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章 灵婴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432更新时间:2020-03-07 20:10:56
最新网址:www.mw8.la
    幕离扶她暂时靠在床头,过去查看了一下那个胸前被撕咬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老头,冷哼一声道:“那灵婴本来只是个普通未出世的婴孩,被这歪门邪道的修道人用尽残忍手段折磨练成了灵婴,养在自己身体里,以图吸取婴孩的寿命,但却没想到遭到了反噬。”

    洛雨涵暗暗心惊,看来这老头作恶多端,就连未出世的婴儿都不放过,如今被婴儿连灵魂都吃掉,也算是恶有恶报,但她还是忧虑道:“那灵婴似乎智力不全,而且力量强大,出去如果为祸人间吃更多的人怎么办?咱们现在就去抓它吧!”

    幕离摇了摇头,道:“我如今身在人间,力量被极大的限制了,找到你也是因为电话打不通,然后顺着手机定位找到这里的,冥王在人间并非无所不能,灵婴如图普通的婴孩一样,也会恋.母,咱们查一下房间里有没有其他关于婴孩身份的线索。”

    洛雨涵点点头,从床上起身,感觉自己头还是有些晕乎乎的,那灵婴的嘴里尖牙不知道是不是淬了什么可怕的剧毒,咬自己一口寒意就立刻渗到了五脏六腑,而且身体麻痹无法动弹,怪不得那老头如此厉害,刚刚也是突然着了道,连挣扎反抗都没几下就嗝屁了。

    两人在房间搜索了一下,床头柜的抽屉里有个黑色笔记本,里面似乎记载了一些歪门邪道的术法,应该是老头自己手写的,洛雨涵翻了翻,看到了一些类似剥人皮增加怨气,烤尸油,操纵鬼和操纵人的术法,又翻了翻,找到了关于灵婴的记载。

    灵婴需婴儿在母体一百八十天时开始炼制,此时婴儿已经隐约有了自己的意识,讲婴儿活活从母体中拿出来,却不剪断脐带,让母体受尽生产失子恐惧的痛苦,然后待母体死后,拿母体熬制尸油,将婴孩泡进尸油里,此时婴儿因已有生命却被强行杀死,怨气深重。

    但这还不够,这个老头用术法控制还不够强大的灵婴,将它附身到刚刚怀孕的孕妇的腹中,然后再让孕妇流产,婴孩一而再失去活着的希望,且被老头连续杀母,煞气怨气都十分重,但这种婴孩对于老头却是有其他作用,他用特殊方法将婴孩炼制,附到自己心脏上,等到时机成熟,可以窃取婴孩的生命,并借用他的怨气作为自己强大的力量。

    洛雨涵看的心惊肉跳,这老头的残忍手段几乎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这种邪恶的术法她也是闻所未闻,而那婴孩比那几个被剥皮的鬼似乎更加可怜,还未感受到人间的美好温暖,就被一而再的残忍对待。

    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也都会仇视人世间,怨气深重,但洛雨涵今日看那灵婴,声音稚嫩智商不高,似乎还没有到人性尽失的地步。

    洛雨涵看完这些,示意幕离过来看,看完两人又翻了笔记本,似乎没有其他关于灵婴的记载了,但笔记本中也没有记载关于灵婴的母亲死后被如何处理了,所以现在想要找到灵婴防止它为祸人间,也是难上加难。

    两人又仔细找了房间,没有其他发现,又走出房间查看了一下其余地方,在厨房中有一个一米宽两米长的大冰柜,冰柜打开后,上面有一层黑布覆盖着,揭开黑布后,底下都是人肢体的各个部分,再联想到客厅冰箱里烹饪了没吃完的肉,洛雨涵不禁一阵犯恶心,几乎快要吐出来。

    这老头的变态恐怕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了,两人又回到房间,打算通过柜子去那个满是人皮的地下室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发现,洛雨涵有些不解的问道:“我听闻冥界不是有生死簿这个东西吗?生死簿为什么会把有的人写的这么变态?再说了不可以按照生死簿上他们做的坏事把他们都抓走么?”

    幕离看着她,摸了摸她的脑袋道:“人世间对于生死簿有种误解,认为生死簿是提前写好,然后每个人按照生死簿上的轨迹去过完一生,但如果真是这样,人的一生从一开始就安排到了头,那人的一生全都按部就班生活,又有什么意义呢?”

    洛雨涵有些怔楞,幕离似乎说的很有道理,怪不得会有判官这个传说呢,又听幕离继续道:“每个人自有生命开始,就是从一片空白开始的,生死簿上记载的,都是那个人自己的人生轨迹,投什么胎有什么命都只是大概安排罢了,真的要怎样还是都看自己。”

    洛雨涵暗暗点头,怪不得有那么一句话叫我命由我不由天呢,洛雨涵翻了翻垃圾桶,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和铃铛手串,心中一阵生气,自己当宝贝的东西却被老头随意丢弃。

    幕离见她不高兴,过来看了看铃铛道:“这手串已经滴了你的血认主了,这铃铛本为镇魂铃,上面四个小铃铛每个都刻着驱鬼的梵文,下次再丢了你可以心中召唤它,这个铃铛跟你之间会有感应的。”说着又将手串给洛雨涵带在右手腕上。

    洛雨涵好奇的晃了晃手腕上的铃铛,平平无奇的样子,并不知道如何召唤,于是有些尴尬的道:“我该怎么从心中召唤它啊?”

    幕离道:“想象它的样子,试着唤起它,跟它产生感应。”

    洛雨涵闻言便尝试了起来,她有一种特别奇异的感觉,仿佛那个铃铛是与她血脉相连的东西,她甚至可以尝试控制它,而铃铛在她的召唤之下也开始发出淡淡的黄光,似乎在与她呼应一般。

    这个发现简直让她欣喜不已,她兴奋的摸着手串看着幕离,道:“我好像真的可以与它产生感应,这也太神奇了吧!”

    幕离见她欣喜不已的样子,心情也莫名好了起来,他勾了勾嘴角道:“跟镇魂铃慢慢建立联系,以后会发现它还有其他用处的,关键时刻可以保护你,但是只针对鬼魂之类的邪恶灵异的东西,对人不起作用。”

    即便如此,洛雨涵依旧喜不自胜,但此时还在那死去老头的房间里, 一股血腥味弥漫了整个房间,二人又去了地下室放满人皮的地方,还是没有其他收获。

    又回到房间,洛雨涵看了一下手机时间,已经凌晨四点多了,环顾整个房间,洛雨涵又注意到了那幅梵高向日葵的仿画,这个老头生性如此残忍阴毒,却房间放了关于向日葵代表阳光和生命的东西。

    幕离说过老头弄灵婴是为了剥夺婴儿的寿命,外加提升自己的力量,那么会不会是老头大限将至,特别渴望生命,所以才放了这些代表生命的东西呢?她看着那幅画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想了想爬上床近距离观察那幅画,敲了敲果然有不对劲的地方,那幅画背后是中空的,她感觉让幕离一起来查看这幅画,两人取下了向日葵,露出画后面的一个小暗格。

    暗格里摆放了一个黄色木盒子,打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不少照片,那些照片都是洛雨涵的,看穿的衣服应该是她刚从家里被配阴婚回到学校的时候,有她自己单人的,有她与同乐一起的,后面还有她跟陶杨一起在学校湖边拍的!

    洛雨涵对此完全一无所知,也不知道竟然这些天会被人一直跟踪偷拍,有张拍的她正脸很清晰的照片,上面拿红笔清晰的标记了四个刺眼的大字“纯阴之体!”

    幕离翻过照片,眼中隐隐有怒火闪过,照片底下有几张纸,上面记载着方栋梁的一些个人信息,洛雨涵几乎可以确定,给方栋梁解开禁制放他出来的人就是这个老头了,他们当时都忽略了一点——就是有人刻意增强了方栋梁的力量,让他能去杀人,而他们后来都忽略了这一点就超度鬼魂了!

    洛雨涵觉得心头一阵冰凉,这个老头为什么这么做?自己是纯阴之体所以被他盯上,只是为什么没有直接下手而是中间穿插了一个方栋梁呢?

    幕离看完了几张资料,沉吟了一会,对洛雨涵道:“这个老头本来的寿命可能就已经尽了,他可能通过不断杀人夺取他人的精气,食人肉以魂养魂来延续自己的寿命,但这些事情做多了,即使使用手段隐藏,也总会可能被冥府发现,因此他制造了灵婴,想将它培养强大后,自己的灵魂吞噬掉灵婴的魂魄,然后寻找怀孕母体重新降生,然后改头换面。”

    “只是他没想到会半途被灵婴吞噬,真是死有余辜恶有恶报!”洛雨涵恨恨的说道。

    幕离却眯起眼睛摇了摇头,眼中冷光闪过,道:“恐怕事情没这么简单,那修道老头残忍阴毒,无恶不作,且作恶多端从未被发现过,你真以为他很蠢,会甘心为他人作嫁衣裳,被灵婴吞噬吗?”

    “那……那是什么?”洛雨涵不解的瞪大眼睛问道。

    幕离看着老头的尸体,手掌中燃起了红色的火焰,那火焰沾到老头身上,便立刻熊熊燃烧起来,幕离看着火焰道:“恐怕他的灵魂并没有被灵婴吃掉,只是暂时虚弱,用手段在它体内蛰伏,金蝉脱壳罢了!”

    洛雨涵闻言更加心惊,那婴孩被人所害,尚且不辩善恶,但还有人性可言,但那老头却是残忍嗜血,毫无人性,倘若此时他并没有死的话,那比那灵婴要可怕一百倍。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