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章 不能要

作者:努力减肥的栗子字数:2473更新时间:2022-09-23 09:29:03
最新网址:www.mw8.la
    “什么?你说什么!”我顿时感受到如晴天霹雳一般。

    什么叫我怀了他的孩子而已,要知道,顾北辰虽然人模狗样的,但是他根本不是人,说的好听些,他就是天地灵气所化的神灵,说不好听些,他就是一只阿飘。

    我怎么能怀上他的孩子呢!

    这个孩子,只要存在,他的父亲又不是人,岂不是会被认作是怪胎!

    而顾北辰似乎并不以为然,他讲头埋在我的脖颈之中,骨节分明的手,搭在我的小腹上,轻轻抚摸,说道:“沐沐,这是我们的孩子……你不喜欢吗?”

    顾北辰温热的气息,洒在我的颈窝,让我浑身一酥。

    可是想到我肚子里的怪胎,我就忍不住的害怕:“为什么,你不是人你知道吗,为什么我还能怀上你的孩子!”

    我的情绪抑制不住的飙升,这个孩子对我来说,太可怕了。

    顾北辰一双大手,环抱着我,轻吻着我的额头,继而在我耳边说道:“我是山神,是由人们的供奉信念而修炼的神灵,我的孩子自然也可以通过我的信念而生,由你滋养,在你的身体里孕育,难道不是顺理成章吗?”

    “什么顺理成章,我是人!和你的契约已经够荒唐了,你还要我怎么去生下一个怪胎!”我推开缠绕在我身上的顾北辰,烦躁的将身子转向一边,不再理他。

    顾北辰显然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态度。

    而我,本来已经接受了称谓顾北辰侍从的事情,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孩子,彻底重新拉起了我的羞耻感,更是让我想要逃离的心愈加强烈。

    “林佳沐,我说过,这是你的责任。”顾北辰的声音冷淡,没有了刚才温存之际的轻柔。

    似乎,这次才是真的被我惹恼了。

    他不顾我的情绪,直接拉住我的胳膊,将我拽到身下,强行和我再一次发生了关系。

    这次的他,没有半分温柔,我只觉得身子疼的难受,也累的难受,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挣脱开顾北辰的束缚,就像我没有办法挣脱被他操控的人生。

    我的眼泪,顺着眼角流着。

    顾北辰察觉到我的伤感,低头将我眼角的泪舔舐干净,竟然离开了我的身体,只是环抱着我。

    再也没说什么。

    而我,已不想再争辩什么。

    翌日清晨,第一缕阳光破晓,照在我脸上的时候,我便睁开了眼睛。

    这一夜,我睡的并不安慰,醒来之后,小腹的痛感,容我察觉到我肚子里的孩子的存在,而床边的顾北辰,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总是这样,来去无踪,我又怎么可能生下这个孩子。

    “喂,你好?是陈义松,陈医生吗?”我犹豫了很久,还是拨通了市医院陈医生的电话。

    在我高中的时候,暑假和寒假奶奶不让我回家,我便去医院打零工,主要就是收拾病床,和主任医师的保洁工作,晚上的时候可以在员工宿舍睡,后来因为我工作认真,再脏再累的活我都没有怨言,医院每次都会联系我去他们那里工作。

    有一次我发高烧,却并没有发觉,直接晕倒在了陈医生的办公室内。

    陈医生直接帮我办理挂号,二话没说帮我交了所有的费用,后来为了还钱,我这才加了陈医生的微信。

    本以为和陈医生的练习只有那一次了,可是没想到,这次联系,是以这么荒唐的理由。

    “佳沐,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这次假期,是还准备来这边打零工吗?”陈医生这会还没有上班,仿佛是在家里吃早餐。

    声音慵懒随意。

    “不是……我想打胎……”

    “但是……不知道怎么……”我拽着衣角,结结巴巴的说话。

    陈义松明显愣住了,良久才说道:“什么?你要打胎?家里人知道吗?”

    “不……不知道……”我回复道。

    “这,这不是小事,你想好了吗?”陈医生再次确认的询问道。

    我不出所料,再次坚定的回答,陈医生那边也松了一口气,才说让我先去医院找他,他会给我安排挂号等事情。

    索性,陈医生是妇产科主任,自己怀孕的这件事不至于被更多人知道。

    挂断电话之后,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做车去市里,面对奶奶的询问,我只说是顾北辰的事情,我要出去一趟,可能要过几天才回来。

    去市里坐车只要一个小时,但我害怕打胎之后我会出什么意外,所以准备在市里住两天,也好不让奶奶担心。

    奶奶听是顾北辰的意思,也没有再多问,只是嘱咐我注意安全。

    我坐着公交,来到了市里,便直奔人民医院来找陈医生。

    “当当当。”我低着头敲门。

    “请进。”陈医生清脆的声音响起。

    我便轻轻的推开了门,随后关闭,但见到陈医生,我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陈医生推了推他的金丝眼睛,见是我来了,说道:“先来坐下吧,佳沐,我也就不跟你绕弯子了,你已经成年了,打胎与否你需要自己承担责任,如果真的要打胎,我会给你安排的。”

    陈医生今年二十八岁,虽然年纪小,但是家里世代学医,更是仁慈心肠,他眷恋每一个生命,包括我腹中的孩子,但即使这样,我还是坚定的要打胎。

    “那,孩子现在几周了?月份大了打胎会有生命危险的。”陈医生见我不松口,只能依照我的意思。

    我低头沉思,第一次和顾北辰发生关系也不过是两周之前,但应该不至于第一次就怀孕,应该是后面几次才怀孕的,所以按这样的时间推算,孩子现在应该是小于两周的。

    “两周,还不到两周。”我说道。

    可对面的陈义松却像是被愚弄了一般,露出苦涩的笑容,说道:“佳沐,你别跟我开玩笑了,孕期小于两周根本检测不出来,你确定你怀孕了吗?”

    陈义松谨慎的推了推眼镜,等待着我的回答。

    “我……我确定我怀孕了,但是我的孩子就是跟正常人不一样,所以我才要打胎的。”我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难道要和唯物主义的医生来解释玄学吗?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