然晕厥过去了,应该是疼痛导致的,然而那些祭司却仍旧不罢休,有人拿着冷水过来,泼在他脸上和手脚被烫伤的地方,这样一来,塞缪尔的身体立马狠狠地打了一个哆嗦,随后悠悠转醒了过来,但是因为舌头已经被割掉了,根本叫不出声来。

    但是他脸上的面具现在却在剧烈颤抖着,应该是脸上的皮肉在剧烈抽搐,牵动了面具所以才这样。

    接下来的画面就是将塞缪尔制作成木乃伊了,活活的人被开膛破肚灌进水银,然后用一层一层的布条将他缠绕起来,直到他彻底死去的时候,眼睛仍旧是死不瞑目。

    洛雨涵大口呼吸着从圆台上拿开了手,这一幕看的她实在有些反胃的厉害,蹲在地上干呕了一下,虽然这些画面就像是隔了一层磨砂玻璃在看,但是依旧十分恐怖,尤其是将一个烫的通红的面具直接烙在一个活人的脸上,难以想象那人当

    时究竟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慕离轻轻将洛雨涵拉起来拍了拍她的背,刚才的画面慕离和凤陨自然是都看到了,现在对于圆台里被封印的人也有了大概了解,古代的刑法大多血腥而残忍,这个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不过还是让人难以直视。

    “塞缪尔杀了王……这个王又是哪个王呢?那些祭司用这样的方式来折磨他,应该是想让他即使死后也不得安宁了。”凤陨叹了一口气,他也觉得这有些残忍了。

    文森特看了看洛雨涵又看了看凤陨,忍不住问道:“你们在说什么啊?什么塞缪尔?是这上面躺着的这个干尸吗?”

    凤陨点了点头道:“你们挖什么墓不好,偏偏来挖这种墓,这里面恐怕有很强大的灵魂,此人生前似乎是一个祭司,但是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杀了当时的法老,因此就被做成了这个样子,哦……忘了告诉你了,他脸上的面具是在他还活着的时候用烧的通红的面具直接放在脸上的,所以才能这么完美的跟血肉融为一体。”

    文森特和身边的詹姆斯都惊恐的瞪大了眼睛,詹姆斯更是瑟瑟发抖了起来,似乎听到这个之后也被吓的不轻,毕竟当时是他们亲手从干尸的脸上把面具割了下来,又将他带走了,这就相于——他们亲手割了塞缪尔的脸!

    “现在害怕有什么用呢?还是想想事情怎么解决吧!”凤陨揉了揉眉心,又问道:“奇怪的很,既然是被封印了,现在封印也解开了一部分,而且到处诅咒杀人,现在我怎么就一点鬼魂的气息都没感觉到呢?难不成是已经跑出去了?”

    洛雨涵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没感觉到,有些头疼的道:“如果真的跑出去了那就难办了,面具和尸体身上的手环脚环都已经丢失了,要找回来的话何其困难,而且咱们还不知道第二批来盗墓的究竟是些什么人。”

    慕离查看了一下圆台上的花纹道:“你们不要小看了这古代埃及人的封印,即使这么多年,仍然能够将当时的画面保存至今,他们当时应该也十分强大,而这个塞缪尔能够在强大的祭司团中间杀了当时的法老,实力也一样不容小觑,这封印现在还没有解开,再加上那个时代——你们知道当时是什么时代吗?”

    “什么时代?”洛雨涵好奇的问道。

    “以前的人飞升为何如此简单,就是因为天地灵气充沛,而在埃及也一样,那些祭司也是真的有修为有本事,这个封印根本没那么容易解开,除了身上的面具和手环脚环用来起禁锢的作用,还有这个圆台。”慕离指着圆台道:“画面的里的东西尚且不完整,不过你们可以仔细看一下干尸的尸体。”

    尸体上面堆了不少脏污的布条,看不清下面是什么样子,慕离道:“你们当时就算是想要带走这具身体,也根本不行,他恐怕是已经被钉在这里了,而且就算你们拔掉了钉子,灵魂也一样无法从这里逃脱出去,不过这封印的阵法可不是那么好解除的。”.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