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卷 厄斯计划 第十七章 施琅返厦

作者:阿甘先生字数:2814更新时间:2022-05-25 06:01:20
最新网址:www.mw8.la
    福建水师厦门驻防总兵吴英绰号吴大脚,体格魁梧膂力过人,一双大脚足有常人两倍大小。

    吴英原是国姓爷郑成功部下悍将,领兵打仗是个好手,康熙二年受施琅招揽率领水师舰队投降满清,与昔日战友作战奋勇当先悍不畏死,在老上司施琅照顾提拔下,积功由普通小兵升至二品大员,心中自然极为感激。

    施琅以福建水师提督身份元宵回厦门老宅祭祖,吴英作为铁杆亲信,事事亲自过问不敢稍有疏忽懈怠。

    特地吩咐心腹刘守备率领最亲信的前锋营官兵前往施家老宅装潢清扫,务要整治得焕然一新,让施军门衣锦还乡大长脸面,日后更能升官发财。

    年初九午饭过后,吴英布置好军营防务,百忙之中亲自前往施家老宅督查。

    值勤官兵早得传讯,平房小院内外收拾得干干净净,人人精神抖擞爱岗敬业。

    吴英走马观花转了一圈,见墙壁雪白花红柳绿纤尘不染,厅堂卧室都添置了红木桌椅名贵书画,瞧上去花花绿绿确有世家大户风范。

    心中着实高兴,好生夸奖值勤官兵,刚想继续督查,院外传来急促脚步,抬眼瞧见戈什哈刘保神情焦急,匆匆奔了进来。

    吴英鼻里冷哼了声,他带兵打仗喜读孙子兵法,常教导手下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见刘保神色仓惶明知必有要事,不动声色捻了捻胡须,拖长声音问道:“何事禀报?”

    刘保单膝跪地,禀道:“刚才营里快马传讯,提督施军门已乘船来到厦门,正在水师军营四处巡视。”

    听施琅居然提早来到厦门,吴英猛吃一惊,差点把颔下胡须扯落数根,忙咳嗽一声掩饰过去,淡淡道:“本官知道了,下站!”

    刘保答应一声,垂手站到旁边。手下将官听施提督提早到来都有些愕然,刘守备惴惴问道:“吴大人,施军门此举何意?”

    吴英瞟了一眼,见好几名将官面现惶惑,心里暗叹不是将帅之材,冷声道:“这都瞧不出来。施军门生怕水师过年训练懈怠,特地提早前来突击巡查。”

    语重心长道:“我常告诫你们带兵如严父训子,不可有一日松懈。若非厦门水师日日训练操演,过年也不放松,不正好被施军门抓个现行。”

    众将官都低头喏喏连声,作佩服之状。

    吴英见状心中熨帖,心想施军门在军营巡视,自己要抓紧过去侍候,免得被当场抓住痛脚。

    当下吩咐刘守备继续查漏补缺,务必从严从紧从细,自己转身出院,大队人马前呼后拥浩浩荡荡返回沙尾坡。

    快到营门便有士兵急步上前禀报,说施提督已巡查完军营,正在帅帐等候总兵大人晋见。

    吴英急忙下马,检视了盔甲佩戴,领着手下将官进入营门,急步奔向帅帐。

    这时帅帐门口已是戒备森严,十多名顶盔贯甲、手按刀柄的提标营亲兵雁翅般向两翼排开,杀气腾腾目不斜视,眉眼间透出彪悍嗜血气息。

    众将官都是久经战阵见惯尸山血海,也不禁微微色变,神情恭谨。

    吴英在帅帐门口恭身立定,向守在门旁的青年军官笑道:“施都司,请通禀施军门,吴英报名求见。”

    青年军官鼻直口方,眉清目秀,英武中透出儒雅,微笑点头道:“吴总镇稍待。”

    转身进入帅帐,片刻后返回,向吴英拱手道:“吴总镇请。”

    其他将官未得通传不敢进去,只能站在帅帐门口等候,谁也不敢开口说话,二十多人静悄悄站立寂若无声。

    午后阳光斜射照在厚重盔甲上映出森冷寒光,厦门气候炎热,穿夹衫即可过冬,众将官在阳光下时间一久都感闷热,有的额头冒出油汗,不敢伸手抹拭。

    青年军官面上似笑非笑,瞧着没有说话。

    吴英跨进帐门,见自已常用的帅椅上坐着名六旬老者,赤红脸膛,胡须灰白,目光炯炯,身材甚是魁梧,仿佛猛虎盘踞在帅椅上不怒自威,眯缝眼睛向自己瞧来,正是汉军镶黄旗,太子少保衔,福建水师提督海霹雳施琅。

    吴英虽是施琅亲手提拔的心腹,却也不敢轻慢,忙跨前三步,将战袍下摆一荡,跪倒在地道:“吴英磕见施军门!”

    施琅略欠了欠身子,吴英方才站起,恭恭敬敬立在旁边偷窥面色。只听施琅慢声道:“吴大人辛苦,练得好兵。”

    吴英蒙施琅夸奖,心中略宽,忙道:“吴英奉军门钧旨,日夜盼望攻打台湾扫除郑逆,练兵备战是份内之事,不敢蒙军门夸奖。”

    施琅嗯了一声,对吴英的谦逊态度有些满意,沉吟道:“你是一方总镇,执掌兵权,有些事情不能瞒你——仗一时打不起来。”

    吴英吃了一惊,吃吃问道:“难道,皇上又改了主意?”

    康熙即位后视台湾为番外之地,时抚时剿主意不定,吴英是沙场杀出来的老将,把出兵打仗看成升官捷径,眼下三藩都已剿灭,只有台湾依旧梗顽不服,正是鲜血染红顶戴的大好场所,听了施琅言语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施琅瞧在眼里,嘴角现出笑意,训斥道:“你是掌兵大将,慌里慌张做些甚么,没得丢了二品大员面子。”

    顿了一顿,道:“皇上没有改主意,只是姚启圣老儿又上奏倡言招抚,暗地派遣副将黄朝用前往台湾和谈,提出仿高丽例,允许保留汉人衣冠,不用上岸缴械,现在已被台湾水师总督刘国轩迎进东宁府,成为郑克塽的坐上宾。”

    说到最后一句面目狰狞,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施琅与福建总督姚启圣不和是福建官场的公开秘密。

    康熙十九年施琅调任福建水师提督前,两人在仕途上没有任何交集,成为生死冤家多半缘于功名富贵。

    康熙兹兹以平定台湾为念,下诏许诺率兵平定台湾即封靖海侯,成为悬在文武官员面前的胡萝卜。

    姚启圣身为福建总督功名利禄已达汉臣顶峰,唯一的追求就是封公封侯名垂青史,特地在漳州设立总督行辕亲自指挥平台战事,时时把剿抚并重挂在嘴边,暗中派遣官员前往台湾议抚,企图不战而胜坐获平台大功。

    施琅与郑成功有生死大仇,就任福建水师提督立即整军备战,时刻准备进攻台湾,野心勃勃盯牢靖海侯想要改换门庭光宗耀祖。

    姚启圣本想恩威并施收服施琅成为平台的刀子,施琅软硬不吃自行其事,姚启圣恼怒之下向康熙上密折主张寓剿于抚,恩威并施,指责施琅一意主战破坏和谈大局,不料施琅朝内有人,了解得一清二楚,自此两人水火不容,公开撕破脸皮成为冤家对头。

    对台作战离不开情报侦辑。康熙十七年,姚启圣就任福建总督即在漳州招贤巷设立修来馆,明面上招抚安置明郑降人,暗地掌管情报侦缉,派出大批间谍细作潜入台湾侦缉刺探,劝降策反,颇见成效。

    施琅领军多年,当然晓得情报工作的重要性,不甘受姚启圣情报挟制,上任伊始抽调提标营亲信官兵成立侦缉处,由义子施世轩统领,掌管对台情报侦缉。

    在两大军政巨头有意无意纵容下,侦缉处与修来馆明争暗斗,挑衅寻事,不亦乐乎。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