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百五十六章 圣女

作者:簪花带酒字数:3692更新时间:2020-07-18 09:03:20
最新网址:www.mw8.la
    床边大家还在讨论着他的伤有多严重,对那神医又是一阵吹捧和恭维,而慕离则是缓缓睁开眼,声音虚弱道:“我似乎忘了很多事情,之前的事情全都想不起来了,大家……”

    “伤的是心口怎么脑子也不好使了?莫不是得了失心疯?”

    “没疯呢!看着挺正常的!”

    “隐藏失心疯?那长剑捅穿了他的心窝,莫不是得了缺心眼?”

    几个肖家灰衣医者尚未开口,那几个青色长衫的年轻人便开始胡乱猜测了起来,慕离一阵无语,果然这一次没上次那么容易作弊了!

    ……

    “这几日可有喂她尹雪柔的血液?”

    烛火摇曳的小房间里,一身灰袍的巫医跪俯在地,低着头回答,“回禀主上,未曾停下过,只是那尹雪柔已死,肉身虽然妥善保存,可……”

    “保存鲜血,每日喂她一滴便可,为圣女挑选的奶娘可都稳妥?”

    威严冰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巫医的身躯趴的更深了一些,她连忙回答,“是小人亲自挑选的,一共三位,都是筛选过的,想来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主上可要再亲自过目一遍?”

    “不必了,好好照顾圣女。”擎苍的声音依旧冷冷的,巫医不敢抬头看他,只是连忙应了一声“是”,眼角余光却能看到擎苍黑色的靴子,靴子前面翘起的尖旁边绣着黑色的小小莲瓣,那靴子就在她眼前一动不动,巫医也不敢动,她不知道主上为何沉默。

    擎苍看着小小床榻上的婴儿,与前几天出生时候满身血污皱皱巴巴的样子不同,经过几日将养已经成了粉雕玉琢的小人儿,小小的身体被裹在黑色的袍子里,只露出了白嫩的脸庞。

    这会儿小婴儿正在睡梦之中,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好梦,此刻咂了咂嘴发出了小小的声音,擎苍看了一瞬,烛火跳跃中他本来冷凝的脸部轮廓突然就缓和了许多,但是他只是站在原地,没有接近那小婴儿。

    “今后你便是圣女的乳娘,见我可不必跪拜。”

    巫医心头一紧,叠声说着“不敢”,而擎苍已经抬步离开,只留下他冷冷的声音,“不要违抗我的命令!”

    “圣女的乳娘……可是喂奶的是那三个乳娘,我从未喂过一日奶,竟要成了你的乳娘了。”巫医站了起来,揉了揉发酸发痛的膝盖,转身坐到床边,睡梦中的小婴儿又咂了咂嘴,眉头也皱了起来,接着她长长的睫毛抖动,整个人醒了过来,不过醒来却并未哭泣,只是是黑色的纯真大眼睛看着巫医。

    “我的小圣女哟!饿了吗?还是要尿了?”巫医细心的检查着圣女的身体,语气温柔的仿佛那日拿着尖刀为女子破腹的不是她一般,而她脸上丑陋的红色斑痕也在烛光下变得柔和许多。

    看她面部轮廓和大概的五官,若是脸上好好的,应当是个美人儿。

    ……

    三个月后,鸿蒙仙山上。

    一群身着青色或白色长衫的青年男女在白色薄雾中悠闲穿梭,互相错身时友好拱手打招呼,这些人穿着打扮十分一致,青色或白色长衫,里面搭着白色里衣,与衣服同色的发带将长发束在头顶,看起来人人都有一些仙风道骨的意味。

    不过这似乎只是表象,稍微近了些听到他们说话,就发现他们的那点子仙气全都消失无踪了。

    “清歌师兄今日竟然跟大长老辩论,气的大长老/胡子都被自己拔掉了好几根,喏,我捡到了一根!得好好珍藏起来!”

    “据说他大难不死之后得了失心疯,还不记得从前了,所以现在总是胡言乱语。”

    “我也听说了,不过他那套理论倒是挺新鲜的,竟然说魔道也有好人……”

    长长向下的台阶上,两个青色身影正在背着手慢悠悠下台阶,一个身材高些脸庞俊朗不凡的青年正是其他人口中议论纷纷的“清歌师兄”,他此时正在悠闲下台阶。

    而另一个矮些但也面貌不错的男青年走在他旁边喋喋不休,“……你今天怎么能说出那么大逆不道的话呢?看你把大长老气的,魔道中人哪有好的,连自己的父母兄弟子女都能杀,心肠歹毒邪恶,我们正道仙修跟他们魔修更是势不两立,还好你今日说的不算太过分,不然要被逐出鸿蒙山了!”

    “是吗?我还以为我天天大逆不道没有被逐出是因为我长的好看呢!”聂清歌摸了摸自己高挺的鼻子,说的话虽然自恋,但是身边人却无从反驳。

    “……好吧,确实有这么一方面原因。”

    聂清歌便是慕离来到这个世界的身份,从那天假装失忆到现在已经过了三个月的时间,这么久的时间已经足够他了解这个世界了。

    这是一个比较奇怪的世界,有仙修和魔修,厉害的仙修或者魔修都会有一些法术傍身,厉害的甚至还可以御剑飞行。

    而他所在的鸿蒙山便是最大的一处仙修聚集地,这里灵气充沛适合修炼,发源师祖是一位姓聂的仙修,于是代代传了下来,到现在已经八百多年的时间,有许多当时门下的弟子都改姓聂,他们的后代有资质的则是直接成为内门弟子,身着青衣头束青色发带。

    其他慕名前来的弟子们则都是外门弟子,身着白衣束白色发带,特别优秀的可破格改姓聂之后收为内门弟子。

    聂清歌有幸天生就是内门弟子,优先享受门派资源,他身边稍微矮一些的是聂清河,与从前的聂清歌交好,也是天生的内门弟子。

    “清歌,你听我一句劝,上次你被魔道中人洞穿胸口,后来又不记得前尘往事,可是有人说你中了魔道邪术,经过层层筛查才得以回到鸿蒙山,再胡说八道回头真要被逐出去了。”聂清河继续苦口婆心劝说。

    聂清歌淡淡“嗯”了一声,似乎是将他的话听进去了,但是紧接着的一句话却几乎将聂清河气了个七窍生烟。

    “没事,我长的好看,他们对长的好看的人容忍度格外高,不会赶走我的。”

    “长的好看就能为所欲为?”聂清河悲愤控诉,所以他刚才说的话对于他而言都是耳旁风?

    “除了好看之外……我还是整个鸿蒙山最天资聪颖的一个。”聂清歌回头淡淡一笑,笑的时候眉眼仿佛笼上了一层温润的玉光,令聂清河一个男人也忍不住愣了一瞬间。

    “你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胸口留下那么大个伤疤失了记忆,居然还变得天资聪颖了……哎!人比人气死人!你走慢点等等我!”

    聂清歌脚步不停,微风之中头上青色的发带荡在了脸颊边上,他有些嫌弃的将发带扔到脑后,这鸿蒙山的衣服实在是让人一言难尽,外门弟子一身白色如同披麻戴孝,内门弟子一身青色独领风骚,而晋升之后的教习和各种山上内部人员则是一身翠绿,长老们的衣服就更有趣了,墨绿墨绿的。

    他今日跟大长老提到魔族可能也有好人也不是空穴来风,古籍上可是记载了一些案例,出身魔道的人也会怜悯苍生,他之所以为魔道说话,是因为担心洛雨涵会投生到魔道去,以后他若是想她让她过的好些,就得先稍微改善一下世人的观念。

    这三个月他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看来只能先强大起来徐徐图之了,在这个世界他也与其他人没太多区别了。

    ……

    每日一滴母亲血液喂养,今日已足百日,在巫医和奶娘们的悉心照料下,昔日还是小团子的圣女已经长大了许多,莹白的脸蛋和黑玉般的眼睛看起来极为可爱,只是身上却裹着黑色的衣服,有些不符合小婴儿的穿着。

    “若兰巫医,主上有令,已为圣女准备了专门的宫殿,即日起便搬过去。”一名黑袍使者站在小房间的门口对巫医说道,他的声音不带什么感情,听起来冷冰冰的。

    “知道了,我收拾一下便过去。”若兰巫医点了点头,将手中抱着的小婴儿轻声哄了哄放下。

    “圣女……圣女睡着了吗?”黑袍使者似乎迟疑了一下,随后问道。

    “没有睡着,眼睛睁着呢,只是圣女乖巧,从出生那日大哭之后,这之后便十分讨喜,除了饿了尿了,基本不哭不闹。”若兰巫医笑着回答,她脸上狰狞的红色斑痕因为笑意拉扯开来,看上去人不人鬼不鬼的。

    黑袍使者见怪不怪,目光只看向床上的圣女,他点了点头道:“不愧是我教圣女,自然与寻常婴儿不同,你快快收拾随我去吧,我是阳蒙,从前是主上身边的黑衣护法之一,今后便由我一同守护圣女。”

    若兰连忙点头,眼底闪过一丝喜色,主上的黑衣护法个个都很强大,有他保护圣女,圣女的生命安全也就有更多保障了。

    属于圣女的宫殿与寻常人的住所并无太大不同,这是一处看起来十分普通的院落,说起来是宫殿,但却只是大一些的民宅,民宅之中养着几个整日静默不语只知道做事的仆役,若兰带着圣女琳琅在此住下,院落中一切齐全,甚至还有个小小的花园。

    “这里跟圣教总部相比,更适合孩子长大。”若兰眼底满是欢喜,三个多月的相处,她对这个所谓的圣女已经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喜爱之情,更何况在主上的授意下,她还兼具圣女奶娘的身份。

    虽然并无血缘关系,但到底心境是不同了。

    “巫医慎言!总部乃是圣地,岂是普通民宅可比?我们在此隐姓埋名是为了让圣女平安长大,也为掩人耳目,虽然远离总部,但巫医同样要谨言慎行。”阳蒙立刻提醒。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