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十章 真正的七绝蛊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853更新时间:2021-05-16 19:58:02
最新网址:www.mw8.la
    晋升超凡需要大量的蛊神之力,把蛊神之力抢过来,便能有效遏制极渊里蛊虫的成长,确实是完美的解决之道。

    可是,每个部族出一位超凡境,那就是七个超凡,超凡的诞生哪有这么容易?

    蛊师同样会有瓶颈,有天才和庸才的区分。

    蛊师的修行速度,主要看三方面:

    一方面是蛊神之力的浓厚程度。

    蛊族的力量来源于蛊神,其他体系需要吐纳灵力,而蛊族吐纳的是蛊神之力,蛊神沉睡在南疆,所以蛊师想要稳步晋升,就不能长期离开南疆。

    蛊神之力越浓厚,修行速度就越快。

    但这是有限制的,这个限制就是本命蛊。

    所以第二方面是本命蛊和宿主的契合度。

    为什么许铃音这种筋骨天生强健的大吃货,被力蛊部誉为天纵奇才?因为她这样的体质与力蛊非常契合,契合度越高,本命蛊能开发的潜能就越大。

    契合度就是蛊师看重的天赋。

    契合度不高的蛊师,注定高品无望。。

    第三方面是本命蛊的培育。

    蛊的一些负面效果,其实就是培育的过程,比如每天喂毒药,每天找坑躲起来等等。

    这就像武夫要天天搬运气机,锤炼体魄一样。

    这方面,倒是可以勤能补拙。

    目前来说,各部的五十岁以下的长老是最有望冲击三品的,但成功率依旧不到一成,历代冲击三品的蛊族长老,要么死于肉身崩溃,要么死于本命蛊畸变,噬主。

    前者是因为本命蛊和身体契合度没达到要求,后者则是本命蛊潜力有限,承受不了超凡境的力量灌输,没能蜕变成功,畸变成了于极渊里的蛊虫一样的怪物。

    “情况已经极为严峻,不能消弭笼罩在极渊里的蛊神之力,半年之内一定会有超凡境蛊兽出现。到时候,不但首领们有危险,对普通族人来说更是一场灾难。”

    情蛊部的一位长老,沉声道。

    天蛊婆婆环顾众长老:

    “你们有谁愿意冲击超凡?”

    其实就是派七个人去送死,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万一有谁侥幸拼成了,蛊神之力的问题就能得到解决,自身也能晋升超凡。

    不去尝试,情况肯定越来越糟糕。

    蛊神沉眠在极渊无尽岁月,终于要苏醒了,这样的情况,蛊族史上是没有出现过的。

    各部长老们面面相觑,无人说话。

    “五十岁以下的长老,准备冲击超凡吧,为了蛊族,这些必须要冒的险。”

    力蛊部的大长老说道。

    龙图皱了皱眉:

    “我可以尝试冲击二品,力蛊部的名额给我。”

    但他的提议直接被天蛊婆婆否决,老人拄着拐棍,淡淡道:

    “超凡不必冒险,蛊族承受不起这个损失。”

    四品死了,以后还会有。

    超凡陨落的话,可能十几年,乃至几十年都不会有新生者。

    力蛊部的五长老站了出来,高声道:

    “我可以冲击超凡,十年前我就到四品了,年龄才合格,没有超出五十太多。”

    有了力蛊部的带头,沉默片刻,年龄适合,修为适合的各部长老,纷纷站出来附和。

    天蛊婆婆环顾众人,缓缓道:

    “明日召集族人,举行祭祀,祝诸位晋升成功。”

    略显沉重的气氛中,众人默默点头,在首领们的带领下,各自散去。

    返回力蛊部的途中,龙图看着头发花白的五长老,眸光深沉,道:

    “回家后,把要交代的都交代完。”

    力蛊部的人说话向来直接。

    五长老“嘿”一声,“人死卵朝天,有啥好交代的。再说,老夫也不一定会死,没准能晋升超凡呢。”

    但一路上,五长老显得极为沉默。

    ..........

    轰隆隆!

    震耳欲聋的音爆声在大平原上空响起,农田里“辛苦”劳作的力蛊部族人,纷纷抬头望天。

    一道人影从天而降,降落在田埂边,掀起强风。

    “族里的高手呢?”

    许七安神念一扫,便知力蛊部的高手都不在大本营。

    那位头发花白,犁田速度比牲畜还快的老人,指着极渊方向,道:

    “首领和长老们在极渊清剿蛊兽。”

    然后又指着另一边,说:

    “其他族人在山上修建水坝,南疆多雨,必须在雨季来临前,修好水坝,不然山洪会冲垮农田。”

    力蛊部所在的大平原地势偏低,好处是引水方便,坏处是一旦连续多日的暴雨,就容易积水,如果是山洪来临,则会淹没农田。

    力蛊部是一个停留在温饱程度的部族,对于农田的重视甚至要高于猎物。

    “极渊情况怎么样?”许七安又问了一句。

    老人摇摇头:

    “不是很好,长老们和首领天天眉头紧皱,说可能要出现超凡蛊兽了,极渊里的蛊神之力愈发浓郁。”

    正说着,一位大婶扛着几袋沙袋走过来,也参与进话题:

    “每次极渊里出现蛊兽,都会死很多人。”

    她黝黑粗糙的脸庞,露出焦虑和担忧。

    虽然上一次出现蛊兽是很久以前,他们这一代的人没有经历过,但蛊族口口相传,族人们甚至超凡蛊兽的可怕的疯狂。

    问出许铃音和丽娜再修水坝后,许七安冲天而起,在刺耳的引爆声中,飞向后山。

    仅仅两秒左右,他就看到力蛊部的水库,坐落在地势较高的山坳间,水中的藻类让水质看起来偏向浅绿色。

    百余名力蛊部族人在水坝上忙碌,一部分人手里握着磅锤、凿子等铁器,打磨着不规则的石料,另一部分人则在和稀泥。

    许七安目光一扫,在远处崎岖的山路里看到了小豆丁和丽娜,她们和十几名族人正在开采石料。

    叮叮叮!

    镑锤敲打中,长长铁钎顶出石料,丽娜抱起一块六七百斤的巨石,往小豆丁的肩上一放:

    “去吧!”

    这块巨石压上来后,许七安就看不到小豆丁的上半身了,只能看见两条粗短的小腿,像是石料自己长出来的。

    “师父,什么时候吃饭啊,我肚子饿了。”

    石头底下传来许铃音的声音。

    “太阳下山就可以吃饭了。”

    丽娜说着,也扛起一块超过千斤的大石,师徒俩在崎岖的山路上健步如飞。

    许家有女初长成,力拔山兮气盖世..........许七安默默捂脸,婶婶要是知道自己一心想培养成大家闺秀的幼女,变成了肩能扛鼎的豪杰大侠,会是怎样的心情?

    “嘿咻嘿咻!”

    许铃音一边迈动小短腿,一边给自己配节奏。

    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累不累?”

    许铃音愣了一下,两条小短腿僵住,接着,六七百斤的石头被丢开,露出一个圆脸的小豆丁。

    “大锅~”

    许铃音大叫一声,憨憨的脸上绽放笑容,双手别在后腰两侧,头一低,朝着许七安发动蛮牛冲撞。

    噔噔噔.......地面留下两串小脚印。

    “想不想大哥?”

    许七安拎起小豆丁的后颈,把她提在半空。

    “嗯!”

    许铃音用力啄一下脑袋,补充道:

    “也想爹和娘,还有姐姐,还有,还有.........”

    “还有二哥!”许七安提醒。

    “还有二锅。”许铃音从善如流。

    另一边,丽娜放下肩上的巨石,诧异道:

    “这么快?”

    她临近午膳时与许七安传书,现在太阳还没下山,他就从京城来到南疆,中间横跨了十几万里。

    许七安把小豆丁放了下来,她确实没有问题,从身体到意识都不见异常,本命蛊也和他离开前一样,顶多是壮大了许多。

    不像是被蛊神侵蚀的样子。

    小豆丁本命蛊,外形类似袖珍型的蟒蛇,一指长,肌肉虬结。

    “铃音,你说梦里那只大虫子在教你打架?”

    “嗯!”

    “怎么打的?演示一遍给大哥哥看看。”

    “我忘记啦。”

    “.........”

    许七安心说,蛊神要是真的收你做弟子,那祂就是瞎了眼。

    涉及到幼妹的安危,他没有浪费时间,当场取出儒冠带上,并摸出两页纸张,先用气机点燃其中一张。

    嗤~

    记录言出法随纸页燃烧,许七安轻弹儒冠,吟诵道:

    “此刻不得存在“移星换斗”之力。”

    话说出口的刹那,儒冠荡漾出一圈圈的清光,让此刻充斥浩然正气,加持言出法随的力量。

    许七安脖颈一疼,察觉到七绝蛊在畏惧,遭受了压制。

    这时,他看见许铃音“哎呀”一声,按住脖颈,叫道:

    “有虫子咬我。”

    她也疼..........许七安心里一沉,又一次把许铃音拎起来,掌心贴住后颈,这一次,他看见小豆丁的本命蛊出现了异常。

    它从袖珍版蟒蛇,变成了一只血红色的七节虫。

    与七绝蛊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七绝蛊是玉白色,而铃音体内的七节虫是象征气血的鲜红色。

    另外,红色七节虫徒有其型,不具备其他六种蛊术。

    艹.........许七安心里爆了句粗口,蛊神想把铃音培养成容器?

    嗤!

    第二张纸页燃烧,许七安以巫师的“卦术”,辅以许铃音的生辰八字,占卜了她近日来的吉凶。

    卦象反馈许铃音在未来不短的时间里,运势顺风顺水。

    这让许七安心里稍稍安心,他知道蛊神是能屏蔽占卜的,而卦象显示出的时间尺度不会太长,但这足够了,近期内不会有事就好。

    他近期就会带走许铃音。

    不过,稳妥起见,他肯定要咨询专业人士。

    “怎么样怎么样!”

    丽娜一叠声的询问,许久未见,小白皮又有重新进化成小黑皮的迹象。

    “来,抱紧大哥!”

    “三言两语说不清楚........”许七安摇了摇头:

    “我先带铃音去找天蛊婆婆,回头再与你细说。

    “来,铃音,抱紧大哥。”

    许铃音再也不是当初那个顺着他的腿往上爬的稚童,轻轻一跃,抱住许七安的脖子,便把自己挂在大哥胸前。

    “轰”的一声,许七安像一颗炮弹,射向天穹,转瞬间便消失不见。

    许铃音眼前一花,就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座略显破旧的老宅,头顶是四方的天井。

    接着,她只觉五脏六腑移形换位,胃酸翻涌。

    “大锅,我要吐啦........”

    小豆丁宣布完,一大口酸水吐在许七安怀里。

    吐完之后,小豆丁看着沾满大哥胸口的酸水,大声道:

    “咦,我吃进去的肉怎么变成这样了。”

    她故意做出夸张的表情,试图分散大哥注意力,让他忘记胸口的脏东西是自己吐的。

    许七安摸了摸她的头,目光则看向从屋子里走出来的天蛊婆婆。

    “恭喜!”

    天蛊婆婆笑道:

    “中原自武宗之后,再无一品武夫。”

    许七安颔首示意,顺手把小豆丁丢了过去,“婆婆,你再看看她!”

    天蛊婆婆伸出拐杖,牵引着小豆丁慢慢落地,枯瘦的右手在她脖颈一探,当即脸色一变。

    “这是不是七绝蛊?”

    许七安问道。

    天蛊婆婆沉声道:

    “蛊神想把她体内的力蛊培养成七绝蛊,与你体内那个一样。不过,这才刚打下基础而已。距离完全体还远。”

    徒有其型,本质上依旧是力蛊,但具备容纳六种蛊术的基础..........许七安弹指清理胸口的秽物,说道:

    “先前婆婆没有发现?”

    天蛊婆婆轻轻摇头:

    “蛊神的品级要高于我,我看不穿他的遮掩,你是怎么发现的。”

    许七安简单说了自己的操作,然后问道:

    “祂到底想做什么。”

    他原本的猜测是,蛊神想把许铃音培养成容器,作为意识降临的载体。

    后来想想有些不对,哪里不对?

    首先,意识降临又能如何,这样的容器,挨不住一品武夫的一巴掌。意义在哪里?

    还有,为什么祂把容器选择许铃音?

    许铃音天赋再好,也还是个孩子,远不如那些成年的力蛊族战士,比如丽娜这种修行力蛊的天才。

    “我给不了你答案。”

    天蛊婆婆摇头,她接着说道:

    “不过,铃音体内的这只蛊虫继续成长下去,才是货真价实的七绝蛊,是蛊神真正的传承。”

    “什么意思?”许七安皱眉。

    天蛊婆婆指尖轻轻抚摸铃音细嫩的后颈肉,道:

    “你体内得七绝蛊,是以天蛊为根基,其他六种蛊以天蛊为首。所以你刚得到七绝蛊时,战力加成并不高。

    “只有一个“移星换斗”的高阶法术可以施展。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当年从极渊里找到七绝蛊的,是老头子。

    “是他改变了七绝蛊,真正的七绝蛊,根基不是天蛊。”

    她望向许七安,缓缓道:

    “蛊神的七大能力里,如果要挑选出其中一种为根基,你觉得是哪一个?”

    许七安脑海里闪过蛊神庞大的、宛如肉山的身躯,心里一动:

    “力蛊!”

    天蛊婆婆点点头,给出肯定答复。

    她收回手指,摸着许铃音的脑袋:

    “你先带她回京城吧,离开南疆,蛊神便是有再多的谋划,也鞭长莫及。往后的事,往后再说。”

    也只能这样了..........许七安把这个话题揭过,说起自己来此的另一个目的:

    “听丽娜说,极渊里的蛊神之力异常浓郁,我这次来,是想把七绝蛊晋升到超凡境。”

    ........

    PS:先更后改。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