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007更新时间:2021-07-07 14:34:56
最新网址:www.mw8.la
    “........自佛门斗法以来,许银锣开创大乘佛法,其理念于西域盛传,点化民智,卓有成效,西域信奉大乘佛法者,百万计,朕心甚慰。

    “大乘佛法源于中原,中原蔫能弃之,朕欲迎回大乘佛法,教化万民,度厄罗汉乃许银锣点化之佛,佛法精深,此番愿皈依朝廷,乃中原百姓之幸。

    “朕特封度厄罗汉为国师,大乘佛教为国教........

    “钦此!”

    金銮殿内,立时一片寂静。

    中年太监望向大殿外,高声道:

    “度厄罗汉,速速接旨。”

    殿外,穿着红黄相间袈裟的度厄罗汉,缓步跨入大殿。踏着猩红地摊穿行在诸公之间。

    诸公面面相觑,无声的交流,有人困惑,有人迷茫,有人皱眉,但无一人出列反对。

    他们首先意识到的是,陛下要拉拢度厄罗汉。

    立大乘佛教,封国师,如此厚待,这相当于助度厄罗汉脱离西域佛门,自立门户,成为中原佛教的“佛陀”。

    接着,诸公们开始思忖立大乘佛教为国教,可能会带来的后遗症、朝堂格局变动等等。。

    但依旧无人出列反对。

    首先是佛门和尚无权干政,这就失去了最重要的利益冲突。

    其次,一位二品罗汉的投奔,足以削弱佛门的战力,对于当下的大奉来说,百利而无一害。

    先把人拉拢过来再说,怎么打压是以后的事。

    身为混迹庙堂的读书人,最擅长这一套。

    度厄来到御座之下,双手合十,道:

    “谢过陛下!”

    坦然接过诏书。

    在他接过诏书的瞬间,脑后果位骤然浮现,绽放出无量佛光,虚空中传来梵唱,响彻大殿,回荡于诸公耳畔。

    度厄整个人,宛如黄金铸造,灿灿生辉。

    而在怀庆眼里,一道道磅礴的气运缭绕在度厄身侧,依附与果位之上,却不曾入体!

    ..........

    西域!

    “活化”的浪潮层层奔涌,海浪般的往前推进,所过之处,大地被赋予了生命,山川被赋予了生命,城墙被赋予了生命,生灵消散一空,融入规则之中。

    佛陀的身体已经化作了山川大地,祂的意识随着肉身一起延伸、扩展,融入天地法则,变成了天地法则的一部分,却保留了记忆。

    某种意义上来说,祂确实炼化了整个西域,祂把整个西域的气运都纳入佛门,以此为根基,吞并西域的这片天地法则。

    如果没有意外,祂会一直蔓延、扩张,直到把整个西域都变成祂自己。

    但就在这时,一股股磅礴的气运离祂而去,从祂体内生生抽离,飘向东方的中原。

    佛陀扩展的速度瞬间慢了下来,继而缓缓停止,祂无法在同化天地,取代天地法则了。

    祂扩张的势头停止,似乎失去了体力。

    当然,以祂的位格,即使强行吞噬天地法则也不在话下,仍可以继续下去,但失去了气运的庇护,或者说,失去了气运这张凭证,继续下去唯一的结局是步道尊后尘。

    被天地规则同化,失去自我。

    短暂沉寂后,西域大地剧烈震动起来,如同一场连绵上万里的大地震。

    一道道纵横数百丈的地缝裂开,长着密密麻麻的森白牙齿。

    大地长出了嘴巴。

    这些嘴巴发出同一个怒吼:

    “大乘佛法,大乘佛法.........”

    阿兰陀,这座圣上裂开巨嘴,发出响彻天地的怒吼:

    “大乘佛法........”

    圣山上的僧侣惊恐的匍匐在地,瑟瑟发抖。

    大乘佛法........伽罗树、广贤和琉璃三位菩萨,心里一凛,各自闭眼,似乎在感应什么,或与谁沟通。

    俄顷,三人睁开眼睛,明白了缘由,脸色瞬间阴沉,咬牙切齿道:

    “度厄在中原创立大乘佛教!”

    大乘佛教分走了佛门部分气运。

    在这个节骨眼,大乘佛教成了阻碍佛陀成为西域的绊脚石。

    “当初我就该掐灭他不切实际的念想,或让广贤送他去轮回。”

    伽罗树做金刚怒目状,身后浮出主杀伐的金刚法相。

    他们没怎么把度厄罗汉放在眼里,却不想被这个小小的二品罗汉来了个釜底抽薪。

    广贤叹息一声,把所有翻涌的嗔念压在心里,无法分辨男女的嗓音说道:

    “为今之计,只有先停下来,以香火神道的法子,将西域剩余疆土炼成山河印,掌控在手中。”

    这样做,佛陀既不用冒着被天地法则同化的风险,又能把剩余疆土牢牢掌握在手中,等将来掠夺来气运,再吞了山河印。

    这一招本来是打算用来对付中原的。

    ..........

    靖山城。

    萨伦阿古站在荒芜的靖山主峰,眺望西边。

    他突然眉头一皱,掐动手指,以卦术占卜片刻,嘿了一声:

    “好一步妙棋,以大乘佛法分去佛陀气运,阻碍祂同化西域。虽不治本,但也算拖延住了时间。”

    他身形一闪,来到祭台上,望着头戴荆棘王冠的雕像,侧耳倾听片刻,躬身道:

    “我亦如此认为。”

    萨伦阿古抽出系在腰间的赶羊鞭,轻轻抽打脚边地面。

    “啪!”

    伴随着清脆的鞭声,乌光涌动,伊尔布的身影凸显,出现在祭台上。

    “大巫师.......”

    伊尔布心说,又是我!

    萨伦阿古淡淡道:

    “把炎康靖三国的玉玺取来。”

    伊尔布躬身行了一礼,继而化作一道乌光掠向远处的靖山城。

    俄顷,他驾着乌光再次返回,双手奉着三只巴掌大的玉玺。

    萨伦阿古凝视着三枚玉玺,声音苍老低沉,缓缓道:

    “三国之中,靖国铁骑在北方征战半载,伤亡过半,国力略有下滑。康国临海,魏渊率军攻占靖山城一役中,走的是炎国国境,康国未曾受到波及,国力保存尚好。

    “倒是炎国,先后经历了魏渊率领的铁骑践踏、玉阳关攻守战,国力折损七七八八。

    “就它吧。”

    大巫师指了指炎国的玉玺,一脸肉疼的吩咐道:

    “去给佛门送去。”

    这.......伊尔布惊呆了,难以置信道:

    “大巫师。为何要送给佛门?”

    玉玺里可是储存着三国气运的。

    萨伦阿古没好气道:

    “度厄背叛,大奉封他为国师,立大乘佛教为国教,分走了佛陀的气运。祂想化身西域,得费一番功夫了。”

    伊尔布大喜:

    “这不是好事吗。”

    他已经知道关于大劫的秘密了,前段时间,大巫师召集了雨师纳兰天禄,以及灵慧师伊尔布和乌达宝塔,告知超品所图。

    对于他们这些同体系的超凡来说,巫神一旦化身天道,鸡犬升天,他们非但能不死不灭,还可以代巫神执掌九州,成为人间神祇。

    各大体系的修士,品级越高,情感越淡泊。

    在伊尔布看来,凡人就如野草,即使灭绝殆尽,也总会在不久的将来,长出一茬又一茬。

    相比起来,巫神取代天道,巫师们永恒不朽,乃真正大业。

    萨伦阿古摇头:

    “既是好事,也是坏事,自己去悟吧。

    “本座送你一程。”

    赶羊鞭缠住伊尔布,用力一甩,一道乌光如流星般划过,消失在西方天际。

    ..........

    京城。

    度厄罗汉踩着九瓣莲台,朝身后众人合十,道:

    “多谢诸位相助。”

    浑身涂抹“金漆”,宛如一尊金人的恒远大师,双手合十,回礼道:

    “事关天下苍生,责无旁贷,大师不必言谢。”

    经过阿苏罗长时间来的调教,恒远大师现在已经初步容纳罗汉果位,能短暂借用杀贼之力,也就是说,他虽然表面上是四品武僧,背地里其实是个二品罗汉。

    尽管是短暂的。

    度厄罗汉有些复杂的审视恒远,这个放养的和尚,其实是个天生的大乘佛法教徒,如果不是修为浅薄,或者再给对方几十年,也许大乘佛法的奠基人就不是他度厄。

    而是青龙寺的恒远。

    楚元缜脸色严肃:

    “事关大劫,我等理当去看看。”

    橘猫道长、阿苏罗、李妙真等天地会成员也在,还有白衣飘飘的孙玄机,后者是被新任监正委派过来的。

    再就是长着一张狐媚子脸的夜姬。

    西域凶险,情况不明,当然不能让度厄罗汉以身涉险,于是便有了天地会的保镖团。

    度厄沉声道:

    “临近西域后,诸位不必进去西域地界,以防不测。”

    众人点头。

    李灵素拱手道:

    “保重啊诸位,一有不妙,立刻逃跑。

    “唉,我觉得还是等许宁宴回来再说吧,那粗鄙武夫等闲不会死,你们去西域,我总觉得会出事。”

    李妙真柳眉倒竖:

    “你给我闭嘴!”

    丽娜就很乖巧,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只挥手不说话。

    众人御风而起,化作流光,朝西域飞去。

    目送众人离去,李灵素看向夜姬,道:

    “夜姬姑娘,我陪你一起去南疆?”

    他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这绝不是为了给吉尔放个假。

    夜姬想了想,又看向丽娜,道:

    “一起吧。”

    吃了晚饭再去行不行.........丽娜无奈点头:

    “好吧。”

    夜姬又从怀里摸出三枚传送玉符,递给李灵素和丽娜。

    他们要去南疆见神殊,求他出山坐镇大局,虽然此行以探查为主,不与佛门战斗,但局势瞬息万变,需要给己方加一成保障。

    已经恢复巅峰状态的半步武神无疑是最好人选。

    从京城到南疆,沿途有十二座传送阵。

    许七安很早之前就布好了这条“驿道”,此时正好派上用场。

    在孙玄机传送阵法的带领下,众超凡们山川大地在身下一掠过,黄昏前,他们来到了西域地界。

    清光升腾,众人停了下来,孙玄机没有带着他们冒然靠近。

    度厄罗汉双手合十,朝着众人行了一礼,旋即掠向西域。

    他没有飞太远,让自己保持在众超凡强者的视野里。

    凝神感应一番后,度厄转身,道:

    “并无异常。”

    枯瘦的老和尚眉头微皱,这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阿苏罗和恒远率先御风,掠向度厄身边,两人各自神念探查后,确认这片区域不存在异常。

    天地会众人怀揣疑惑,继续前行,半刻钟后,他们来到一座小城,一座座与中原建筑风格迥异的房屋里,升起袅袅炊烟。

    鸡犬相闻,充满了生活气息。

    度厄罗汉沉吟道:

    “许是没有蔓延到此处,再深入试试........”

    他们按照刚才的节奏,由度厄罗汉打头阵,继续朝着西域深入。

    前行了一个时辰后,度厄罗汉突然停了下来。

    此时已是戌时两刻,若在大奉,夕阳已经沉入地平线,夜幕降临,但在西域,它甚至刚刚呈现出黄昏的征兆。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平原的尽头有一片山脉。

    河水静谧流淌,没有人烟。

    度厄罗汉不敢再往前了,他得每一个细胞都在咆哮着逃跑,每一根神经都在传送危险的信号。

    他是佛门中人,不修武夫的危险预知。

    这是气运在示警!

    “有危险?”

    身高九尺,丑帅丑帅的阿苏罗飞了过来,与度厄并肩。

    他并没有察觉到危机,武者的危机预警不曾启动。

    这时,阿苏罗看见远处的山脉,睁开了一双巨大的眼睛。

    ..........

    PS:错字先更后改。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