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四章 守门人的秘密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6532更新时间:2021-07-01 07:48:59
最新网址:www.mw8.la
    “监正!”

    荒“缓慢”的张开血盆大口,没什么情绪的说了一声。

    虽然不知道老东西什么时候,用了什么办法见许七安,但他手上那件空间法器,毫无疑问是监正赠予的。

    身后那片“空间领域”,祂又不是没走过。

    而能把残留在那里的灵蕴炼制成法器的,普天之下,大概只有身为一品术士的监正才有这样的实力。

    同时,荒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他果然是守门人!

    借助这座岛上“门”的力量,以特殊的方式短暂挣脱封印,这同样是守门人才具备的特性。

    即使是超品也不能在未掌控“门”之前,就使用它的力量。

    “追上祂!”

    九尾狐身后的九条尾巴,宛如触须一般拍打地面,像是擂鼓的将士。

    当然,这个动作被放慢了十倍。

    不能掉以轻心啊,虽然咱们是在竞速,但玩的是暴力摩托.........许七安缓缓取出镇国剑和太平刀,后者被他丢给了九尾狐。

    这几天的时间里,两人频繁沟通,商议了详细的对敌计划,以及应对方式。。

    根据荒的灵蕴特性,双方一旦开始玩起竞速,对方会采取的手段无非三种:

    一,加快前进速度,趁着双方还有差距,抢先度过这片区域,夺得宝贝。

    二,抡起棒球就是一顿致命打击,把胆敢追上来的狗男狐女干掉。

    三,实在没办法,不顾一切施展天赋神通,吞噬万物。

    等九尾天狐接过太平刀,许七安又“缓慢”的扬起手腕,掌心对准荒,让那枚宛如玻璃的眼球亮起。

    他打算把荒所处的空间转移到远处,利用这种方式把祂丢的远远的。

    这是他和九尾狐商量出最简单且有效的办法。

    首先,荒不会空间法术,对于这样的操作无可奈何。其次,祂已经处在“负载”状态,若敢以吞噬灵蕴的方式化解此招,必然陷入沉睡。

    就在这时,人面羊身的怪物,身躯陡然暴涨,本就堪比山岳的体型又庞大了几圈,高了上百米。

    这个过程不快,甚至缓慢,但祂突然拔高的个头,超出了许七安切割的空间面积。

    原本切割出的空间面积,恰好能把荒囊括其中,可当祂体型膨胀之后,部分肢体延伸到了空间之外。

    平静如镜面的空间,蓦地泛起波纹,继而抚平,归于平静。

    空间转移失败了。

    荒的肉身太过强大,祂就像是一根楔子,把两个空间连接在一起,空间转移附带的切割力无法像切割九尾狐一样,分割荒的身体。

    失败是必然的。

    荒酷似人类的面孔,缓慢的露出一抹冷笑。

    “对于我们神魔来说,身躯想要多大,就有多大,反之亦然。”

    此时,祂距离时间缓慢领域边缘已经很近,不做犹豫,说完之后,荒庞大的身子主动往前一扑,庞大身躯以慢了十倍的速度,缓缓扑倒在地。

    轰隆一声,地面震动,掀起漫天尘埃。

    而就连尘埃扬起的速度,也无比缓慢。

    摔倒了?祂想做什么?

    许七安和九尾天狐脑海里闪过同样的疑惑。

    堂堂远古神魔,突然跌一跤是怎么回事,仗着自己年纪大,想讹我吗........许七安暗自嘀咕,他没有因为心里的吐槽而放松警惕。

    荒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跌倒。

    这时,九尾天狐似乎发现端倪,语气微变,道:

    “祂过界了.......”

    许七安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瞳孔略有收缩。

    荒以前肢伸直,后肢蹬直的姿势平趴在地上,这姿势让祂看起来有些滑稽,甚至有几分蠢萌。

    祂距离领域的边界已经很近,这么一摔,两只蹄子竟然成功伸出了领域。

    糟糕!!

    许七安和九尾狐脸色难看起来,前者看了一眼地平线尽头,冲天而起的那道光芒,咬紧牙关施展空间跳跃。

    荒的两只蹄子探出领域后,再不受时间流速的限制,“笃笃笃”的刨动地面,奋力前爬,试图把身子拉出来。

    蹄子刨地产生的动能,同样被时间放缓了十倍,因此祂的身躯没有立刻脱离领域。

    可是,这比刚才一步一步的速度可要快多了。

    这也太狗了吧,你有没有身为超品神魔的尊严和逼格.........许七安急的在心里爆粗口,来不及了,依照这样的趋势,荒会比他们早好几个时辰脱离领域。

    这片领域的几个时辰,就是外界的好几天。

    好几天的时间,黄花菜都凉了,荒不但可以畅通无阻的拿到宝物,还能洗个澡睡个觉,养足精神来宰他们。

    嘭嘭嘭!

    刨地声宛如地震,一声声的传入耳中,声音很缓慢,但许七安清晰看见荒的两只蹄子,简直堪比十二缸的打桩机,旷野上飞快刨出两道深坑。

    如此可怕的动能,即使经过削弱和减慢,荒的庞大身躯依旧以可观的速度挪向前方。

    “玉碎无法有效的阻止荒,到祂这个层次,什么样的伤都不过是区区致命伤,反而我自己会因为出手攻击,而无暇进行短距离传送..........攻击类的手段不奏效。

    “七绝蛊没有束缚方面的手段,控制类的就更不可能,初入超凡的蛊术怎么可能控制荒........”

    他在脑海里苦思对策,只恨自己是个粗鄙的武夫。

    如果是儒家的话,口含天宪,言出法随,念一声:臭弟弟你在我胯下!

    啥事都搞定了。

    这时,许七安看见身边的九尾狐,沉着冷静,“不疾不徐”的取出浑天神镜,对着荒遥遥一照。

    远处的荒立刻察觉到有针对元神的法器观照自己,满心的不屑,嗡嗡笑道:

    “如果是超品层次的法宝,我自认倒霉。

    “区区一把破镜子,等它对我产生影响,我早已脱离这片区域。”

    两句话祂说了很久,但蹄子没停,又成功把自己往外挪了一段距离。

    “好国主!好姐姐!”

    许七安却振奋起来,他于九尾狐操作中得到了灵感,念头一动,浮屠宝塔从地书碎片中飘出。

    虽然他是粗鄙的武夫,但他法宝多啊。

    浮屠宝塔的塔顶,浮现一道双手合十的金身法相,脑后一轮象征智慧的七彩光轮,缓缓逆转。

    ........荒一声不吭的开始刨地,速度比刚才快了不少。

    笑不出来了。

    渐渐的,祂对自己现在做的事情产生了一丝迷茫,不知道意义在哪里。

    他的思维运转变慢,智商有所下滑。

    如果是正常状态,这并不会给祂造成任何伤害,但随着智商的降低,祂立刻察觉到一股巨大的吸力在拉扯着自己。

    头顶像是有道旋涡,在召唤他,拉扯他。

    而这股力量间接助长了迷茫的念头,越拉扯,智商越低,智商越低,拉扯的力道越大。

    相辅相成。

    黄金瞳渐渐涣散,失去锐利,荒慢慢的变成了地主家的傻儿子,得了失魂症或先天智力低下的傻儿子。

    目光呆滞,时不时刨一下地面。

    祂的本能驱使着祂继续刨地,但刨地的理由,已经记不起来了。

    许七安和九尾狐集两大法宝之力,短暂的控制住了荒。

    更准确的说法,是集两大法宝之力,控制住了被时间缓慢领域束缚住的荒。

    “无法控制太长时间。”

    九尾天狐提醒道。

    抓住这个机会,许七安一刻不停的施展空间转化,一步步的追赶上荒,超越荒。

    过程中,两人持续对荒进行着降智打击和勾魂操作。

    如果不是这片时间流逝缓慢的领域限制住了荒,他们想控制住一位远古神魔,绝对没有那么轻松。

    终于,两人来到领域边缘,看清了前方光柱的真面目。

    九尾狐怔怔的望着前方,通天光柱之中,是一道轮廓清晰的光门,高达百丈,气势恢宏。

    这道光门立于层层叠叠的白骨之上。

    仿佛是白骨铸就了它的王座。

    但它又不是纯粹的光门,它糅合了风雨雷电、阴阳五行、天干地支,糅合了万事万物,犹如世间一切事物的聚合体。

    它象征着天,象征着地,象征着力量,象征着知识,象征着法则。

    银发妖姬在看到光门的刹那,便明白了监正的意思。

    它无法用语言来精准的描述,因为它是一切事物的象征,包含了所有。

    突然,她听见许七安似痴迷似梦幻似感慨的说道:

    “好一把绝世宝刀,如果我能拥有它,我将有开天之能。”

    ???

    狐狸精的耳朵扑棱的抖了一下,茫然又困惑的看着身边粗鄙的武夫。

    宝刀?

    哪里有宝刀,那不是一扇门吗。

    她正想开口询问,眼角余光注意到“荒”呆滞的瞳孔,正缓缓恢复焦距。

    “祂的元神太强大了,我拉不住祂了........”

    浑天神镜的器灵说道。

    摄魂是它最强大的手段,但这位远古神魔实在太过强大,浑天神镜施展全力,也只是与祂处于拔河状态。

    连摄出元神都做不到。

    这还是有两大外力相助的情况下。

    “走......”

    九尾天狐言简意赅的提醒道。

    许七安早已完成了一次空间转换,带着她来到边缘地带,接着,在荒渐渐清醒过来的目光中,又进行了两次空间跳跃,终于顺利的摆脱了时间迟缓的领域。

    这一瞬间,一人一狐舒服的忍不住想叹息。

    这种舒服不是来自肉身,而是灵魂,念头豁然通达,前所未有的轻松。

    “真是一柄绝世宝刀啊。”

    许七安目光远眺,声音低沉的说道。

    九尾天狐终于忍不住开口,神色复杂的看着他,“这不是刀,是一扇门。”

    ??

    许七安和刚才的九尾狐一样,脑子里飘过两个问号。

    他皱了皱眉:

    “可我看到的确实是刀。”

    九尾天狐想了想,猜测道:

    “也许因为你是武夫。”

    国主啊,你也染上遇事不决先辱武的毛病了……许七安分析道:

    “也可能是每个人看到的都不一样?所以监正才说,无法准确的描述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他的猜测并没有得到九尾狐的认可,银发妖姬看他的表情愈发奇怪。

    “监正的意思,我大概已经理解,但并不像你说的那样。”她摇摇头。

    “刀?为什么你看到的会是刀。”

    荒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祂已经恢复了清醒,近三分之一的身躯还在领域里。

    明明大势已去,祂却无比的平静,丝毫不慌不急。

    祂不急,许七安更不急,抱着白嫖的心理,问道:

    “你看到的是什么?”

    荒淡淡道:

    “门!”

    许七安挑了挑眉:

    “你和国主看到的是一样的,因为都是神魔?”

    神魔后裔也算神魔。

    荒沉默不语,似乎也无法给出答案。

    因为亘古以来,许七安大概是第一个见到它的人族。

    “你似乎一点都不急,这不像你。”

    许七安审视着荒。

    双方打过不少交道,他知道荒是一个脾气不是太好的神魔,不会也不屑压制自己的情绪。

    “我为什么要急?”

    荒的黄金瞳往上翻,看了一眼自己的头顶,酷似人脸的面孔露出嘲弄之色。

    这个时候,许七安才注意到荒头顶的六根长角,消失了五根,只剩下一根独角。

    “我把监正封印了。”祂说。

    “我知道。”他说。

    “不,你不知道。”荒的语气里带着得意,道:

    “之前的封印并不算太强,六角合一才是我能施展的,最强大的封印。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直到此时,才把监正彻底封印吗。”

    许七安默然,心里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我等待着进入神魔岛,试探他是否能借用此地的力量。如果可以,那他必是守门人。如果不可以,他便不是。

    “但监正老奸巨猾,我正愁如何不着痕迹的试探,让他主动暴露。你的到来,正好给了我机会。”

    荒说道。

    许七安忽然想到不久前,荒见到他们,喊出“监正”两个字时,语气里没有太多的情绪,比如愤怒、意外。

    没有意外和愤怒,意味着对方并不怕自己捷足先登。

    但是,祂哪来的底气?

    荒嗡嗡笑道:

    “你并不知道这扇门代表着什么,但我知道,我还知道,除了守门人,没有任何生灵可以得到它、靠近它。

    “嗯,超品也可以,可惜你我都不是。”

    许七安和九尾狐脸色凝重的对视一眼,他们知道荒的底气了。

    守门人捏在手里,即使被人捷足先登,也不怕宝贝落入他人之手。

    六角合一的封印,则让监正彻底失去借用神魔岛力量的机会。

    这种活了太长久的生灵,果然都不好对付……许七安吐出一口浊气。

    荒悠哉哉的说道:

    “想离开神魔岛,必须重新穿越这片令人作呕的领域,你们现在逃,已经来不及了。

    “我为什么要急,该急的是你们。”

    这.......九尾天狐有些茫然,她辛辛苦苦吞噬青丘狐灵蕴,抱着死一次,甚至多次的觉悟来到这里。

    为的是什么?送死吗!

    她忍不住看向许七安,发现这个男人半点都不焦虑。

    九尾狐心里一动,隐约把握住了什么。

    这时,她听见荒头顶的那根独角,传来监正的声音:

    “许七安,拿着太平刀,到光门里面去。”

    许七安露出笑容:

    “就等您这句话,另外,那是刀不是门!”

    他没问原因,从九尾狐手中接过太平刀,朝着屹立在累累尸骨之上的那口宝刀掠去。

    荒的黄金盟骤然锐利,意识到了不妙,沉声道:

    “你想做什么?你想让他做什么?”

    监正直言不讳的说道:

    “让他成为守门人。”

    九尾天狐脱口而出:

    “什么?!”

    她怀疑自己听错了,要么就是监正说错了。

    让他成为守门人……荒的心情和九尾狐差不多,道:

    “你,什么意思?守门人不是你?”

    监正笑了起来:

    “谁告诉你我是守门人,我承认了吗。”

    荒的呼吸骤然急促,隔了几秒,祂状若发狂的咆哮起来:

    “不可能!

    “你一定是守门人,你就是守门人!守门人来自香火神道,来自术士体系。”

    之前的种种的迹象,都说明监正是守门人,如果他不是,那么种种迹象就无法解释了。

    包括利用神魔岛的力量。

    荒清楚的知道大劫的秘密,知道守门人象征着什么。

    不是守门人的话,是绝对做不到监正这一步的。

    “错了!”

    监正的声音从独角里传出,平静而淡然:

    “你在海外待了太久,九州的事你知道多少?

    “你知道佛陀和巫神,为什么要扼杀一品武夫吗。

    “因为守门人只能出自武夫体系。”

    荒嘶声咆哮道:

    “如果你不是守门人,那你又是什么东西?!”

    ..........

    PS:推一本书:《这个医生很危险》,作者:手握寸关尺!医生文融入克苏鲁风格,大家可以去看看。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