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1.路遇卖匾者

作者:我不是老李A字数:2681更新时间:2021-10-18 08:00:43
最新网址:www.mw8.la
    离了螃蟹摊子,何雨天也没觉得有什么可买的。记得前面有卖土鸡的,刚刚买了点干香菇,想吃母鸡汤了。

    “让一下。”

    “借过。”

    “师傅,来只老母鸡。就这只吧,看着也精神。什么价?”

    “我这老母鸡,都是有3斤多了。不还价1块5毛一只。”

    “行。师傅,帮我杀了吧。”

    “杀鸡要再加5分钱,或者把内脏给我抵钱。”

    “行了,不差钱。”

    看热闹是国人的天性,等待摊主处理的时间,何雨天旁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这里面在干嘛啊?这么热闹?”

    “听说是里面有卖匾。”

    “一块匾有什么特别的,这么多人聚在一起。”

    “不知道,我就挤进去想看看热闹。”

    “带我一个啊。”

    “你跟着我往里面挤就是了。”

    ……

    “叮!连环任务形成:阻止李德金卖出军功匾,帮助南山村李寨度过冬季的饥荒。任务发布:说服李德金放弃售卖军功匾。”

    本来买了母鸡,不愿凑热闹而绕道走的何雨天折返回来。见着有人离开,慢慢的挤了进去。

    人群围成了一个圈,一个头发有些发白,神色悲伤、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坐在正中。神色憔悴、有一身黝黑的腱子肉和满脸的风霜,抱着木匾的手满是茧子,身上的素衣满是补丁。无不在告诉大家,这是一个常年劳作的普通农民。

    “这是卖什么呢,不会是四旧吧?”

    “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卖四旧啊,这不是作死吗。再说了,这漆都是新的呢。”

    “难道是啥好木料?”

    “有可能。”

    ……

    “各位,我要卖的是这块匾是我儿子在战场上牺牲后,政府奖励的。如果我不是村长,村里人实在是没吃的了,我是不会拿出来卖的。这么多年了,我一直用棉被包着,从来没有弄脏过。”中年农民完全拨开了覆盖着的棉被,露出崭新的木匾。

    “嗬,祖国干城,这评价很高啊。”

    “y战英雄,一级战斗英雄。”

    “老头,你这匾可是荣誉啊,怎么能拿出来卖呢。”

    “唉,今年大家都不容易。”

    “老头,你们村缺粮食,我们可以捐点,匾就别拿出来卖了。”

    ……

    听了大家的话,中年农民没有多余的表情,环顾四周,跪拜着,“各位,今年灾荒,村里吃不上饭。我作为村长,不能没有行动。今天舍下我这老脸,用这匾换1000斤粮食,来日必有厚薄。”

    “唉,使不得啊。”

    “唉,1000斤粮食也不是谁能拿的出来的。我这有点钱,你拿去买粮食吧。”

    “我也只有1毛,别嫌少。”

    有几个上前扶起了中年农民,现场的人则是尽自己所能,捐了一些钱财。

    中年农民有些难为情,嘴巴张开却没有说话。如果不是到了最后一步,谁又会向乞讨一样的接受别人的馈赠呢。

    现场的人捐了钱便走了,还自发的给后面的人解释和让路。何雨天才能顺利的进去。

    “大伯,我有办法让你们村今年赚到钱,而且完全靠你们自己努力就行了。”

    中年农民抬起头,带着希冀的目光看了过去,一个穿着一身新衣服、手里提着一个竹筐,里面似乎全是螃蟹。这种人要么是有本事的人,要么就是富家公子哥。

    中年农民的眼神黯淡了一些,“小伙子,你真的有办法?”

    “你在这里靠卖匾、靠大家的捐助,能弄到多少粮食。求人不如求己,我有办法让你们村,暂时度过今年的困难。”

    “你说的是真的?你可别骗我,真的会饿死人的。”中年农民非常认真的看着何雨天。

    何雨天也知道对方大概率不会信自己,把手伸进口袋,取出了随身空间里的十块钱。“叔,你要是不信,这十块钱拿给你,你拿去买粮食。我要是做不到,这钱就算我赔你们的。”

    中年农民伸出了手,又收了回来,对着何雨天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信你。”

    何雨天一把将一叠钱塞到了中年农民的手里,对方还一直推脱不要。

    “大伯,你要是不接受我的钱,那这事我就不管了。”

    “这……行吧,真的是太感激你了。”

    看着中年农民一脸的感激,何雨天心里很不得劲,就因为灾荒,英雄家人只能这么卑微的求着别人,“大伯,你再这么感谢,我可真就不帮你了。”

    意识到何雨天可能真的反感,中年农民恢复了以往的自信笑容,“小哥,我先去买点粮食。你?”

    “我跟着你去吧。”

    “嗯。”

    买完粮食,何雨天把中年农民带到了红星轧钢厂外的四合院,算是认了门。

    带进来会客的房间,招呼人坐下。

    “金伯,如今到处缺菜,种出了菜就能换粮食了。虽然现在土地水土流失严重、土地沙化严重。但我有办法种出粮食和蔬菜来。”

    “你真的有办法在这样的土地种出好粮食来?”

    何雨天心想,后世的各种抗盐碱抗干旱抗沙化的蔬菜多的是,还有滴灌技术、覆膜技术等,心里有了底气,回答的也快,“叔,我问你,你们今年冬天能种菜吗?能种冬小麦吗?”

    金伯想都没想,摇了摇头,“种不了,草根都被我们挖完了,明年只怕草都不找了。”

    “那不就是了,你们也只是牺牲一些时间、力气而已。”

    “唉,只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啊。村里本来就穷,前两年已经把老底掏空了,今年更是难,好多人家里都断粮了,只能吃草根、松子、核桃、螃蟹顶饱,能餐餐吃红薯土豆的也没几家。村里的细粮粗粮全换了红薯土豆,就这几天,有几家困难户怕是要饿死人了。”

    “金伯,我先把螃蟹放好,你在这等我,我一会跟着你去村里看看。”

    “行。”

    何雨天把装有螃蟹的竹筐绑在自行车后座,骑着车快速的蹬着。

    许大茂心怀鬼胎,一大早便将没有吃饱的棒梗叫到了自己家。

    “棒梗,你准备好撬棍了吗?”

    许大茂为了得到棒梗的信任,也是花了些心思,小米粥、一碟咸菜、4个白面馒头招待着。

    棒梗也是吃惯了傻柱带回来的饭菜,尤其是鱼肉,养成了挑食的习惯。人也有些娇气,玉米窝头都吃不习惯。

    没有认真听许大茂的话,只是狼吞虎咽的吃着。嘴里呜呜哇哇的不知道说了什么。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