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3.买粮票

作者:我不是老李A字数:2687更新时间:2021-11-17 03:00:27
最新网址:www.mw8.la
    留点钱在手里,但凡有事也不会慌。何雨天把钱塞进了小雯的手里,说道,“这钱没用掉最好,说明这一周你都是好好的。这2块钱叔叔就留给你救急用了。如果我回来,什么事都没有,就算你帮叔叔保管了。叔叔回来,再还给我,记住没?”

    小雯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了。”

    接着,何雨天把自己房间的钥匙给了小雯一把,然后又在新的厨房藏了一把。

    “小雯,窝头叔叔给你蒸上了,还炒了盆白菜,你记得看着点啊。”

    “叔叔,我会认真看着的。”

    “行,那我去买东西去了。”

    何雨天骑着自行车就出去了,很快就到了张叔家门口。你别说,前来买竹筐簸箕的人是真不少。队伍都排到了外面了,张叔一个人做的来吗?何雨天心里有一个大大的问号一闪而过。

    人逢喜事精神爽,张婶还是坐在门口,看起来脸色红润多了。

    “张婶,张叔在里面吧?”何雨天笑着说道。

    “小天,你可有些日子没来了。你张叔忙着呢。进去吧。”

    “这人凭什么插队啊?”

    “就是,我们都排了这么久的队伍了。”

    “还讲不讲道理了。你要是插队的话,我也站前面去了。”

    何雨天看着现场嘈杂的气氛,等待的顾客显然有些烦躁,找着机会就想起哄。赶紧解释道,“我不是来买竹筐簸箕的,我是来走亲戚的。”

    果然,这话一说,大家都没话说了。何雨天转头便往里面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小院子,除了排了一条长长的队伍外,里面坐满了编织竹筐和簸箕的人,男女老少都有。张叔就在正中间,不时有人过去向他请教。

    何雨天走了过去,笑着说道,“张叔。”

    张叔头都没抬,手里的活计还在继续,说道,“甭废话了,直接说,你编到哪出问题了。”

    “张叔,是我,小天。”

    张叔这才抬头看了过来,说道,“呀,小天来了。”

    “叔,我是来买柴火的,你这里卖不?”

    “卖啊,一板车一毛,你要多少?”

    何雨天想了想,一板车应该能用个半个月,有一车就行了,说道,“一车就行了。”

    张叔把自己儿子叫了过来,“小东,过来。”

    张叔的儿子小东,是个16岁的老实勤劳的孩子,高小毕业就开始跟着他做事了。

    “爸,你叫我干嘛?”

    “去拖一车柴火去你小天哥家,地址情满四合院,我记得你去过了吧?”

    “嗯,上次去过了几次。”小东点了点头。

    “那行,你现在就送过去吧。”听了这话,小东就走了,被何雨天叫住了,“张叔,等下借你的板车给我拖一车煤块吧?”

    张叔露出了难色,说道,“小天,我这板车可是新的。拿去装煤,我得洗半天。”

    “叔,能不能帮我借一辆板车?”

    “小天,其实供销社里面有人在做租车的生意,运一车煤要5分到1毛钱。你到了那里,直接问售货员就行了。”

    “谢谢叔提醒。”

    一车煤块够一家人烧10个月了,何雨天只有一个月的票。告别了张叔,便骑着自行车来到了鸽子市。守卫的人热情的对他说道,“何放映员,大鹏在市里面闲逛,不在房间里。”

    “哥们,谢了。”听了守卫的指引,何雨天在鸽子市转了一会,就看到了魏远鹏。

    何雨天隔着老远就热情的说道,“大鹏。”

    “何放映员。”大鹏看见何雨天也是很高兴。

    “大鹏,这边说话。”何雨天拉着大鹏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说道,“大鹏,我想买些煤块票。要300块。”

    大鹏听了,说道,“何放映员,煤块票这东西常见,这里很多。今天可有不少好东西,三转一响的票都有,粮票也有,要不要?”

    “行啊,我这刚刚发的工资,正好有钱了。”

    “行,哥,走这边,还是去仓库房那里。”大鹏热情的带着何雨天来到了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在卖菜房间的后边,甚至有铁门拦着,更加的隐蔽。

    里面的陈设看起来和一般人卧室差不多,一张火炕、几个柜子。一个穿着军绿色军装大衣的年轻人坐在一张旧桌子前面,听到动静,看着两人。

    魏远鹏的姿态有点低,这人的身份应该挺高的,何雨天猜测这人应该是鸽子市的实际领导者。大鹏笑着看着年轻男子,说道,“颜哥,带人来买煤块票和粮票的。”

    颜哥其实只有18岁,只不过能够确保鸽子市的正常运行,因此手下网罗了一大批待业青年,很得大家的尊重。“兄弟,要多少煤块票和粮票?”

    何雨天拿出来20块钱,说道,“颜哥,我要300块的煤块票,剩下的钱全部换大米票或者面粉票。”

    “要这么多的粮票?”颜哥收了钱,打开抽屉点了起来,不一会的功夫,就点出了10张30块的煤块票。

    要知道10张煤块票才2毛,一斤面粉票一张1毛5分,一斤大米票一张2毛。颜哥算了49张大米票,口里嘟囔着,“加上煤块票,这就10块了。”

    点了60张面粉票,口里嘟囔着,“又9块钱了。”接着他又点了5张大米票,,面露喜色,对着两人说道,“算好了。”又看着何雨天,说道,“兄弟,你点点。”

    何雨天当着两人面,点了一遍,没有任何问题。高兴的说道,“谢谢颜哥。”随后便出去了。

    大鹏也跟了出来,告别了大鹏,他赶紧骑着自行车回家看看。还好来的急,半路上看见小东拉着板车也快到了。打了声招呼,何雨天骑着自行车回了家放好后,跑了几步过来帮着小东一起推车。

    “小天哥,不用帮忙,我自己来就行。”小东额头已经开始出汗了,对着何雨天淳朴的一笑。

    何雨天直接上手推着木板车,说道,“加油,马上就到了。”

    小东也没有纠结这些,道了句谢谢,默默地拉着板车前进。拉车的绳子是一卷粗粗的草绳,只在搭在肩上的地方有一块布包着。

    因为怕草绳受不住力,小东只能用巧力,这才累的出汗了。何雨天也没想到现在连绳子都这么缺呢。何雨天记得以前学校比赛的麻绳挺好使的啊,好像也不值钱的玩意,怎么小东用不起呢。

    “小东,我看这草绳好像不怎么扎实啊?”

    “确实不顶用。可惜我家没有麻绳票,买不到麻绳。”

    这时候的剑麻种植也是刚刚发展起来。北方只有槿麻,南方则有黄麻和槿麻。按说,现在应该不缺麻绳的。可能还是天灾的原因。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