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七十九章 刁蛮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85更新时间:2020-07-29 18:06:08
最新网址:www.mw8.la
    “你可真奇怪,我愿意擅长什么就擅长什么,这个也要你来管吗?”琳琅冷笑,催促道:“快点儿,不是要带我进大牢吗?”

    尹雪珠压着心中的火,对两人道:“你们犯错不知悔改,进了大狱可没那么容易出来,邱卓的医药费你们要赔偿,还有他的精神损失**损失……”

    “邱卓是谁?”琳琅眨了眨眼睛问道。

    “就是那个被你鞭子抽伤的男人!”尹雪珠心里很气,总觉得琳琅是在装傻,可是偏偏她的眼睛却又透露出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无知来。

    “赔吧!反正我们有的是钱!”琳琅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若兰也连忙点头,“我们应该赔的!”

    “除了赔偿,你们想出去还要有人做担保,担保你们今后不再玄武城闹事,这里可不是随意闹事的地方!我们也可以联系家中亲眷为你们写信或是来人为你们作保。”

    “联系亲眷?”琳琅想了一下,道:“再说吧!”

    尹雪珠看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中一腔怒火压着不好发出来,只好先吩咐把她们压下去再说。

    此时不速之客却又来了,聂清歌很明显是跟着她们随后过来的,见琳琅要被压下去,拱手对尹雪珠道:“方才擂台上是我替她认了输,应当我来替她受罚才是。”

    这是什么逻辑?不光是尹雪珠,在场的聂清河聂黛黛全都惊呆了,聂清河更是低声道:“清歌,你今天怎么回事?莫不是被小美人儿迷了心智?”

    聂黛黛更是叹息,“这难道就是一见钟情的威力啊?百闻不如一见、百闻不如一见啊!”

    更莫名其妙的是琳琅,她直接生气了,指着聂清歌的鼻子骂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刚才要你替我受罚你怎么不来?马后炮!现在又上赶着来要替我受罚,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聂清歌目不斜视,对尹雪珠拱手道:“况且我方才确实妨碍了比试,理当我也受罚,我也该进大狱才是!”

    这一下琳琅都有些怀疑了,她转头问若兰:“怎么都想进大狱,是不是大狱里面很好玩?”

    若兰苦笑起来,其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男人很明显是对琳琅感兴趣,虽然外表英姿不凡,但是一出现目的就如此明确,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自古以来衣冠禽兽可比比皆是。

    尹雪珠感觉自己今天是不是出门没看天象,怎么一个个的都跑来跟自己作对,她咬唇看着聂清歌道:“清歌,你何必如此?”

    “正该如此!”聂清歌回答的大义凛然。

    但是尹雪珠的心却一点点的冷了下来,往常哪里听说过聂清歌为女子这样过?即使她热情似火贴着聂清歌,聂清歌也同样对她爱理不理视而不见。

    “这件事不合规矩,你不能跟她一起进大狱!”尹雪珠想也不想,直接一口拒绝了。

    “那我做她的担保人。”聂清歌继续说道。

    琳琅立马反对,“我拒绝他担保,我还没进大狱呢!这人分明是过来跟我作对的!”

    聂清歌:“……”行吧,看来这丫头丝毫不领情,而且她似乎也是真心实意想进大狱看看

    。

    “清歌,你为了这样一个女子……”尹雪珠欲言又止,其实心如刀绞,她叹了一口气正色吩咐道:“带她们二人进大狱!”

    琳琅趾高气扬的走过聂清歌身边,若兰连忙亦步亦趋跟上,几个护卫带着她们去大狱,路上琳琅十分不满。

    “她那话是什么意思,为了这样的女子?我不是比她好看多了?况且我也不是打不过她,只是这次出来爹爹只让带了鞭子,我虽然从小习武用鞭子,最擅长的却并非鞭子,若是……哼!”琳琅傲娇的哼了一声。

    “琳琅,听奶娘的话好不好?这一次还好惹的事情不严重,进了大狱之后应该很快就能出来,不过你也要吸取教训,今后可不能如此胡闹了,我们不是每一次都能这样幸运,若是被你爹爹知道了……”

    “爹爹?”琳琅想到这个有些头痛,叹气道:“爹爹与我相处不多管的却多,从小你便告诉我爹爹是世上与我最亲近的人,可是我却从不这样觉得,我倒是觉得你才是这个世上与我最亲近的人。”

    若兰默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琳琅一路走着,又问道:“刚才那个多管闲事的绿色的人是哪儿的?我又没招惹他,怎么就偏偏非要跟我过不去呢!”

    “那个?那是聂家的,飘渺山聂家,我从前跟你说过的,帮你说话的那个男人和另一个娇小可爱的女子看衣服颜色,应当都是飘渺山的长老。”

    “长老?哼!看来长老也老不正经,这一次我好像打不过他,等以后……哼哼!”琳琅握了握拳头,护卫在一旁听着沉默不语,只尽职尽责带着她们往前走。

    进了一道有些阴暗的门之后,门口还有看守的护卫做了登记,随后就进了大狱的内部,里面一片昏暗,墙上零零散散摆放着几根蜡烛,光线并不怎么好,琳琅敏锐的听到老鼠跑过吱吱叫的声音,但是对此她却丝毫不害怕,从小见识过的这些东西已经够多了。

    “跟我过来,里面有一间牢房稍微干燥一些,你们先住下,应该过几天就会出去了。”显然这护卫人不错,跟琳琅说话的时候也充满善意。

    琳琅觉得他很有意思,因为这个护卫说话的时候不敢看他的脸,而且耳朵跟微微发红,很明显是害羞的表现,琳琅从小到大见多了男人如此,无非都是因为她的美色罢了,于是心中嗤笑了一声,也不多说,跟着就走。

    这大狱里面阴暗潮湿散发着霉味儿和臭气,琳琅第一次来,虽然好奇但是打量了一番之后难免有些失望,这大狱跟圣教之中关人的监狱可差远了,圣教里的监狱可都是实打实的折磨人。

    而这个大狱里面虽然关了不少人,却没有人被折磨,只是普通被关着,而且看起来都没什么活力和斗志,听到有护卫过来也只是懒散的抬眼看一看,只是看到护卫的同时也看到了琳琅。

    “有美人儿!有美人!”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每个牢房里的犯人都活跃起来了,并且冲过来扒在牢房的铁栏杆上看,看还不够,他们还要伸着手想够着琳琅。

    “真的是美人儿!比尹雪珠还美!”

    “要是能跟她**一度

    ,那我死死值了!”

    “都安静点!老实回去呆着!”护卫大喊一声,用手中的刀鞘打了一只伸出栏杆的手,那手因为吃痛缩回去了一瞬,但随后又伸了出来。

    每个男人的眼中都写满了贪婪和垂涎,琳琅看着这样的眼神莫名觉得有些厌恶,她腰上的鞭子并没有被收走,于是右手又蠢蠢欲动起来,不过好在若兰在她试图解开腰间鞭子之前按住了她的手。

    “我带你去里面,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可以告诉我,简单的东西我还是可以拿到的。”护卫带着歉意跟琳琅说着。

    他看起来少言寡语,跟琳琅说话的时候脸也似乎跟着红了起来,琳琅刚刚分明是厌烦他红了耳朵,但是这会儿却突然觉得此人对她是善意的,而且带着一点保护的感觉,就像小时候的阳蒙叔叔一样。

    她顿时觉得这护卫看起来顺眼了许多,便一笑点头道:“那好。”

    护卫被她这一笑弄的神魂颠倒,走路差点来了个平地摔。

    带她们二人到了牢房,这牢房就是牢房,说是干净一些,其实还是臭气熏天,只是琳琅不以为意,她在牢房转了一圈,看了看满地散乱的干草,愣了一会儿,脑子里莫名就想到了七岁那年去炼圣虫,那牢房里竟是连干草都没有,比这还要凄惨十倍不止。

    护卫将门锁好,又问:“还需要什么吗?要水或者想吃什么我都可以帮忙拿进来。”

    琳琅顿时眼前一亮,“要吃的!外面小摊上卖的我都要!糖葫芦多来一点!”

    护卫愣了一下,表情有些为难,而若兰则是连忙从贴身衣兜拿出钱来递给护卫,道:“拜托了!”

    琳琅待护卫走后,就地在干草上坐下,也不管是不是会弄脏衣服,她托腮想了一下,问若兰:“你说我爹爹会过来担保我出去吗?我唯一的亲眷就是他了。”

    看琳琅眼中有些哀伤的深色,若兰心中一痛,圣女并非不谙世事,对于大牢她在圣教就有所耳闻,这一次恐怕不光是任性妄为,还是想看看圣教会管她管到什么程度。

    “会的,圣女,您再委屈两天。”若兰安慰着。

    “委屈?倒是不委屈,哪怕是这里的大狱,也好像比在圣教有意思多了!”琳琅叹了一口气,突然眼前一亮拉住若兰的手说道:“刚才有一个绿衣服的人,他体内中了蛊,是子母蛊,我能感应到!只是那母蛊被用什么方法镇压住了,现在一直在沉睡状态!”

    “子母蛊?”若兰顿时紧张起来,“那可是飘渺山上聂家子弟!是那个叫清歌的吗?”

    “清歌?不是,另外一个,衣服颜色浅一些的。”琳琅皱眉想着“清歌”这个名字,总觉得似乎在哪里听过,突然间眼前一亮,叫道:“聂清歌!我知道这个人,很多年前就听爹爹提起过,而且这几年圣教里也总有人提到这个名字,据说他很厉害!”

    “此人我也有所耳闻,这几年在圣教中听过许多关于他的传闻,据说如今已经是缥缈山数一数二的人物,对我们圣教有极大的威胁,只是今日见到其人,没想到如此年轻,而且……”若兰摇了摇头,“跟他人口中的似乎有很大出入,未免太轻狂了些。”.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