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五十九章 赵楷:不该是这样啊?

作者:泰一居士字数:2491更新时间:2022-05-25 06:01:50
最新网址:www.mw8.la
    一页扁舟之上,陈芝豹压着徐渭熊,随着江水飘到了两条江船中间位置,才缓缓停了下来。

    陈芝豹的那一杆梅子酒的枪头开刃之处,横在了徐渭熊的玉颈之上,隐约间可见丝丝血迹。

    “赵楷,还不收手吗?你安难道想看着徐渭熊香消玉殒吗?我只要轻轻一动,你这位心上人可就死了。”

    说着那杆梅子酒,又离徐渭熊的玉颈近了几分,献血一滴滴的滴落。

    已经举起了手中宽剑的赵楷看着远处尚在激战中的大师傅和二师傅,赵楷嘴唇微微颤抖着,他说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陈芝豹这绝对不可能,徐渭熊是北凉王府的二郡主,你敢挟持徐渭熊?你就不怕徐骁杀了你吗?”

    这一次前往蜀地,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可能会成功就任蜀王,可能会死在前往蜀地大路上,可他唯独没有预料到如今的这种局面。

    陈芝豹笑道:“徐渭熊是叶白夔之女,我这次前来,只是为了完成义母的托付,虽然徐渭熊是北凉王府的二郡主,可徐凤年毕竟是我义母的亲生儿子,选择谁自然不用多想。”

    远处陷入了诸多悍匪围攻之下的韩生宣,喝道:“殿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这样的局面,哪怕是太安城中的说书先生也不敢这么写,可偏偏这样的局面却出现了。

    徐凤年侧着脑袋,看着头顶上悬着的那口宽剑,意味深长的说道:“他还真是我姐夫?”

    显而易见,这赵楷现在都没有动手,说明赵楷心里面的确有他二姐,只是她二姐,怎么就成了春秋兵家,西楚兵圣叶白夔的女儿了。

    此时的赵楷听着韩生宣的那句话,他先是看向了远处正在厮杀的韩生宣,随后便将目光落在了被陈芝豹挟持的徐渭熊身上,他说道:“陈芝豹,我如何信你?”

    陈芝豹站在船头,戏谑的说道:“你现在必须得信我,否则哪怕是徐渭熊死了,也得跟我回蜀地,做十年蜀王妃。”

    赵楷叹息一声,紧绷的神情,瞬间就垮了下来,赵楷将那宽剑丢入了涛涛广陵江水之中后,他看着被实剑废了修为的徐凤年,说道:“小舅子,你这胎投得真好。”

    说完这句赵楷返回到了自己那条船上,他无可奈何的看向了徐渭熊,说道:“早知道如此,不爱上你就好了。”

    宽剑掉入涛涛广陵江水之中,代表着他他放弃了蜀王之位,代表着他放弃了,角涿那个九五至尊的皇帝宝座的机会。

    在某个瞬间,就连赵楷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否后悔过。

    徐凤年脱险,舒羞林探花等人迅速抽身回转徐凤年所站的那条江船之上。

    韩生宣与杨太岁两人,见此情形也是迅速返回,生怕赵楷出什么事情。

    陈芝豹说道:“赵楷,你的确也号人物,可成大事之人,需不拘小节,不因儿女私情所困,你注定了要丢掉那个机会。”

    随后陈芝豹离开了那页扁舟,心急如焚的赵楷跳上了那页扁舟,他从怀中取出手绢,颤颤巍巍的递给了徐渭熊,说道:“师姐,你没事吧!”

    一句师姐,足以说明一切。

    这下子他大概,又要回到从前了,去不了蜀地,当不了蜀王,蜀地大族又怎么会同他一个私生子联姻呢?

    徐渭熊接过手绢,脸上浮现出了凄美的笑容,这时一道飞剑,从广陵江中飞出,刁钻无比的刺入了赵楷的胸膛。

    鲜血如注!

    江船上的韩生宣与杨太岁正要出手,却被浑身颤抖的赵楷拦了下来,赵楷转身笑着说道:“大师傅,二师傅我是不是很蠢啊!我那位仙人师傅,给了我那么多道神符,我现在都没用完啊!”

    染血的符纸,掉落在一页扁舟之上。

    韩生宣怒道:“徐风年,陈芝豹你们二人好大道胆子,居然敢杀了皇子。”

    他是春秋大魔头,可人敬他一尺,他敬人百丈,当年他受人一饭之恩,说是要保赵楷一世太平,如今赵楷却要死在他的眼前。

    徐凤年也是疑惑的看着此情此景,他摆摆手,笑道:“韩先生说笑了,这件事情我还真不知道,你得问他呀!”

    陈芝豹说道:“这时义父的谋划,也是我跟义父的一场交易,我救徐凤年,义父放我入西蜀地就藩。”

    听到是徐骁谋划,病虎杨太岁也是一阵心惊,徐骁的谋划,那自然就是毒士李义山的谋划。

    “原来自始自终,我只是个棋子,被别人玩弄于鼓掌之上的棋子。”

    赵楷看着徐渭熊,笑着说道:“只是不该这样啊!夫妻想残,这结局有点儿惨啊!”

    徐渭熊躲闪着赵楷的目光,那口悬在天上的飞剑,也是应声掉落在了那页扁舟上。

    眼看赵楷就要倒下,这时青天之下,一道人影骤然出现,正是一念神游至此的苏玄,

    苏玄看着即将身死的赵楷,看向了北凉众人,说道:“用情之深,何其苦载!”

    随后数颗丹药自苏玄手中弹出,落入了赵楷腹中,赵楷身上被徐渭熊一剑刺穿的伤口开始恢复,与此同时又有灵气汇聚而来,修补着赵楷干涸的气海。

    “可心有怒火啊!”

    “自当宣泄一二!”

    于是有一道虚剑,自那条刚刚被苏玄,一剑凿开的运河中升腾而起,落入清凉山的北凉王府内。

    做完这一切后,苏玄一个闪身消失在广陵江上。

    已经重新活过来的赵楷,看着徐凤年说道:“我输了,输得彻头彻尾。”

    随后赵楷回到了自己的那条船上,既然不用去蜀地了,那就应该回上阴学宫好好待着。

    对于赵楷的心灰意冷,韩生宣与杨太岁两人,也是无可奈何,只能任由赵楷去了。

    江船远去!

    徐凤年看着徐渭熊,说道:“二姐,咱们该回家了。”

    站在那页扁舟船头的徐渭熊,凄惨一笑说道:“我的家早就没了,我爹娘还有亲姐早就死了,我是你娘留下来的死士甲,刚才刺向赵楷的那一剑是报恩,现在我该回上阴学宫了。”

    说完这段让人落泪的话后,徐渭熊独自一人驾舟离去!

    浩荡广陵江面上,响起了楚词之音。

    ......

    ......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