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三章 许什么骡?(5600)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7171更新时间:2021-05-18 19:26:55
最新网址:www.mw8.la
    七绝蛊晋升超凡境后,除了原本的能力有了飞跃性质的增长,还额外多了一项超凡境的技能。

    力蛊的超凡境技能叫“血祭”:

    本质是燃烧精血,压榨潜能,使战力在短时间内提升,这和四品时的“狂暴”有点像,但“狂暴”是局部的力量提升,且只有一击之力。

    “血祭”提升的程度更大,也更全面,许七安保守估计,如果是初入三品的力蛊战士,施展血祭后,能和三品中期抗衡。

    相当于提升一个小境界。

    “不愧是七大蛊术中战力最强的力蛊,有点像武夫,摒弃了所有花里胡哨,只追求极致的破坏力。”

    力蛊晋升超凡后,最大惊喜就是许七安可以通过“血祭”,让自身战力提升一个小台阶,原本踏入一品后,力蛊的“狂暴”已经无法带来战力方面的加成,现在终于有用武之地。

    缺点也很明显,血祭时间越长,体力消耗越大。武夫的耐力会下滑。

    简单的解释就是,许七安和一位同境界的武夫交手,施展血祭可以压着对方打,但没有对方持久。

    如果许七安只是普通的一品武夫,血祭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施展“血祭”他也杀不死同境界的武夫。。

    他当然不是普通的武夫,以他的种种手段、底牌,只要能压着一品武夫打,就有极大的可能在这个过程中磨灭一位同境界武夫。

    嗯,伽罗树这种特殊存在除外。

    “如果是在中原,众生之力和“血祭”双重加持,辅以多重手段,我很有可能像神殊那样,打破伽罗树的不动明王,真正杀死他。”

    至于力蛊的气力增长和再生能力提升,对于许七安来说,依然是鸡肋。

    情蛊晋升超凡后,倒是有了很多变化。

    首先,修行情蛊的方式多了,许七安现在可以通过吸收周围生灵的情欲来滋养情蛊,以前他也能吸收情欲之力,但只能储存起来,对敌是使用,情蛊无法吸收。

    现在他只要在青楼和教坊司待着,情蛊就能自动吸收周围客人和小娘子们的情欲,吃的盆满钵满。

    其次,长期与他行房的女子,会渐渐的离不开他,只有面对他时才动情,对其他男人再也提不起兴趣。嗯,并不局限于女子,如果许七安是个爱拼刺刀的,那么对同性也有效。

    然后,他掌控了一种叫做“魅惑”的能力,对异性的吸引力有了巨大的提升,他的一颦一笑,都能撩拨女子的芳心。

    情蛊部的首领鸾钰,就是一个能时刻勾引男人的妖娆尤物。

    除了以上的变化之外,许七安还能引爆目标人物的情欲,不需要靠子蛊、催情毒素,只需要有肢体接触,只要对方还有七情六欲,那他就能引动情欲。

    当然,这项能力属于辅助技能,但凡晋升超凡的高手,个个都是意志坚定之辈,不存在被他一摸,就两腿发软春潮泛滥,或者一柱擎天头大如斗。

    但无数次的情欲叠加之下,可以让超凡高手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精力对抗情欲,进而削弱对方的战力。

    必许一提的是,对天宗的超凡高手无效。

    所谓太上忘情,便是对七情六欲有着绝对的掌控力和驾驭力。

    心蛊在超凡境增加的能力叫“共情”:

    它能把自身和目标人物的情感连接在一起,如果自身的元神比目标人物强大,就可以通过“制怒”、“慈悲”等情绪,消弭目标人物的战斗意志。

    甚至可以引导对方自杀、背刺同伴等等,骚操作很多,就看心蛊师怎么用。

    如果自身元神不如目标人物强大,那么就会反过来被对方影响,有好处也有坏处,比如当日各大首领围攻许七安时,淳嫣就曾以这一招与中了情蛊的许七安“共情”。

    结果一个阳顶天,一个羊死了。

    这当然是坏处,而好处是,当你与敌人共情,不管元神强于对方还是弱于对方,你和对方都是“一体”的,没人会对自己下手,所以共情状态的心蛊师,是绝对安全的。

    危机时刻,可以借此术保命。

    “共情”的限制是,对付同境界高手,只能维持二十秒。

    对手比自身高一个品级,只能维持十秒,高两个品级,维持五秒,高三个品级,完全无效。

    也就是说,许七安用此术对付一品,只能“共情”五秒,对付超品,则不会有任何效果。

    “很厉害的能力,我可以其他一品高手共情长达五秒。”

    许七安对此非常满意。

    暗蛊的“阴影跳跃”距离和携带人数都有了增长,遮挡对方所有感官的“蒙蔽”和化身阴影躲避攻击的“影子”,这两个技能也有了提升。

    其中,“蒙蔽”能影响同阶高手,而因为只能躲避物理攻击的影子,因此被视作鸡肋的“影子”,终于进化出了躲避元素攻击的能力。

    但不能超越自身品级,三品初期可以躲避三品大圆满的攻击,却无法承受二品的输出。

    而像咒杀术和玉碎这种法术,依然无法躲避。

    暗蛊晋升超凡后的技能叫做“影子操控者”:

    顾名思义,就是通过控制目标人物的影子,来控制对方的行为,对同境界的高手,控制时间是三秒,每高一品,缩短一秒。

    “又是一个强控,很适合暗杀。”

    许七安点评道。

    毒蛊和尸蛊没有新增技能,只是增强了以前的能力,但不代表两种蛊术不强,首先是毒蛊,许七安现在吐出一口唾沫,就能毒杀超凡境以下的强者。

    多吃高品质毒药,积累足够的话,除武夫外的三品强者也能毒杀。

    至于尸蛊,许七安一直认为这种蛊术是最讲究积累和底蕴的,相比起九州数以亿计的生灵,超凡境高手凤毛麟角,一具三品境的行尸,可能需要数代人的积累。

    况且,许七安现在层次,三品境行尸毫无用处,二品都未必有资格参与。一品的话,一双手也数的过来。

    所以对他来说,尸蛊是七大蛊术里综合实力最强的,也可以说是最鸡肋的。

    “现在的我,综合实力应该是九州一品里最强的了。”

    许七安欣喜的吐出一口气,这趟南疆没有白来。

    ...........

    力蛊部。

    在水坝劳作的力蛊部族人,被慌慌张张的族人召回了聚居点。

    “大长老,怎么了?”

    丽娜望着聚居点外的空地上,密密麻麻的族人,他们背着大包小包的物资,拉着没有马匹的平板车,一副要远行、迁徙的样子。

    每个人的脸色都无比凝重、严肃,这种表情出现在力蛊部族人的脸上,本身就是一件不同寻常的大事。

    大长老叹息道:

    “极渊出事了,很可能有超凡境蛊兽诞生,我们要做好北上的准备,暂时避一避。”

    超凡境蛊兽诞生.........丽娜微微张大小嘴,满脸惊慌,虽然蛊族没有史书,但不代表没有历史,只是传承的方式不同。

    蛊族传承历史的方式是壁画和口口相传,丽娜就是被超凡蛊兽的传闻吓大的,小时候,逢着她晚上不睡觉,就是玩。

    母亲就用可怕的超凡蛊兽吓唬她,她就不敢出去了,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然后第二天尿床,又是一顿胖揍。

    到了现在,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孩子,却愈发的明白超凡蛊兽的强大和可怕。

    历史上,每次极渊里诞生超凡蛊兽,总会有蛊族首领死于蛊兽的临死反扑。

    而超凡战的影响力,很可能波及各个部族的栖息地,一旦打过来,那就是死一片。

    二长老接着说道:

    “好在禹州那边在建关市,我们北上也不至于没地方待。”

    以大奉和蛊族现在的关系,绝对会收留他们,而且关市那边在建集镇,缺人手,商队也缺高手,族人们或许吃不饱肚子,但也饿不死。

    丽娜连连点头:

    “那还等什么,快点走,北上避难去。”

    力蛊部的族人纷纷催促:

    “大长老,快些走吧,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打过来了。”

    大长老沉声道:

    “外出打猎的队伍还没回来,不知道游荡到哪里了,再等等。”

    他接着看向丽娜,在她周围一阵环顾,皱眉道:

    “铃音呢?”

    许铃音可是力蛊部的小宝贝。

    “哦,她被许宁宴带去见天蛊婆婆了........”

    丽娜说完,猛的一拍脑袋,惊喜的说道:

    “对了,许宁宴来了,可以让他帮我们打蛊兽。”

    丽娜这孩子,打小就聪明。

    大长老等人先是一愣,接着,一个个露出狂喜和激动,迫切追问道:

    “许银锣来了?此刻就在南疆?”

    丽娜点头。

    得到肯定答复后,大长老神色一松,如释重负。

    不止是他,现场紧绷的氛围瞬间缓和,笼罩在力蛊部族人心里的阴云也散开了。

    力蛊部的族人惊喜不已,这种危急关头得到解救的幸福感,让他们高兴的手舞足蹈。

    “许银锣在南疆,那可太好了。”

    “大伙不用悲伤避难,在家里等待好消息吧。”

    中原战乱平定后,消息传到南疆,蛊族的人都知道许银锣成为一品武夫,中原第一高手。

    有一品武夫在,什么样的蛊兽解决不了?

    除非蛊神从极渊里爬出来,不然,蛊族可以稳坐钓鱼台。

    “丽娜这孩子,打小就聪明,我刚才都忘记许银锣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感慨道。

    “啊?原来那就是许银锣,我不记得许银锣的长相了,中原人似乎都长一个样儿。”边上的大婶面色茫然。

    他们就是刚和许七安唠嗑的力蛊部老人。

    ..........

    极渊外,原始森林上空。

    龙图审视着周遭,粗犷的脸布满凝重之色,沉声道:

    “极渊里的蛊神之力至少稀薄了五成。”

    他是根据“气血之力”的变化做的推算,其他六种蛊神之力,龙图无法用肉眼看到。

    “确实是五成左右。”

    淳嫣等首领根据各自观测到的情况,给出回复。

    这个结果让在场的首领们,脸色异常难看,甚至有几分惊恐。

    “看来这次的超凡蛊兽不止一尊,而且存在同时掌控两种或者两种以上蛊术的可能性。”

    裹着黑袍,身后跟着七名行尸的尤尸低声说。

    对于蛊师来说,同时容纳两种本命蛊,是九死一生的行为,只有极少数的天才人物才能做到。

    容纳三种本命蛊的天才,则根本不存在,除了许七安。

    但本质是疯狂的蛊兽,容纳多种蛊术的概率要比蛊师高。

    历史上,从极渊里爬出来的蛊兽,基本都掌控着一种以上的蛊术,正因为这样,才会拼死蛊族的首领。

    鸾钰明亮柔媚的眼波,警惕的扫来扫去,提议道:

    “婆婆还没来,不如先回去找婆婆商议。”

    一阵暖风吹来,她忽然觉得有些凉,身上轻薄的纱裙无法带来安全感。

    她披着粉色的纱裙,里面穿的甚是清凉,恰好裹住胸脯的裹胸,兽皮和丝绸缝制的超短裤。

    修长匀称的大长腿,弧线诱人的水蛇腰和柔软平坦的小腹,都在纱裙之下若隐若现。

    这身装扮搭配妖娆勾人的肉体,能将情蛊的魅惑发挥到极致,但现在,鸾钰恨不得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一身顶级法器护体才好。

    七种蛊神之力同时稀薄近五成,这说明极渊里诞生的蛊兽不止一头。

    几位首领里,就她鸾钰的自保能力最差。若是遇上拥有天蛊能力的蛊兽,很容易就会死于对方的偷袭。

    毒蛊部首领跋纪微微摇头,“你没发现吗,婆婆说半年左右会出超凡蛊兽,可它却提前诞生,婆婆的预言出错了。”

    心蛊师淳嫣沉吟道:

    “你的意思是,极渊里的超凡蛊兽至少有一只掌控天蛊的能力。如果是这样,我们赶来极渊时,应该就被对方发现了。”

    龙图瓮声瓮气道:

    “不能拖,超凡蛊兽一旦出了极渊,周边的生灵都会遭受灭顶之灾,最好的办法是趁它刚诞生时斩杀。而且,我们连蛊兽的数量、种类都还不清楚。

    “回去找婆婆商量,商量什么?先下去会一会它们。”

    见众人心意已决,鸾钰只能随少数服从多数,她抿了抿红艳的小嘴,楚楚可怜的说道:

    “影子,你可不要离开我三丈呀。”

    毒蛊、心蛊、力蛊、尸蛊都有保命手段,唯独情蛊没有,而前四者只能护己,难以护人,只有暗蛊能保护她。

    “嗯!”

    影子并不为美色所动,点了点头。

    鸾钰心里稍安,轻叹一声,如果蛊族也有一位战力超强的二品就好了。

    目前只有天蛊婆婆是二品,但天蛊不擅长战斗,虽然对蛊族来说天蛊观天象定节气,观测未来等能力极为有用,但遇到超凡境敌人时,还是需要一位战力无双的强者来镇压一切的。

    在场战力最强的毫无疑问是力蛊部龙图,他距离二品只有一步之遥。

    但鸾钰见识过许七安的战力后,就有些看不上龙图了。

    可惜姓许的是中原人,远水解不了近渴。

    众人在原始森林上空掠过,低头俯瞰,通过各自的感应能力,搜捕着极渊里的超凡蛊兽。

    淳嫣口中模拟鸟声,从各处密林里召来一只只奇形怪状的鸟。

    “湫湫!湫湫湫!”

    淳嫣听完,皱了皱眉头,语气古怪的说:

    “它们告诉我,有人进了极渊。”

    众首领立刻停下搜捕,看了过来。

    有人进了极渊?

    在这个节骨眼进了极渊..........首领们面面相觑,心里念头纷呈。

    鸾钰抿着红唇,追问道:

    “什么时候进的极渊,来者外貌特征如何?”

    淳嫣微微摇头:

    “它们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蛊兽对时间没有概念,对人类的外貌更没概念。

    说完,淳嫣转头,口中吐出鸟语,与它们交流了一阵。

    她的脸色突然变的凝重,陷入沉思。

    “它们说什么?”

    尤尸的声音从斗篷下传来。

    淳嫣抬起头,扫过众首领,缓缓道:

    “恐惧!

    “它们从那个人身上感受到了极致的恐惧。”

    极致的恐惧........众人眉头紧皱,相视几眼,愈发的警惕。

    蛊兽本性疯狂,残暴,即使面对他们,也敢悍不畏死的攻击。

    能让蛊兽恐惧的存在,必然是品级实在太大。

    同时,也能判断出进入极渊的神秘人,品级比他们都高,高很多很多。

    龙图沉声问道:

    “那人还在极渊吗?”

    淳嫣轻轻点头

    众首领浮在半空,一时间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外来者,进入极渊,七种蛊神之力同时稀薄了近五成..........淳嫣心里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凝重的脸色渐转轻松,接着露出含蓄内敛的笑容。

    是他!

    其他蛊族首领不笨,立刻猜到来人的身份。

    因为幼妹梦见蛊神的事,许七安近期回来一趟南疆,而他体内的七绝蛊不是秘密,如今七种蛊神之力同时稀薄。

    在加上刚才蛊兽传达的信息,不难推测是许七安引发了极渊的变化。

    鸾钰秋波大放异彩,那脸上浮动的喜色怎么都压不下去,与刚才愁眉不展,小心翼翼的姿态判若两人。

    尤尸也很激动,斗篷下的身躯微微发抖,声音里的激动和兴奋任谁都能看出。

    他梦寐以求的干尸!

    龙图一如既往的不苟言笑,没什么表情变化,但他紧绷的肌肉悄然松弛,从戒备、作战状态中松懈下来。

    呼........跋纪吐息一声,道:

    “上次交手时,他的七绝蛊距离超凡就很近了,蛊神之力的变化,应该是他晋升七绝蛊造成。”

    他有些如释重负,这样一来,蛊族最头疼的问题就解决了,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不用担心极渊里出现超凡境蛊兽。

    几位首领闻言,脸上有了笑容。

    影子说道:

    “去极渊看看吧,没见到许银锣之前,不要放松警惕。”

    众首领收敛笑容,微微颔首,朝着大裂谷方向疾速掠去。

    鸾钰一马当先,纱裙飞扬的冲在前头,明明之前还只敢谨慎的躲在影子身边。

    看着前方妖娆多姿的鸾钰,淳嫣轻轻撇嘴,耳垂上的两条小蛇发出“咝咝”的叫声,像是在嘲讽鸾钰。

    ..........

    “该回去了!”

    初步稳定七绝蛊后,盘坐在崖边的许七安站起身,接着,他将目光投向头顶那一线蓝天。

    透过两侧崖壁,蔚蓝天空中,七道人影疾速而来,领头是身段妖娆,妩媚艳丽的儿鸾钰,她从高空俯瞰,瞅见许七安后,立刻加速降落。

    啪嗒!

    雪白得赤足轻盈落地,妖娆尤物甜腻腻的叫一声:

    “许银锣!”

    许硬骡........许七安心说,南疆人的口音听着真难受。

    其他六人纷纷降落,面露笑容,有种尘埃落定的轻松。

    “见过许银锣!”

    众首领拱手道。

    许七安的目光从鸾钰高挑浮凸的身段挪开,朝众人微微颔首。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