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章 粮票

作者:一路良人字数:2543更新时间:2021-11-25 19:41:45
最新网址:www.mw8.la
    我们的城市不大,但是这区区不大的城市,对于我来说却那么的遥远而又陌生,我几乎只呆过我生活过的那个乡下,至于其他许多地方,我简直闻所未闻。

    人们总是呆在自己生活的那个小圈子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我也是呆在自己生活的小圈子里,日出上学,日落放学。一个被贫穷早就禁锢了的灵魂是很难走出这片养育自己的环境的,直到有一天,我拿到了师范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我才得以走出生我养我的这个小地方。我以为世界很大,其实,世界很小,我依旧在我们市里的一所师范学校读书,我连我们本市都没有走出去。即使这样,还是让我知道了许多有趣的人和事。

    身边同学的成熟让我目不暇接,他们总是用他们的成熟肆意取笑我的无知。

    每个周末回家,仿佛就是在拼命。那个年代人们的交通出行或许仅仅只是绝限于乘坐公交车,如果谁乘坐了火车外出,那一定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做了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即使像我这样每个周末乘坐公交车回家,也总是引起我那些没考上学校的同学的艳羡,因为他们生活的圈子让他们无需乘坐公交车。

    本来并不想每个周末回家的,但是第一次周末回家后尝到的甜头,让我坚定每个周末我必须要回家。虽说我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一个多星期外出夏令营不在家生活的经历,但是这一次上学离开家仅仅几天,就让我对家的思念是那么的强烈。我知道,第一次夏令营离开家那么长时间,整天吃喝玩乐,倒让我乐不思蜀。而这一次离开家是为了求学,求学生活的艰辛远不及参加夏令营时的那么舒坦。

    在师范学校学习期间,时间节点总是会被卡的死死的。每天凌晨六点准时起床跑操,六点半回到教室早自习,七点半早餐,八点上课,光是上午的时间安排就让我们累的喘不过气来。晚上又是晚自习,一直到晚上九点回宿舍,九点半准时熄灯睡觉,这样井然有序的时间安排早就让我在上学仅仅两三天后便非常的想家。

    想家也没用,等不到周末我是没法回家的。那个时候,人们只休星期日一天,周六的时候,学校允许我们回家的同学只上下午的两节课便可以提前回家。中午休息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宿舍里准备好了回家需要带的东西,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要带的,只是腾出自己的一个空书包而已,以此来证明自己像个回家的样子。

    每个周末回家犹如在打仗,紧张刺激而又奋不顾身。我们上完两节课回家的时候,正是市里人开始下班的高峰期,我们得立刻挤进人群爬上公交车来到市里的长途汽车站。在那个经济刚刚开放的年代,熙熙攘攘的人群根本就没有素质,一切全凭借着你能挤能抢,座位是抢不到的,因为根本就没有空的座位。但是挤车却是我们的强项,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不顾老幼病残就拼命往车上挤。但是当我们好几个同学聚在一起的时候,那种邪恶与胆量立刻让我们有恃无恐的披甲上阵,勇敢的冲在人群的最前面。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如果我们稍微有点廉耻怜悯之心,我们今晚就无法回家的,因为那个时候没有通往我们家方向的晚班车。如果我们错过了最后一班车,我们只好沮丧的回到学校,等到下一周再回家。

    想家心切的我们几个同学早就顾不了这么多,我们很快的挤上进站的市里公交车并在一串“咣当咣当”的声音中来到市里的长途汽车站。公交车之所以一边行驶一边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那是因为当时的公交车,是那种前后两节中间用篷布连接起来的那种公交车,不过现在还有这样的公交车,我们的音乐老师戏称这样的公交车为“手风琴车”。

    本是居住在市里的我们却要到市里的长途汽车站换乘我们回家的车,那个年代公交车仅仅绝限于市中心的几个区域内行驶,超出市中心就属于长途。开往我家路边站点的市郊公共汽车早就没有了班次,他们往往不到下午五点左右的时候就是最后一班车。我只好乘坐另一班末班车,这是通往港口方向的末班车,不过,也只有这么一辆公交车让我乘坐。虽然它离我家最近的停靠站点需要我步行一个小时才能到家,但是我没有别的办法,我只有乘坐这最后一班开往港口方向的末班车。

    我和几个同学是同路,他们也要乘坐这班最后的末班车回家。即使是最后一班车,候车的人依旧是人山人海,可以说,如果我们不拼命往前挤、往人群中钻的话,我们一辈子也是坐不上公交车回家的。只见我们几个到了长途汽车站,立马冲进人群,大家都在往前挤,只看谁能挤到最前面。当然,我们几个几乎每次都是挤在最前面,因为我们年轻呀!

    我就是搞不懂,为什么公交公司不多安排几台车而偏偏要让我们这些乘客坐车如此拼命似的挤?世界上的许多事情你就是搞不懂的,即使你搞懂了,可是,你也改变不了现实。

    市内公交车票五分钱,长途站到我家的汽车票是两角五分钱,也就是说,我周末回家一次的单程车费是三角钱,来回是六角钱。小小年纪,我已经学会节省着过日子了。

    步行一个多小时,当我欣喜的回到家的时候,父母很高兴。不过,我忽然感觉到我的家是那么的阴暗、那么的矮小,全不像我们学校的建筑那样高大敞亮,呆惯了高大敞亮的大房子,回到家的我还真的有点适应不过来。

    我对母亲说,下周我不回家了,因为挤公交车真的实在太难。母亲理解我周末回家挤车的艰辛,她同意我间隔一两周再回家一趟。周日下午准时回到学校上晚自习,可是当我在教室坐定时,我们班级的生活委员竟然给我们挨个发钱、发粮票。理由是我们周日回家,没有在食堂吃饭,所以就要把我们没有吃饭的伙食钱和粮票退给我们这些回家的同学。

    真多,生活委员竟然退给了我六角钱伙食费和一斤二两的粮票!也就是说,我真的是个有城市户口的人了,我也像城里人那样可以拿着粮票去粮站购买那些很便宜的粮油食品了。兴奋的我一夜没有睡着,我周末回家一趟,不仅不花钱,反而能白白得到一斤二两的粮票。

    这个这么我要回家,而且以后每个周末我必须回家,回家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我要替我的父母挣到这周末的一斤二两的粮票。当我周末回到家,母亲很诧异的问我说好乘车难不回的家的话时,我掏出我这平生第一次挣到的一斤二两粮票交给母亲,母亲欣慰的说道:“我的儿子终于可以为家里挣钱了!”

    是的,那个年代里的粮票和钱是一样的,它们都是有价证券!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