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四章 杀招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4946更新时间:2021-05-26 01:25:48
最新网址:www.mw8.la
    李灵素和杨千幻的双簧,就如滚油里的倒开水、又如同大火中浇冰块。

    场面一下子寂静下来,气氛陷入僵凝,但心里的情绪却炸锅了。

    天地会这边。

    来了来了,圣子和杨千幻蓄谋已久,果然没让我失望啊,不过这般煽风点火真的好吗,许宁宴可是一品武夫,不怕他秋后算账?楚元缜精神一振,腰背肌肉紧绷,竟有种当年春闱考试时的激动感。

    不是楚状元八卦,委实是那桌的女人个个都是天之骄子,身份不同凡响。

    看她们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精彩程度不啻于围观一品高手战斗。

    另外,许宁宴自己就是蔫儿坏的,天地会成员本来人人都是正直严肃的侠义之士,结果被他或明或暗的引导,人均都有不堪回首的糗事。

    现在看他身陷囫囵,楚元缜喜闻乐见。

    恒远大师眉头紧锁,为许大人此时的境遇感到担忧。

    许大人能有什么错呢,许大人只是年少风流了呢,错的是杨千幻和李灵素。。

    阿苏罗显然没见过如此有趣的“剧情”,一边兴致勃勃的围观,一边觉得有时候遁入空门也有好处,至少没那么多的麻烦。

    为了一个“色”字,让自己如此窘迫,实在难以理解。

    色,只会影响他的出拳速度。

    金莲道长“呲溜呲溜”的喝着小酒,面带微笑,怡然自得。

    身为心腹的苗有方低头吃菜,假装自己和莫桑同出一族。

    这种时候,就怕被许银锣拉出来挡刀,谁挡谁死。

    这两个人存心要与宁宴为难.........姬白晴皱皱眉头,看出李灵素和杨千幻在欺负自己儿子,顿时有些不高兴。

    大哥这是自作孽不可活.........许二郎和老师们遥遥碰杯,小小的幸灾乐祸了一下。

    在场的人里,除了婶婶、丽娜兄妹、铃音、白姬、褚采薇,这几个由于特殊原因,反应迟钝,其他人都在暗戳戳的等待许宁宴的应对,等待那桌女子的反应。

    值得一提,许铃音坐在婶婶的腿上,半张脸埋在餐盘里。

    她这一桌,酒菜无限供应,吃完就上,吃完就上,这让褚采薇和丽娜极为羡慕,并且打算把桌上的菜吃得差不多了,就去那一桌蹭。

    “啪!”

    响亮的拍桌声里,白袍小将慕南栀策马而出,怒视李灵素,训斥道:

    “你敢诋毁国师是庸脂俗粉?李灵素,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除了许七安外,谁都没想到率先发起攻势的居然是一个姿色平平无奇的妇人。

    厉害了........几桌的宾客纷纷看向慕南栀,啧啧惊叹。

    在座的,谁不知道国师是许宁宴的双修道侣,这位妇人的一番话,是把国师架在火堆上烤。

    堂堂人宗道首,一品陆地神仙,双修道侣竟娶了其他女子,她若是不表态,颜面何存?

    她若是借机大闹一场,破坏婚礼,这桌子的女子里,大半都要开心死。

    果然姐妹内卷才是最可怕的,这桌子的人里,只有南栀敢得罪国师了.........许七安心里嘀咕

    洛玉衡冷冰冰的瞅她一眼,道:

    “这位是?”

    “这是我慕姨,婶婶的结义姐姐。”说时迟那时快,许七安迅速抢答,为花神的身份盖棺定论。

    洛玉衡“哦”了一声,素手端起酒杯,淡淡道:

    “慕姨瞧着特别亲切朴实,本座敬你一杯。”

    ‘亲切朴实’咬的特别重。

    慕南栀深吸一口气,看一眼许家众人,突然笑了起来:

    “不用客气,乖侄女。”

    堂堂花神,前任王妃,她是要体面的,在社死和摘手串之间权衡之后,选择忍下这一回合。

    没能激国师发作..........李妙真等人一阵失望。

    她们都想把彼此当枪使,但她们都不愿意当那杆枪。

    喝了几个回合后,李妙真用力咳嗽一声,吸引来众人注意,语气平静的说道:

    “许银锣今日大婚,可喜可贺,妙真为你备了一份薄礼。”

    大可不必........许七安本能的警惕。

    李妙真低头,摘下腰间的香囊,轻轻打开,一股青烟从里面袅娜浮出,在众人的注视下,于厅内化作一名黑发白裙,倾国倾城的妩媚女子。

    她艳而不俗,媚而不妖,浑身上下都透着让人沉醉的气息,惊艳了在场的男人。

    “这是我的姐姐,苏苏,自幼陪我一起长大。奈何姐姐红颜薄命,化作孤魂野鬼。”

    李妙真说到这里的时候,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许铃音抬起头,舔了舔流油的嘴,看向苏苏的目光一阵期待。

    简单解释了一下苏苏的身份后,李妙真说道:

    “她与许银锣相识于微末,共同患难,许下过海誓山盟,许银锣答应纳她为妾。可惜,相识于微末,能共患难,却未必能共富贵。

    “许银锣平步青云,扶摇直上后,便再没找过她,苏苏成日以泪洗面,郁郁寡欢。妙真作为妹妹,岂能容忍,今日借着大婚,特意问许银锣一日,可还记得当初的承诺?”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当枪,那就制造枪。

    苏苏配合着做出拭泪动作,嘤嘤哭泣:

    “你这个负心汉,当初在云州时,口口声声说不嫌弃人家.........”

    不愧是飞燕女侠,直来直往........魏渊、云鹿书院大儒等人默契的端起杯喝了一口。

    很下酒。

    李灵素悲愤的看着许七安:

    “苏苏也是我姐姐,你,你竟对我姐姐下手?还始乱终弃?”

    杨千幻缓缓起身,背对众人,大喝一声:

    “许宁宴,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差点都把小妾给忘了!许七安心里嘀咕,他就知道,这些家伙肯定要作妖的,心里的怨气肯定要发泄,绝不是板着脸坐着喝酒而已。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许七安一点都不慌,正要应对,便听那一桌的许玲月,开口说道:

    “李道长严重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大哥要娶苏苏姑娘为妻呢。世人皆知大哥一诺千金重,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回头等大婚结束,娘,你做主,找个花轿抬苏苏姑娘过门便是。

    “娶妻纳妾,总要分清主次。”

    李妙真一愣,忽然有种“我太小题大做”、“我无理取闹”的错觉。

    不,不是错觉,是这个许玲月阴阳怪气的话术引导产生的效果——大婚当日,你一个做妾的多什么事?蹬鼻子上脸,你是要做妾还是要当娘?

    这,这,似乎说的有些道理,许宁宴这个妹妹,竟如此牙尖嘴利?杨千幻绞尽脑汁的苦思对策无果,有些焦急。

    李灵素略作沉吟,无奈叹口气,妙真的这个计策,顶多就是让狗贼许宁宴的风流之名再添一笔,可问题是,人家就是这种货色啊。

    关键是,一个鬼魂能有什么威胁?

    连肉身没有.........

    看看国师、王妃,还有陛下几个,完全没反应好嘛。

    许七安赞赏的看一眼许玲月,心说不愧是自称最心疼哥哥的妹子。

    他旋即看了一眼王思慕,不行啊,这位弟妹全程看戏,完全没有站出来挡刀的想法,我得推她一把。

    许七安清了清嗓子,笑道:

    “新娘子不方便出来见客,所以我让思慕代替临安入席,思慕既是临安弟妹,又是闺中密友,代表临安完全没有问题。二郎,你说对吧。”

    王思慕懵了,没有一点点防备。

    二郎,二郎,你大哥要害我.........她求助的看一眼许新年。

    大哥就是这样蔫儿坏,我也没办法..........许新年回了她一个眼神。

    生母姬白晴心里一动,笑道:

    “既是代表新娘子,那便与二郎一起,逐个敬诸位一杯吧。

    “小茹,我说的对吧。”

    许宁宴作为新郎官,还没到与客人敬酒的时候,通常来说,得等到大家吃个半饱,醉意微醺时敬。

    婶婶一点都没有儿子儿媳被“暗算”的认识,立刻点头:

    “大嫂说的有理。”

    许二郎叹了口气。

    他是知娘莫若子,但在王思慕看来,这是未来婆婆在暗示她,替大哥许七安分担压力,甚至里面还有考校她的想法——看她能不能驾驭住这些莺莺燕燕,以及作妖起哄的客人。

    前者代表国师、钟璃等与大哥有暧昧关系,或已是生米煮成熟饭的女子。后者代表杨千幻和李灵素。

    稳住局面,向来是大妇应有的能力。

    王思慕看了一眼同桌的女子们,心里凛然。

    未来婆婆对她给予厚望啊。

    有了许二郎和王思慕的牺牲,一轮酒敬下来,一炷香时间过去了,彻底摆脱刚才刀光剑影的气氛。

    对新郎官来说,每熬过一分钟,距离胜利就近一分钟。

    这时,怀庆笑容矜持含蓄,道:

    “朕也为许银锣备了一份礼。”

    热闹的气氛微微一静,众人不自觉的停下高谈阔论,保持肃静。

    一来是怀庆的身份,九五之尊,她开口说话,臣子们自当保持安静。

    二来,熟悉的人都知道这位女帝心机深沉,手段高超,她的“礼物”,可比李妙真的有趣多了。

    李灵素和杨千幻暗暗搓手。

    “陛下,不用这么客气!”

    许七安微微摇头,希望上解人意的怀庆能懂他的意思,高抬贵手。

    怀庆一点都不懂,笑容矜持:

    “许银锣才不要客气!”

    说着,招来厅外候着的宫女,吩咐了一句。

    宫女应声退去,俄顷,她领着一群人进来。

    一群身穿纱裙,妖艳魅惑的........狐女。

    总共十八位狐女,妍态各异,或妩媚或清纯或冷艳或孤傲,姿容都是上上之选。

    尤其领头的黑裙女子,瓜子脸、狐媚眼,妖娆动人,即使厅内已是美女如云,她仍能不掩光芒。

    怀庆笑道:

    “南疆万妖国知许银锣大婚,特献上十八位狐女,以示诚意,万妖国与大奉世代为盟,守望相助。”

    夜姬嫣然道:

    “许郎,奴家想死你了。”

    这是早有奸情的?!几桌客人神色古怪。

    慕南栀脸色一黑。

    洛玉衡俏脸如罩寒霜。

    钟璃抬起头,没什么表情的审视着狐女。

    李妙真咬牙切齿。

    苏苏秀眉紧蹙。

    褚采薇握着猪蹄,瞠目结舌。

    向来心疼哥哥的许玲月,气质也变的危险起来。

    就连婶婶和姬白晴,也觉得侄儿(儿子)风流的有些过分了。

    许元槐看了一眼姐姐,迟钝如他,也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

    南宫倩柔看了看瞠目结舌的许七安,心情爽了。

    勾栏听曲不好吗?教坊司花魁不漂亮吗?偏要招惹这些乱七八糟的女人.........还是说你爱喜欢勾栏,要把自己变成勾栏?宋廷风和朱广孝是很为兄弟捉急的,奈何位卑言轻,只能看热闹了。

    这么多狐女,我还没尝试过创造妖族..........宋卿眼睛一亮。

    还是娶一个媳妇好........许二叔看了眼婶婶,心里又补充一句:

    还得娶笨一些的。

    临安殿下今晚得气炸了.........王思慕想到了自己的闺蜜。

    大哥,我也帮不了你了.........许二郎低头喝酒,不能让自己笑出来。

    君子当色而不淫,回头用宁宴的例子警示书院学子,写入教材,当做反面.........云鹿书院的大儒们暗暗下决定。

    魏渊、赵守、金莲道长、阿苏罗、楚元缜,这几个人同时举杯,喝了一口。

    下酒!

    .......

    PS:app活动里有个年度作家,每天都可以投一票,有空的话,可以帮忙点一下,谢谢。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