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9.禁养牲畜农庄建公园

作者:我不是老李A字数:2648更新时间:2021-10-18 08:00:43
最新网址:www.mw8.la
    后院的蜜蜂已经不大出去了,有两箱已经被招募,今天又招募了一箱。

    就在回去的时候,何雨天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房东城西村的村长江志胜。

    “江叔,你好啊。”

    “小天,有件事要通知一下你。”

    “你说。”

    “是这样的,上面发了通知。禁止在城区养殖牲畜家禽,现在街道办下了通知要整改。你这里明天开始就不能营业了。”

    “叔,怎么一点事先消息都没收到啊?”

    “总之,明天会有人过来你这里给你下停业通知的。”

    “叔,怎么回事啊?”

    “具体的你明天就清楚了。”江村长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何雨天关注了瑞州府的公众号,点进去瞧了瞧,首页第一行字写着‘城市环境卫生人人有责’。

    ‘最近,我市开展了专项环境卫生治理工程,现已取得了……但城市周边仍有很多养殖牲畜家禽的现象,严重影响了我市的形象和人居环境。以下为取缔名单:上游湖鱼庄、驴肉火锅农庄、华林寨小农庄……’

    “草。”一种绿色植物,由于其影响庄稼产量,人们在愤怒、不满时总是提起。

    “唉,愁啊。”何雨天的脸扭成了苦瓜,刚有点起色,就做不下去了。

    他来到客厅,坐在看电视的老爸身边。“爸,你看看这个。”

    何父接过手机,带上老花镜,看了起来。一会后才抬起头来,还了手机。“这里真的要推倒建公园,不是说要等2年吗?”

    “应该是正好遇到了棚户区改革了,所幸一起做了。”

    “唉,我们这生意刚有点起色,结果就这样了。”

    “这家里的小农庄还没装修啊。太不靠谱了,早点说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爸,我准备回去做农庄。反正我现在手里有一批熟客,专做熟客的生意。”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时间到了晚上,陆陆续续的有熟客来了。

    很多人点了猴头菇炖鸡汤,大家都是冲着平时的口碑和上次海鲜的极品美味而来。

    已经温水泡涨,凉水浸泡一天的野生猴头菇,加上农家散养土鸡。炖出来的鸡汤香味浓郁,十分诱人。

    “张总,今天这道鸡汤,选用的是正宗的野生猴头菇、散养土鸡,你给评价评价。”

    “行。”

    何雨天亲自帮客人装了一碗鸡汤。

    张总拿着调羹舀了一勺,喝了起来。露出享受的神色。“不错,味道很正。小天,你的路子挺野的,这种极品货一般人可弄不到。我也是别人特意送我,我才吃过。”

    “张总满意就行。”

    何雨天离开后,张总妻子也尝了尝味道,满意的点了点头,“老张,这道鸡汤确实不错。鲜嫩清香,猴头菇和鸡肉的鲜味都发挥出来了,没有串味,恰到好处。”

    “干制的野生猴头菇颜色要深一些,更接近褐色。”

    “确实,这个颜色很深了,很像褐色。”

    “野生猴头菇的气味都是比较浓郁的,重要的是每个个体的气味都是不一样,原因是因为野生菇每个生长环境都是不一样,但是人工的都是在同一环境下,所以气味都是相同的。”

    “你说的还真是,这个香味和我们平时吃的确实不一样。”张总妻子在自己的碗里挑了一些猴头菇闻。

    “这应该是特级的野生猴头菇,形态常见、大小合适、香味浓郁、鲜味十足。上次那个人送的就是这种,据说花了大人情才弄来的。光价钱就花了1000元一斤。我刚刚看了,这里只卖200元。”

    “那小天老板不是亏了?”

    “应该不会吧,可能是正好有了路子。”

    “听说小农庄不能开了,这刚找到一个满意的地方吃饭,就没了。”

    “小天好像早先准备回家去弄农庄,现在也不知道怎样了?估计会回家去弄吧。”

    “来,大家都分点鸡汤。有益气、健脾、和胃、抗癌等功效的,味道也不错。”张总招呼大家喝鸡汤,亲自给老人添上一碗鸡汤。

    ……

    松子这东西在南方不常见,没有人愿意吃。

    “张总,正宗华北松子,给大家送的。”何雨天见卖不出去,给每桌客人都送了半盘瓜子和半盘松子。

    “小天,你在北方有亲戚?”

    “嗯,那边有路子,能弄到一些野生的东西。在那边不好卖,给我寄过来试着卖。”

    张总吃了几个,很满意。“不错,松子挺甜的。”

    “张总要不要买点回去?”

    “行啊,给我来3斤吧。”

    “好嘞。”何雨天退出去后,称了三袋一斤的松子,用塑料袋装好。

    “爸,这三斤松子是张总要的,等下给他的时候,收100元一斤啊。”

    “嗯,我知道了。”

    “你是何雨天?”一个一身假名牌,很漂亮的女孩,有些故作高傲的看着何雨天,眼神中却带着一些闪躲。

    何雨天被她的目光看的有些莫名其妙,“欢迎光临,女士,几位?”

    看着何雨天不认识自己,女孩反而松了口气,“我有约了,南山厅。”

    “行,南山厅在最里面。”

    “嗯,谢谢。”

    女孩走后,何雨天想了一会,也没想起来到底是谁。

    “老板,来一瓶海之蓝。”

    “来喽。”何雨天忙碌之后,便把这事给忘了。

    过了一会,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进来,来到柜台前,神色有些伤心,又有些愤怒。“老板,有没有一个秃顶的国字脸男子来了吃饭,脖子上有一块灰色的疤痕。约了我吃饭,在哪个房间?”

    客人能够描述的这么清楚,何雨天也没多想,确实又这么个客人。脖子上的疤痕太显眼了,一眼就记住了。“女士,你说的客人在南山厅,往里走就是了。”

    “谢谢老板。”女人离开后,里面传出来吵闹的声音,碗掉碎的声音传到了外面。被传菜的何母听见了。

    “小天,南山厅的客人在闹事,你快去看看。”

    “妈,你别急,我去看看什么情况。你去做事吧。”

    “行,能调解就调解,不行就报警,知道吗?”

    “嗯,我是去解决问题的,不会有事的。”

    何雨天走到了南山厅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各位,冷静点。”

    只见中年女人正抓着年轻女孩的头发,两人打成了一团。中年男人一直在一边劝别打了。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