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七十二章 八卦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701更新时间:2020-07-26 09:02:54
最新网址:www.mw8.la
    阳蒙的身体莫名紧绷了一下,他大步往前走,脚步没有丝毫停顿,但是眼神却莫名有些闪躲,他目光直视前方,也看着跳跃的烛火,点头闷闷的“嗯”了一声。

    “那你怎么不救救它呢?它还那么小,才三个月的小孩子,比我还要小。”琳琅声音沙哑,语气中满是伤怀。

    阳蒙觉得心里突然堵得慌,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走了几步之后突然停下,沉默了好几秒才道:“对不起,我的职责是保护圣女。”

    “所以我没有遇到危险的时候,你不会出现,对吗?”

    “是。”阳蒙回答完,两个人就都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沉默中。

    琳琅面无表情看着甬道旁边两个人的影子,黑色的影子随着红色烛火跳动而不断跳动,看上去有些可怖,但是琳琅整个心却飘的远远的。

    她想到了那只叫糖葫芦的小狗,怎么也不懂为什么就要杀了它呢?是因为跟着自己吗?好像自己身边的人或者动物都没有自由,不像别人一样可以随便来去。

    琳琅眨了眨眼睛,突然又道:“所以这么多年你一直都在我身边,是吗?有时候我能看到你,有时候看不到,就像影子一样,有时候是在暗中有时候是在明处。”

    阳蒙没有反驳,只是沉默着点了点头,墙上他的影子也在跟着点头,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如何说,这些年他跟着圣女一起,总是在暗处观察着她长大,她从小便表现的异常乖巧懂事,今天她居然杀了人,实在是出人意料。

    阳蒙不能不出现,他担心圣女的安危,至于方才旁边那三个黑袍使……

    他们分明可以阻止,但是他们似乎存了别的心思,他们想看着圣女死在白霜的手中。

    阳蒙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他出手了,只是出手之后才发现,其实圣女已经长大了,她可以想办法保护自己,这个发现让阳蒙有些欣喜,但更多的却是难过。

    “放我下来吧。”琳琅突然说道,她小小的柔软的身体上面血液已经半干涸了,但是刚才因为脱力让她整个人都有些用不上力气。

    阳蒙愣了一下,犹豫道:“属下送您回……”最后一个字还未说完,琳琅却要自己挣脱他的怀抱了。

    他愣了一下,没有勉强,他将怀中的琳琅放下,小小的温热身体离开了他的怀抱,阳蒙心里顿时也像是空了很多,那天他眼睁睁的看着糖葫芦被杀死,他也想过琳琅会难过,但是他没有站出来。

    他的职业就是保护圣女而已,并不包括保护若兰或者圣女的狗,她会难过这样也就会成长,刚才他也知道魔尊擎苍在那里,他一定对琳琅的表现很满意。

    圣女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对,她是应该这样的!

    阳蒙在心里不断说服自己,琳琅面无表情站好,看着昏暗的甬道拐角,她坚定而又沙哑的说道:“阳蒙叔叔,以后的路我自己走就好。”

    她迈开小短腿,小小的身体脊背挺的笔直,阳蒙喉咙顿时像是被哽住了一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他眼看着琳琅慢慢走过甬道消失在他的视野里,最后连残留的影子也消失不见了。

    阳蒙的心突然被一种巨大的沮丧和孤独填满,他觉得这一刻自己似乎失去了什么,却又觉得似乎从未抓住过。

    ……

    时间飞逝,九年的时间里正道与魔道之间的碰撞从未停止过,魔道中人擅长隐匿并且这几年也莫名低调了很多,前些年经常发生的恶性/事件这几年竟然慢慢都销声匿迹了。

    整个世界呈现出了一种表面和平的假象,而在这九年的时间里,飘渺山的地位从四大家族本就领头的位置,一跃让其他三大家族都有些望尘莫及。

    主要归功于飘渺山出了一个少年难得一遇的奇才——聂清歌。

    聂清歌这个人才三十多而已,九年前被破格升为了飘渺山的第十一位长老,很多人都对此感到无法理解,但是飘渺山大长老聂寒对于众人的议论却总是笑而不语,每次都是一副“给你一个表情你自己体会”的世外高人模样。

    更神奇的是其他九位长老对聂清歌此人居然也没有任何异议,每次谈到的时候都一副讳莫如深的表情。

    而聂清歌本人前几年的时候一度十分低调,但是这几年却突然开始崭露头角,跟五长老六长老一起下山剿灭魔道,竟是展现出了让人惊掉下巴的超强飘渺剑气。

    见识过其人威力的玄武城城主尹龙腾更是对其赞不绝口,直接表示此人实力已经超过了原本的飘渺山第一人大长老尹寒,实在是让人咂舌。

    尹家年轻一辈第一人尹雪珠,本来听到此话不屑一顾,但在与聂清歌的比试中十招败于其剑下。

    要知道尹家本就是以玄武神功的防御著称,如今竟然十招落败,不由得让人惊叹!

    更神奇的是据说尹雪珠当场表示不服,缠着聂清歌表示再比一场,结果第二次竟然三招落败,从此心服口服并且倾倒于聂清歌的英姿,开启了长年累月的倒追模式。

    前面的说法很多人都言之凿凿,说的如同亲眼所见一般,后面的那段不知真假,但是很多人却乐于相信这是真的,英雄美人佳偶天成,这无疑是一段佳话。

    然而佳话据说终结在聂清歌这里,江湖上各种传闻,说聂清歌不近女色、对女人避之如蛇蝎。

    “……据说他虽然不好女色却好男色,而且十分痴情专一,唯独对曾经年少的玩伴聂清河另眼相待,即使聂清河身中奇毒口歪眼斜瘫痪在床他也不离不弃……”六长老聂黛黛笑的前仰后合,银铃般的声音让其他长老都不由得侧目。

    五长老聂南山则是对她怒目而视,“黛黛,你作为长辈就不能体面一点儿?清河这些年为了压制子母蛊本就在寒潭受苦,外面还有人编排这些没意思的话来中伤他,你作为长辈不该为他正名么?居然还买这些趣谈小报!”

    聂黛黛丝毫不以为意,尽管过了这么些年,她的容貌还是一样娇嫩鲜活如同十六七的小姑娘,她转头看向聂清歌,问道:“十一弟,你对这上面写的怎么看?写的还挺有意思的,后面我翻了一下,还有你和尹雪珠的爱恨痴缠,你感不感兴趣?”

    聂清歌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六姐不要取笑我了,那些小报话本写的都是假的,我还看过飘渺山聂黛黛与其余十大男长老的爱恨情仇,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改天可以买来给你看看。”

    聂黛黛缩了缩脖子,道:“我都七十多的人了,儿子都一把年纪了,这些东西实在是折煞我这种老骨头了,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聂清歌不再说话,在这个世界里,有修为有根骨的人通常可以活到两三百岁,而且有修为的女子驻颜有术的话可以完美维持自己的青春,聂黛黛显然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自从位列长老之位后,聂清歌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竟然可以跟其他十个长老称兄道弟了,这让他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不过后来发现那些长老们表面古板一本正经,私下里没个正形的样子之后,他也就没有丝毫心理负担了。

    “清河在寒潭吗?我去看看他。”聂清歌几人刚从山下回来,左右也无事,便打算去看看聂清河,那孩子虽然感觉有点傻乎乎缺心眼,但是人却实诚,这些年一直在寒潭受苦加修炼,聂清歌那夜本来可以不藏私直接救下他的,但是他没有,心中对聂清河多少有点愧疚,因此这些年也对他照拂有加。

    聂黛黛闻言挤眉弄眼,那眼神分明是看八卦的样子,她轻轻咳嗽了一声假装一本正经道:“清河这孩子啊?在寒潭边上修炼呢!现在已经有了飘渺剑气五层多的修为,体内母蛊也被压制稳定了,这一年都没有再复发过,你这次下山也有一年了,去看看他吧!”

    聂清歌转头离开,人还没走远,就听到大堂里众多长老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清歌每次回来就先去看清河,而且这么多年不近女色,你们看……”

    “要我说传闻并非空穴来风,我们这些看着他们的人都觉得有猫腻,更何况其他人呢!”

    “啧啧,清歌一表人才,这些年惹的多少女子春心浮动,尹雪珠算一个,这次下山除了尹雪珠之外,还惹了个碧波榭燕家家主小女儿,啧啧!”聂黛黛的声音八卦十足,吊足了众人胃口之后又继续道:“不过清歌都对她们不屑一顾,咱们飘渺山有清河呢!”

    “要是清歌和清河……唉!我这个做家长的倒也不是什么老古董,只要孩子愿意我也没什么说的,我只有和清河他妈再努力努力,看能不能再生一个,不然怕是要绝后了……”

    五长老聂南山长长的叹息传进了聂清歌的耳中,他平地走路差点摔倒,这些人的思想简直太危险了!

    他独自走向后山,长长的带着青苔湿气的台阶通往云深处,飘渺山的空气十分清新,空山还能传来几声鸟叫。

    聂清歌一身墨绿衣服走在山间,整个人如同一棵挺拔的松树,果然当年说大长老大雪压矮松说的太早。

    顺着长长的石阶向上,上面慢慢变得寒冷起来,聂清歌黑色的发梢也被露水打湿了一些,这里虽然寒冷,但是对他却没有什么影响。

    台阶尽头是一片宽阔的人为修建的露台,像是一个小广场一样,露台的前方云雾缭绕,湿气和云雾之中掩映着一片光滑的石壁,石壁下方有一小巧天然的山洞,仅能让两个纤瘦些的大人通过,若是胖些就只能过一人了。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