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章 釜底抽薪(二)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4178更新时间:2021-07-05 23:24:56
最新网址:www.mw8.la
    广贤菩萨和伽罗树菩萨,同时皱了皱眉,前者闭上双目,继而睁开,道:

    “不在阿兰陀。”

    琉璃菩萨美眸闪烁,“祈祷之前,他还在。之后,我亦未曾察觉他离去。”

    有什么方法,能在三位菩萨的眼皮子底下,无声无息的离开?

    伽罗树沉声道:

    “应供果位!”

    广贤菩萨和琉璃菩萨同时眯眼,想起了不太愉快的回忆,这一招是某个佛门叛徒惯用的伎俩。

    如果度厄是利用了应供果位的力量,塑造出一个假身,再操纵假身混在佛门众僧之中,确实能轻易的瞒天过海,应供果位塑造的假身,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而他们三人也不会去刻意分辨那细微的差别。

    广贤菩萨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

    “度厄想做什么?”

    ..........

    京城郊外。

    度厄盘坐在九瓣莲台之上,驾着金光朝京城快速掠去。

    临近京城时,一位清气缭绕的中年儒士迎了上来,他脚下踩着的是一把戒尺。

    这位儒士身穿紫袍,面容清朗,眉浓眼亮,顾盼间极具威严,不怒自威。。

    “度厄罗汉,久候了。”

    紫袍儒士展露笑容,躬身作揖。

    他笑起来时,威严消失,多了几分人情练达的娴熟圆润,官场磨炼没有白费。

    不等度厄罗汉开口,他又道:

    “本官杨恭,奉陛下之命在此等候。陛下有令,只要您一来,立刻进宫见她。

    “罗汉因何事耽搁了?”

    度厄罗汉比约定的时间,晚了足足两刻钟。

    度厄罗汉面色凝重,双手合十,但没说话。

    似乎没有谈话的心情。

    这时,杨恭脚底下的戒尺,突然脱离主动的操纵,飞起来要打度厄罗汉的膝盖。

    杨恭连忙制止,歉意道:

    “此物是我的伴身法器,入超凡后,它诞生了一缕微弱灵智,喜欢打人........”

    大概是把你当做我的弟子了,师问不答,便该打........杨恭心里又解释了一句,但没说出来。

    诞生出微弱灵智的法器,都有成为绝世神兵的资质。

    度厄罗汉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介意戒尺的冒犯。

    杨恭欲言又止一番,道:

    “不久前,本官突然心神不宁,如临末日,西域究竟发生了什么?”

    或者说,佛陀举办佛法大会,究竟有什么目的?

    儒家是与气运相关的体系,在某些方面非常敏锐。

    度厄罗汉缓缓道:

    “不知。”

    杨恭见状,没有多问,道:

    “我带罗汉去见陛下。”

    说完,他鼓动浩然正气,施展言出法随法术,吟诵般的说道:

    “我与度厄罗汉身处皇宫御书房中。”

    清光自他脚下腾起,笼罩度厄罗汉,两人瞬息间消失在原地。

    度厄眼前一花,接着看见了装饰威严奢华,铺设黑色地砖,红色立柱的御书房,看见黄绸大案后的大奉女帝。

    她穿着绣金色龙纹的大红里衣,外罩同样绣金色龙纹的黑色宽袍,满头青丝用金冠束起,冷艳高贵,女子的风华与帝王常服交织出别样的魅力。

    御下左右两边,分别是穿绣云纹藏青色长袍的魏渊,以及一身绯袍的内阁大学士赵守。

    君臣三人同时望来。

    度厄罗汉双手合十:

    “拜见陛下。”

    怀庆还了一个清冷的笑容,继而脸色严肃的问道:

    “度厄罗汉可有见证佛法大会?”

    度厄罗汉反问道:

    “陛下可有察觉到什么异样?”

    怀庆缓缓点头,“朕方才在寝宫里小憩,忽然梦见一尊大佛砸了下来,压在朕的身上。”

    她停顿了一下,清冷的脸庞变的凝重,语气随之低沉:

    “大佛身上长出了眼睛,冷冰冰的盯着朕;长出了嘴巴,一口一口把朕吞噬殆尽。”

    这个噩梦现在回想起来,仍让她脊背发寒。

    “朕已是超凡武者,无缘无故绝不会做这样的梦。许宁宴说过,气运加身者,亡国之际便会示警,联想到西域近来的局势,缘由多半出在这里。”

    赵守附和道:

    “确实是气运示警,臣今日亦是惶惶不安,心神不定。”

    度厄罗汉露出了然之色,似乎验证了心里的某个猜测,他双手合十,道:

    “佛法大会尚未开始前,本座便离开了阿兰陀。那里的具体情况,本座也不清楚,只是,我来中原的途中,忽然察觉到天地有变........”

    他措辞了一下,尽可能的解释:

    “天地灵力快速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佛力高涨,仿佛进入传说中的极乐净土。”

    虽然对于他这样修行佛法的人来说,这样的世界无比美妙,简直堪称乐土。

    怀庆与魏渊赵守以及杨恭无声的交换眼神,都是茫然中透着凝重。

    “本座便折返查看情况,临近阿兰陀,路过某座城时,发现城中竟空空荡荡,人烟绝迹.........”说到这里,度厄罗汉双手合十,神色悲悯,不停的念诵“阿弥陀佛”。

    难怪他来迟了........杨恭皱眉道:

    “人烟绝迹?”

    怀庆三人也眉头紧锁,虽然没怎么听明白,但意识到情况的不妙。

    度厄罗汉情绪很快平复,继续说道:

    “我正要进城一探究竟,这时,突然看到城墙裂开一双眼睛,那双眼睛没有情感可言,甚至连冰冷都不存在,但被它看了一眼,本座竟浑身寒毛直竖,恐惧无比。

    “奇怪的是,它并没有伤我,对我置之不理。

    “我没有敢再回阿兰陀,一路赶来了京城。”

    别说是度厄这个亲生经历者,在场四人光是听着,心里便冒气一阵阵凉意。

    一座城变成了空城,而城墙活了?

    那人哪去了?

    怀庆想到了自己梦中的见闻,心里隐隐冒出一个念头。

    赵守低声道:

    “度厄罗汉有何看法?”

    度厄沉吟片刻,缓缓道:

    “当日夺回神殊头颅的一战,阿兰陀坍塌成了废墟。可是,佛法大会举行之际,阿兰陀一夜间拔地而起,恢复原样。

    “本座亲眼所见,佛陀化作了圣山。”

    魏渊瞳孔微微收缩。

    怀庆呼吸急促了一下,道:

    “你在城墙上看到的那双眼睛,是佛陀?!”

    她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天地会成员通过地书碎片聊过那一战,点评过佛陀化作圣山的情况,当时天地会成员不懂其中原理,惊奇感叹为主。

    佛陀既然能化身山峰,为何不能化作城邦?

    没有人反驳怀庆,因为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魏公,赵卿,你们觉得呢?”怀庆看向两位如今的朝廷顶梁柱。

    她虽然聪明多智,但在这些方面,仍然是见识浅薄的小女子。

    西域有此变故,既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意料之中是因为知道会有事发生,意料之外则是情况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怀庆连具体情况都没搞懂。

    魏渊摇了摇头:

    “此事听来太过离奇,臣难下定论。”

    赵守附和了魏渊的话,补充道:

    “如今局势不明,需要先派人探明究竟。度厄罗汉,方才你说,佛陀........就暂且当它是佛陀吧,没有伤你?”

    度厄颔首。

    赵守说道:

    “这或许是你出身佛门的缘故,可愿再去西域查探一番?你放心,我们会给你足够多的法器,包括刻录言出法随法术的书页、传送玉符等,确保你的安全。”

    度厄没有犹豫:

    “可!”

    赵守接着看向女帝,道:

    “陛下,立即召集百官,册封度厄为国师,封大乘佛教为国教。

    “尽管不清楚佛陀想做什么,但超品争夺气运是不争的事实,削弱佛陀气运总归不错。”

    度厄赞赏道:

    “善!”

    ..........

    海外,两道身影从天边掠来,带来震耳欲聋的音爆。

    身影从天而降,即将入海时,猛的一个停顿,卸去所有惯性。

    但携带的强风压迫着海面,形成一道直径数米的波纹。

    许七安侧头,看向套着慕南栀罗裙的九尾狐,沉声道:

    “就决定是你了,上吧,国主!”

    银发妖姬斜了他一眼,哀怨道:

    “你又不娶我,还要指使我替你赴汤蹈火。”

    银发如雪,肌肤胜雪,她这个妖娆妩媚的艳货凭借着肤色,给人一种纯洁高贵的感觉。

    许七安一边展开神念,探查海中情况,一边说道:

    “好好说话!”

    九尾狐给了他一声“呵呵”。

    不多时,许七安收回神念,道:

    “没探查到异常,下去看看。”

    率先跃入海中。

    “噗通”一声,水花溅起,消失在碧波之中。

    九尾狐身姿轻盈的一跃,跟着他跳入汪洋。

    ..........

    金銮殿内。

    御座之上,龙袍加身的怀庆巍然端坐,凤眼修眉,琼鼻高挺,小嘴红润,原本的清冷气质在穿上龙袍后,变的威严而冷艳。

    殿内诸公持牙笏而立。

    高呼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后,怀庆看一眼左下方的掌印太监。

    德馨苑出身得太监手捧诏书,跨步而出。

    这时候的诸公,大部分还不知道这次突如其来的朝会是何缘由,有何目的。

    ...........

    PS:推一本书《师姐,请自重啊》,质量还是可以的,看书名就知道符合某些sp的喜好。话说临近完结,白嫖我章推的人越来越多了(狗头)

    错字先更后改。今天状态不错,居然码了两章,理直气壮的求一下月票。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