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三章 一个前提,两个条件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3023更新时间:2021-07-24 10:20:50
最新网址:www.mw8.la
    亚圣殿前,赵守理了理衣冠,在杨恭张慎李慕白陈泰三位大儒的注视下,推开镂空朱红的殿门,进入殿中。

    哐当!

    殿门轻轻合拢,挡住了视线。

    阳光透过格子窗照射进来,光束中尘糜浮动,基座上方,立着一尊头戴儒冠,身穿儒袍,一手负后,一手置于小腹的雕塑。

    雕塑的脚边,站着一只白色的麋鹿。

    这是亚圣的妻子。

    赵守一言不发的望着这尊雕塑,眼睛里映着阳光,他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很久不曾动弹。

    赵守生于贞德19年,出身贫寒,十岁那年拜入云鹿书院,授业恩师是寒庐居士。

    那位不修边幅的老儒生常年居住茅庐,早年间不知道因为什么事,瘸了一条腿,郁郁不得志,好饮酒,喝醉了就写一些讽刺朝廷,辱骂皇帝的诗词。

    要没云鹿书院庇护,他写的那些诗词,够砍一百次脑袋了。

    平日里对赵守要求甚是严格,教的还算尽心尽力,一旦喝醉了,就发酒疯,嚷嚷着:

    读什么破书,一辈子都没出息,不如青楼买醉睡花魁。。

    年轻的赵守就梗着脖子说:

    睡一次花魁要三十两,不读书,哪来的银子睡。

    寒庐居士闻言大怒,你竟还知行情?

    一顿板子!

    赵守不服气的说:老师不也知道行情吗。

    又一顿板子!

    后来,老儒生在一个寒冷的冬天,喝醉酒掉进水潭里淹死了,结束了潦倒贫困的一生。

    在葬礼上,赵守从授业恩师的至交好友里得知了老师的过去。

    寒庐居士年少时是风头强劲的才子,因为云鹿书院出身的缘故,被贞德帝不喜,殿试时被刷了下去。

    他继续考,继续被刷下去。

    三年又三年。

    从一个年轻才子,熬成了鬓角霜白的老儒生,未曾谋到一官半职。

    忍无可忍,便怒闯皇宫,怒斥贞德帝,那条腿就是当时被打断了,若非上一任院长出面庇护,他早就被砍头了。

    这便是云鹿书院一直以来的现状。

    偶有小部分人能谋个一官半职,但大都不受重用,被打发到犄角旮旯里。

    更多的人连一官半职都没有,读书半生,仍是一介布衣。

    年轻的赵守当时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多年后,新任的院长给自己许了宏愿立了命,他要让云鹿书院的读书人回归庙堂,引它重返千年之盛。

    “两百年前,国本之争,书院与皇室交恶,程氏趁机背离书院,创国子监,将书院学子挡于庙堂之外。两百载匆匆而过,今日,弟子赵守,迎亚圣重返庙堂。”

    长揖不起。

    亚圣雕塑冲起一道清光,直入云霄,整座清云山在这一刻震动起来,宛如山倾。

    但书院里的学子、先生没有半分惊慌,反而激动的浑身颤抖,喜极而泣。

    时隔两百载,云鹿书院终于要出一位二品大儒了。

    并非世人称道的那种大儒,是儒家体系中的二品——大儒!

    清光冲入云霄,层层翻涌,在高空形成一个巨大的清气旋涡,清云山数十里外清晰可见。

    仿佛在昭告世人。

    紧接着,这些清气继而缓缓下沉,落回亚圣殿,进入赵守体内。

    赵守的眼睛里喷射出刺目的清光,他的肉身沐浴在清光里,这是浩然正气在为他洗精伐髓,既增强他言出法随的力量,又能提高法术反噬的承受力。

    他细细的感受着身体的变化,领悟着二品的力量。

    这主要分两方面,一方面是言出法随的威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修改过的规则,会延续很长一段时间。

    比如念一句:此地寸草不生。

    该区域的草木凋零,维持数月,甚至更久,不像之前那样,言出法随的效果只能昙花一现。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二品大儒可以一定程度的拨弄气运,可聚拢也可摧毁,这操作虽然没有术士精妙,但赵守已经具备了影响一个王朝兴衰的能力。

    当然,这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就如大周末期的钱钟大儒,献祭自己,撞碎大周最后气数。

    亚圣殿内清光一闪,杨恭四人进入殿中,满脸欣喜。

    “院长,可能助刻刀解印?”

    张慎问道。

    “一试便知。”

    赵守摊开掌心,清光升腾,刻刀出现在他手心。

    紧接着,亚圣儒冠也戴到了他头顶。

    赵守凝视着刻刀,低吟道:

    “破除封印!”

    骤然握住掌心。

    顿时,一道道清光从他掌心激射而出,手里握着的仿佛不是刻刀,而是一个大灯泡。

    头顶的儒冠同样绽放出刺目的清光,这些清光沿着他的手臂,冲涌如刻刀中。

    亚圣雕塑闪烁起清光,照射在刻刀上。

    嗡嗡......刻刀鸣颤,在赵守掌心剧烈震动,连带着他的手臂和身体也颤抖起来。

    砰!

    刻刀上清光猛的一炸,于殿内掀起狂风,吹灭蜡烛,震动门窗。

    赵守再难握住刻刀,也不想握住,松开手,任由它浮空而起,在殿中盘绕游曳。

    “终于能说话了,儒圣这个挨千刀的,竟然把老夫封印一千两百多年。写书垃圾还不让人说?换成老夫来,肯定写的比他好。

    “老夫念在相识一场,指导他写书,居然不领情,还嫌我烦,封印我,呸!”

    刻刀的咒骂声和抱怨声清晰的传入赵守等人耳中。

    这让赵守几个多少有些尴尬,不知道该附和还是该反驳,便只能选择沉默,假装没听到。

    “咳咳!”

    赵守用力咳嗽一声,打断刻刀喋喋不休的咒骂,作揖道:

    “见过前辈。”

    杨恭四人随着作揖:

    “见过前辈!”

    刻刀掠至赵守面前,在他眉心悬停不动,传达意念:

    “嘿,监正说过,我会在这一代解封,果然没骗我。儒家子弟对儒圣那老东西奉若神明,历代大儒都不肯替我解开封印。

    “你为何要助我解开封印?”

    赵守又一次作揖:

    “学生有事请教。”

    杨恭立刻拢住袖子,没让戒尺飞出来。

    刻刀内的器灵问道:

    “何事!”

    赵守沉声道:

    “代天下苍生问一句,如何晋升武神?”

    刻刀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陷入长久的沉默。

    静默中,赵守的心缓缓沉入谷底:

    “前辈也不知道?”

    “莫要聒噪!”刻刀喷了他一句,然后才说道:

    “我记得儒圣点评武夫体系时,说过武神,嗯,毕竟一千两百多年了,我一时间想不起来。”

    那你倒是快想啊........杨恭等人心里急切。

    而赵守注意到一个细节,刻刀需要回忆才能想起,说明近期没有无人谈及晋升武神之事。

    不是刻刀透露的话,监正又是如何知晓晋升武神之法的?

    十几秒后,刻刀恍然道:

    “想起来了,嗯,一个前提,两个条件!

    “前提是,凝聚气运。

    “条件是,得天下认可,得天地认可!”

    ……

    ps:错字先更后改。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