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44章 万族之战落幕(求订阅)

作者:老鹰吃小鸡字数:11418更新时间:2021-01-22 16:18:52
最新网址:www.mw8.la
    天古死了!

    空也死了。

    然而这一刻,只有亿万生灵在送天古,无人去管空。

    死就死了!

    有些人,死了,依旧被人铭记,有些人死了,一文不值!

    而此刻,苏宇踏空而回。

    他回看远方。

    稷天疯狂嘶吼着:“杀啊!杀上去!唯有此刻,杀了他们,才有希望!诸位,你们看到了吗?空死了!这么下去,我们都会死的!”

    他在咆哮!

    疯狂的咆哮。

    “苏宇会一个个杀死我们的,先是其他人,现在是空,迟早会是我们的,不能再等了!”

    他凄厉地咆哮着,危险!

    太危险了!

    谁能想到,刚刚的苏宇,只是个空壳子,胆子太大了,大到你无法想象的地步,若是刚刚稷天敢出手,苏宇一定会露馅的!

    可惜,稷天没敢。

    于是,文钰借用了苏宇天地之力,格杀了空!

    一位36道的顶级存在,就这么被杀了。

    太让人惊恐了!

    稷天咆哮着:“天门,地门,你们就这么看着空被杀了吗?”

    天门地门都保持沉默。

    不然呢?

    我们也不想空死,可空已经死了,你稷天自己愚蠢到了自己封印了自己,没能给苏宇致命一击,没能在苏宇最虚弱的时候击杀苏宇。

    现在,苏宇回去了,他恢复了。

    他还是36道的修者!

    而他们这边,少了一个空,吓破了石的胆!

    天地二门,日月二将,人祖和狱王,再加上稷天和惊天,实力是不弱,然而,和苏宇他们的差距,却是越来越小了!

    此刻……敢吗?

    敢不顾一切去杀吗?

    天门看着地门,地门也看着他,此刻两人其实都知道,危险!

    苏宇,是个不按常理来办事的家伙。

    然而……怎么办?

    才过去三天而已,他们根本没恢复到巅峰,此刻,两人大概也就39道之力,这样的实力,应该是能赢的,可是,会死人的!

    一定会死人的!

    不知道死的会是谁。

    稷天几乎有些崩溃,泣血般地嘶吼道:“不杀苏宇,就会和天古他们一个下场!你们看到了吗?看到了吗?”

    他刚刚错了!

    可此刻,他知道,必须要杀苏宇!

    必须!

    不杀苏宇,这样的场景,也许会一直出现,如同恶魔一般,他会经常出现在你身边,一次次地蚕食你,削弱你的实力,直到你无力死去!

    就如天古他们,被迫之下,不得不此刻主动上门送死!

    稷天厉吼一声:“我愿为先锋,为我之前的错误付出代价,诸位,还不愿意此刻联手杀敌,以后还有机会吗?”

    他凄厉吼着!

    再不出手,未必有机会了!

    地门说,要一个月,才三天。

    三天,空死了,石跑了。

    一下子少了两位36道修者!

    损失太大了,大的不可思议,让稷天钻心的痛苦,这么下去,大家都会死的,哪怕他们现在还是比对方强,可是,这么下去,真的会都死去的!

    苏宇,正在一点点地铲除他们的人!

    而这一刻,苏宇身边,一位位强者,也是激动的血液都在沸腾。

    成功了!

    就这样,轻松斩杀了一尊36道的强者,吓跑了那位开天第一块石头,一下子减少了两位36道强者。

    所有人都看向苏宇。

    而苏宇,却是看了一眼远处那疯狂的稷天,忽然开口:“稷天,我喜欢聪明人,也喜欢你这个聪明人!”

    苏宇声音带着无尽的冷酷和嘲讽:“我原本想着,此次杀空,我还有一劫!来自你的劫!结果,你倒是照顾老同学,还自封了自己,我连皮毛都没伤,多谢了!”

    苏宇忽然声音宏大:“从我强大以来,所有超等的死亡,包括人门六圣的陨落……好像都和我苏宇有些关系……看来,我果然是个不祥之人!稷天,何时才能轮到你呢?轮到你们呢?”

    这一刻,远处,一尊尊身影浮现!

    天门和地门想开口,苏宇忽然笑了一声,下一刻,转身回头,看向溃散的天古,淡淡道:“天古,你们这些人,为种族而寂灭……乃是种族之敌!种族之战,不分对错,不分敌我!所以,我送你一程!你杀我人族无数,我也杀你各族无数,你死了,那便扯平了!种族之战,也许还会蔓延下去,但是,那已不再是我苏宇的责任……”

    他一挥手,指向后方,笑道:“但是,这些人不是!这些人,都是时代的糟粕,一群不愿消逝,也不愿蛰伏,只想着靠杀别人,而去强大自己的废物!这群老东西,我迟早一个个杀死!”

    “他们若是倾力和人门一战,我苏宇还敬佩三分,不愿随着时代消亡,很正常,我苏宇也不愿意!”

    苏宇朗声道:“可妄图将万界当成资源库,妄图将我苏宇当成养料,痴人说梦!”

    苏宇声震天地,冷声喝道:“今日杀空,明日杀石,一日一杀,迟早杀光这些家伙,让他们葬送在这万界之天!”

    苏宇回头,高声暴喝:“稷天,你来啊!你这一方,几人敢来?天地二门,不过是宵小之辈,胆怯之辈!昔年不曾见到敌人,就自断后路的蠢货,胆小鬼!而今实力没有恢复,你觉得他们敢来?稷天,你若是杀了天地二门,我给你一条生路!你知我,作为老同学,我给你一条生路!”

    稷天暴吼:“苏宇,事到如今,你还想苟活吗?本座必杀你!”

    轰!

    他破空而来,他要身先士卒一回,他要告诉天门地门,此刻不杀苏宇,机会就没了!

    然而当他飞行到了一半,后方无人!

    苏宇一脸嘲讽,嘲讽的笑容,传荡天地:“天地二门,人祖狱王,都是废物!若不是废物,你以为,他们不见人门就会自封吗?稷天,你纵有勇猛之心,带着一群猪队友,又能如何?你觉得他们会出手吗?”

    苏宇手指远处,冷笑一声:“我就是现在骂他们是狗,是猪,是废物,他们照样不敢来!活了无数岁月,会因为你稷天一人之语,就敢来杀我?不恢复到巅峰,除非他们快死了,否则……岂会出手?我算过了,你稷天和惊天就算死了,他们也不会出手!直到你们死光了,他们哪怕恢复巅峰也无法抵挡我们了,才会那时候冒险出手!”

    苏宇声音带着嘲讽,带着不屑:“你信不信,你稷天现在一人来了,被我杀了,他们也只会看着,而不会出手!”

    “因为……怕死啊!”

    苏宇哈哈大笑:“当一个老东西,没了信仰,只为了自己而活,稷天,你真的觉得,还有什么东西,比他们的命更宝贵的吗?没有了!”

    “他们的眼中,只有自己的命了!你太愚昧了,你也配当人门大圣?你也配掌握人心?呸!”

    苏宇一声呸字出口,鄙夷之意,震荡四方!

    是的,那些人,只是为了自己的命而活罢了。

    没了信仰,没了追求,没了目标,只有强大,只有苟活!

    这样的人,他们强大,他们也敢拼命……前提是,小命不保了,他们比谁都着急,可在这之前,他们还能恢复,还能强大,为何要此刻出手?

    稷天,才是真的不懂人心!

    而苏宇,懂!

    稷天在半路上,脸色惨白。

    人心?

    这就是人心吗?

    他回头,天门叹息一声,“此刻杀过去……我们几人可活?胜了,可否匹敌人门?稷天,回来吧!接下来只要我们在一起,不分开,等我和地门恢复了……就是他们的死期了!”

    稷天愤怒咆哮:“恢复?还要多久?还有时间吗?”

    我真的不懂人心!

    第一次,如此挫败。

    我身先士卒,我说了天古的下场就是我们的下场,无数的例子就在眼前,你们还是不懂吗?

    他咆哮着:“现在出手,我们死伤一半,就有希望拿下他们……”

    苏宇幽冷笑道:“这死伤一半,一半……是谁呢?稷天,你为何如此愚昧呢?”

    稷天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这一刻,他好像才真正懂了人心。。

    是的,这一半……是谁呢!

    天门地门都怕,哪怕他稷天不怕死,可死的,不止他稷天一人啊!

    稷天还是不甘心,再次咆哮:“他们也怕死!天门,地门,他们也会怕死!不是只有我们才怕死!”

    苏宇一方,就没有怕死的吗?

    有的!

    一定有的!

    苏宇平静无比:“怕啊,可我是领袖,懂吗?你不是,很可惜!这里,我的命令,便是唯一!可惜,你做不到!你若是做到,哪怕怕死,也能随你心意,稷天,不要再让我小觑你,鄙视你,回去吧!否则……我会杀了你的!”

    稷天瞬间颓然!

    颓然到了极致!

    后方,地门沉默一会,开口:“稷天,我们没输!只是一时失利,接下来,大家不要分散,团结一致,20天,我和天门彻底恢复……必然会击杀他们!稷天,20天,相信我们!”

    “……”

    稷天状若疯狂,眼神血红。

    愚蠢!

    20天……对,对超等而言,20天就是打个瞌睡的时间,压根不可能逆转什么,可那是苏宇!

    那个和他当过同学的苏宇!

    他能把20天过成20年,200年,甚至两万年!

    这才三天,便死了一个空了,石现在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一下子就少了两位36道啊!

    稷天惶恐了!

    天门和地门,还要等下去!

    ……

    而这一刻的苏宇,没兴趣去看他了。

    他说了,稷天不懂人心。

    命,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稷天所谓的未来威胁,对天门和地门而言,此刻哪怕知道,也不会出手的。

    此刻的他,看向神皇和神皇妃。

    看向这对离别十万年的道侣。

    天古死了,这两位……也要死了。

    大秦王他们没有因为天古死了就住手,这是战场,战场之上,无私情!

    何况,也没情分可言。

    再英雄的敌人,也是敌人的英雄,我之敌寇!

    这一代的府主,都是军人!

    军人在战场之上,唯有杀敌,唯有听令!

    所以,男女之情也好,手足之情也好,此刻,都不在他们考虑之中!

    作为军人,他们给予这些敌人,最大的荣耀,全力以赴,斩杀对手!

    大周王大道爆发,大秦王长枪扎出,大夏王长刀劈出,大唐王一拳打出,大商王玄火爆发……

    一群强者,没有丝毫迟疑!

    轰!

    大秦王一枪杀出,神皇拦在神皇妃身前,神皇妃要挣扎着去迎接那一枪,神皇却是拦下了她,轻轻拂过她的白发,笑了笑,“这些蛮子……下手太狠,留下满身的窟窿……不好看!”

    神皇妃似哭似笑,这一刻,眼中只有他。

    十万年的等待!

    好像回到了当初,他成了皇,昭告诸天,迎娶她,她成了神族的皇妃,神皇的道侣。

    上古末年,他随着人皇诸人消失,她在神界等了他十万年。

    十万年不曾离去,不愿沉眠,断道再修,就是不愿自封沉眠,我怕,怕他回来的那一刻,第一时间看不到我!

    十万年岁月,潮汐一次又一次,神界神山之上,他种下的神眷花,枯萎了一次又一次,绽放了一次又一次。

    而今,应该再次绽放了。

    白首不相离!

    长发飞舞,白发随风洒落,她看着他,眼中只有他,忽然笑了起来,灿烂的如同炙阳,“神眷花……开了呢!”

    神皇一怔,有些惊喜。

    长枪扎穿了心脏,却是掩不住眼中的欣喜,“开了?”

    “开了呢!”

    神皇妃笑容灿烂,是的,开了!

    真的!

    神皇陡然朝神界看去,那崩溃的神界,那动荡的神界,那山上,有一座宫殿,宫殿之中,有个花园,花园内……有他昔日种下的神眷之花。

    昔年,他便说,这是神族的眷顾,他娶了她。

    “十万年……苦了你……”

    “不苦,我知你还活着!”

    “再看一次神眷花……”

    神皇妃点头,为了种族,征战了一辈子,最后一刻,都在为种族征战,最后这刹那,让我们为自己活一次吧!

    神皇抱着神皇妃,忽然踏空而行,消失在原地。

    原地,却是留下了两具尸体!

    那是精神的力量!

    他知道,苏宇不会让他们离开,活着的神皇和神皇妃,是走不了的,那就死去再走。

    他看向苏宇,带着一些祈求。

    他维持不了太久!

    这样的状态,他很快会溃散的。

    “十万年……”

    苏宇看着他们,看着他们留下的尸体,再看看他们投射而去的虚影,叹息一声,露出淡淡的笑容,探手一招,天地轮转!

    神界,瞬间近在眼前!

    “你没……那么冷血……”

    神皇忽然笑了!

    神皇妃也露出迷离的笑容,勾着神皇的脖子,也露出笑容:“冷血的……便不再为种族而战了……不再为时代而战了……傻子,不明白吗?”

    真正血冷了的,早就逃了,早就散了,早就为自己而活了!

    今日,在这战斗的,才是一群血还没冷的人!

    血冷了的,是那些旁观者!

    “也是!”

    两道虚影,落在神界之中,落在神山之上!

    这一刻,山中,一朵红艳的花朵,瞬间绽放!

    两人依靠在一起,就那么彼此依靠着,坐在花园中的小筑中,看着花朵,渐渐消散,身影消散的那一刻,花朵凋零,那是两朵几乎重叠的红花,凋零的那一刻,化为一体,落入尘土中,彻底消失。

    神眷之花!

    “送神皇,送皇妃!”

    亿万生灵再拜!

    今日,送走了一位位领袖,这些人,这些领袖,这一代的万族,永生不会遗忘,影响了他们一生。

    跪伏,祭拜!

    他们不算太强大,但是,他们在这一刻出现,这一刻征战,正如神皇妃所言,他们的血,其实还没冷。

    被包围的寂无,叹息一声,摇头,又笑了笑,“二位前辈……晚辈……也来了!”

    这位无太大建树的后时代神皇,肉身彻底粉碎!

    远处,魔族那边,摩天尊几人,也是相视一笑,纷纷看向摩多那,带着一些期冀,魔戟更是笑容灿烂:“我魔族……最善战!”

    轰!

    爆裂声响起,魔族,最擅战!

    战斗之族!

    “送魔戟魔皇!”

    “送寂无神皇!”

    泣血声再起,今日,送走了一位又一位,声音已经嘶哑,恸哭声响彻四方。

    轰鸣声不断持续!

    片刻后,天地安静一片。

    安静了!

    一位位府主,气血冲天,杀气冲天。

    大秦王昂首,面色冷峻,长枪在手,右手锤击胸膛,后方,一位位府主,纷纷右手抬起,锤击胸膛,大秦王朗声高喝:“祭奠我人族战死亿万儿郎!今日,报仇雪恨!敌人再可敬,战场之上斩其头颅,扬我之威!万族欲要报仇,那便再战!”

    “战!”

    一位位府主,放声高喝!

    此战,终究还是我人族胜了!

    下方,亿万人族,纷纷暴吼:“敬其勇武,斩其头颅,祭奠英烈,铭记族仇!”

    “战!”

    人族吼声震荡天地!

    你万族有英雄,我人族也有。

    我人族大秦王,镇守边疆五百年,五百年前,背水一战,杀破诸天,孤身一枪镇万敌!

    我人族有夏刀,夏家的刀,斩破一切敌!

    我人族有开府三十六府主,无叛徒,无懦夫,逢战必先,至今战死近半……

    人族不比任何种族差!

    此刻,万族送走了自己的领袖,人族则是为人族英雄欢呼!

    诸天万界之战,此战,落下了帷幕!

    这样的种族之战,也许还会持续,也许还会蔓延!

    但是,这个时代,诸天之战,万族之战,结束了!

    万族生灵面前,摩多那紫发渐渐转变,化为了红色。

    他看向苏宇。

    苏宇也在看他。

    这个昔日在星宇府邸还有过合作的年轻俊杰,今日,仿佛苍老了许多,眼中,还有掩不住的悲伤,却是迅速恢复了冷静。

    他低下了头颅,声音平静:“万族战败,罪魁祸首已死!手染人族鲜血者,尽诛!”

    一挥手,数十上百万头颅浮现,累积成了头颅之山。

    摩多那再次低下头颅,“还请宇皇,赐予万族一条生路!”

    他声音渐渐高昂,“还请宇皇,赐予万族一条生路!”

    下方,亿万生灵匍匐,泪流如注。

    摩多那再喝:“还请宇皇,赐万族一条生路!”

    跪伏在地,匍匐求饶。

    这位桀骜的天才,今日选择了活下来,没有和那些人一起离去,他低着头,匍匐在地,身躯颤抖,却是迅速恢复了平静!

    活下来……活下去!

    带着这些无路可走的万族生灵,求一条活路,他不知前路在何方,他不知这条路有多难走,他只知道,这如山的重担,那些人留给了他。

    全部死了!

    战死在了这里。

    成王败寇!

    天古他们无法活,也不愿意活,天古说,他不再跪拜苏宇,不再让仙族臣服,所以,他不想在自己活着的时候,看到这一幕。

    所以,他选择了死亡。

    他们走的潇洒,摩多那却是不能走,他负担着这如山的重任。

    他的身边,神族的战无双,也匍匐在地,身体颤抖,不是惊吓所致,只是不甘、不愿、不想,极度的悲伤。

    这些年轻一代,今日,在这种场合下,走到了前台。

    苏宇平静道:“收拢部众,进入小界,等待安排!我若败,你们必死!我若胜,自有安排!”

    “叩谢宇皇!”

    摩多那跪拜,挥手,无数部众被他收起,收入了兵器空间。

    原地,留下了无数血和泪。

    大秦王这些人,纷纷看向他,再看苏宇,大秦王沉声道:“陛下若是不愿造杀孽,秦广手染血腥,愿出手灭其族,断其文明!”

    斩草除根!

    哪怕杀戮亿万,化为万界不忘的刽子手,也无所谓!

    苏宇平静道:“我答应了天古,自然是有条件的!我活着,万族已经战败,已经覆灭!我死了……人族自己看着办,待我死后,随万界变幻!”

    大秦王退下,不再多言。

    人族,已经战胜了对手!

    显然,苏宇因为答应了天古,不愿再覆灭其族,他也不再说什么。

    苏宇一挥手,原本的战场,化为一个巨大的天坑。

    血肉被他全部收敛。

    苏宇沉默一会,只手遮天,摘星拿月,无数大道之力汇聚,化为一块石碑。

    石碑上书——万皇墓!

    石碑伫立,天坑化为黑暗,消失在原地,唯有那巨大的石碑,依旧伫立,苏宇看向四方,“万界之战,此战终结!新宇三年,万界平定!”

    “大胜!”

    “宇皇万胜!”

    “……”

    天地欢呼,哪怕苏宇说,不灭其族,一切交给后来人,可新宇历,人族大胜,纠缠了十个潮汐,征战了十万年的万界之战,今日落幕了!

    这一刻,四周,一位位强者,也是心情复杂。

    人皇几人朝苏宇看来,带着一些唏嘘,一些感慨。

    从上古蔓延到现在的战争,此战彻底终结,新宇时代,万族再也掀不起风浪了。

    而苏宇,没再说什么,转头看向远处的稷天他们。

    解决这些人,解决了人门,甚至是解决了时光之主……自己,也该落幕了!

    万界的时代,随着天古他们陨落,陡然少了许多乐趣。

    ……

    远处。

    稷天也在看着苏宇,带着一些疯狂,一些无奈。

    该死的混蛋们!

    他扭头看向天门和地门他们,再看人祖和狱王,最终,化为了失望,终究还是选择了袖手旁观,天古他们,便是前车之鉴!

    而天门,微微皱眉,沉声喝道:“石,回来!独自离去,小心被猎杀!”

    石跑了!

    但是,能跑去哪?

    混沌是无边无际,可深入混沌,没有时光长河覆盖,没有天地覆盖,混沌,可不是那么轻松的地方,混沌之外,更加凶险!

    此刻,固守,等待他们恢复,才是唯一的出路!

    遥远的混沌深处。

    石化为壮汉,看向那边,带着一些惊惧和无奈。

    回去?

    天门时代,快死光了!

    除了穹追随了苏宇,日月还在追随天门,那么多禁地之主,除了自己,都没了!

    号称最强的天门时代,而今,死的差不多了。

    “一群王八蛋!”

    石痛骂一声,都是自私自利之辈!

    空被杀的瞬间,他就明悟了,靠不住的!

    正如苏宇所言,他们这些人,真正能靠得住的,唯有自己的实力,你自己没实力,其他人再强,也和你无关!

    此刻,石很后悔。

    当日,就算是和他们翻脸,也该用愤怒之道,去换取全部的人祖大道,而不是换取一半,还要和空分,压根没提升多少。

    早知道如此,当日就不该妥协,哪怕翻脸也在所不惜!

    此刻这些人喊自己回去,还想让自己给他们当炮灰吗?

    他们的计划,自己一无所知!

    回去了,除了抵挡苏宇他们,有何好处?

    自己,才是这一方联盟最弱的!

    地门比自己强,日月跟着天门,人祖狱王一伙的,惊天和稷天一伙的,下一个要死的,只会是自己!

    石到了这一刻,彻底看透了,也看明白了!

    原本和空,好歹还算一伙的。

    可现在……没了!

    听着天门的呼喊声,他没有理会。

    “混沌……”

    他转头就朝混沌深处飞去,混沌危险无比,他知道,但是作为开天时代的挡路石,他本就是混沌中诞生,在天地朦胧之中诞生,他就生在混沌之中!

    你们无法承受,不代表我也无法承受。

    你们打去吧!

    我走了!

    逃!

    逃到你们找不到的地方,至于阳气,他在想,当自己逃离了万界覆盖的区域,逃离了时光长河覆盖的区域,还需要阳气吗?

    还会寂灭吗?

    他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他想逃走,至于投靠苏宇,也照样是炮灰,是打手,何必呢。

    石化为混沌大山,朝无尽虚空飞去。

    不再回头!

    ……

    天门等待了许久,没能等回来石,有些遗憾,叹息一声:“他应该去混沌深处了,开天时代之前的混沌!”

    地门和天门也朝那边看去,地门淡淡道:“走就走了,他逃不走的!进入了万界区域,进入了开天时代,进入了那家伙留下的区域……往哪逃?这,不是开天之前的混沌了!”

    一声叹息,众人纷纷沉默。

    逃不走的!

    天地二门,再次朝时光长河深处看去,看向那黑暗的长河,“人门……快降临了!”

    他们看向稷天,稷天此刻已经飞回,带着一些颓然,见他们看来,半晌才道:“万界长河不覆灭,就算人门降临,他也未必会出现……唯独当万界长河彻底覆灭,他才可能出现……”

    几人对视一眼,都没说什么。

    稷天嘲讽:“此战不杀苏宇他们,不需要等他出现了……我们都会死!”

    天门冷漠道:“你若是真有先见之明,早就杀了苏宇!何必等到今日?正如苏宇所言,你稷天,总是自以为是!总是觉得唯你聪慧!之前,你若不自封自己,那一刻,给苏宇一击,苏宇也许已经死了!不要将所有的责任,都推脱给他人!稷天,你是聪明……却也只是小聪明!你在人门多年,正如苏宇所言,你懂的只是皮毛,不懂人心!”

    人心是什么?

    人心就是,我们没恢复到巅峰,不会轻易出手,你一再逼迫,只会让我们隔阂更深!

    死了一个空,也不足以改变他们的立场!

    稷天的埋怨,只会让大家的裂痕越来越大!

    地门也淡淡道:“我也好,天门也好,周也好,我们所求,也不过是为了活命……稷天,有些事,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再一再提及了!”

    你让我们出手,就是让我们去冒死,你果然不懂我们!

    稷天彻底无声!

    原来……不懂人心的是我?

    自嘲一笑,稷天深吸一口气,微微点头:“是我……孟浪了!只是希望……大家不要再上当了!”

    众人微微点头。

    都不再说什么,事已至此,唯有等待下去,多两位36道都没敢出手,何况现在。

    ……

    而此刻的苏宇,已经回归人境,带着一些嘲讽,一些不屑。

    没有自大,只是觉得可笑。

    觉得稷天他们可笑!

    “我早就说过,猪队友往往比强敌更可怕!”

    苏宇看向穹和武王几位,忽然笑道:“有时候,不懂什么,其实甩开膀子干更合适!”

    穹哼了一声,他觉得苏宇又在嘲讽自己。

    武王倒是无所谓,和我无关,苏宇说的是穹,我可不是莽夫,我是个聪明人。

    而苏宇,也笑了起来,吐了口气:“人皇陛下,文王前辈……走,去喝一杯,庆功!其他人不要乱走,小心被围杀了,今日大胜,喝一杯聊聊!”

    人皇和文王微微点头。

    而苏宇探手一抓,正在和炊饼聊天的豆包,被苏宇一把抓入手中,豆包被抓入手中,急忙四处看了一下,松了口气:“大肥狗不在就好!”

    大肥狗老是欺负它,偏偏它还打不过,所以很恼火。

    文钰笑了起来:“肥球还没醒呢!”

    “真能睡!”

    豆包鄙夷,忘了自己其实睡了很多年。

    此刻,豆包有些兴奋:“苏宇,可以吃天古了吗?”

    “人都死了,吃什么吃!”

    苏宇笑了一声,“回头给你吃更好吃的,比天古要香的多!”

    “真的?”

    豆包大喜,还有比天古更香的?

    而此刻,文王和人皇他们对视一眼,天古、豆包、人皇印。

    天古一定和苏宇说了什么,这才让苏宇决定放过万族,可能和人皇印有关,那人皇印中,难道真的隐藏着什么?

    这一刻,几人都来了兴趣!

    一旁,死灵之主他们也隐约有些感觉,但是没有多说什么。

    也许是秘密,反正听不听的,也无所谓。

    当然,好奇还是有一些的。

    苏宇见他们好奇,忽然笑了:“算了,一起去吧!人皇用人皇印骗了穹前辈好一些时日,去一起欣赏一下人皇印!”

    穹一脸讪讪,其实,他不太想去看!

    每次看到人皇印,都觉得好好看,好亲切,好暖心……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顶!

    可又架不住好奇之心,扭扭捏捏的,犹豫了半天,还是咬着牙,跟着一起朝宇皇殿走去,老子也去看看,到底啥稀奇的!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