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2990更新时间:2021-06-02 21:41:04
最新网址:www.mw8.la
    许府。

    白姬和许铃音在花园里嬉戏,追逐花圃间的蝴蝶。

    经过许七安的调解,许铃音接纳了白姬,把它当成了朋友,而不是猎物。。。

    既然是朋友,当然就不能吃了。

    两人这段时间天天玩耍,志同道合(智商等同),都觉得有了亲密的伙伴。

    玩闹一阵后,白姬昂着脑袋,看着人类里的稚童,娇声道:

    “你是不是偷吃我的鸡腿了?昨天我省下来给我姨吃的。”

    许铃音圆润的小脸明显一慌,强撑着说:

    “才没有!”

    她声音很大,似乎以为这样能掩饰自己的心虚。

    小白狐歪着头,狐疑道:

    “真的没有?”

    许铃音用力摇头,“肯定是我师父偷吃了,你想,她是不是很贪吃。”

    白姬把脑袋歪向另一边,沉思许久,发现真的是这样,顿时信了许铃音的话,气愤道:

    “对,她老贪吃了,肯定是她偷走我的鸡腿。”

    小豆丁松了口气,感觉就像度过了一劫,凭借自己的机智勇敢,沉着冷静,成功闯关。

    “不玩啦,我要去找姨。”

    白姬表现的就像一个离不开妈妈的小姑娘。

    “去找我娘吧,我娘就在厅里,我们到哪里还可以继续玩。”许铃音没玩过瘾。

    “你娘不漂亮,我不找她。”白姬说。

    “我娘漂亮。”许铃音竖起浅浅的眉毛。

    “就不漂亮,我的姨最漂亮。”白姬抬起爪子,用力拍一下地面,加重自己的气势。

    “tui!”

    小豆丁愤怒的朝它吐口水。

    “tui!”白姬立刻还击。

    许铃音:“tuitui.......”

    白姬:“tuitui,tui........”

    许铃音:“tuituitui,tui........”

    一人一狐互喷口水,喷了许久,口干舌燥,然后双双离去,约定过会回来,再决胜负。

    白姬毛发黏糊糊的,轻车熟路的来到厨房储水的水缸里,“噗通”跳进去,两只巴掌大的小身板在水里游啊游,短小的四肢划动。

    洗去许铃音的口水后,它跃出水缸,浑身皮毛猛的一抖,抖出密密麻麻的水珠。

    然后化作白影消失,前往慕南栀的房间。

    吱~窗户敞开的声音里,白姬钻入屋子,嗅了嗅鼻子,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锦塌上,慕南栀神容疲惫的沉睡,裸露出圆润雪白的香肩,精致的锁骨和修长的脖颈,当然,还有一张国色天香,宜喜宜嗔的绝世容颜。

    地上散落着肚兜、罗裙、绸裤、白袜等衣物。

    姨又露出真容了.........白姬欢快的窜过去,在床边奋力一跃,小肚皮撞在床沿,但没关系,后肢熟练的用力蹬几下,就爬上床了。

    它凑到慕南栀脸蛋边,伸出湿漉漉的粉嫩小舌,可劲儿的舔姨的脸颊。

    每次看到姨的真容,它就不想做狐狸了,想着一只快乐的舔狗。

    “tuitui.......”

    白姬忽然扭过头去,吐了几下口水。

    姨的脸上都是许七安的味道,讨厌死了。

    慕南栀睫毛微动,苏醒过来,先是擦了擦脸上的口水,接着伸出藕臂捧起小白狐,放在胸腔的土丘上,语气慵懒的道:

    “不是说了不许打扰姨睡觉吗。”

    白姬连忙告状:

    “许铃音欺负我,姨你帮我去打她。”

    慕南栀心说你俩关系不是处的挺好么。

    她一边嘴上应承,一边打着哈欠,道:

    “出去玩出去玩,别打搅姨睡觉。”

    孩子之间的矛盾、闹腾,她懒得管,只要许铃音不吃白姬就好。

    “哼,我找许银锣替我报仇,他人呐!”白姬生气的抬起爪子,绵软无力的打了慕南栀几下。

    “跑西域打架去了。”慕南栀打着哈欠。

    臭男人昨晚抽了她不少灵蕴,害她虚弱疲惫,浑身乏力,不然以她的体质,需要睡懒觉?

    “臭小鬼!搅我清梦!”

    慕南栀酝酿了一下睡意,没能睡着,反手敲一下白姬的脑壳,望着头顶的床幔,叹了口气。

    上次许七安不顾一切地抽取她的灵蕴,还是洛玉衡渡劫时。

    这意味着西域有一场恶战,比渡劫战更加凶险,更加可怕,因为彼时的他不过二品,而现在是一品。

    ...........

    阿兰陀。

    西域的天空蔚蓝如洗,远比其他地方澄澈。

    地貌也透着一股子的粗犷,远不及中原大地的细腻和肥沃。

    静谧流淌的河边,几只牦牛低头啃食着青草,时而仰起头,发出高亢的鸣叫。远处山脚,草甸起伏,白头山巍峨连绵,雄起壮观。

    那就是阿兰陀。

    佛门的圣山。

    除去仆役,阿兰陀有僧众九千三百余人,其中僧兵五千余,禅师四千余,这些是长期生活在阿兰陀修禅悟佛的嫡系。

    佛门在西域发展数千年,根深蒂固,西域诸国中,许多贵族、平民都有修行佛法,每年都要前往阿兰陀朝圣,只是这些人分散在广袤的西域,短时间内难以召集。

    阳光洒在一座座大殿的金瓦上,整个阿兰陀都在折射璀璨光辉。

    今日的阿兰陀没有佛音传唱,透着怪异的寂静。

    圣山两百零八座大殿,每一座大殿前的广场上都盘坐着密密麻麻的僧人,他们双手合十,脸色严肃,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迎接着什么。

    阿兰陀有敌!

    就在近日。

    这四千余名禅师、五千余名武僧,既自信又忐忑。

    忐忑在于这是他们人生中仅有的遭遇,他们或长或短的人生中,阿兰陀一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从未有敌人敢打到阿兰陀。

    自信是因为四千余名禅师结成禅阵,两百零八座大殿,便是两百零八个阵眼,又有三位菩萨主阵,防御可谓固若金汤。

    世上还有谁能打破这座惊世大阵?

    “坐禅!”

    突然,广贤菩萨分不清男女,但异常宏大的声音,在每一位僧人耳边响起。

    几乎所有僧人都下意识的心中一凛,武僧如临大敌,禅师二话不说,立刻入定。

    …………

    阿兰陀山脚下,一尊身材高大魁梧的无头巨人,傲然而立。

    他赤裸着上身,露出强壮健硕的肌肉,下身是一条麻布长裤。

    他的双乳微微发光,犹如眼睛,

    神殊就是一根烧红的木炭,他周围的空气呈扭曲状,宛如沸腾的滚水。

    这是一种“天地所不容”的势,一品武夫独特的势,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让天地元素出现紊乱。

    许七安当初在海外与“荒”战斗时,也爆发过这样的势。

    阿兰陀上的禅师已经入定,古井无波,但守卫在旁边的武僧,一个个毛骨悚然,脊背发寒。

    神殊一步跨出,“嗡”的一震,撞到了金灿灿的佛光屏障。

    ……

    ps:今儿有事,作家聚会等事务,事情还挺多的。另外,刚把老鹰打了一顿,然后抽时间码出一章,所以字数少了些。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