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一章 密谈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6659更新时间:2021-07-16 13:43:51
最新网址:www.mw8.la
    许七安笑道:

    “陛下,臣幸不辱命!

    “历经波折,千辛万苦,九死一生,终于晋升半步武神。

    “雷州暂时保住了,佛陀已退回西域。”

    边上的九尾狐翻了个白眼。

    半步武神,他真的晋升半步武神了........怀庆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悬在嗓子眼的心顿时落了回去,但喜悦和激动却没有减弱,反而翻涌着冲上心头。

    让她脸颊染上潮红,眼波里闪烁着喜意,嘴角的笑容无论如何也控制不住。

    果然,他从未让她失望,不管是当初的铜锣还是如今名满天下的许银锣。

    怀庆始终对他抱有最高的期待,但他还是一次次的超出她的预期,带来惊喜。

    宁宴晋升半步武神,再加上神殊这位老牌半步武神,总算有和巫神教或佛门任何一方势力叫板的底气,这盘棋还是可以下一下的。唉,当初那个愣头青,如今已是半步武神,恍如隔世啊.........魏渊如释重负的同时,心情复杂,有唏嘘,有欣慰,有满意,有得意。

    考虑到自己的身份,以及御书房里高手云集,魏渊保持着符合自己地位的平静与从容,不疾不徐道:

    “做的不错。。”

    半步武神啊,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中原人族首位半步武神,和儒圣一样绝无仅有,必须在史书上记一笔:许银锣自幼求学云鹿书院,拜院长赵守为师..........赵守想到这里,就觉得激动,打算编造史书的他正要上前道贺,瞥见魏渊从容淡定,波澜不惊,于是他只好维持着符合自己地位的平静与从容,缓缓道:

    “很好!”

    大奉有救了,又一次“死里逃生”,许七安顺利成为半步武神,老夫的眼光没错,咦,这两个老货很平静啊.........王贞文仿佛回到了当年自己金榜题名时,恨不得高歌一曲,彻夜买醉。

    但见赵守和魏渊都是一脸平静,于是他也维持着符合身份的平静,缓缓点头:

    “恭喜晋升!”

    果然是宦海沉浮的大佬们啊,喜怒不形于色.........许七安暗暗赞叹了一句,说道:

    “可惜如何晋升武神没有头绪。”

    饭要一口一口吃!魏渊差点开口教他做事,但想起到曾经的下属已经是真正的大人物,不需要他耳提面命,便忍了下来。

    转而问道:

    “雷州情况如何,死了多少人?”

    众超凡沉吟中,度厄罗汉说道:

    “只覆灭了一座大镇,两千余人。”

    金莲道长和恒远张了张嘴,慢了半拍。

    从这个细节里可以看出,度厄罗汉是最关注苍生的,他是真的被大乘佛法洗脑,不,洗礼了.........许七安心里评价。

    怀庆脸色颇为沉重的点头,看向许七安,道:

    “你不在海外的这段时间,佛门举行了佛法大会,据度厄罗汉所说,佛陀正是借助这场大会,发生了可怕的异变。

    “具体缘由我们不知道,但结果你想必知道了,祂变成了吞噬一切的怪物。”

    她主动说起了这场“灾祸”的始末,替许七安讲解情况。

    金莲道长接着说道:

    “度厄罗汉离开西域时,佛陀并未伤他,但当大乘佛教成立,佛门气运流失后,佛陀便迫不及待想要吞噬他。

    “显而易见,佛陀的异变和气运有关,这很可能就是所谓的大劫了。”

    魏渊叹道:

    “从佛陀的表现,可以推断出蛊神和巫神挣脱封印后的情况。

    “只是,我们仍不知道超品这么做的意义何在,目的何在。”

    众超凡凝眉不语,他们隐约觉得自己已经接近真相,但又无法准确的戳破,详细的讲述。

    可偏偏就差一层窗户纸难以捅破。

    不就是为了取代天道么.......九尾狐刚要开口,就听见许七安抢先自己一步,长叹道:

    “我已经知晓大劫的真相。”

    御书房内,众人愕然的看向他。

    “你知道?”

    阿苏罗审视着半步武神,难以相信一个出海数月的家伙,是怎么知道大劫秘密的。

    金莲道长和魏渊心里一动。

    见许七安点头,杨恭、孙玄机等人微微动容。

    这事就得从开天辟地说起了.........在众人迫不及待且期待的目光中,许七安说:

    “我知道一切,包括第一次大劫,神魔陨落。”

    终于要揭开神魔陨落的真相了........众人精神一振,专注聆听。

    许七安缓缓道:

    “这还得从天地初开,神魔的诞生说起,你们对神魔知道多少?”

    阿苏罗率先回答:

    “神魔是天地孕育而生,生来强大,它们不需要修行,就能掌控移山填海的伟力。每一位神魔都有天地赋予的核心灵蕴。”

    众人没有补充,阿苏罗说的,大概便是他们所知的,关于神魔的全部。

    许七安叹道:

    “生于天地,死于天地,这是必然而然的因果。”

    必然而然的因果.........众人皱着眉头,莫名的觉得这句话里有着巨大的玄机。

    许七安没有卖关子,继续说道:

    “我这趟出海,途径一座岛屿,那座岛屿广袤无边,据生存在其上的神魔后裔描述,那是一位远古神魔死后化作的岛屿。

    “神魔由天地孕育而生,本身便是天地的一部分,因此死后才会有此变化。”

    度厄眼睛一亮,脱口而出:

    “佛陀!

    “佛陀也能化作阿兰陀,如今祂甚至成为了整个西域,这其中必然存在联系。”

    说完,老和尚满脸求证之色的盯着许七安。

    远古神魔死后化作岛屿,而佛陀也具备类似的特征,也就是说,佛陀和远古神魔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相同的?

    众人念头纷呈,灵感迸发。

    许七安“呵”了一声,负着手,道:

    “第一次大劫和第二次大劫都有着同样的目的。”

    “什么目的?”怀庆立刻追问。

    其他人也想知道这个答案。

    许七安没有马上回答,措辞几秒,缓缓道:

    “取代天道,成为九州世界的意志。”

    平地起惊雷,把御书房里的众超凡强者炸懵了。

    金莲道长深吸一口气,这位城府深沉的地宗道首难以平静,茫然的问道:

    “你,你说什么?”

    许七安扫了一眼众人,发现他们的表情和金莲道长相差不大,就连魏渊和赵守,也是一副木愣愣的模样。

    “天地初开,九州蒙昧。很多年后,神魔诞生,生命伊始。这个阶段,秩序是紊乱的,不分昼夜,没有四季,阴阳五行混乱一团。天地间没有可供人族和妖族修行的灵力。

    “又过了很多年,随着天地演化,本该是五行分,四极定,但此方天地却无法演化下去,你们可知为何?”

    没人回答他,众人还在消化这则石破天惊的消息。

    许七安便看向了万妖国主,九尾天狐勉为其难的当了回捧哏,替臭男人挽尊,道:

    “猜也猜出来啦,因为天地有缺,神魔夺走了天地之力。”

    “聪明!”

    许七安赞许,接着说道:

    “于是,在远古时期,一道光门出现了,通往“天道”的门。神魔是天地规则所化,这意味着祂们能通过这扇门,只要顺利推开门,神魔便能晋升天道。”

    洛玉衡恍然道:

    “这就是神魔自相残杀的原因?可神魔最终全部陨落了,或者,如今的天道,是当初的某位神魔?”

    她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在众人的目光里,许七安摇头:

    “神魔自相残杀,灵蕴回归天地,最后的结局是九州攫取了足够的灵蕴,关闭了通天之门。”

    原来是这样,难怪佛陀会出现这样的异变。

    在场超凡都是聪明人,联想到佛陀化身西域的情况,亲眼所见,对许七安的话再无怀疑。

    “生灵可以化身天地,取代天道,真是让人难以置信。”杨恭喃喃道:“若非宁宴相告,我实在难以想象这就是真相。”

    话音方落,他袖中冲出一道清光,狠狠敲向他的脑壳。

    “我才是他老师.......”

    杨恭低声呵斥了戒尺一句,连忙收起,表情有些尴尬。

    就像在公开场合里,自家孩子不懂事胡闹,让大人很丢脸。

    好在众人此刻沉浸在巨大的震撼中,并没有关注他。

    魏渊沉声道:

    “那第二次大劫的来临,是因为通天之门再次开启?”

    许七安摇头:

    “这一次的大劫和远古时代不同,这次没有光门,超品走出了另一条路,那就是掠夺气运。”

    接着,他把吞噬气运就能得到“认可”,自然而然取代天道的详情告知众人,其中包括守门人只能出于武夫体系的隐秘。

    “原来超品掠夺气运的缘由在这里。”魏渊捏了捏眉心,叹息道。

    金莲道长等人默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消化着惊天消息。

    这时,怀庆皱眉道:

    “这是现阶段演化的结果?还是说,九州的天道一直都是可以取代的。”

    这一点非常重要,因此众人纷纷“惊醒”过来,看向许七安。

    “我不能给出答案,也许此方天地就是如此,也许如陛下所说,只是现阶段的情况。”许七安沉吟着说道。

    怀庆一边点头,一边思考,道:

    “所以,现阶段需要一位守门人,而你就是监正挑的守门人。”

    “道尊!”橘猫道长突然说道:

    “我终于明白道尊为何要创立天地人三宗,这一切都是为了取代天道,成为九州意志。”

    说完,他看向许七安,似乎想从他这里求证到正确答案。

    许七安颔首:

    “吞噬气运取代天道,正是道尊研究出的法子,是祂开创的。”

    道尊开创的?祂还真是亘古无双的人物啊.........众人又唏嘘又震惊。

    魏渊问道:

    “这些隐秘,你是从监正那里知晓的?”

    许七安坦然道:

    “我在海外见了监正一面,他依然被荒封印着,顺便再告诉诸位一个坏消息,荒如今陷入沉睡,再次醒来时,多半是重返巅峰了。”

    又,又一个超品.........怀庆等人只觉得舌头发苦,打退佛陀抱下雷州的喜悦荡然无存。

    佛陀、巫神、蛊神、荒,四大超品如果联手的话,大奉根本没有翻身的机会,一点点的奢望都不会有。

    始终保持沉默的恒远大师满脸苦涩,忍不住开口说道:

    “或许,我们可以尝试分化敌人,拉拢其中一位或两位超品。”

    没人说话。

    恒远大师左顾右盼,最后看向了关系最好的许银锣:

    “许大人觉得呢?”

    许七安摇着头:

    “荒和蛊神是神魔,一个沉睡在南疆无尽岁月,一个漂泊在海外,祂们不像佛陀和巫神,立教凝聚气运。

    “一旦出世,首先要做的,肯定是凝聚气运。而南疆人口稀少,气运薄弱,如果是你蛊神,你怎么做?”

    恒远大师明白了:

    “进攻中原,吞并大奉疆土。”

    西域已经被佛陀取代,东北肯定也难逃巫神毒手,所以北上吞并中原是最好的选择。

    荒也是一样。

    “那巫神和佛陀呢?”恒远不甘心的问道。

    阿苏罗嗤笑一声:

    “当然是趁机瓜分中原,难道还帮大奉护住中原?难道大奉会把疆土拱手相让,以示感谢?

    “你这和尚实在愚蠢。”

    度厄罗汉脸色凝重:

    “在超品面前,任何计谋都是可笑可悲的。”

    许七安呼出一口气,无奈道:

    “所以我刚才会说,很遗憾没有找到晋升武神的办法。”

    这时魏渊开口了,“倒也不是完全没法子,你既已晋升半步武神,那就去一趟靖山城,看能不能灭了巫神教。至于南疆那边,把蛊族的人全部迁到中原。这既能凝聚力量,也能变相削弱蛊神。

    “解决了以上两件事,许宁宴你再出海一趟,或许监正在那里等着你。

    “陛下,大乘佛教徒的安排要尽快落实,这能更好的凝聚气运。”

    三言两语就把接下来做的事安排好了。

    突然,楚元缜问道:

    “妙真呢,妙真为什么没随你一起回来。”

    哦对,还有妙真........大家一下子想起飞燕女侠了。

    许七安愣了一下,心里一沉:

    “当时情况紧急,我直接传送回来了,因此并未在途中见她,她应该不至于还在海外找我吧。”

    天地会成员纷纷朝他拱手,表示这个锅你来背。

    金莲道长善解人意道:

    “贫道帮你知会她一声。”

    低头取出地书碎片,私聊李妙真:

    【九:妙真啊,回来吧,佛陀已经退了。】

    【二:啥?】

    【九:许宁宴早就回来了,与神殊联手打退佛陀,暂时太平了。】

    那边沉默许久,【二:为什么不通知我。】

    金莲道长仿佛能看见李妙真柳眉倒竖,咬牙切齿的模样。

    【九:许宁宴说把你给忘了。】

    【二:哦!】

    没声息了。

    金莲道长放下地书,笑眯眯道:

    “妙真确实还在海外。”

    许七安咳嗽一声:

    “没生气吧。”

    金莲道长摇头:

    “很平静,没有生气。”

    天地会成员又朝许七安拱手,别信老银币。

    许七安脸色凝重的拱手还礼。

    众人密谈片刻,各自散去。

    “许银锣稍后,朕有事要问你。”

    怀庆特意留下了许七安。

    “我也留下来听听。”万妖国主笑眯眯道。

    怀庆不太高兴的看她一眼,奈何狐狸精是个不识趣的,脸皮厚,不当一回事。

    怀庆留他其实没什么大事,只是详细过问了出海途中的细节,了解海外的世界。

    “海外资源丰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惜大奉水军能力有限,无法远航,且神魔后裔众多,过于危险.........”怀庆惋惜道。

    许七安随口附和几句,他只想回家插花弄玉,和久别的小娇妻团聚。

    九尾狐眼睛骨碌转动,笑道:

    “说到宝贝,许银锣倒是在鲛人岛给陛下求了一件宝物。”

    怀庆顿时来了兴趣,饱含期待的看着许七安。

    鲛人珠........许七安瞪了一眼九尾狐,又作妖。

    九尾狐拿脚丫子踢他,催促道:

    “鲛珠呢,快拿出来,那是世间独一无二的明珠,价值连城。”

    许七安认真思考了许久,打算顺水推舟,配合狐狸精瞎闹。

    因为他也想知道怀庆对他到底是什么心意。

    这位女帝是他认识的女子中,心思最深沉的,且有着强烈的权力欲,和不输男子的雄心壮志。

    属于理智型事业型女强人。

    和临安那个恋爱脑的蠢公主完全不同。

    怀庆对他的亲近,是出于依附强者,价值利用。

    还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他,爱慕他?

    如果喜欢,那么是深是浅,是有些许好感,还是爱的入骨?

    就让鲛珠来验证一下。

    许七安当即取出鲛珠,捧在掌心,笑道:

    “就是它。”

    鲛人珠呈乳白色,圆润剔透,散发微光,一看便是价值连城,任何喜爱珠宝首饰的女子,见了它都会欣喜。

    怀庆也是女子,一眼便相中了,“给朕看看。”

    柔荑一抬,许七安掌心的鲛人珠便飞向怀庆。

    ........

    ps:推一本新书《大魏读书人》。读书证道的故事,喜欢的读者可以去看看,下边有直通车。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