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五章 李灵素求救(5500)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7218更新时间:2021-05-19 22:02:47
最新网址:www.mw8.la
    “请天尊手下留情!”

    李灵素跪倒在地,疾声高呼。

    相比起李妙真的刚烈,圣子在游历江湖的三年里,最大的收获就是能屈能伸,八面玲珑。

    “天宗培养一位圣女殊为不易,岂能如此草率决定生死,师妹性格执拗,爱钻牛角尖,请天尊给我一天时间,我保证说服她。”

    李灵素说完,见天尊默然不语,连忙趴伏在地,额头杵着地面,道:

    “望天尊成全。”

    他对这个师妹真的仁至义尽了。

    冰夷元君看一眼李灵素,淡淡道:

    “圣子所言不差。

    “圣女是我的弟子,她走到今天这一步,是我的责任。。请天尊给我一天时间开导,若孽徒死性不改,我会亲自持雷鞭抽散她的魂魄,以正门规。”

    殿内一阵沉默,众长老既不求情,也不落井下石,脸色漠然。

    许久后,天尊的声音在殿内回荡:

    “可!”

    呼!李灵素松了口气,振奋道:

    “谢天尊。”

    等回去了,他就找机会偷出地书碎片,向许七安传书求援。

    其实就算李妙真不死扛着,圣子也会找理由推脱一下,把斩去记忆的事延后,然后背地里向天地会成员传书求救。

    ............

    夜幕降临,力蛊部的广场,升起一团盛大的篝火。

    篝火中靠着脂香四溢的猎物,外皮焦脆,这是蛊族为许银锣举办的庆功晚宴。

    蛊族的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他们按照各自的部族列案而坐,桌上摆着美酒佳肴和烤肉。

    情蛊部的女子们,在篝火边载歌载舞,扭动娇躯,跳舞助兴。

    各部男子的目光宛如磁石附铁,在情蛊部女子的腰肢、翘臀、胸脯部位流连。

    只有力蛊部的男人,在美色和食物之间,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许七安坐在案边,左右是心蛊部首领淳嫣,以及情蛊部首领鸾钰。

    这两位都是蛊族出挑的美人,妍态各异,负责陪许银锣喝酒。

    淳嫣理智冷静,相对比较矜持,虽与许七安言笑晏晏,但没有肢体上的接触。

    鸾钰则是一副狐狸精勾人做派,娇躯半倚着许银锣,饱满柔软的胸脯在他胳膊上蹭啊蹭。

    “许银锣,听说中原女子会和喜欢的男子和交杯酒,奴家心仪许银锣已久,你就跟我喝杯交杯酒嘛。”

    “哎呀,许银锣,奴家不小心把酒洒在胸口了,你帮奴家擦擦。”

    “许银锣,奴家不胜酒力,你送奴家回部族休息可好。”

    妖娆尤物施展浑身解数,试图把这个中原第一高手勾搭上床,但许银锣是正人君子,坐怀不乱,对于情蛊部第一美人的引诱,无动于衷。

    这让蛊族众人钦佩不已,心说不愧是能成就一品的绝世高手,这份心性和定力,非常人能及。

    筹光交错间,一位蛊族成员大声说:

    “这次多亏了许银锣解决极渊隐患,我们蛊族再也不用担心超凡蛊兽诞生了。”

    “超凡蛊兽算什么,就算诞生了,咱们许银锣也是一刀一个。”

    立刻就有人大声附和。

    也有人满脸庆幸,感慨道:

    “所以说,当初选择与大奉结盟,与许银锣结盟,是多么正确的选择。要是真与云州结盟,现在蛊族就大难临头了。”

    现在回想起来,蛊族成员们既然庆幸,又兴奋,当初的选择太正确了。

    首领们当初倾向于与云州结盟,为此还和许银锣打了一架,这不是自不量力嘛。

    幸好是被许银锣打败了,不然,真要和云州结盟,先不说中原朝廷的事后清算,就极渊的问题,便能让蛊族焦头烂额。

    而现在,不但打赢了战争,有了大奉许诺的钱粮物资,他们还多了一位一品武夫做盟友,轻易解决极渊隐患。

    蛊族受益无穷。

    七大部族中,情蛊、尸蛊、毒蛊三部,对大奉最仇视,但此刻听着其他四部的族人对许银锣吹捧赞誉,他们没有任何反感和不忿。

    就在今日,他们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打算北上避难,心里的恐惧和担忧是不打折扣的,真正的感受到了危机。

    尽管此事闹了乌龙,但超凡蛊兽诞生的阴影实实在在的笼罩着他们,而许银锣解决了这个问题,等于解决了笼罩着他们的头顶的危机。

    有一位一品武夫当盟友的好处,大家都体会到了。

    而且,首领们说,部族的孩子可以去中原求学,这可是天大的诱惑,哪个家里有娃的不惊喜?

    许七安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只想着晚宴早点散去,突然听见熟悉的,高亢的“嗷嗷”哭声。

    循声望去,是许铃音。

    她站在一只沾满泥土的大木箱子边,仰着头,张大嘴,嗷嗷的大哭,眼泪都掉了好几斤。

    边上是捂着鼻子的丽娜等力蛊部族人。

    许七安皱了皱眉,起身离席,大步奔过去,皱眉道:

    “怎么了?”

    说话的同时,他嗅到了木箱里散发出的恶臭味。

    “大锅~”

    小豆丁一把抱住许七安的腿,悲从中来,哭的愈发伤心。

    旁边的丽娜撇撇嘴,解释道:

    “她知道中原闹旱灾,缺钱缺粮,就偷偷藏了很多肉,要回家送给你,她认为这样云州叛军就不会打你了。”

    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木箱子,感慨道:

    “我没想到她居然藏了整整一箱子的肉,还埋在土里,难怪这一阵子铃音总是饿肚子,夜里饿极了,还咬我的胳膊。”

    可惜南疆气候炎热,肉类根本保存不住,早就腐烂了。

    许七安打开箱子看了一眼,里面有烤熟的肉,有生肉,都已经腐烂,散发阵阵恶臭。

    难怪哭的这么伤心,心疼的快滴血了吧..........许七安低头,看着鼻涕眼泪沾满小胖脸的许铃音,目光柔和。

    ............

    酒肉吃完喝尽后,庆功宴也就散了,宾主尽欢。

    最兴奋最激动的是尸蛊部的首领尤尸,散场时,许七安履行承诺,把地宫古尸的残骸取出来赠予了他。

    于是在尤尸首领眼里,许银锣就成了异父异母的亲兄弟,而同为尸蛊部的族人,就成了妄图横刀夺爱的贼子。

    尤尸扛着棺材离开时,走路都是飘的。

    尸蛊部的族人又羡慕又嫉妒。

    最失落的是情蛊部的鸾钰,她今儿使劲浑身解数,撒娇发嗲色诱,许银锣无动于衷,一副不愿意履行承诺的姿态。

    鸾钰心里焦急,可哪敢指责啊。

    她一个小女子,受了委屈也只能忍着,许银锣明显是看不上她,难不成当场哭闹,让他下不来台?

    鸾钰是个懂得勾搭男人的媚货,不会做出那种没格调的事。

    “首领,许银锣似乎不愿意履行承诺呀。”

    返回部族的途中,一位年轻女子嘀咕道:“堂堂许银锣,怎么说话不算话,首领你明明那么喜欢他。”

    另一位女子闻言,没忍住,笑了一声:

    “首领哪里是喜欢他,首领是尝他身子。”

    鸾钰瞪了她一眼,道:

    “许银锣是九州屈指可数的强者,少年英雄,英雄爱美人,美人也爱英雄,我自是喜欢的。”

    她有些怅然的说:

    “只是许银锣看不上我罢了。”

    可恨的是,就算用情蛊的能力也勾引不了他,因为对方和她一样,都有超凡境的蛊术。

    情蛊部的女子们,为首领感到可惜。

    首领是族中最美的人儿,有精致修长的大长腿,又圆又滚的臀儿,弧线优美的水蛇腰,挂着好几斤风情的胸怀,娇媚动人的脸庞。

    就连她们这些女子看了都要动心,搂着这具勾人的肉体睡觉,必定滋味无穷。要不是族规不允许,族里愿意给首领做妾的女子不要太多。

    很快,情蛊部族人回到了聚居地,砖块和木材混搭的房屋鳞次栉比的坐落,情蛊部的聚居地,更像是中原的小镇,楼房和道路等基础建设,远胜力蛊部。

    此时夜色已深,除了零星几个窗户里还透着灯光,大部分族人自觉的进入修行状态,窗户里飘出各种各样的声音,共同组成靡靡之音。

    鸾钰精神一振,体内的情蛊自动攫取四周的情欲之力,温养自身。

    返回部族的男男女女们,早就习以为常,稍稍加快脚步,想早点赶回家与婆娘或丈夫修行,共赴巫山。

    首领府在聚居点中心,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的豪宅。

    鸾钰进了府,朝住处行去,抵达外室后,她吩咐道:

    “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说完,她穿过外室,推开了卧房的门。

    吱~的声音里,房门敞开,鸾钰突然睁大美眸,愕然的站在门槛边,一脸的难以置信。

    橘色的烛光里,圆桌边,俊朗挺拔的男人手里捏着一杯酒,笑眯眯道:

    “今晚便宜你了!”

    ............(此处是付费内容,得加钱!!)

    次日。

    南疆十万大山,连绵起伏的群山遍布大地,繁盛茂密的原始森林蔓延到视线尽头。

    偶尔能看见几处梯田,是西域人在过去五百年里开垦出的。

    十万大山作为妖族的祖地,几乎看不到平原,缺乏适合耕种的田地,并不适合人族居住。

    鸾钰的滋味真不错.........许七安回味着昨夜颠鸾倒凤的体验,鸾钰扭着水蛇腰的那股子媚劲儿,教坊司的花魁都有所不如。

    圆滚挺翘,弹性十足,且兼具肉感的臀儿,捧起来手感也很棒。

    五星好评!

    念头纷呈间,他看见了不算高耸,但雄伟连绵的万妖山主峰。

    山顶位置,是一片密集的建筑群。

    许七安一头扎了下去,在刺耳的音爆中坠向南法寺,落地时,却轻飘飘的宛如鸿毛,不损坏脚下的石板。

    片刻后,被修建成“万妖女皇殿”的原佛陀大殿中。

    美若天仙的银发妖姬,侧卧在妖皇御座,修长白皙的双腿交叠,狐尾缓缓抚动,笑吟吟道:

    “恭喜许银锣晋升一品,半步武神指日可待。”

    许七安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南疆的花茶,直截了当的说道:

    “我要见神殊大师!”

    九尾天狐微微摇头:

    “他在尝试融合体内的残魂,已沉睡多日。”

    这么不巧?许七安皱起眉头。

    九尾天狐眼儿眯成月牙,手里抓着一根狐尾,轻轻甩着,柔声道:

    “你想询问如何晋升半步武神?”

    “如何快速晋级。”许七安纠正道。

    有国师和花神在,加上他的天资,将来未必不能晋升半步武神,但时间尺度就难以把控了。

    而且气运加身,寿元有限,七八十年后晋升半步武神,毫无意义。

    因为那会儿,他也两只脚踏进棺材,就差没躺下了。

    “我替你问询过了。”

    九尾天狐似是早知道他会来,笑道:“神殊记忆尚未恢复,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但我们父女俩讨论过后,确实有些收获,你且听听,有没有,自己斟酌。”

    可靠的盟友.........许七安点点头。

    九尾天狐声音柔媚磁性,笑着说道:

    “我们先不管佛陀和修罗王之间的关系,还记得度厄罗汉对神殊的印象吗?”

    一个天赋异禀的武僧,踏入超凡后,同修了禅师体系,而后离开佛门,从此不知所踪,再归来时,已是半步武神.........许七安回忆了一下度厄罗汉的话,颔首道:

    “记得。”

    “有一点可以确认,刚出世时的神殊,除了这具修罗王的肉身,什么都没有。那么,他只用了短短一两百年便修成半步武神之躯,你认为原因在哪?”

    没等许七安回复,九尾天狐继续说道:

    “一,佛陀以超品位格,修行武道,自然突飞猛进。几乎不存在瓶颈。

    “二,修罗王本身就是一品,甚至是一品中期。只有这样的存在,才能让佛陀亲自出手镇压。”

    许七安眼睛一亮,把握到了关键点,沉吟道:

    “你的意思是,神殊能成就半步武神,是因为佛陀先重修武道,达到极高品级后,炼化、吸收了修罗王的力量?如果我也能炼化一位同阶武夫的力量,我便能有极大的概率晋升半步武神?”

    九尾天狐嫣然道:

    “聪明!

    “细节方面或许有所出入,但大体的方向不会差。”

    顿了顿,她摩擦了一下双腿,无奈道:

    “可惜,当世只有你一位一品武夫。”

    许七安却并不气馁,摸着下巴说道:

    “武夫没有,但神魔后裔后,炼化神魔后裔的灵蕴,能否晋升半步武神?”

    说话间,他率先想到花神,花神可是正统的神魔。

    早已知晓慕南栀存在的九尾天狐摇头:

    “神魔灵蕴是不同的,每一位神魔的灵蕴都不一样,不死树的灵蕴在于旺盛的生命力。你需要找的是一位与武夫相匹配的神魔后裔,品级也不能差太多。

    “然后想办法将它吃干抹净,把他的力量夺取过来。

    “但如何夺取,我并不知晓。神殊不能当做参考,因为佛陀是借了他的躯壳,但你这样的情况,我也给不出意见。”

    如何夺取先不论,与武夫相匹配的神魔后裔,位格差不多的..........许七安在银发妖姬火辣诱人的娇躯打量片刻。

    九尾狐媚眼如丝,娇嗔道:

    “死鬼,你果然想睡我。

    “对了,听说你要大婚了,作为盟友,本座送你两位暖床的侍妾。夜姬已经是你的人了,不算在内。

    “清姬和雪姬本座会在大婚当日送到京城。”

    许七安脸色严肃:

    “不用了!

    “嗯,我不是说不要两个侍妾,我的意思是,不要在大婚时送来,我觉得留在南疆挺好,有空我会常来玩的。”

    说完,他喝了一口茶,把话题带过去:

    “夜姬呢?”

    渡劫战结束后,浮香已经不在中原,给他留了信,说娘娘召唤,要回南疆办事。

    九尾天狐眨巴着眼睛,笑道:

    “夜姬醋味大,要知道本座想把其他姐妹送给你,肯定要作妖,所以把她打发到犄角旮旯里去了。”

    不想说就算.........许七安从不理会被女人牵着鼻子走,转而说道:

    “这趟里南疆,除了半步武神的事,再就是想通知你一声,准备一下,攻打阿兰陀吧。”

    银发妖姬的脸色明显愣了一下,她从慵懒的侧卧姿势改为正经盘坐,目光灼灼的凝视着许七安:

    “你有把握?

    “离开中原后,你无法调动众生之力。阿兰陀可是有三位一品坐镇,另外,那位超品多半沉睡在阿兰陀深处。纵使你现在是一品武夫,实力也不够。”

    许七安道:

    “我把七绝蛊提升到超凡境了,即使没有众生之力,一品境界里,也没有人是我对手。”

    七绝蛊晋升超凡了,七大超凡蛊术融于一身..........九尾天狐轻轻吐出一口气,咬了咬唇,叹息道:

    “我刚才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嫉妒心。”

    她收敛媚态,脸色严肃:

    “神殊在融合残魂,等他成功后,战力会有提升,不过超品的强大难以估量,你要攻打阿兰陀的话,就得做好有超凡殒落的心理准备。

    “本座不怕死,但你们大奉的超凡,有这个觉悟吗。”

    大奉的超凡未必怕死,但愿不愿意为万妖国赴死,又是另一回事。

    许七安进入议事状态,语气平淡的说道:

    “你可听说过大劫将至。”

    银发妖姬握紧狐狸尾巴,狐媚的脸蛋异常正经,这时候,倒有几分冷艳女皇的气质,道:

    “大劫将至?”

    许七安便把超品间是竞争对手的事,告知这位万妖国女皇。

    “蛊神和巫神即将出世,“荒”不知何时会重返九州,这些都是劲敌。阿兰陀深处的那位,未必愿意为神殊的头颅,跟我们死磕。

    “联合大奉和万妖国的所有超凡战力,拼死对方的一品不在话下,如果祂不想在大劫来临时,成为一个光杆的将军,祂就一定会做出妥协。

    “当然,我们也要做好保命的手段,如果超品不接受妥协,我们就撤退。”

    他现在是棋手,而非棋子,能左右九州局势变化。

    在超品脱离封印前,他要尽可能的部署,增强己方底蕴。

    神殊身为半步武神,是他首先要补完的棋子。

    听完,九尾天狐呼吸略显急促,抿了抿唇,一字一句道:

    “可以一试!”

    终于要来了,她苦等五百年,五百年的夙愿,终于临近。

    详细商议了过程,初步制定计划后,许七安告辞离开。

    “啊,对了,雪姬长什么样儿,拉回来给我瞅瞅?”

    走到门边,许七安一边在心里搓手,一边回首问道。

    九尾天狐笑了起来,语气促狭:

    “你见过的。”

    我见过.........许七安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哦”的点头,御风而起。

    ............

    他刚脱离十万大山疆域,熟悉的心悸感传来。

    当即减慢飞行速度,取出地书碎片查看传书。

    【七:救命救命!天宗的老东西们要打死李妙真。】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