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五章 气运调节器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6014更新时间:2021-07-31 12:14:41
最新网址:www.mw8.la
    【四:巫神出世了!】

    皇宫,御书房里,怀庆手里握着地书碎片,指尖微微发紧。

    尽管很早前就有心里准备,但看到楚元缜的传书,她的心依旧缓慢的沉入谷底,四肢泛起冰凉,涌现悲观、恐惧和绝望的情绪。

    雷州战况激烈,本就是勉强拖延,而海外情况更是凶险,许七安生死不明,此时此刻,大奉拿什么阻挡巫神?

    巫神最后一个挣脱封印,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占了大便宜。

    诚然,佛陀与巫神是竞争关系,但别想着利用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规律左右逢源,说服佛陀撤退,大奉超凡确实可以转移到东北方阻扰巫神,但这不过是拆东墙补西墙。

    到时候的结果是,佛陀东来,势如破竹,局面不会有任何好转。

    “派人通知内阁和打更人衙门,大劫已至!”

    良久,怀庆望向御下的掌印太监,语气机械化般的说了一句。

    大劫已至........掌印太监的脸色煞白无比,如坠冰窖,身躯微微发抖,他抬起颤巍巍的双臂,默默行了个礼,躬身退下。

    .........

    文渊阁。

    议事厅,钱青书、王贞文等几名大学士,坐在桌边,头发花白的他们眉头紧锁,脸色凝重,以致于厅内的气氛有些凝重。

    掌印太监看了他们一眼,略作犹豫,道:

    “咱家多嘴问一句,几位大人可有破局之策?”

    他真正的意思是,大奉还有救吗?

    之所以没有问怀庆,而是询问几位大学士,一来是不敢触女帝霉头,二来未必会有答案。。

    当然,他是女帝的心腹,前几次的超凡会议里,掌印太监都在旁伺候,对局势知晓的比较清楚,

    所以更明白情况的危急。

    焦躁的钱青书闻言,忍不住就要出言呵斥,边上的王贞文先一步说道:

    “待许银锣归来,危机自解。”

    他神色笃定,语气从容,虽然神色凝重,但没有任何惊慌和绝望。

    见状,掌印太监心里一下安定,作揖笑道:

    “咱家还要去一趟打更人衙门,先行告退。”

    他作揖行礼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许银锣过往的战绩、事迹,以及据说达到了中原武夫史上未有的半步武神位格。

    心里便涌起了强大的自信,尽管依旧有些忐忑,却不再惴惴不安。

    王贞文目送他的背影离去,脸色终于垮了,疲惫的捏了捏眉心,说道:

    “纵使难逃大劫,在最后一刻来临前,本官也希望京城,以及各洲能保持稳定。”

    而稳定的前提,是人心能稳。

    赵庭芳难掩愁容的说道:

    “陛下身边的心腹都对许银锣有信心,何况是市井百姓,我们不乱,京城就乱不了。”

    经过女帝登基后新一轮的洗牌,上位的、或保留下来的大学士,不说品性高雅,至少私德没有大问题,且城府深,有心机,因此面临如此糟糕的局面,还能保持一定程度的冷静。

    换成元景期间,此刻早已朝野动荡,人心惶惶了。

    王贞文说道:

    “以排查西域细作为由,关闭城门,清空客栈、酒馆和烟花之地的客人,施行宵禁,阻断谣言传播渠道。”

    知道大劫的诸公不多,但也不算少,消息泄露在所难免,这样的举措是防止消息扩散,引来恐慌。

    至于各洲的布政使衙门,早在数月前就收到朝廷下达的秘密公文,尤其是靠近西域、东北的几大洲的布政使衙门、下辖的郡县州衙门。

    他们接收到的命令是,狼烟一起,举境迁徙。

    百户一里,十里一亭,十亭一乡,分别由里长亭长乡长负责各自管辖的百姓,再由县令统筹。

    当然,实际情况肯定要更复杂,百姓未必愿意迁徙,各级官员也未必能在大劫面前谨记职责。

    但这些是没办法的事。

    对于朝廷来说,能救多少人是多少人。

    钱青书低声道:

    “尽人事,听天命!”

    闻言,几位大学士同时望向南方,而不是巫神席卷而来的北方。

    ........

    打更人衙门。

    南宫倩柔腰悬佩刀,满心焦虑的奔上浩气楼时,发现魏渊并不在茶室内。

    这让他把“义父,怎么办”之类的话给咽了回去,略作沉吟后,南宫倩柔大步走向茶室左侧的瞭望台,看向了皇宫。

    凤栖宫。

    心情不错的太后正倚在塌上,捧着一卷书阅读,身前的小茶几摆着花茶、糕点。

    室内温暖如春,太后穿着偏明艳的宫装,淡扫蛾眉,容貌倾城,显得愈发年轻了。

    她放下手里的书,端起茶盏准备品尝时,突然发现门外多了一道身影,穿着藏青色的袍子,两鬓斑白,五官清俊。

    “你怎么来了。”

    太后脸上不自觉的展露笑容。

    魏渊通常不会在晨间来凤栖宫,除非是休沐。

    “闲来无事!”

    魏渊走到软塌边坐下,握着太后的一只手,温和道:

    “想与你多待一会儿。”

    太后先是皱了皱眉,继而舒展,调整了一下坐姿,轻轻依偎在他怀里,低声“嗯”了一下。

    两人默契的喝茶,看书,时而闲聊一句,享受着静谧的时光。

    也可能是最后的时光。

    ...........

    雷州。

    暗红色的血肉物质,宛如灭世的洪水,淹没着大地、山川、河流。

    神殊的漆黑法相连连后退,从最初交手至今,他和大奉方的超凡强者,已经退了近百里。

    尽管很绝望,但他们的阻击,只能减缓佛陀蚕食雷州的速度,做不到阻止。

    如果没有半步武神级的强者相助,雷州失守是迟早的事。

    没记错的话,再往后退七十里就是一座城,城里的百姓不知道有没有撤走,不,不可能所有人都撤离.........李妙真扫过与伽罗树死斗的阿苏罗、寇阳州。

    扫过不停给神殊施加状态,但自身却徘徊在身死边缘,随时会被琉璃菩萨偷袭的赵守等人。

    扫过屡次将目标锁定广贤,却被琉璃菩萨一次次救走,无功而返的洛玉衡。

    焦虑感一点点的从心里升起,不由的想到出海的许七安。

    你一定要活下来啊........她念头闪烁间,熟悉的心悸感传来。

    李妙真意念一动,召出地书碎片,眸子一扫,继而陡然色变,脱口道:

    “巫神挣脱封印了。”

    她的声音不大,却让激烈交战的双方为之一缓,继而默契的分离。

    接着,浑身浴血但酣畅淋漓的阿苏罗,眼神已现疲惫的金莲道长,右臂骨折的恒远,纷纷取出地书碎片,查看传书。

    四号楚元缜的传书内容在玉石镜面显化。

    天地会成员心里一沉,脸色随之凝重。

    而他们的表情,让赵守杨恭等超凡强者,心凉了半截。

    最不愿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巫神选在这个时候挣脱封印,在中原守备最空虚的时候,祂挣脱了儒圣的封印。

    “果然是这个时候........”

    广贤菩萨低声喃喃。

    他没有觉得意外,甚至已经猜到这位超品会在这个节骨眼挣脱封印,理由很简单,巫师六品叫卦师,巫神拥有能抓住机会。

    广贤菩萨双手合十,念诵佛号,面带微笑:

    “诸位,你们有两条路。”

    李妙真等人看了过来。

    广贤菩萨缓缓道:

    “皈依佛门,佛陀会宽恕尔等过错,赐尔等永生不死的生命,万劫不朽的体魄。

    “或者,退出雷州,把这数万里疆域让给我佛门。”

    “痴心妄想!”洛玉衡冷冰冰的评价。

    广贤菩萨淡淡道:

    “你们别无选择,嗯,莫非还指望许七安像上次那样从海外归来力挽狂澜?

    “半步武神虽说不死不灭,也得看遇到的是谁,他在海外直面两位超品,自身难保。或许,荒和蛊神已经赶来九州。”

    伽罗树神色倨傲又霸道,道:

    “如此看来,皈依佛门是你们唯一的活路。

    “其他三位超品,不见得会放过你们。”

    阿苏罗狞笑道:

    “行啊,你和伽罗树自尽当场,本座就考虑再入佛门。”

    李妙真扫了一眼远处大战不休的神殊和佛陀,收回目光,冷笑道:

    “我此番奔赴雷州,阻击尔等,不为私仇,不为名利,更不为长生。为的,是天地无情以万物为刍狗。”

    金莲道长抚须而笑:

    “好一个天地无情以万物为刍狗,贫道觉得一生广修功德,只知道人有七情六欲,要经历人生八苦,从不觉得“天”该有这些。”

    度厄双手合十,满脸慈悲,声音洪亮:

    “阿弥陀佛,众生皆苦,但众生并非囚笼里的玩物。佛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杨恭哼道:

    “为天地立心是我儒家的事,超品想越俎代庖,本官不同意。”

    寇阳州微微颔首:

    “老夫也一样。”

    他们此番站在这里,不为自身,更不为一国一地的百姓。

    为的是九州生灵,是后世子孙,是天地演化到第三阶段后的走向。

    这时,赵守传音道:

    “诸位,我有一事.........”

    ...........

    海外。

    五感六识被蒙蔽的许七安,察觉不到任何危险,实则已经腹背受敌,陷入两名超品的夹击中。

    往上是蛊神,往下是荒,而他此刻正与七绝蛊争夺身体的主动权。

    只要给他几秒,就能压制七绝蛊,碾碎它的意识,可两位超品不会给他这个时间。

    浮屠宝塔再次升起,塔尖套着大眼珠子手串,塔灵就要让大眼珠子亮起,故技重施之际,它突然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

    它也被蒙蔽了。

    蛊神连法宝都能蒙蔽。

    最致命的是,塔灵无法把自己的遭遇告诉许七安,让他知道传送失效。

    这时,失去对外界感知的许七安,脚下气机一炸,主动撞向头顶的蛊神。

    “嘭!”

    无法完全控制身躯的半步武神,以玉石俱焚的姿态撞中蛊神。

    蛊神坚硬如铁的庞大身躯,被撞的微微一顿。

    许七安却因为无法蓄力,无法调动足够的气机,撞的骨断筋折,皮开肉绽。

    双方撞击的力道犹如洪钟大吕,震彻天地。

    终究是蛊神胜了一筹,迅速调整,开始蓄力,庞大的身躯筋肉鼓胀,正要把许七安撞入气旋,可就在这时,蛊神体表的肌肉炸开,筋腱一根根断裂。

    这让祂正在积蓄力量的身躯宛如泄了气的皮球,失去了这转瞬即逝的机会。

    许七安空洞的眼睛恢复灵光,一把抓住浮屠宝塔,塔尖的大眼珠子当即亮起,从蛊神和荒的夹击中传送了出去。

    他不敢对两位超品有丝毫小觑,蛊神见识过他化解“蒙蔽”的手段,现在既然故技重施,那肯定有相应的办法阻止他传送。

    所以再次被蒙蔽后,他就没指望浮屠宝塔救他。

    刚才那一撞,是他在自救,利用玉碎自救。

    至于为什么撞的是蛊神,而不是荒,当然是两害相较取其轻。

    蛊神和荒都是超品,但两者有本质区别,蛊神拥有七大蛊术,手段多,更花里胡哨,更难对付。

    但相应的,祂的杀伤力会偏弱。

    反观荒,全身上下就一个天赋神通,这种剑走偏锋般的属性,才是最可怕的。

    就算许七安如今是半步武神,也没信心能在超品荒的天赋神通中存活。

    他一把抓住后颈的七绝蛊,把它连带血肉硬生生抠下来,本想直接捏碎,念头一转,还是没舍得,镇杀虫体内的灵智后,灌注气机将其封印。

    没有了七绝蛊,我又成了粗鄙的武夫........惋惜中,许七安取出七绝蛊,随手丢进地书碎片,而后看了一眼传书。

    【四:巫神挣脱封印了。】

    许七安头皮发麻。

    他在这边苦苦支撑,想不出解救监正的办法,九州大陆那边,巫神突破封印。

    ..........

    “天尊,弟子求你了,请您出手相助大奉。”

    天宗牌坊下,李灵素声音都喊嘶哑了,可就是没人回应。

    “别喊了。”

    叹息声从头顶传来。

    李灵素抬头望去,来人是他师尊,玄诚道长。

    他仿佛抓住了希望,急切道:

    “师尊,师尊,您快求求天尊出手相助,这次大劫非同一般,他不出手会后悔的。”

    玄诚道长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无法左右天尊的想法,天尊既说了封山,自然就不会出手。你便是跪死在此,也无济于事。

    “回去吧,莫要聒噪。”

    说罢,太上忘情的玄诚道长转身离去,不看弟子一眼。

    李灵素正要开口喊住师尊,忽觉熟悉的心悸传来,连忙掏出地书碎片,定睛一看:

    【四:巫神挣脱封印了。】

    巫神挣脱封印了........李灵素呆若木鸡,表情呆滞,脸色渐转苍白,旋即,他的额头青筋凸起,脸颊肌肉抽动,握着地书的手用力的青筋暴突。

    ..........

    皇宫。

    头戴皇冠,一身龙袍的怀庆站在湖畔,沉默的与湖中的灵龙对视。

    湖中的瑞兽有些不安,黑纽扣般的眼睛看着女帝,有几分戒备、敌意和哀求。

    “替朕凝聚气运。”怀庆低声道。

    头颅探出湖面的灵龙用力摇晃一下脑袋,它发出沉雄的咆哮,像是在恐吓女帝。

    但怀庆只是冷漠的与它对视,冷漠的重复着刚才的话:

    “替朕凝聚气运!”

    “嗷吼!”

    灵龙扬起长尾,发泄情绪的拍打湖面,掀起冲天巨浪。

    无能狂怒了片刻,它高高的直起身躯,张开修长的颚骨。

    一道道紫气从虚空中溢出,朝着灵龙的嘴涌起,紫气中有着玄而又玄的成分,怀庆的肉眼无法看到,但她能感应到,那是气运!

    灵龙正在吞纳气运,这是它身为“气运调节器”的天赋神通。

    ..........

    PS:求月票,最后一个月,最后一天了,以后再想给许白嫖投月票就没机会了,lsp们,求票(狗头)。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