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章 监正的馈赠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7697更新时间:2021-06-28 07:59:02
最新网址:www.mw8.la
    薄雾凝成的蝴蝶,轻盈的盘绕飞旋,在许七安和九尾狐头顶灵巧的盘旋几圈后,于两人面前化作一名长须长发,两袖飘飘的老者形象。

    监正!

    许七安既觉得意外,又不觉得意外,连忙起身拱手,笑道:

    “半载未见,监正别来无恙?

    “我正发愁如何救出你,或绕过荒与您交流。”

    他态度非常谦卑,虽然监正如今只不过是“区区天命师”,但尊老爱幼是许银锣的天性,就像白嫖一样。

    监正阴沟里翻船是初冬,如今是次年的暮春,接近初夏,差不多有半年了。

    监正负手而立,呵了一声:

    “没看到老夫穷途末路了吗,何来的无恙!”

    我只是客套一下而已........许七安习惯性的在心里吐槽老银币,恭敬不改:

    “您此来何事?”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许七安有种摊牌的感觉,他有预感,监正会在这座岛上,与他摊牌。

    至于摊牌的内容,多半与神魔有关,与未来大劫有关。

    以及老银币后续的安排、谋划等等。

    监正叹息道:

    “你可知这座岛是什么地方?”

    “神魔古战场,这里到处都是神魔陨落后形成的禁地,遍布着残缺的灵蕴。”

    九尾狐代替许七安回答。

    监正点点头,“准确的说,此地是神魔终结的最终战场,也是神魔终结的开端。。神魔陨落的真正原因,就在岛中央。

    “荒此次登岛,为的就是岛内的一件东西。”

    许七安和九尾狐下意识的问:

    “什么东西?”

    监正微微摇头,说道:

    “无法用语言形容的东西,见了它,你们自然就知道是什么东西。”

    神魔陨落的秘密在岛中央,是某件东西?等等,蚕岛的那位神魔后裔与我说过,远古神魔灭绝是因为祂们突然发狂,彼此征战,最后终结了神魔时代。

    没说是为了争夺某件东西啊.......许七安皱眉道:

    “荒来这里,不是为了重返巅峰?恢复超品的实力?或者说,那件东西可以让祂重返巅峰。”

    这和他想的不太一样。

    原以为荒千里迢迢来神魔岛,是为了重返巅峰,积累资本,抗衡九州大陆的三位超品。

    没想到竟然还涉及到更大的秘密。

    “恢复巅峰是祂的目的之一,和取走那件物品并不矛盾。”监正环顾四周:

    “荒是远古时代最强大的神魔之一,拥有超品的战力,当年神魔混战中,祂因为树敌太多,成为神魔们群起而攻的对象。

    “最后虽然侥幸活下来,但灵蕴受损,再也不复巅峰。

    “祂伪装成神魔后裔,四处杀戮,后来被道尊赶出九州,也一直未曾停止对神魔后裔的屠戮,为的就是修复灵蕴的残缺,重返超品。”

    九尾天狐问道:

    “吞噬不同的灵蕴,可以修复自身的灵蕴?”

    她倒不是太惊讶,荒的本体出了问题,且不停杀戮神魔后裔,这两件事她早已知晓。

    “那是祂的天赋神通,吞噬的灵蕴可以转化为自身灵蕴,从而修补残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灵蕴的本质是一样的。”监正看向许七安,笑道:

    “可惜神魔后裔对祂的作用太小,就像你,普通的三品强者于你而言毫无裨益。而你只是想晋升半步武神,可祂要的是重返超品。”

    许七安心里一动:

    “您刚才提醒我丢出那块骨头是想强迫祂吸收灵蕴?”

    监正颔首:

    “祂进岛之后,陆陆续续吞噬了一定数量的灵蕴,已经达到一个瓶颈,若再继续吞噬,便需要沉睡,以此消化灵蕴。祂不想沉睡,就只能停下吞噬。”

    原来是这样,我说那骨头怎么可能压制荒..........许七安接着把话题回归正轨,问道:

    “这座神魔岛是怎么回事?它为何会藏在归墟之中,近期浮现又是什么原因。”

    银发妖姬脑袋上两只尖尖的耳朵本能的支棱起来,不过她自己没有察觉,专注的盯着监正。

    “我无法回答你第一个问题!”监正先是摇头,继而说道:

    “至于它浮现的原因,你应该已经知道,神魔陨落是第一次大劫,如今第二次大劫即将来临,而前者毁灭的原因于它有关.........”

    监正说话的语气平淡而冷静。

    但听闻了如此惊天秘密的许七安和九尾狐同时心跳加快,甚至有些心悸。

    许七安压低声音,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

    “那东西,就是所谓的大劫?!”

    他从未如此接近过真相!

    同时心里涌起强烈的好奇,想立刻知道岛内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监正略作沉吟,缓缓点头:

    “可以这么说。”

    许七安觉得监正没有把话说完,但识趣的没有追问。

    “不可能!”

    九尾狐摇了摇头,反驳道:

    “如果岛内的那东西就是所谓的大劫,那蛊神巫神和佛陀不会坐视不理,毫无反应。”

    许七安看向了监正,后者沉默片刻,笑道:

    “两次大劫是不一样的,岛内的那东西确实是大劫的核心和关键,但它属于第一次大劫。而且神魔时代的那一次,并没有出现守门人。”

    “什么是守门人,守的是什么?”九尾狐问出了许七安心里的疑惑。

    “你们抵达了这座岛的中心,见到它,自然就知道了。”监正说道。

    许七安看向九尾狐,看见狐狸精光洁的额头凸起一根青筋,心里很不爽但又强行忍耐的模样。

    习惯就好,术士就是这么欠揍.......他心里默默吐槽。

    这里面包括监正和他的弟子们,嗯,吉祥物吃货和倒霉蛋除外。

    “第二次大劫的关键和核心,是气运吧!”许七安凝视着监正。

    “没错。”

    这一次,老银币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所以佛陀巫神还有蛊神三位超品,没有派人前往海外?”九尾狐恍然的问道。

    如果监正再跟她卖关子,等回了九州,她就一把火烧掉观星楼。

    监正摇头:

    “除了蛊神,其他两位并不知道这座岛的存在,这是只有神魔才知晓的秘密。”

    我还以为超品无所不知.........许七安试探道:

    “监正,这就是你故意被荒封印的原因?你真正的图谋也是岛中心的那件东西?”

    监正叹口气:

    “我是真的阴沟里翻船了,毫无防备啊。唉,老了老了........”

    我信你个鬼!

    许七安知道天命师的忌讳,没有刨根问底,看一眼九尾狐,道:

    “你找上我,是希望我阻止荒的计划,把岛内那件东西抢到手。”

    监正颔首:

    “那件东西如果落入荒的手中,万事皆休。”

    “你不是说那东西是第一次大劫的产物,与第二次大劫无关吗。”九尾狐抬杠。

    监正心平气和的解释道:

    “它是第一次大劫的关键,不代表它没有用处,不管第一次大劫还是第二次大劫,本质是一样的,只是方式变了。”

    也就是说,一定要死磕到底了.........两次大劫的本质是一样的,那为什么前后会有变化?是因为守门人的出现?许七安无奈道:

    “可刚才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和国主联手也不是祂的对手。”

    监正语气不疾不徐:

    “你觉得和荒战斗,最重要的是什么?”

    许七安想都没想:

    “是一拳捶爆他的力量。”

    监正怒道:

    “是逃命的本事!

    “粗鄙的武夫。”

    粗鄙的武夫........边上的九尾狐用口型附和了一句。

    “以你现在的战力,不足以抗衡荒,你也不是要打败祂,而是从祂手中抢到那件东西,因此,偷袭和偷跑极为重要。所以......”

    监正停顿一下,环顾四周,笑道:

    “你需要这片空间的力量。”

    他们所处的这片空间,充斥着支离破碎、不断移动的空间之力。

    “首先,我要送你一件法器!”

    说完,监正伸出右手,往虚空里一抓,空间出现了肉眼可见的波纹,像是被打破平静的水面。

    监正摸索了片刻,从虚空中抓出一件东西。

    这东西看起来宛如一颗剔透的玻璃球,球内是漆黑竖瞳,竖瞳边缘延伸出扭曲的血管。

    “一只眼球?”

    许七安猜测它是当初那位神魔的灵蕴所化,与火属性的脊椎骨一个性质。

    监正不搭理他,转而看向九尾天狐,闲着的左手朝她做出抓摄东西。

    九尾狐只觉脑袋一疼,头发像是被人用力拉扯了一把。

    接着,她就看见自己的一簇白毛被监正扯了下来,轻飘飘的飞向糟老头子。

    一小撮银白色的发丝飘向玻璃球,当它接触到玻璃球的瞬间,监正掌心腾起刺目灼热的火焰,两件物品迅速扭曲,宛如铁胚熔化。

    它们糅合在一起,交织在一起,最后变成了一条手绳。

    手绳由银白色的秀发编织而成,串着一颗拇指指甲盖大小的玻璃珠,珠子内蕴藏着漆黑的竖瞳,但没有了血丝。

    监正把手绳抛向许七安,道:

    “滴血认主吧!”

    但凡需要滴血认主的法器,最低也是绝世神兵,寻常法器属于工具的范畴,工具谁都能用,不需要认主。

    一件绝世神兵,就这样诞生了。

    宋师兄要是见到监正的这手炼金术,会不会羡慕的哭出来.........嗯,也可能会鄙视,认为这样的炼金术没有灵魂........许七安接过手绳,指肚逼出一粒血珠,怀着好奇和期待,把血珠抹在玻璃珠上。

    几秒后,他成功与这件法器取得“联系”,掌握了它的功能。

    这是一件功效单一的法器,它只有一个能力,那就是空间转换。

    当然,单一并不代表简单,空间转换有多种操作,比如传送、比如空间切割、比如隔空取物等等。

    空间切割无法伤害到荒,但许七安可以通过切割祂所在的空间,将祂传送到远方。

    不过这一招只能通过偷袭来实现,一旦对方有了防备,只需要快速移动,就能破解此招。

    “有了它,虎口夺食的把握确实大增。”许七安道。

    监正却摇头:

    “不,你很难在正常状态下,当着祂的面虎口夺食,还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帮手为你创造机会。”

    他看向了九尾狐。

    后者连连皱眉,哼道:

    “我做不到。”

    她有预感,经过刚才的教训,下次见到荒,祂会第一时间先杀自己,清理掉碍眼的苍蝇。

    监正含笑望着她:

    “青丘狐的陨落地,也在这座岛上。”

    这也就是说,青丘狐的残缺灵蕴也会存在。

    我记得九尾天狐的灵蕴是可以继承的,同族之间可以相互掠夺灵蕴,狐狸精晋升一品的契机来了..........许七安欣喜起来,侧头看向九尾狐。

    银发妖姬的眼睛,猛的绽放光彩。

    监正笑着问:

    “这笔交易可还满意?”

    九尾狐深吸一口气,平复内心激动情绪,沉吟道:

    “如果我能晋升一品,掌控九尾天狐一脉的天赋神通,把握确实会大很多。”

    许七安问道:

    “你们这一脉的天赋神通是什么。”

    什么样的天赋神通,需要到一品境才能掌控?

    “九尾天狐,顾名思义,当然是和尾巴有关。”银发妖姬笑容忽然变的有些复杂,说道:

    “我娘也是九尾天狐,她身边也有九大长老,可是一个都没有活下来,你知道这是为何?”

    许七安摇摇头,看着九尾狐复杂的神色,本能的觉得这里头有坑。

    银发妖姬措辞片刻,低声道:

    “因为狐狸有九条命!九大长老死光了,我娘才死的。九尾天狐成年后,会分裂出九道分魂,融入九条尾巴中。这是天赋神通的雏形。

    “等达到一品境,九条尾巴就会更进一步,从分身变成替身,替身的作用就是替本体受死。换而言之,一品境的我,拥有九条命。”

    尾巴替本体受死........许七安喜悦的心情忽然消失了,沉声道:

    “那死去的尾巴........”

    九尾天狐淡淡道:

    “自然便是死了,不过只要本体不灭,每隔一百年,就能长出一条新的尾巴。但新生的尾巴和之前那条没有任何联系,于之前的尾巴来说,她是真的死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和九条尾巴是以主仆相称,而非姐妹。

    “如果是姐妹,那必然会有感情,一旦有感情,便会伤心,自寻烦恼罢了。”

    许七安沉默许久,说道:

    “不能是夜姬、白姬、清姬和雪姬。”

    四只姬他都认识,前两只姬不说了,后两只也有一定的情分,如果九尾天狐“非死不可”,许七安只能确保这四只姬平安无事。

    “好!”银发妖姬给出承诺。

    她面无表情,显得无比冷酷,但熟悉她往日狡黠风格的许七安知道,九尾狐对九个姐妹并非真的没有感情,并非真的只是主仆,没有其他情谊。

    还真是残酷啊.......他缓缓吐出一口气。

    ..........

    皇宫。

    御花园,凉亭。

    穿着梅色宫裙的怀庆,坐在圆桌边,青葱玉指间捏着一枚白棋,蹙眉不语。

    过了半晌,她无奈的投子认输:

    “是朕输了。

    “都怪许宁宴,与他对弈久了,朕的棋力下滑严重,果然是近墨者黑。”

    坐在对面的魏渊笑容温和:

    “陛下那几日不是挺开心?

    “正事也不做了,成天想着和许宁宴对弈,臣还以为那许宁宴棋艺高超,让陛下见猎心喜,起了争强好胜之心。”

    他不动声色扫了一眼怀庆的衣裙,也是那段日子以后,怀庆又重新穿回了裙装。

    这里头的心境变化,不足与外人道。

    怀庆那么聪明的人,自然听出魏渊的打趣和调侃,淡淡道:

    “魏公早日把母后接出宫去,省的将来东窗事发,史官在青史上记一笔:权阉魏渊,祸乱宫闱。”

    魏渊面不改色道:

    “陛下,北境妖族的烛九,前日已经给出答复,他不愿意参与所谓的大劫中。如果我们继续逼迫,他就带着妖蛮远赴北极苦寒之地。”

    怀庆适可而止,没有继续互相伤害,冷笑着说:

    “他倒是有自知之明。”

    妖蛮已经彻底退出九州的权力舞台,抱着躺平的心态,失去争雄之心。

    魏渊放下棋子,端起手边的茶盏,抿了一口,道:

    “其实未来的趋势,三品超凡虽然是极强的战力,但于大局并无裨益,他不想掺和,便由他去。乖乖把欠大奉的钱粮补上便可。”

    怀庆点头赞同,问道:

    “巫神教那边有何动静?”

    “并无动静,他们在等待巫神挣脱封印。在此之前,应该不会有什么动作。”魏渊道。

    “西域呢?”怀庆又问。

    “根据暗子递回来的情报,西域有钱有势的贵族,基本都已经动身前往阿兰陀。他们认为佛陀现世,是要普渡众生,人人都能得证果位。

    “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魏渊笑道:

    “如果要发兵伐佛,现在是大好的机会。”

    “并无意义。”怀庆摇了摇头:“魏公对此事有何看法?”

    魏渊没有思考,说道:

    “神殊头颅被夺回后,佛门便不需要分出精力镇压,恰逢大劫将至,陛下觉得,佛陀下一步会怎么做?”

    怀庆同样没有思考:

    “布局。”

    魏渊又道:

    “所以,这佛法大会便是佛陀的布局。”

    怀庆早已想到这一茬,顺势问道:

    “因此,我们要想办法破坏佛法大会?”

    她苦恼的是这件事。

    许宁宴不在中原,中流砥柱般的人物九尾天狐也不在,大奉和南疆的战力大打折扣,就算神殊恢复巅峰状态,率领大奉超凡强者,也不可能战胜佛陀统领的三位菩萨。

    魏渊笑道:

    “有时候,吃掉一支敌军,不一定非要正面对抗。断粮草,断援兵,一样能把他们逼到穷途末路,陛下要学会从不同角度看待问题。

    “我们可以抛开佛法大会,只思考佛陀,或者超品想要什么。”

    怀庆心里一动,脱口而出:

    “气运!”

    魏渊笑容扩大:

    “那么,是不是可以大胆猜测,佛法大会是凝聚气运的方式和手段?”

    见怀庆蹙眉点头,魏渊继续道:

    “知道这支敌军的软肋后,我们就可以断粮草了。”

    怀庆眼睛亮了起来:

    “怎么断!”

    魏渊目光倏然锐利:

    “佛门僧人有限,管不了诺达的西域,管不了民间的芸芸众生。而贵族阶层前往阿兰陀期间,各国各城统治力度必然下降。

    “朝廷要做的,不是阻止佛法大会,而是抓住这个机会,在暗中扶持大乘佛法,分化西域百姓的信仰,扩大规模。然后又鼓动西域百姓迁徙中原。

    “削弱西域的气运。”

    怀庆喟叹道:

    “善谋者,当谋天下。

    “朕会鼎力支持魏公,倾尽国力,在所不惜。”

    魏渊笑道:

    “陛下虽是女子,魄力却远胜历代君王。”

    ..........

    神魔岛某处。

    许七安和九尾狐站在某片禁地得边缘,他望着前方一个个扭动腰肢的、虚幻的赤裸美人,诚恳的说道:

    “请务必让在下陪同。”

    银发妖姬耳畔尽是靡靡之音,皱眉道:

    “不要,我自己进去便是,跟你一起进去,本国主保留了五百年的完璧之身便危险了。”

    许七安没好气道:

    “瞧你这话说的,谁还不是完璧之身呢。

    “区区魅惑之色,诱惑不到本银锣。”

    无耻......九尾天狐翻了个白眼,道:

    “我是怕你借此机会非礼本国主。”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并肩前行,进入了青丘狐陨落的地带。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