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二:一统天下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6021更新时间:2021-08-19 00:00:16
最新网址:www.mw8.la
    李灵素的提问,同样也是天地会成员们的疑惑,刚才不问,是众人还沉浸在监正殒落的怅然中。

    感叹昔日的大奉守护神身陨。

    看到圣子的传书后,众人收敛情绪,把注意力转回各种疑惑和不解翻涌而上。

    许七安身在海外,如何得知殒落的消息?

    而且,他把监正和天尊的陨落摆在一起,这说明天尊与天道同化绝非寻常,可能与大劫有关。

    【三:天尊是为监正而死的。】

    许七安的传书出现在众人眼中。

    天尊为监正而死?!

    天尊也出海参战了吗?难道是被我骂到羞愧,所以才出海相助许七安,激战中,天尊为救监正而死........圣子又悲伤又感动又困惑。

    天尊也参战了啊,看来圣子立功了,可惜监正依旧难逃厄运........其他人心里如此想道。

    但许七安旋即而来的传书,让天地会成员愣在当场,瞠目结舌:

    【三:赵院长殉国后,大奉气运彻底消散,监正不再是不死之身,因此殒落。但天尊融入天道后,唤醒了监正。。】

    监正原本已经死去,是天尊融入天道救回了他........天地会成员望着这条传书,心头一震,本能的知道这句话里蕴含着极夸张的信息量,但又看不懂。

    赵院长虽然击退了巫神,挽救千千万的百姓,但他的死,确实榨干了大奉最后的国运........楚元缜亲眼见证了赵守的殒落,只是没想到,赵守在救下无数百姓的同时,也变相的“害死”了监正。

    世事无常,莫过于此。

    但天尊融入天道和唤醒监正有什么关系?

    为什么天尊融入天道,会唤醒监正?

    【七:天尊融入天道,唤醒了监正?宁宴,这是什么意思。】

    李灵素再次替天地会成员问出心里的疑惑。

    【三:因为监正是天道化身。】

    许七安发完这条传书后,动指如飞,把详细情况,一条条的以传书形式发在地书聊天群里。

    等他发完后,地书聊天群已经一片寂静,没有人发声,也没有人感慨。

    寂静不代表平静,相反,此时的天地会成员,内心掀起的波澜足以称作“毁天灭地”。

    这包括就在许七安身边的怀庆。

    监正是天道化身,而他诞生出的意识,是包括道尊的天尊分身在内,后续一代代天尊融入天道形成的。

    难道监正要扶持许七安成为武神,难怪他要培养守门人。

    许久后,初步平静下来的楚元缜感慨传书:

    【四:难怪我会觉得术士体系的诞生有些突兀,初代监正也是他的棋子,在他的引导下开创了术士体系。】

    【二:所以,人族昌盛,得天地厚待,是因为道尊和一代代天尊的功劳?】

    李妙真难得的提出一个有深度的问题。

    她的意思是,人族能在继神魔之后,战胜妖族和神魔后裔,成为九州世界的主人,是因为道尊和天尊们对天道产生了影响,使其偏向人族。

    【三:或许吧!】

    许七安传书道,他无法给出答案。

    【八:尽管天道无情,但毕竟也诞生了意志,但凡有意志,便有喜恶,既然是道尊和一代代天尊意识的聚合体,亲近人族在所难免。我更在意的是,天宗的心法,是可以让天道拥有意识的,诸位,这会不会成为隐患?】

    天地会内部陷入短暂的平静,众人思考着这个问题,没有回答。

    突然哲学起来了.......许七安心里嘀咕一声,刚想说自己身为守门人,也能一定程度上制衡天道,突然看见李灵素发来传书:

    【不会有这样的隐患了,刚才师尊下山见我,说天尊羽化前,留下三条口谕。一,冰夷元君接替天尊之位;二,天宗重修原始道法,不再修太上忘情。】

    师尊成为新一代天尊了?李妙真由衷的为冰夷元君高兴,并传书解释道:

    【二:原始道法是远古时代末期,人族先辈们摸索出的修行之法,你们知道的,道尊是集道法的大成者,但并非开创者。道尊开创的是天地人三宗之法。】

    原始道法是可以修到超品境的,道尊便是例子。

    弃修太上忘情的话,当然就不会再有天尊融入天道,唤醒监正了。

    这也意味着,监正真正意义上的陨落了,永远不可能再降临人间。

    寝宫里,坐在御座上的许七安,握着地书,扭头看向司天监方向。

    他的目光仿佛穿透屋檐,看见了高耸入云的八卦台,却再也看不见那道捻酒杯眯着眼,醉眼看人间的身影。

    监正.......许七安轻轻叹息。

    【八:第三条口谕是什么?】

    阿苏罗传书问道。

    【七:剥夺我圣子之位,逐出天宗。】

    地书聊天群猛的一静,众人仿佛看见了圣子灰心丧气,欲哭无泪的脸。

    【二:这是为何啊?】

    李妙真大吃一惊,她被逐出天宗,是因为信念不同,无法做到太上忘情。

    师哥命犯桃花,确实也该逐出师门,但既然弃修了太上忘情之法,那便没有把圣子逐出师门的必要。

    【七:可能是,嗯,大概,是我在天宗山门下骂的太过分了。】

    【二:你骂什么了?】

    李妙真心里一沉。

    【七:就,就是,一时糊涂,想当天尊他爹.......】

    李妙真:“.....”

    许七安:“.....”

    怀庆:“......”

    阿苏罗:“......”

    楚元缜:“......”

    见众人不说话,李灵素传书狡辩:

    【七:天尊也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太上忘情嘛。】

    【六:阿弥陀佛,贫僧觉得天尊已经忘情了。】

    恒远大师忍不住传书,他等闲是不说话的。

    李灵素:“.......”

    天尊不忘情,你现在已经轮回去了........李妙真气呼呼的传音:

    【二:好啦好啦,先回京城,你的去留,容后再商议。】

    她还得为不争气的师哥的未来操心。

    天宗待不下去了,地宗肯定也不行,师哥虽然是个好人,但不是善人,人宗倒是可以,洛玉衡看在许七安的面子上,肯定会收留天宗弃徒。

    但人宗隐患极大,业火灼身时,需以意志力对抗七情六欲,而师哥后宫佳丽三千人,怎么可能不碰女人?

    碰了女人就会被业火烧死。

    .........

    结束传书,许七安侧头看了眼站在右侧,龙袍加身的女帝。

    “我回府报个平安。”

    他起身,语气低沉的说道。

    怀庆纤薄性感的嘴唇轻轻抿了一下,大劫已定,恋人平安,固然是件值得欣喜之事,但这次大劫里,金莲道长、赵守,还有监正,都彻底的离开人间。

    重获新生的喜色下,是生离死别的伤感。

    她能体会许七安沉重的心情。

    .........

    许府。

    寒冬腊月,许府的花园里,盛开着灼灼醒目的鲜花,阵阵沁人的花香在府上缭绕不散,闻之心旷神怡。

    清晨的寒风里,许铃音坐在内院的石桌边,两只小脚悬空,一边面色狰狞,一边把酸涩的橘子塞进嘴里,时不时打个哆嗦,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被酸的。

    粗短的小手指沾满黄色的皮汁。

    “大锅......”

    看见许七安回来,小豆丁先是瞅一眼他的手,见两手空空,这才松了口气,竖起浅浅的眉毛,向大哥告状:

    “爹今早又买青橘回来给我吃了。”

    许七安就问:

    “那你感不感动?”

    许铃音顿时悲从中来,酸的挤出两行泪。

    乖孩子,都感动的哭出来了........许七安摸摸她的头,道:

    “下次你爹再给你买青橘,你就把洗澡水偷偷灌进他的茶壶里,你二哥也一样。”

    许铃音一听,眼睛亮了,大声试探道:“那我用洗脚水可不可以?”

    以后家里的水不能喝了.......许七安鼓励的说:

    “真是个聪明的孩子,但记得下次说这些事的时候,小声点。”

    他叮嘱小豆丁不要浪费食物后,便转道回了自己的小院。

    宽敞奢华的卧房里,临安坐在桌边,白嫩的青葱玉手握着猪鬃牙刷,心不在焉的漱口刷牙,两名贴身宫女默不作声的伺候着,一个烧热水泡汗巾,一个收拾着挂在屏风上的衣物。

    她的双眼有着浅浅的血丝,眼袋也略微浮肿,一看就是昨夜没睡好,心事重重。

    “吱~”

    推门声里,临安猛的抬起头看来,一袭青衣映入眼中,接着是熟悉的容貌,以及上面挂着的,熟悉的笑容。

    “我回来了。”他笑着说。

    她眼眶瞬间红了,仓促慌乱的推桌而起,撞翻了圆凳,带着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扑进许七安怀里。

    .........

    懒洋洋的暖阳里,慕南栀穿着荷色长裙,梳着时下妇人最流行的云鬓,靠窗而坐,怀里抱着蠢蠢欲动,想出去找许铃音玩的白姬。

    慕南栀的卧房偏南,窗户朝向的后院鲜少有人经过,因此她此刻并未佩戴手串,任由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沐浴在慵懒的冬日里。

    肌肤如玉,美艳如画。

    小白狐黑纽扣般的眼睛骨碌乱转,想着挑一个合适的机会逃走,与许铃音溜去司天监找监正玩。

    新任监正总能取出各种各样的美食喂给人类幼崽和狐狸幼崽。

    慕南栀轻抚白姬脑瓜上的绒毛,轻轻叹息:

    “以前姨不戴手串,你就高兴的舔姨的脸,现在没以前热情了。所以说,人心是善变的。”

    白姬眨了眨眼,天真无邪的说:

    “姨,我是妖呀。”

    “领会意思就好。”慕南栀反手给它一板栗。

    “我会永远爱姨哒。”

    白姬连忙表忠心,伸出粉嫩小舌尖,舔舐一下慕南栀的手背。

    “那今天就在这里陪着姨。”慕南栀低下头,展露出一个完美无瑕的笑颜。

    白姬心神摇曳,心里小鹿乱撞,用力点头:“嗯嗯!”

    它突然觉得,与其和许铃音这个愚蠢的人族稚童玩耍,不如留在这里陪天上地下,美貌无双的姨,光看着她的脸,就觉得灵魂得到了净化和升华。

    这时,正沉浸在花神美色中的小白狐,忽然察觉到慕姨的娇躯一颤,继而紧绷,紧接着,它听见熟悉的声音:

    “真美!”

    白姬昂起头看去,窗外站着熟悉的人,正朝慕姨挤眉弄眼。

    而明明茶饭不思的慕姨,此刻却表现出一副嫌弃和冷淡的模样,傲娇的撇过头,不去搭理窗外的人,仿佛这个男人一文不值。

    这样的态度转变是白姬的情商暂时还不能理解的。

    慕南栀傲娇了片刻,见臭男人没哄自己,就气呼呼的扭过头来,没好气道:

    “怎么没死在外面。”

    许七安笑道:

    “这不是想你了嘛,心里想着你,就有永远都用不完的力量,你是我最大的求生欲。”

    虽然知道这是花言巧语,糖衣炮弹,但慕南栀还是很受用的,哼了一下:

    “麻烦解决了?”

    许七安笑着颔首:

    “多亏花神无私奉献不死灵蕴,助我在海外大杀四方,终于平定大劫,从此九州再无超品。”

    呼......她心里悄悄松了口气,压抑的情绪得以排解,但心里的哀怨还有,就问道:

    “没什么损失吧?”

    许七安点点头:

    “监正赵守和金莲道长殒落了,其他人都还在,已经很好了。”

    他脸上是挂着笑的,可是笑容里有着浓浓的怅然和悲伤,缅怀和唏嘘。

    慕南栀心里的那点哀怨顿时就没了,还有点心疼,但性子傲娇,端着的劲儿一时放不下来,就说:

    “你能成为武神,就是对他们最好的回报,是他们最想看到的。”

    说完,把白姬往地上一丢:

    “去玩吧,走远点,午膳前不要回来。”

    白姬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小脑袋里充满问号,姨怎么说变就变呢?

    难道刚才对它的甜言蜜语都是骗人的吗。

    白姬气愤的出去找小豆丁玩了。

    许七安一步跨出,无视墙壁窗户,一步来到室内,慕南栀则走到桌边,娴熟的煮水泡茶,两人在暖洋洋的冬日里喝着茶,许七安给她讲述大战的经过。

    其中包括监正的真实身份,武神的能力等等。

    “那你气运加身,不可长寿的限制是不是没有了?”慕南栀惊喜的问。

    许七安愣了一下,他自己反而忘了这一茬,没想到慕南栀还记得,原来她一直寿命问题。

    “武神不死不灭,不受规则束缚,自然不会死。”许七安说道。

    慕南栀笑了起来,捧着茶盏,哼哼唧唧的说出自己的小心机:

    “百年之后,临安老死了,怀庆是皇帝,她也得死。钟璃霉运缠身,距离超凡十万八千里,李妙真行善事随心所欲,迟早入魔。算来算去,我的劲敌只有洛玉衡这个臭娘们。

    “但我不怕,谁让她丑呢。”

    我可以用太平刀斩断怀庆不可长生的规则,可以辅导临安修行,踏入超凡,也可以替李妙真磨灭心魔,辅助钟璃晋升超凡也不是难事........许七安没敢把心里话说出来,笑道:

    “所以,南栀才是我此生最爱。”

    许七安说的可是真心话,每条鱼都是他的挚爱。

    “油嘴滑舌!”

    慕南栀哼道,连忙低头喝茶,掩饰悄悄翘起的嘴角。

    ..........

    次日。

    早朝过后,一则告示贴在了京城各大城门口,以及各大衙门的公示栏上。

    告示洋洋洒洒百余字,内容是,许银锣率一众超凡强者,斩神魔,杀超品,平定大劫,西域、南疆以及北境和东北,正式纳入大奉版图。

    中原大奉王朝一统天下,京城轰动。

    这则消息旋即由驿卒传送到各洲各郡,席卷中原。

    ...........

    PS:我后续还是会更新番外的,公众号和起点一起更新,但有部分章节,我可能只会在公众号上更新,因为起点不太方便,嗯,不需要我解释吧。

    还有,之前看到书评,有读者说我七天没更新,害他投资失败,冤枉死我了,我完本后的第三天,就申请了完结。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