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六十二章 被迫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7338更新时间:2020-07-21 09:05:24
最新网址:www.mw8.la
    “去吧去吧!好好休息,明日我们继续去追剿魔道残部。”大长老挥了挥手表示让门派弟子全都散去。

    路上,聂清河忍不住偷笑道:“刚才你家家主的话你听到了吗?还说他们是什么无意间进入合欢楼才发现了魔道中人的踪迹,什么无意间,说分明是他们贪花好色,那合欢楼是什么地方?男人寻花问柳的地方!嘿,他们说的倒是冠冕堂皇。”

    “小心被大长老听到又要责罚了。”聂清歌也笑了笑。

    “责罚吧,反正这几年来也没少被他责罚,早就已经习惯了,倒是你现在已经算是门派年轻一辈第一人了,可惜这几次的考核居然全都没有过,那说明就是大长老他们故意不想让你过的,你都这么厉害了居然还是一个内门弟子,唉!”

    “当内门弟子不是挺好的,现在下山历练想去做什么就做什么。”聂清歌倒是丝毫不在意。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如果成了飘渺山的内部人员,那多体面啊,况且那现在也算是到了结亲的年纪了,以后若是看上哪家姑娘,有了内部人员的身份,说出去多有面子啊,刚才尹家家主提了个尹雪珠,既然是尹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指不定会是一个美女呢!若是你们有机会切磋,可要好好把握机会!”

    聂清河促狭的眨着眼睛笑了笑。

    “你要是思春了别带上我,我对乱七八糟的姑娘没有兴趣,不过尹家姑娘……有个人你可有印象?前些年的时候不是听说尹家出了个天纵奇才的姑娘,是这位么?有多厉害?”

    “不是,好像是叫什么尹雪柔的,听说很厉害,但是后来似乎莫名其妙跟魔道扯上了关系,再后来就不知所踪了。”聂清河摇了摇头,不知道聂清歌为什么要突然问这么个人。

    “那她当年多大年纪?”

    “当年?十六七或者二十左右?我不知道,不会吧清歌?莫非是你的旧情人什么的?”

    “你想太多。”聂清歌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是这么大年龄的话,就不可能是洛雨涵的转世。

    “你少来了,看你表面一本正经的,说话也一本正经,但是其实内心闷骚的很,最近这几年下山总是莫名其妙问一些小姑娘的年龄身世,还特地要问一些身世特别悲惨的,甚至暗中寻访,你这……你这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不要胡言乱语!”聂清歌板着脸道:“只是在寻找一个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而已,因为信任你,所以这些事情都跟你说过了,在外面可不要胡言乱语。”

    “我知道!我知道!不会告诉别人的,不过我当时很好奇你要找的那个人是什么样子,或许我也可以帮你找找呢?”

    聂清河满脸的疑问与好奇,这些年跟在聂清歌的身边,总是见他对一些身世悲惨的女子感到好奇,但是每次寻访亲眼所见之后,却又总是失去了兴趣,虽然对于一些身世着实悲惨的女子总会给予一些救助,但是他的行为还是让人感觉到十分古怪。

    帮找?聂清歌苦笑了一下,他都不知道自己具体要找的是谁,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何身份身在何处长什么模样,只知道若是自己亲眼见到她,一定能够认出她。

    半晌,他叹了口气,“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继续清剿魔道中人。”

    ……

    “禀告主上,玄武城分坛已经被悉数捣毁,残余势力秘密逃到了凤梁分部,但聂家追了过去,主上……”

    “又是聂家?谁领头的?”擎苍冷哼了一声,表情极为不满。

    “是聂家内门弟子聂清歌!”

    “又是他!”擎苍的声音又冷了几分,冰冷之中还带着一些愤怒,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冷声道:“调查一下这个聂清歌的底细,出身成长和实力,能调查到的东西全都查个一清二楚然后回来汇报!至于凤梁……我会亲自带黑袍使过去处理!”

    “是,主上!”

    “凤梁分部苦心经营了几十年,万万不能有失,玄武城合欢楼毁了也就毁了!让他们都谨慎一些,你先下去吧!”

    大殿之中擎苍的声音冷而空荡,来汇报的使者一身黑袍,如同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擎苍独自站了一会儿,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大殿中央黑色的莲瓣,上面的红烛常年不熄,上面的烛泪滴落已经将大部分的莲瓣都染红了。

    他想了一会,突然冷声道:“出来吧,我知道你在,不要躲着了!”

    从巨大莲瓣一边的小角落里,突然钻出了一个小小的人影来,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小小袍子,头上还带着黑色的帽兜,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刚才恐怕就与大殿之中的阴暗融为一体了。

    “爹爹,我听说你这两天心情似乎不好,所以想来看看你。”小圣女吐了吐舌头,迈着小短腿快步跑向擎苍,快到跟前的时候堪堪刹住脚步,抬头噘嘴撒娇,“爹爹,我想要抱抱!”

    擎苍看她黑溜溜的眼睛和如玉般的脸庞,脸上表情莫名就缓和了一些,但口中还是斥道:“你多大了,还要抱!”

    “可是爹爹都没有抱过人家嘛!”圣女继续噘嘴撒娇。

    没抱过吗?擎苍想了想,他记得是抱过的,如果出生那日和一岁让红袍使查验身体那两次都算上的话,是抱过的。

    他犹豫了一下,问圣女:“你不怕我吗?”

    “为什么要怕爹爹?因为别的人都怕吗?可是我不怕啊,毕竟是爹爹,若兰奶娘告诉琳琅,爹爹应该是最亲的人,她说的不对吗?”圣女黑亮的眼睛纯真无垢,这样的眼神在红莲圣教之中通常是看不到的。

    擎苍心中一软,弯下身子便将圣女抱了起来,小小的身体娇嫩可爱,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有了一种他是圣女父亲的真实感。

    “你知道爹爹心情不好,但是知道爹爹为什么心情不好吗?”擎苍抱着圣女看着她黑亮的眼睛问道,小姑娘从小就十分乖巧,在他面前更是懂事可爱,在擎苍的记忆中,除了出生的那日,他似乎从未再见过圣女哭泣。

    “我知道,因为爹爹手下的人惹爹爹生气了,还有外面聂家的人,他们也惹爹爹生气了。”圣女扬起小脸一本正经的说着,她现在脸上尚且带着白嫩嫩的婴儿

    肥,说话的时候整个小脸就像是鼓着腮帮子吃东西的小仓鼠一样。

    “真聪明,那我们小琳琅以后长大了是不是要帮爹爹分忧呢?那些聂家的都是坏人,琳琅知道吗?”

    “都是坏人吗?可是他们为什么是坏人呢?我都没有见过他们。”圣女犹豫了一下,她想到若兰奶娘的话,本来不想问的的,但是今天爹爹看起来格外温和,而且还抱了她,所以应该是可以问的吧?

    擎苍脸上带着笑意,但是眸子中却多了几分冷色,他认真道:“你的若兰奶娘没有告诉过你他们都是坏人吗?他们杀了你的娘亲,并且还让你身体变差,你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好好长大,每一年都要用人血沐浴才能驱除身体里的毒素,而且血里面还有加上你很讨厌的蜈蚣毒蚂蚁这些东西咬你,这些都是他们造成的,难道他们不坏吗?”

    圣女认认真真的看着擎苍的眼睛,想了想又问道:“都是他们做的吗?可是琳琅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呢?而且我都没有见过他们,他们却要欺负我,听说聂家的人有很多,他们每个都害过我吗?”

    擎苍抱着琳琅的手突然就变紧了一些,他眼底的笑意已经完全消失了,一双大手掐的琳琅后背疼痛,她不由得叫了起来,“爹爹,你弄疼琳琅了!”

    “乖!你是爹爹的乖乖女儿,你只需要知道爹爹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们全都是杀害你娘亲的凶手,等你长大了一定要想办法替你娘亲报仇,知道了吗?他们都是坏人,没有例外!全都是坏人!”擎苍的语气和神态都带上了一些癫狂和愤怒,琳琅在他怀里突然就吓的一动不敢动。

    “我知道了爹爹,我都听您的!”琳琅呆呆的说着,这句话说完之后,擎苍的脸色才变得好看了一些,他还要处理别的事情,所以就没有再跟琳琅多说。

    第二天早上,琳琅起床的时候没有看到若兰奶娘,往常的时候早上睁开眼睛若兰奶娘总是在旁边的,但是今天却换了一个女人。

    “若兰奶娘呢?我想要她!”琳琅莫名有些局促不安,在整个红莲圣教,就只有若兰奶娘跟她最亲近,现在亲近的人突然消失了,这让她实在感觉有些无所适从。

    “她生病了,可能要过一阵子才能回来,这段时间由我来照顾圣女。”女人声音冷冷的,似乎不带一丁点的感情,虽然她五官看起来很好看,脸颊也看着十分光滑平整,但是却不如若兰奶娘温柔,也不如若兰奶娘让她感觉到安心。

    “生病了?我……我想去看看若兰奶娘!”

    “圣女,你有自己的事情,这几天都要随属下一同去学习新的东西。”女人眼神也同样冰冷,她看着琳琅就像看着一块石头、一块冰一样,而且莫名的,琳琅从她的眼神里读到了一些类似于厌恶怜悯之类的情绪。

    琳琅懵懵懂懂,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但是却清楚这个女人不喜欢她,她想到若兰奶娘,没有法子,只好祈求道:“我想去看看若兰奶娘,她生病了一定很难受,我去看一眼就好了,她……”

    “圣女,注意你的身份,我说不能就是不能!”

    “去吧去吧!好好休息,明日我们继续去追剿魔道残部。”大长老挥了挥手表示让门派弟子全都散去。

    路上,聂清河忍不住偷笑道:“刚才你家家主的话你听到了吗?还说他们是什么无意间进入合欢楼才发现了魔道中人的踪迹,什么无意间,说分明是他们贪花好色,那合欢楼是什么地方?男人寻花问柳的地方!嘿,他们说的倒是冠冕堂皇。”

    “小心被大长老听到又要责罚了。”聂清歌也笑了笑。

    “责罚吧,反正这几年来也没少被他责罚,早就已经习惯了,倒是你现在已经算是门派年轻一辈第一人了,可惜这几次的考核居然全都没有过,那说明就是大长老他们故意不想让你过的,你都这么厉害了居然还是一个内门弟子,唉!”

    “当内门弟子不是挺好的,现在下山历练想去做什么就做什么。”聂清歌倒是丝毫不在意。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如果成了飘渺山的内部人员,那多体面啊,况且那现在也算是到了结亲的年纪了,以后若是看上哪家姑娘,有了内部人员的身份,说出去多有面子啊,刚才尹家家主提了个尹雪珠,既然是尹家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指不定会是一个美女呢!若是你们有机会切磋,可要好好把握机会!”

    聂清河促狭的眨着眼睛笑了笑。

    “你要是思春了别带上我,我对乱七八糟的姑娘没有兴趣,不过尹家姑娘……有个人你可有印象?前些年的时候不是听说尹家出了个天纵奇才的姑娘,是这位么?有多厉害?”

    “不是,好像是叫什么尹雪柔的,听说很厉害,但是后来似乎莫名其妙跟魔道扯上了关系,再后来就不知所踪了。”聂清河摇了摇头,不知道聂清歌为什么要突然问这么个人。

    “那她当年多大年纪?”

    “当年?十六七或者二十左右?我不知道,不会吧清歌?莫非是你的旧情人什么的?”

    “你想太多。”聂清歌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如果是这么大年龄的话,就不可能是洛雨涵的转世。

    “你少来了,看你表面一本正经的,说话也一本正经,但是其实内心闷骚的很,最近这几年下山总是莫名其妙问一些小姑娘的年龄身世,还特地要问一些身世特别悲惨的,甚至暗中寻访,你这……你这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不要胡言乱语!”聂清歌板着脸道:“只是在寻找一个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而已,因为信任你,所以这些事情都跟你说过了,在外面可不要胡言乱语。”

    “我知道!我知道!不会告诉别人的,不过我当时很好奇你要找的那个人是什么样子,或许我也可以帮你找找呢?”

    聂清河满脸的疑问与好奇,这些年跟在聂清歌的身边,总是见他对一些身世悲惨的女子感到好奇,但是每次寻访亲眼所见之后,却又总是失去了兴趣,虽然对于一些身世着实悲惨的女子总会给予一些救助,但是他的行为还是让人感觉到十分古怪。

    帮找?聂清歌苦笑了一下,他都不知道自己具体要找的是谁,也不知道那个人是何身份身在何处长

    什么模样,只知道若是自己亲眼见到她,一定能够认出她。

    半晌,他叹了口气,“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继续清剿魔道中人。”

    ……

    “禀告主上,玄武城分坛已经被悉数捣毁,残余势力秘密逃到了凤梁分部,但聂家追了过去,主上……”

    “又是聂家?谁领头的?”擎苍冷哼了一声,表情极为不满。

    “是聂家内门弟子聂清歌!”

    “又是他!”擎苍的声音又冷了几分,冰冷之中还带着一些愤怒,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冷声道:“调查一下这个聂清歌的底细,出身成长和实力,能调查到的东西全都查个一清二楚然后回来汇报!至于凤梁……我会亲自带黑袍使过去处理!”

    “是,主上!”

    “凤梁分部苦心经营了几十年,万万不能有失,玄武城合欢楼毁了也就毁了!让他们都谨慎一些,你先下去吧!”

    大殿之中擎苍的声音冷而空荡,来汇报的使者一身黑袍,如同幽灵一般悄无声息地退了下去。

    擎苍独自站了一会儿,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大殿中央黑色的莲瓣,上面的红烛常年不熄,上面的烛泪滴落已经将大部分的莲瓣都染红了。

    他想了一会,突然冷声道:“出来吧,我知道你在,不要躲着了!”

    从巨大莲瓣一边的小角落里,突然钻出了一个小小的人影来,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小小袍子,头上还带着黑色的帽兜,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刚才恐怕就与大殿之中的阴暗融为一体了。

    “爹爹,我听说你这两天心情似乎不好,所以想来看看你。”小圣女吐了吐舌头,迈着小短腿快步跑向擎苍,快到跟前的时候堪堪刹住脚步,抬头噘嘴撒娇,“爹爹,我想要抱抱!”

    擎苍看她黑溜溜的眼睛和如玉般的脸庞,脸上表情莫名就缓和了一些,但口中还是斥道:“你多大了,还要抱!”

    “可是爹爹都没有抱过人家嘛!”圣女继续噘嘴撒娇。

    没抱过吗?擎苍想了想,他记得是抱过的,如果出生那日和一岁让红袍使查验身体那两次都算上的话,是抱过的。

    他犹豫了一下,问圣女:“你不怕我吗?”

    “为什么要怕爹爹?因为别的人都怕吗?可是我不怕啊,毕竟是爹爹,若兰奶娘告诉琳琅,爹爹应该是最亲的人,她说的不对吗?”圣女黑亮的眼睛纯真无垢,这样的眼神在红莲圣教之中通常是看不到的。

    擎苍心中一软,弯下身子便将圣女抱了起来,小小的身体娇嫩可爱,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有了一种他是圣女父亲的真实感。

    “你知道爹爹心情不好,但是知道爹爹为什么心情不好吗?”擎苍抱着圣女看着她黑亮的眼睛问道,小姑娘从小就十分乖巧,在他面前更是懂事可爱,在擎苍的记忆中,除了出生的那日,他似乎从未再见过圣女哭泣。

    “我知道,因为爹爹手下的人惹爹爹生气了,还有外面聂家的人,他们也惹爹爹生气了。”圣女扬起小脸一本正经的说着,她现在脸上尚且带着白嫩嫩的婴儿肥,说话的时候整个小脸就像是鼓着腮帮子吃东西的小仓鼠一样。

    “真聪明,那我们小琳琅以后长大了是不是要帮爹爹分忧呢?那些聂家的都是坏人,琳琅知道吗?”

    “都是坏人吗?可是他们为什么是坏人呢?我都没有见过他们。”圣女犹豫了一下,她想到若兰奶娘的话,本来不想问的的,但是今天爹爹看起来格外温和,而且还抱了她,所以应该是可以问的吧?

    擎苍脸上带着笑意,但是眸子中却多了几分冷色,他认真道:“你的若兰奶娘没有告诉过你他们都是坏人吗?他们杀了你的娘亲,并且还让你身体变差,你不能像别的孩子一样好好长大,每一年都要用人血沐浴才能驱除身体里的毒素,而且血里面还有加上你很讨厌的蜈蚣毒蚂蚁这些东西咬你,这些都是他们造成的,难道他们不坏吗?”

    圣女认认真真的看着擎苍的眼睛,想了想又问道:“都是他们做的吗?可是琳琅不太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呢?而且我都没有见过他们,他们却要欺负我,听说聂家的人有很多,他们每个都害过我吗?”

    擎苍抱着琳琅的手突然就变紧了一些,他眼底的笑意已经完全消失了,一双大手掐的琳琅后背疼痛,她不由得叫了起来,“爹爹,你弄疼琳琅了!”

    “乖!你是爹爹的乖乖女儿,你只需要知道爹爹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们全都是杀害你娘亲的凶手,等你长大了一定要想办法替你娘亲报仇,知道了吗?他们都是坏人,没有例外!全都是坏人!”擎苍的语气和神态都带上了一些癫狂和愤怒,琳琅在他怀里突然就吓的一动不敢动。

    “我知道了爹爹,我都听您的!”琳琅呆呆的说着,这句话说完之后,擎苍的脸色才变得好看了一些,他还要处理别的事情,所以就没有再跟琳琅多说。

    第二天早上,琳琅起床的时候没有看到若兰奶娘,往常的时候早上睁开眼睛若兰奶娘总是在旁边的,但是今天却换了一个女人。

    “若兰奶娘呢?我想要她!”琳琅莫名有些局促不安,在整个红莲圣教,就只有若兰奶娘跟她最亲近,现在亲近的人突然消失了,这让她实在感觉有些无所适从。

    “她生病了,可能要过一阵子才能回来,这段时间由我来照顾圣女。”女人声音冷冷的,似乎不带一丁点的感情,虽然她五官看起来很好看,脸颊也看着十分光滑平整,但是却不如若兰奶娘温柔,也不如若兰奶娘让她感觉到安心。

    “生病了?我……我想去看看若兰奶娘!”

    “圣女,你有自己的事情,这几天都要随属下一同去学习新的东西。”女人眼神也同样冰冷,她看着琳琅就像看着一块石头、一块冰一样,而且莫名的,琳琅从她的眼神里读到了一些类似于厌恶怜悯之类的情绪。

    琳琅懵懵懂懂,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但是却清楚这个女人不喜欢她,她想到若兰奶娘,没有法子,只好祈求道:“我想去看看若兰奶娘,她生病了一定很难受,我去看一眼就好了,她……”

    “圣女,注意你的身份,我说不能就是不能!”.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三千五中文网,网址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