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八十四章 陈年旧事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544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最新网址:www.mw8.la
    凤凰见状也不再想要不要现在带洛雨涵走了,它自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两人身上血脉相连,必然是直系亲属关系,只是作为曾经的冥王竟然在人间被封印了这么多年,说出去实在是有些贻笑大方。

    它不动声色的离开了此地,看来不只是他们凤凰一族,就连冥界现在也没落了不少。

    慕离面沉如水,看着不怎么敢说话的洛雨涵和招财,有些嘲讽的说道:“据闻此地封印着大妖怪,没想到竟然是封印着上一届冥王,实在是有些可笑可悲可叹。”

    洛雨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便打着原场道:“咱们回去再说吧!”

    慕离回头看了身后的人一眼,眼中有这么多年的思念牵挂,也有对此事的不解,更有难以言说的伤痛。

    几人先回到酒店的房间,慕离帮老冥王找了干净整洁的衣服换上,现在两个人站在一起更加像了,只是慕离的眼神中多是冷漠和疏离,而他的父亲眼中也有看破世间百态的疲惫和沧桑。

    “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吗?”洛雨涵见大家都不说话,慕离从前跟自己的父亲关系并不好,现在又是在这种情况下再次重逢,自然是两个人都犟上了,你不说话我也不说话。

    但慕离眼中的伤痛却是实实在在无法掩藏的,他心痛自己找了这么多年的父亲竟然一直被封印在丰都鬼城下面受苦,在他的心目中,父亲是抛下他之后自己去满世界找自己的母亲,闲云野鹤过自己的生活去了。

    慕离父亲叹了一口气道:“当年跟祈天的那场大战,他早就已经布好了丰都鬼城的后手,他知道自己实力强横,便有些肆无忌惮起来,丰都鬼城这里只是他当时做的一个小小的试验品,是在模仿冥界,但是真的当他管理起来之后,便开始得意忘形,像冥界发出挑战,困住我的阵法本来是打算留给你的。”

    洛雨涵有些吃惊的看着慕离的父亲,如果现在在阵法中被困住的不是上一任冥王,那就是这一任的冥王慕离了。

    “您又是如何上当被他困进这个阵法的?以您的实力根本不应该,纵然打不过他,也不至于被压在底下这么多年。”慕离忍不住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他的父亲原是冥王,名叫慕熠,实力强横,纵然这么些年荒废了一些,也不至于被这么个满是符咒的阵法给困住。

    慕熠道:“当年你与祈天大战的时候,我出手帮忙了,损耗了不少的灵力,而那个阵法又是提前准备好的,他当年知道打不过,便在打斗的过程中以你娘的衣衫发钗等物来制造幻境引诱我进入乾坤鼎,那鼎中的锁链牢牢的锁住了我,他底下的爪牙又放了无数符咒,我当时无法挣脱,况且你不知道的是——自从你成为冥王之后,我的实力便一直在衰退。”

    洛雨涵不由得有些惊讶起来,她不太理解为什么慕离成为冥王之后他父亲的实力就开始衰退,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一种特殊的制衡手段。

    慕离听父亲提到娘亲,便再次开始沉默不语,当年他们父子之间的嫌隙便是因为他娘亲生了慕离之后实力衰退,随即在跟蛇妖的大战之中殒命,因此慕离的父亲便怪到慕离身上的。

    招财在一边闷声不吭,慕熠看了看招财叹道:“九命猫也活了这么多年了,我这二十多年间,后来有机会从阵法中挣脱出来,只是聚集在丰都鬼城的怨气太多,我若是贸然出来,受苦的就是这里的人啊!”

    洛雨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慕熠也是为了黎民百姓着想,只是看他眼眸深沉,似乎是藏着无限的心事,但现在这种场景并没有说出他心中的事情。

    “我母亲……她有消息了吗?你找了这么多年。”慕离最终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她啊……我找了很多年,但是再也没找到过她,她的死……我很抱歉,对不起。”慕熠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洛雨涵和招财均是一愣,慕离也有些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么多年来,他向来听到的都是父亲的辱骂和责怪,第一次听到他因为母亲的事情跟自己道歉,在那里被封印了许多年,他现在就像是一个正常的人间中年男人一样,眼眸中写满了沧桑,他的脊背也有些佝偻了。

    他的性格好像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前冷漠不近人情的父亲,现在竟然能够一下子跟自己说这么多,甚至在跟自己道歉?

    慕离觉得自己仿佛听错了什么一般,再细细咀嚼这句“对不起”,心中有无数的酸涩委屈,他感觉这么多年的痛苦情绪似乎都在这句“对不起”中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一般。

    “对不起有什么用?”慕离冷笑了一声,他话音有些嘲讽,随后在洛雨涵劝他之前,又接了一句:“今后你错失我人生的许多年,都要一一补上!”

    在人间生活了许久,跟洛雨涵也相处了许久,他感觉自己也不知不觉的沾染了很多人间的情绪和烟火气,现在既然父亲已经找回来了,那就好好珍惜接下来的时光才对。

    慕熠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愣了一下看了看慕离又看了看洛雨涵道:“你似乎变了许多,是这个姑娘影响了你吗?”

    慕离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一般,洛雨涵看到父子两能够消除从前的隔阂自然心中也是十分高兴的。

    但慕熠却叹了一口气道:“冥王不应该有七情六欲,就像冥界的阎罗鬼差一样,他们一旦出任那个职位,就不再有人间的情感,过往人世间的纷纷扰扰就像过往云烟一般,一旦有了凡俗感情的冥王,便不再是一个合格的冥王了。”

    慕离刚刚缓和了一些的气氛现在又变得尴尬了起来,他冷笑一声道:“那您的意思是,您当年跟我娘是没有感情生下了我,后来有感情了你便不再是一个合格的冥王了,所以卸任给我当了?”

    “不,我是想说你很好,能找到自己心爱的人共度余生,这冥王每天都在冰冷阴暗的冥界有什么意思呢?哪比得上与相爱的人共度短暂的一生呢!希望你今后能够为自己做的选择负责,不后悔就好。”

    洛雨涵听着慕离父亲的话,总觉得他的话中有些意有所指的感觉,细细咀嚼这句之后却又有些意味不明,慕离没有再追问下去,现在本来也已经夜深了,他安排了房间让自己的父亲睡下,自己跟洛雨涵一起回到了房间。

    “不要不高兴嘛!”洛雨涵在黑暗中与慕离面对面躺在一起,她摸索着慕离的脸颊,试图想办法逗他开心,看的出来,对于父亲在丰都鬼城的阵法中被封印了这么多年的事情,他心中是感到十分痛苦自责的。

    但这件事没有任何风声,他向来又与自己的父亲关系不好,这件事也怪不得他,如今父子团聚之后两个人应该和和气气的才是。

    “没有不高兴,只是我找了他许多年,真的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他现在的能力已经弱小的有些不像话了,曾经他是在我面前的一座大山,我觉得哪怕我穷尽一生也攀登不过他这座大山,有时候也觉得愤恨,他既然这么厉害,怎么能保护不好我的母亲呢。”慕离说着有些自嘲。

    “你当了冥王之后就应该明白,这世上向来众生皆苦,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无奈之处,就连冥王也不是万能为所欲为的,所以你娘的死应该也只是意外而已。”洛雨涵温柔的摩挲这会儿他的脸安慰道。

    “我都明白的,我本以为他走了之后我会一直恨他,恨他那么多年一直对我横眉冷对,一直责怪我是我害了我的母亲,只是当他真的消失了之后,我居然会花费这么多年去寻找他,我想要他回来,现在见到他我居然也感到激动欣喜,那一点小小的恨意似乎早就消失不见了。”

    慕离将脸颊埋在洛雨涵的掌心之中,洛雨涵感觉到自己的掌心似乎有一滴湿润的温热液体划过,这液体一出现便兀自蒸发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似乎从来没有出现没有存在过。

    她心中了然发生了什么,但是并没有拆穿,其实外人眼中实力强大的冥王大人,也有脆弱的一面啊!

    外面的雪花纷纷扬扬的覆盖了整个丰都鬼城,里面的怨气已经几乎被清理干净了,今晚慕离情绪波动较大,还没来得及清理剩余的阵法,但在无间地狱的最深处,似乎有一个深沉的声音发出来,那是一声掺杂了感慨和欣喜的叹息。

    “刚刚……是不是里面有声音?”一个鬼差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我好像……也听到了啊,里面那位大爷好久没有动静了,我还以为他在里面灰飞烟灭了呢!”

    “小点声,别给他听到了,咱们得赶紧禀报冥王大人,不然出事了我可负担不了!”

    “赶紧禀报!”

    ……

    第二天一早洛雨涵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慕离,她揉了揉头发走到另一个房间,看到招财默默的盘着尾巴坐在房间门口,和平也神奇的没有嘁嘁喳喳,而是跟招财并排坐在了一起,她心中便有些了然,恐怕是里面父子两在谈话。

    她并没有进去打扰,只是在外面静静的等候着,半晌之后,慕离走出来了,他看着洛雨涵的眼神有些奇怪,那眼神中包含了许多奇怪的情绪,有心痛也有难以割舍。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