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一章 鬼挖眼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62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最新网址:www.mw8.la
    拿着鼓的男鬼此时手抓着洛雨涵的手,哪怕承受着镇魂铃的伤害也丝毫不放松,任由那女鬼吸吮着洛雨涵的血液,洛雨涵疼的几乎快要晕倒,她拼着最后一点力气,俯首狠狠的啃咬上了那个鼓的表面,这鼓面也是人皮做的,只是似乎没有灯笼处理的好,还带着一股浓重的尸臭味儿。

    洛雨涵强忍着死不松口,最后关头她并没有就此晕倒,而是放出了在鼓里一直被困住的招财,招财刚一出来便扑上了男鬼的面门,洛雨涵背后的女鬼也被几只鬼合力拉走,但洛雨涵却觉得自己头晕目眩,身体也因为失血过多有些软绵绵的没力气。

    但她此时一低头,却开始不受控制的呕吐起来,她两次啃咬人皮,心中已经来不及恐惧了,只剩下了无穷无尽的恶心感,此时趴在地上毫无形象的吐了起来,几乎都要将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几个鬼和招财与那一男一女两个穿戏服的鬼缠斗着,那两个鬼没了灯笼和鼓,也只是两个弱渣而已,但尽管如此,洛雨涵他们这边一群伤员还是处于下风。

    洛雨涵刚刚吐完歇了一口气爬到旁边,她正打算强撑着一口气再画一张火符焚烧那两只鬼,却忽然听到耳边一阵阴风刮过。

    方才四个鬼出来之后,女鬼拿着的灯笼就灭掉了,洛雨涵凭借着之前看到的场景才成功的扑到了男鬼的身边,但此时屋子里一片漆黑,她什么都看不到,身上还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脖子手指舌头无一处不疼痛,她感觉那股阴风已经到了自己面门前面了,下意识的拿起胳膊抵挡了一下。

    但那股劲风绕过了她的胳膊,直捣她的眼睛,她感觉眼睛似乎接触到了一个尖利的东西,像是指甲一般的东西,但那指甲像刀片一样直直插进了她的眼窝中,眼看就要挖下她的眼睛了!

    洛雨涵此时已经精疲力尽,她用尽全力拉扯着那只手,但那只手却十分坚定,她几乎已经感觉不到身体里其他的疼痛了,挖眼睛的疼痛,不管是经历第几次,都如同第一次一般那么深入骨髓。她凄厉的尖叫起来,四鬼也惊恐的大叫着,但此时大家都毫无办法!

    招财正扑在戏服男子的面门上抓挠他的脸,见洛雨涵这边的这一幕,没有任何犹豫转身扑过来,在指甲插进洛雨涵眼睛的同一时刻,它伸出爪子像利刃一般狠狠划过那只伸进洛雨涵眼睛中的手,那手被它的爪子划过之后竟像是豆腐一般齐齐的断了开来。

    洛雨涵凄厉的尖叫着,在招财划断那条胳膊的同时,她两手将那胳膊甩开,眼窝顿时血流如注,她捂住双眼在地上痛苦的打起滚来,浑身上下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招财刚刚爆发潜力猛地伸出那一爪,耗费了它不少的经历,此时精神有些低迷下来,被断了一手的女鬼愤怒的摔在了地上,又狠狠的一脚踩在了肚子上,发出了痛苦的嚎叫。

    一屋子的人鬼猫此时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但那两个鬼似乎还很有精神,那男鬼

    看了看地上翻滚痛苦哀嚎的洛雨涵,慢慢的走到她身边蹲下身子,伸出的手露出了尖利的指甲,他再次向洛雨涵伸去……

    就在此时,门外一声破空声,幕离率先跳了进来,见状惊怒交加一巴掌隔空将那男鬼扇飞,随后他还不罢休,眯着眼睛过来一把拎起那女鬼,十分暴力的手中升起红莲业火,直接将那女鬼焚烧了,男鬼见状眼中显出惊惧来,转身便想要逃跑,却被随后进来的陶老爷子一把抓了起来拎在了手里。

    幕离刚刚似乎也耗费了不少精力,此时眼中有些疲惫之色,但他看到地上还在捂着眼睛痛苦翻滚的洛雨涵,眼中现出心疼之色,连忙蹲在地上手掌覆上她捂着眼睛的手,一股金色的光流缓缓流过,洛雨涵眼睛上的伤口开始慢慢恢复起来,她也慢慢停止了痛苦的挣扎。

    此时房间的灯也恢复正常亮了起来,洛雨涵拿开覆在眼睛上的双手,看幕离有些憔悴的在自己身前,又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师傅四鬼和招财都在,顿时松了一口气,她忙坐起身子来问道:“怎么样?”

    幕离将她扶到了床上,又去将地上有些受伤严重的招财也抱到了床上,有些疲倦的道:“那个景生背后涉及到的事情太多了,他这个人不算人也不算鬼,是个阴阳人,已经活了很多年了,自身不算多厉害,但擅长布阵制造邪物控制邪物,因此比较难对付。”

    那边被陶老爷子抓住的穿着戏服的男鬼此时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着,幕离眼中闪过冷色问道:“你都知道些什么?全部都交代出来,否则你的下场与刚刚你的同伴一样!”

    男鬼颤抖着道:“我……我不能说……”幕离手中显出红莲业火走到男鬼的身边,男鬼顿时颤抖着道:“我说,我都说,不要杀我!”

    洛雨涵方才只是暂时被治好了眼睛上的伤口,但脖颈处的伤还是很重,而且今晚失血过多,此时也是强撑着在听,她又看了看四鬼面目全非的痛苦模样,心中有些难言的隐隐作痛起来。

    那男鬼将他知道的事情都交代了起来,他和那女鬼都是景生的下属,帮他做很多事情,景生原名便是卓烟柳,来到这里隐姓埋名唱戏,他似乎很喜欢唱戏,常年都是穿着戏服脸上带着妆,这里的老人都喜欢听戏所以也都很喜欢他,但他背地里却在做着一些禽兽不如的事情!

    他参与拐卖妇女和儿童,拐来的那些人被背地里送到一个地下室里,被剥皮炼制,他拿人皮做衣服的内衬,拿人皮做灯笼皮,做鼓面,做自己的面具,但奇怪的是他却又从不伤害在镇子上的人,甚至派人来挖洛雨涵的眼睛的时候,还不忘设好结界,免得吓到这里的其他人。

    怪不得刚才这个屋子里这么大的动静,房东夫妇却仿佛没听到一般没有任何反应,洛雨涵听到这些对那景生简直恨入骨髓,什么仇什么怨让他竟然去参与拐卖妇女儿童,并且剥皮制作自己的东西呢?这种人表面温文尔雅,背地里却像一个魔鬼。

    陶老爷子也被强烈的震惊了,他问那男鬼道:“这些事情单单他一个人肯定做不来,是怎么长期形成一个产业链的?”

    男鬼有些惊恐的道:“他跟那些要养家生活压力大愿意犯法赚钱的人合作,给他们钱,让他们负责去拐卖就好,那些人拿了钱一般也不会多嘴去问拿这些妇女孩子做什么了,他们只以为是卖给山沟沟娶不到老婆的人或者拿孩子打断手脚制造畸形去乞讨赚钱了。”

    洛雨涵听到这里简直十分震惊,她之前一直都低估了人心的险恶程度,在这世上唯有两种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

    陶老爷子有些痛心的叹息道:“拿被拐卖的女人孩子剥皮做东西,怨气十分大,器具威力也就大,只是这种事情实在丧尽天良啊!”

    男鬼哆嗦着道:“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不要杀我啊!”

    幕离冷冷的看着他道:“想必这件事情上你也帮了不少的忙,助纣为虐你也该死,你若是知道卓烟柳家中的阵法布局,说出来我兴许能饶你一命,让你去地府赎罪给你转世的机会。”

    男鬼惊恐的转动着眼睛道:“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阵法布局,我……我不要去地狱受苦,我不要……”随机便凄厉的嘶吼起来,幕离见状冷冷的拿红莲业火将他烧了个干净。

    洛雨涵还沉浸在方才男鬼说的那些信息中难以自拔,她有些神情恍惚的打了个哆嗦,怪不得今晚听到那鼓声,其中像是有很多孤魂在惨叫一般,原来是因为这些,人皮灯笼已经被烧了,只剩下被她啃的残破的人皮鼓还扔在地上,不知道是哪个绝望的女人或者孩子的皮肤。

    卓烟柳压根就是一个疯子神经病,一面在表面对镇子上的老人温文尔雅,一面却又在背地里做些伤天害理的事情,只是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幕离此时神情有些疲倦,他看着四鬼道:“你们先去镇魂铃中休养吧。”四鬼连忙点了点头,钻进了洛雨涵手上的铃铛中,今晚虽说胖虎刚开始上去打架是洛雨涵安排的,但后来洛雨涵无心顾及那边的时候,却是他自己死咬着那男鬼的脚踝如何都不放松的。

    只是洛雨涵有些疑惑刚刚那女鬼的指甲已经插进自己的眼睛了,怎么手会突然断了呢?她有些不确定的看了看在身边似乎受了重伤的招财,有些试探的问道:“刚才是你救了我吗?”

    招财闭着眼睛却连眼皮也不抬一下,它有些傲娇的回了一句:“谁救你了?自作多情!”它刚刚在跟男鬼缠斗着,但见洛雨涵有生命危险,几乎下意识的就扑过去先救她了,这个死女人反正晚上先咬破人皮鼓救自己出来的,自己礼尚往来不想欠她人情而已,可不是因为自己不想看她死,招财心中这样自我安慰着。

    洛雨涵虽然被招财怼了一句,但心中莫名还是暖暖的,这招财只是牙尖嘴利而已,其实内心还是十分柔软的,自己以后还是少欺负它一些罢。.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