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儿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089更新时间:2021-05-14 01:32:47
最新网址:www.mw8.la
    “哗啦啦!”

    五条触手搅起汹涌的暗流和密集的水泡,朝着“荒”的本体缠去。

    “荒”就像一条灵巧而风骚的鱼,斜游、侧躺、扭大粗腰,轻易的避开触手的缠绕和拍打。

    而整个过程中,它始终没有醒来,仿佛是水流在操纵着这具庞然大物,做出各种高难度的躲避动作。

    轰隆隆.......海床剧烈震动,深渊里的东西似乎愤怒了,一条条邪异可怕的触手从漆黑的海渊里弹出,像怒放的触须,带起大量的、尘烟般的软泥。

    张牙舞爪,似乎卷走经过深渊的一切生物。

    这些触手表面遍布残缺不全的纹路,像是一幅完整的画被胡乱擦拭去一部分,巨大的吸盘上长着肉刺,微微蠕动着。

    “看起来,似乎是一位不弱于你的存在。。可惜灵蕴已经毁的差不多了。”

    监正根据触手表面残缺不全的纹路,判断出深渊里怪物的位格。

    “不愧是天命师。”大荒淡淡道,他一个漂亮的漂移,避开了迎面拍来的三根触手。

    触手拍打在海床上,带来地震般的效果,软泥尘烟雾般的升腾,把原本清澈的海水化作滚滚浊流。

    “世间任何力量,都有它独特的排列和组合,不同的物质有不同的纹路,阵法师的奥义,就是解读这些纹路。左边左边,小心规避.......

    “当把阴阳五行、地风水火了然于胸时,便能掌控掌控世间一切力量.........又来了,快往右闪,往后闪。”

    监正一边指导,一边说道。

    .........大荒加重语气,微怒道:

    “我不是你弟子!”

    表达完情绪,它继续说:

    “所以我始终认为,术士是所有体系中最特殊的。四品阵法师,便能掌控世间绝大多数的力量,而像你这样的存在,可窥探天机,可观测命运。

    “然而,即使是蛊神和巫神这样的存在,前者有天蛊术,后者有卦术,也只能偶尔观测命运一角,可你区区一个天命师,做到了超品都做不到的事。

    “但如果术士是为了诞生守门人而存在的体系,那么一切就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

    啪!

    终于有一条触手在“同伴”围追堵截的辅助中,成功抽打在羊身人面怪物的腹部,顿时抽的皮肉开裂,沁出大股大股的鲜血,把海水染成凄艳的鲜红。

    监正“啧啧”两声,称赞道:

    “厉害,这一鞭的力量,怎么也有一品武夫高阶层次。”

    “荒”沉声说道:

    “怪力就是它的天赋神通之一,全盛时期,它的触手能轻易撕裂我的肉身,当然,肉身并非我擅长的领域。

    “远古时代,它和“龙”在深海中死战,掀起的海啸几乎淹没了半个九州大陆,正是这一战打破了神魔之间的平衡,拉开神魔终结的序幕。

    “这一战后,深海中便只剩一位霸主,可惜不是它,是龙。”

    监正“哦”一声:

    “难怪我感应不到它的元神波动。”

    大荒嘿道:“触手死而不僵,凝聚了它的意志,无尽岁月以来,一直留在这片战场上。”

    “可怕的执念!”监正评价。

    说着,荒兽即将穿越这片区域。

    触手的攻势愈发的疯狂,打的海床开裂,幸好这片地带没有海底火山,不然早就喷发了。

    “龙杀了它,但灵蕴受损,战力不复巅峰,因此后来被三眼巨人抽了龙筋,斩了龙头。可惜了,它的灵蕴残缺不全,我无法吸收,也不知道这份力量将来会便宜谁。”

    荒试探道:

    “不如这样,你助我吸收它的灵蕴,我答应为你做一件事。”

    如果能把触手残留的灵蕴吸收,它的肉身将触摸到超凡的层次。

    监正作为守门人,精通阵法和炼药,或许能抽取出触手内的灵蕴。

    监正不搭理它。

    荒只能遗憾的前行,挨了三鞭后,彻底脱离这片“战场”,消失在无尽深海中。

    ............

    南疆。

    力蛊部,砖瓦房里,丽娜穿着淡薄的小衣,一条露大腿的小短裤,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熟睡。

    突然,她被剧痛惊醒,睁开,侧头,看见胖墩墩的小豆丁抱着她的胳膊啃。

    嘶~丽娜疼的倒抽凉气,一巴掌把徒弟拍醒。

    小豆丁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揉着眼眶,边咽口水,边说:

    “师父啊,我梦到了好吃的东西,可我不管怎么咬,就是咬不动。”

    说着,她皱起浅浅的眉毛,满脸苦恼。

    丽娜面无表情的指着自己的胳膊。

    “呀,师父被咬了。”

    许铃音看见牙印,大吃一惊,夸张的叫起来。

    “这是你咬的。”丽娜大声说。

    “不是我。”

    许铃音连忙否认,她不记得自己做过这种事,师父一定是想借机霸占她明天的肉。

    “就是你咬的。”

    “不是我。”

    师徒俩吵了起来,相互施展音波攻,直到许铃音肚子“咕噜”一声。

    丽娜没好气道:

    “你吃的肉都快赶上我了,我都没饿,你凭什么饿?”

    在力蛊部,食量既代表天赋,也一定程度上代表修为。当然,许铃音这种整天漫山遍野乱跑,在几位长老怂恿下,追着力蛊部孩子狂揍的运动量,肯定会吃的比较多。

    可在丽娜看来,还是有些不太寻常了。

    “我就是饿嘛。”许铃音委屈道。

    “你是不是偷偷把肉给别人吃了?”

    丽娜猜测道,说完,她就否定了这个猜测,傻徒弟怎么可能和别人分享食物?

    “你把肉藏起来了?”

    丽娜心里一动,许铃音是个会囤食物的,她喜欢把鸡腿藏在不穿的鞋子里,然后发现鸡腿变味了,不想吃了,但又不舍得丢弃,就试图把鸡腿喂给家人。

    “我没有。”

    许铃音吃了一惊,满脸警惕,师父居然知道她的秘密行动,师父越来越聪明了。

    “你藏东西干嘛?”丽娜没好气的说:

    “放心,我才不吃呢。”

    南疆气候炎热,肉类不可能保存,多半已经臭了。

    许铃音顿时松口气,师父虽然经常和她抢吃的,但师父说话还是算话的。

    于是一本正经的宣布:

    “我要留着给大哥吃。”

    你还挺惦记着许宁宴的嘛.........丽娜就问:“你藏了多少啊。”

    “很多很多!”许铃音张开双臂,比划了一下,然后补充道:

    “但我不告诉你。

    “师父们说我家那边没东西吃了,天天有人饿死,大哥如果不能让大家吃饱,大家就要和坏人一起打他。我把吃的给他们,他们就不打我大哥了。”

    黑暗里,丽娜愣住了,她看着眼前七岁的孩子,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想家了啊?”

    好久之后,丽娜低声问道。

    “嗯!”

    许铃音用力点头。

    “那过阵子,我们去中原吧。”丽娜说。

    “不行!”

    许铃音的回答出乎她的预料。

    “为什么?”丽娜不解的问。

    “因为我还要和大虫子玩,它说要教我打架。”许铃音在床上打了个滚,用很夸张的语气说:“它很厉害的,我都打不过它。”

    “你又说什么胡话?哪来的大虫子。”丽娜茫然。

    “有的有的,”许铃音打完滚,坐起身,小脸表情认真:

    “它说它叫蛊神。”

    丽娜瞬间头皮发麻,汗毛一根根竖起。

    ..........

    用过晚膳后,许七安盘坐在屋内吐纳,搬运气机。

    半个时辰后,睁开眼,结束吐纳。

    “我可以一口抽干附近的灵力,但除了滋养肉身之外,灵力对我而言没什么用处,而滋养肉身的效果也极为有限。吐纳对我来说,已经没多大用处。”

    踏入一品境界后,他终于迎来了瓶颈。

    其他体系不说,就武夫体系,真正的瓶颈其实是在突破品级的时候,比如九品晋升八品时,需要有人帮着开天门,接引天地灵力入体,产生气机。

    八品到七品,则需要爆肝,好几天不睡觉。

    越到高品,跨越品级越困难,最好的例子便是寇阳州。

    可一旦顺利晋升,从初期到大圆满,其实是没有瓶颈的,天赋好的会快一些,天赋差的,也就慢一些罢了。

    按理说,只要成功晋升一品,那么他从初期到半步武神,应该是一个顺其自然的事。

    但现在,他遭遇到瓶颈了,修为迎来了一个阻滞不前的状态。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一品武夫尽管凤毛麟角,但把时间跨度提高到千年计,还是有几位的。但半步武神,纵观古今,我知道的却只有神殊一个。

    “难怪踏入一品后,我隐约觉得到了极限,到了巅峰,这是踏入超凡后没有的体会。”

    从现在开始,一品的每一个阶段,都是一个瓶颈。

    “神殊既然能晋升半步武神,那肯定有相应的办法,大婚之前,抽空去一趟十万大山。”

    除此之外,许七安还有两个想法:

    一:插花!

    花神是不死树转世,拥有神魔的灵蕴,吞噬灵力没用,那吸收花神灵蕴呢?而且,即使花神没有灵蕴,道门的上古双修术本身的效果,也要强于自身修炼。

    它暗合阴阳交汇的大道。

    二:平息业火!

    洛玉衡渡劫成功,晋级为陆地神仙,但不代价没有业火,业火灼身是人宗修行法门自带的弊端,难以根除。只不过踏入一品之后,洛玉衡已经能凭借修为,压制业火。

    业火灼身对她来说,不再有威胁。

    身为道门的陆地神仙,洛玉衡应该是世间最完美的双修对象。

    许七安缓慢吐了口气,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当前局势上。

    “巫神挣脱封印的时间不远了,儒圣雕塑眉心的裂痕已经蔓延到嘴唇,遍布整张脸,这比南疆极渊里那尊儒圣雕塑要夸张。

    “嗯,那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抽空去见神殊的时候,还得去一趟极渊,看看封印的松动程度。”

    他去靖山城收利息只是目的之一,看一看巫神的状态也是迫在眉睫的事。

    看完之后,他就放弃了效仿魏渊,召唤儒圣英魂修补封印的想法。

    理由是:

    一,儒圣刻刀和亚圣儒冠的力量消耗过大,难以在短时间内承载儒圣英魂的力量。

    监正当初在青州几乎耗光了两件法器的力量,等恢复了部分后,赵守又带着它们前往北境,一打就是十三天。

    二,召唤儒圣英魂的代价太大。

    魏渊当初以二品之身召唤儒圣,肉身崩溃,付出了身死的代价。

    他现在是一品武夫,不是魏渊能比,但肯定也要付出非常惨痛的代价,而巫神教还有一名大巫师,一名雨师,两名灵慧师。

    效仿魏渊的结果,很可能是和魏渊一样,死在靖山城。

    两虎相争,一死一伤,西域就要笑开花了。

    “所以现在早点把修为推到半步武神层次,才是重中之重,为了中原黎民百姓,慕姨,别怪侄儿禽兽不如了。”

    许七安弹指熄灭蜡烛,开门离去。

    夜色沉沉,屋檐下点着一盏盏红灯笼,在清冷的春风中摇曳。

    内院、廊道等处,寂寂无声,没有人影。

    许七安悄咪咪的靠向慕南栀的房间,轻轻扣了两下门。

    屋子里头静悄悄的,无人应答。

    居然装睡........许七安又扣了扣门。

    慕南栀警惕的声音传来:

    “干嘛?”

    问的好,你可真懂我........许七安气机弹开门栓,敲门而入,屋内温度正好,不冷不热,空气中萦绕着熟悉的、诱人的幽香。

    这是花神觉醒灵蕴后,独有得芬芳。

    房间里漆黑一片,但不影响许七安的视线。

    床幔低垂,锦塌上侧卧着一道曼妙的曲线。

    慕南栀竖眉道:

    “深更半夜进长辈房间,成何体统,快滚出去。”

    许七安冷笑一声:

    “慕姨,侄儿怕你深夜寂寞,特来侍寝。”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