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八章 狂躁症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66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最新网址:www.mw8.la
    洛雨涵听得一愣一愣的,她倒是没有想这么多,现在听幕离这么一说,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的样子,四鬼此时好奇的四处张望,听到说要走的消息,连忙问道:“咱们现在要去哪呢?”

    幕离想了想道:“大家都在前面看戏,咱们现在便去此时最不被人注意的地方,去后台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这里一切都十分正常,唯独的这一点不正常的,咱们得牢牢抓住顺着往下查,再说……卓烟柳这个名字,听起来倒是仿佛跟戏曲有一点联系。”

    陶老爷子听戏听到一半,如今台上也有其他的角儿陆续上场了,戏正是到精彩之处,他实在是有些不想离开,但想想此行的目的,若是因为自己听戏耽误正事了,实在是有些本末倒置了,不如等到事情处理完了再来听一场也不迟。

    几人商量完毕,又看了看台上唱的正起劲的那些人,洛雨涵倒是蛮喜欢一开始上台的粉色衣服的小姐姐,她的唱腔身段都非常厉害。

    此时已经天黑下来了,这个镇子应该是经常搭戏台,戏台后面有专门的屋子做化妆间和衣帽间,几人溜进门,看到屋子里摆放整齐的各式戏服,还有角儿正在化妆,几人溜进去之后被一个工作人员发现了,那工作人员是个中年男子,梳着大背头穿着灰布长衫,看起来老派中又带着些许儒雅。

    “你们几个干什么的?这是后台,闲杂人等不要进来!”中年人走到几人面前有些不悦的道。

    洛雨涵观察了一下周围,这里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只是屋子里的香实在是有些太熏人了,味道有些浓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很多角儿在这里化妆用的香粉多了造成的这个味儿,她不好发问只好微微捂了捂鼻子。

    幕离闻言对那中年人微微做了一揖,口中诚恳的道:“我们来这里旅游的,听闻你们唱戏很厉害,便想着采访一下你们的角儿,我女朋友是专栏作者,需要写这一类的文章,所以便来你们后台了。”

    洛雨涵闻言赶紧点了点头,目光殷切的看着那中年男人,想不到幕离信口胡诌的本事这么强,但那中年男人有些狐疑的看着几人,又看了看地上翘着尾巴一脸傲娇的招财道:“走吧走吧,我们角儿都不接受采访。”

    陶老爷子见状,上前一步摸着胡子问道:“你们这有没有一个叫卓烟柳的角儿啊?我早前听过他唱戏,后来听说他来这个镇闲散避世了,就过来碰碰运气。”

    中年男人闻言表情缓和了不少,他看着陶老爷子一大把年纪,但却似乎是真心爱戏之人,便回答道:“我们这倒是没听说过这个人,许是去了别的地方也说不定呢,不过咱们这后台都不给外人进,你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洛雨涵眼见也问不出来什么了,在这里似乎也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便打算同几人一起离开,就在此时,方才在台上唱戏花腔婉转的粉衣女子下场来到后台了,她走到几人身边,看了看几人又看了看中年人问道:“怎么了?刘叔。”

    方才在台上唱戏的时候是女子腔调,但现在却变成了非常阳刚的男人声音,而且站在幕离身边,身高似乎也与他不相上下,洛雨涵看了看那人上下滚动的喉结和弱柳扶风的腰身惊讶的道:“你竟然是个男孩子啊?”

    那人微微一笑,化了女妆的脸上竟生出无限风情来,他道:“我难道不能是个男人吗?”

    刘叔正要说话,洛雨涵却赶紧接话道:“没有没有,就是觉得你唱的太好了,想着萍水相逢总是缘分嘛,我是写专栏的,能不能认识一下采访一下你?”

    穿戏服的男子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可以啊,我叫景生,你们跟我来吧!”刘叔在一边欲言又止,神情似乎有些惊讶难懂。

    幕离全程一副十分高冷生人勿近的模样,见洛雨涵已经屁颠屁颠的跟在景生后面打算跟着他走了,目光有些不悦,伸手拉住了洛雨涵的手,跟着她一起并排走在了景生的身后。

    洛雨涵微微一愣,这个醋包子指不定是吃醋了,但她并未想太多,她跟在景生身后,看着他弱柳扶风的腰身问道:“景生这个名字真好听,你唱戏多久了啊?”

    景生不紧不慢的道:“从小三岁就开始练唱戏了,冬夏寒暑从未停歇过,如今算起来也二十有三载了!”声音隐隐间有些怅惘,但又因他声音清朗温柔,让人听起来竟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几人跟随景生走进了一个独立的房间,他有一个单独的化妆间,里面的衣架挂满了戏服,陶老爷子看了看里面的摆设赞叹道:“你们这镇上年轻人几乎都出去了,你还能静下心来一直守在这里唱戏,实在是不错啊!”

    房间里的灯光并不十分明亮,洛雨涵走到这个房间终于摆脱了外面浓重刺鼻的脂粉香味,这个房间的香味清淡幽雅,闻起来倒像是兰花的香味,景生让几人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他坐在梳妆台前卸起了头上的头饰。

    “我父亲是一个戏痴,跟我母亲也是因戏结缘,所以我也从小开始学戏,如今这么多年了,对戏也是真的喜爱,已经融进我的生命刻进我的骨子里了,哪一天要是不唱两句啊,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得劲呢!”景生一边拿了头上的假发头饰一边道。

    洛雨涵观察了一下这景生,虽然脸上带了妆,但卸了头饰之后短发俊逸,虽然不知道他完全卸了妆是什么模样,但是光此时看,就已经是翩翩美男子一枚了。

    四鬼进了这个房间后便有些不安分起来,总想过去衣架那里翻弄景生的戏服,洛雨涵以眼神制止了很多次,但耐不住他们手欠,一不小心竟将一件绿色戏服给弄到了地上。

    洛雨涵一时有些尴尬,忙过去捡了起来,景生回头看了看衣架方向,对洛雨涵道谢道:“谢谢了,衣服可能没挂好呢!”

    紧接着他站起身来,慢悠悠的走到洛雨涵身边看了看衣架上的衣服道:“这些衣服可都是像我的孩子一样啊,我平时都十分爱惜,每件都亲手挂上去。”随即他拿下刚刚掉在地上的那件衣服,拿在手中看了看道:“掉了的就扔了吧,脏了。”

    洛雨涵此时闻言有些十分羞愧,她拿眼神白了旁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姿态的四鬼,有些局促不安的站着,那景生轻飘飘的说完话,突然将那件戏服扔在地上狠狠地用脚踩了起来。

    他的眼神由刚才的温柔平静如水变得十分狂躁,口中还有些凶狠的道:“脏了就不要了,脏了就不要了……”

    洛雨涵被吓了一大跳,这景生怎么突然变得像个神经病一般呢?该不会是有什么狂躁症吧?她跑到幕离旁边眼神有些求助的看着幕离,又看了看神情有些严肃的陶老爷子。

    景生此时却停下了动作,他突然看着空气中四鬼站着的方向道:“衣服不要了也就不要了,一件衣服罢了,只是人的命只有一次,鬼的命也一样啊!”

    洛雨涵听到这句话顿时汗毛竖起,那四鬼也是齐齐打了一个哆嗦,那景生看起来没有丝毫的破绽和异常,除了刚才突然踩衣服像个神经病以外,别的都没什么毛病,她有些不确定的看着景生问道:“什么人啊鬼啊的?”

    景生此时眼神神态都已经恢复如常了,他微微笑了一下,有些歉疚的道:“涉及心爱之物,脾气难免就急躁了一些,可能吓到你们了,景生实在羞愧!”此时他的神情有些微微羞涩,看起来刚刚的那些都是意外一般。

    洛雨涵连忙摆手道:“无妨无妨!”

    陶老爷子自打进了这个房间之后便一直在打量四周,幕离虽然并不明显,但却也是在四处看,此时陶老爷子摸着白胡子开口道:“想必你唱了半天戏这会儿也累了,我们改日再来拜访吧!”说着做了一个揖,眼看就是一副要告辞的样子。

    景生见状微微一笑道:“今日有些唐突了,不过看几位的模样都应当是人中龙凤,明日景生在家中摆宴,几位可有时间来家中一聚呢?就当是今晚吓到各位给大家赔罪了。”

    洛雨涵正要拒绝,却见幕离上前一步道:“恭敬不如从命,那明天晚上便要叨扰了!”

    景生与几人又谦虚了一番,问了他们现在的住处,说明日会派人过来接他们过去,几人便欣然同意了

    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路上洛雨涵有些疑惑的道:“那景生是不是能看到鬼呢?刚才那一下的眼神实在是有些恐怖啊!”

    陶老爷子将手背在身后道:“这个景生唱戏是真不错,只是可惜啊……”洛雨涵没听出来可惜些什么东西,她总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但具体让她说她又有些说不上来。

    幕离此时接话道:“这个景生确实不简单,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幕后的人,咱们刚刚才进去的那个公共化妆间里,脂粉味十分浓重,但还是能隐约闻到一些淡淡的尸臭味,那个地方绝对是有问题的,而且刚刚那个景生说那句话的时候,目光是看着四鬼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