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十三章 前奏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4933更新时间:2021-06-01 00:58:37
最新网址:www.mw8.la
    李妙真?!

    她怎么会在这里.........

    房间内陷入短暂的寂静,每个人脸色都有轻微的变化,或尴尬或惊讶或羞耻等等,其中,最尴尬的是金莲道长和楚元缜,一位是沉稳可靠的老前辈,一位是博学多才的状元郎。

    人设立的越高,此时就越尴尬。

    阿苏罗忍不住想双手合十来缓解尴尬,虽然嘴上说是未雨绸缪,但堂堂二品高手私底下八卦别人的隐私,终究有损颜面和格调。

    相对来说,许七安、苗有方和李灵素尴尬程度最轻,贱人、江湖浪子和渣男,低人设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

    “呵,怎么不打听了?”

    李妙真扫了一圈,很满意众人的表情。

    众人干笑。

    蓝莲道长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冷笑道:

    “贫道不介意的,有什么想打听的就问吧。”

    相处了这么久,天地会成员什么德性,她还能不知道?

    一听他们在八卦台怂恿袁护法读心,李妙真就知道事后绝对会有人暗中打探,所以她假装离开司天监,暗中折转回来,恰好碰到袁护法上完茅厕,灵机一动,就藏身在养魂的香囊里,守株待兔。

    只是没想到兔子这么多.........

    气氛有些尴尬,李灵素苗有方等人频频看向许七安,希望他能站出来化解让人无地自容的气氛。

    也只有他能哄李妙真开心了。

    妙真变机灵了啊,越来越不好对付了.........嗯,大家都社死,就等于没有社死,还好还好.........许七安清了清嗓子,道:

    “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妙真啊,看到你成长,本银锣甚是欣慰。”

    李妙真娇哼一声。

    许七安当即提了一个话题,转移众人注意力:

    “既然差不多到齐了,索性就不等明天,直接商量攻打阿兰陀,拯救神殊头颅的事。”

    金莲道长正气凛然道:

    “说说你的看法。”

    大家配合的露出严肃表情,一副正事要紧的模样。

    既然强行扯到正事上,李妙真也不好继续开群嘲,心里嘀咕一声:

    许宁宴就会耍无赖!

    “我打算让怀庆、杨恭、寇阳州和国师留守京城,应对巫神教超凡强者的袭击。阿兰陀那边的战场的,伽罗树由我来对付,琉璃菩萨和广贤菩萨,如何安排,这是我们要重点讨论的。”

    许七安看一眼阿苏罗,道:

    “二品高手里,阿苏罗和九尾天狐都是偏向近战搏杀类型,对付两位菩萨的法相,恐怕有些困难。”

    武夫虽然可以横行无忌,但最大的缺陷就是留不住人。

    面对同境界其他高手时,人家打不过你,可以跑啊,没准还会回头朝你啐一口吐沫,说:

    呸,粗鄙的武夫!

    你还拿人家没办法。。

    阿苏罗敲了敲桌子,似乎有些不高兴:

    “我的路数虽然和武夫相近,但我有杀贼果位,有应供果位,相比起武夫,可操作性要强很多。”

    他一副“你别把我和粗鄙武夫混为一谈”的倨傲。

    “另外,九尾狐同样有诸多手段,只是她灵蕴没有完全复苏,或不及肉身强大,所以不曾施展。”

    武夫真是个被人唾弃的职业啊,等我晋升武神,我要让九州所有体系的超凡强者跪下来唱征服..........许七安反问道:

    “所以?”

    阿苏罗道:

    “广贤菩萨,由我和九尾天狐联手,再有赵守辅助,足以对付。”

    赵守戴上儒冠和刻刀,相当于二品,在过去的战斗中,他们摸索出三位二品强者联手,差不多就能应付佛门的一品。

    当然,必须是各职业之间互补、搭配。

    如果是相近领域的,那么三名二品面对一品,也只有被吊打的份。

    正面例子是洛玉衡渡劫战,阿苏罗、赵守和金莲道长。

    反面例子是浔州城外的超凡战,阿苏罗、寇阳州和许七安。

    另外,三打一针对的是佛门菩萨,其他体系的一品没有实战数据参考,不算在内。

    阿苏罗继续道:

    “佛门菩萨中,战力最强的是伽罗树,但最难对付的,公认是琉璃菩萨。”

    李妙真皱了皱眉:

    “琉璃菩萨?”

    阿苏罗点着头说道:

    “她掌控的是琉璃法相,又称‘无色琉璃法相’,以及‘行者法相’,前者是一种领域,身陷领域之中,神通、念头、动作都会变的无比缓慢,只有琉璃自己能自由行走。”

    在场非武夫领域的超凡心里一凛。

    这一招对他们来说,可谓杀手锏一般的能力。

    “无色琉璃领域的范围大概是方圆六十丈,不算太大,但偏偏她掌控行者法相,论速度,琉璃菩萨是当世九州第一人。极致的速度,然后展开领域,谁都逃不掉。

    “这就是我说,为什么琉璃最难对付的原因。”

    等阿苏罗说完,李灵素沉吟道:

    “以儒家法术禁止展开领域,是否就能克制?”

    赵守不在,许七安代为回答道:

    “这是一个办法,但如果直接伤害、限制高于自身品级的强者,反噬会非常大,不到关键时刻不能随意施展,可以当做杀手锏用。”

    李妙真则看向橘猫道长:

    “道长以身殉道,能不能用功德之力反杀她?”

    “好主意啊!”众人大喜。

    ........橘猫抬起爪子,用力拍一下桌面:

    “不要开玩笑!

    “如果贫道死在琉璃手中,那么她接下来必定厄运缠身,难以在混乱的超凡战中活下来,就算贫道有殉道的觉悟,琉璃也未必愿意杀我。”

    可以把金莲道长视作搅屎棍,对手不抱着同归于尽想法的前提下,没人敢碰他,地宗真无赖.........许七安吐槽道。

    “不对!”身为术士的杨千幻摇了摇头:

    “可以用气运抵消厄运,如果佛门动用气运,道长你就白死了。”

    橘猫的猫脸露出了警惕之色。

    许七安宽慰道:

    “气运这东西,佛门珍视着呢,不会用来对付你的。再说,能掌控气运、使用气运的只有术士,佛门的菩萨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就算是他,也是在乱命锤狂砸脑瓜后,才让体内的国运觉醒,掌控众生之力。

    而这一切依旧是术士在帮忙。

    超品的佛陀或许能掌控气运,但菩萨们绝对不具备这种能力。

    橘猫稍稍松了口气。

    楚元缜扫了一眼皱眉沉思的李灵素,笑道:

    “我记得那位琉璃菩萨是难得一见的绝色美人,不如派圣子出马吧,对付女人他最在行了。”

    李灵素不服气的说:

    “为什么不是许宁宴,明明他才是最薄情寡义,风流好色的男人。”

    不不不,我是走精品路线的,面向的是年轻貌美的优质女性,而是只是一辆共享单车,姑娘们轮流骑..........许七安心里吐槽完毕,反手一巴掌把袁护法拍翻在地。

    袁护法捂着脸起身,委屈的说:

    “为什么打我。”

    许七安歉意道:

    “不好意思,条件反射。”

    袁护法默默的缩到孙玄机身边,在这个冷漠的中原,只有孙师兄能给他一丝丝的安全感。

    孙玄机看他一眼,袁护法心领神会,读心道:

    “我记得当初许宁宴杀贞德时,监正老师打伤了琉璃,他是怎么做到的。”

    许七安略作沉吟,回答:

    “不出预料,是靠‘蛮力’强行打破,当时琉璃身处中原,监正能调动众生之力。”

    术士的手段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天命师的神通是窥探未来,那么监正的破敌手段其实并不多。

    橘猫晃了晃尾巴,道:

    “换而言之,只要拥有当时监正的战力,就能破开琉璃的无色领域。”

    众人一起看向许七安。

    橘猫摇着头:

    “许宁宴调动众生之力时的战力,已经超越监正,但若是在西域,还是差了些。”

    闻言,桌边众人愁眉不展。

    琉璃菩萨非常棘手,是能真正威胁到他们生命的存在。

    在场除了阿苏罗和许七安,其他超凡都有生命危险。

    这时,许七安缓缓道:

    “配合镇国剑的话,我应该能打破琉璃菩萨的无色领域。”

    众人吃了一惊。

    阿苏罗有些难以置信:

    “你修为精进这么快?”

    他不信许宁宴踏入一品后,还能继续高歌猛进,这不可能。

    怪物吗?就算国运加身,也不可能如此夸张吧.........楚元缜等人一阵咋舌。

    “倒也不是!”许七安解释道:“我的七绝蛊已经晋升超凡,力蛊的‘血祭’能让我在短时间内提升战力,配合镇国剑,战力应该不会差当时的监正。”

    差点忘了这小子还是会蛊术........阿苏罗心里好受多了。

    七绝蛊会不会有隐患啊,找机会提醒他一下........李妙真更担心七绝蛊这件源自蛊神的物品会带来反噬的危险。

    橘猫道长带着几分期待,道:

    “或许,这次能彻底查清楚佛陀和神殊的关系。”

    听到这里,天地会成员都有些期待,他们即将揭开一位超品的神秘面纱。

    又商议了半刻钟后,苗有方抓住机会,提出质疑:

    “有没有可能,巫神教的超凡会埋伏在西域?我们以为猜到了他们的计划,结果他们猜到了我们猜到他们的计划。”

    没人说话。

    “不会!”许七安打破沉默,替弟子挽尊,说道:

    “巫神教和佛门都觊觎中原,彼此是竞争关系,一旦去了西域,谁能保证佛门不对巫神教出手?要知道,佛陀早就挣脱了封印,祂是能出手的,而巫神却鞭长莫及。

    “萨伦阿古会抓住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机会出手对付大奉,但绝不会为了杀我们铤而走险。”

    苗有方环顾一圈,见众人脸色如常,就知道这群家伙早就想到这一点。

    我还是不够聪明啊.........苗有方惭愧了一秒。

    “孙师兄,有什么办法能提炼出一品高手的精粹吗?”许七安突然问道。

    袁护法在旁读心、翻译,道:

    “我只知道炼血丹的阵法,但这无法炼出一品的血肉精华,你是打算.........”

    桌边众人眉头一挑,看着许宁宴,心里涌起一个大胆的猜测。

    许七安颔首:

    “我打算趁这个机会,斩杀伽罗树,提炼他的血肉精华,踏入一品中期。

    “当然,这不是主要目标,不必强求。伽罗树的防御过于可怕,我们能打败他,却未必能杀他。况且你也说了,炼制血丹的手段炼不出一品高手的血肉精华。”

    这是九尾狐替他从神殊那里打探到的,最快晋升一品中期的方式。伽罗树走的是禅师、武僧双修体系,本身算半个武夫,恰好与许七安契合。

    但粗鲁的生吞血肉,能吸收的精华有限,并不足以支撑他晋升到一品中期。

    杨千幻没好气道:

    “愚蠢!

    “这种动脑子的事情交给宋卿就好了,给他一个提炼一品血肉精华的机会,他会开心的七天七夜不合眼,研究出一套方案。

    “如果宋卿也没辙,那就不用考虑了。”

    对啊,还有宋卿这个鬼才,生物领域的炼金术,是他的专业.........许七安眼睛一亮。

    监正的这些弟子,虽然一个个都是怪胎,但确实很好用.........众人心里感慨。

    许七安为这场谈话盖棺定论:

    “那么,今天到此为止,两日后于司天监会合,攻打阿兰陀。”

    .......

    PS:错字先更后改。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