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章 生母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3747更新时间:2021-05-12 00:14:44
最新网址:www.mw8.la
    清亮的春风呼啸着涌入茶室,两个身姿笔挺的男人相对而坐,中间隔着一张四方茶几。

    “呼........”

    魏渊轻轻吹散杯中升腾起的热气,抿了一口清亮的茶液,满脸陶醉:

    “馥郁回甘,余香绕齿,没想到此生还能饮到花神种的茶叶,值了。”

    你这辈子值的也太廉价了吧..........许七安腹诽了一句,笑道:

    “知道魏公爱喝茶,特意带了一两孝敬。”

    其实是陈茶,慕南栀以前留下来的。

    魏渊满意点头,感慨一声:

    “花中魁首,国色天香,慕南栀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绝色美人,无名无分的跟着你,算是委屈人家了。

    “洛玉衡而今是陆地神仙,她同意你娶临安殿下?”

    许七安没料到两人见面的第一件事,他关心的居然是自己的终身大事。

    他叹了一口气:

    “都不是省油的灯,提及此事我便头疼,魏公有何指教?”

    ........魏渊放下手中茶盏,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啊,这.........许七安立刻明白自己所言不妥,刚要嘿嘿一声,带过话题,便听魏渊淡淡道:

    “均衡存于万物之间。”

    许七安若有所思。

    魏渊双手搭在案边,面带笑容:

    “我身陨之后的事,陛下已经详细与我说过,你做的很好。。”

    许七安张口就要谦虚几句,魏渊笑眯眯道:

    “我也没想到,你四品时,便能一人一刀独挡巫神教二十万大军,可见晋升一品武夫,并非侥幸,实乃天人之姿。”

    你这是在报复我刚才说错话吧,你现在都已经是完璧之身了..........许七安心里嘀咕了一句,尴尬道:

    “都是世人瞎传。”

    他不再说话,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暗示魏渊揭过这个话题。

    “朝堂诸公在争论如何处理云州,你怎么看?”魏渊问道。

    “政务上的事,我并不关心。”许七安先垫了一句,接着说道:

    “凡带甲士卒,皆刺配充军,凡支持叛军的云州官员、乡绅望族,尽数抄家。”

    这不是他的看法,是他根据对怀庆的了解,做出的推测。

    刺配充军是惯例,属于常规操作,至于官员和乡绅望族,正好可以借着打土豪的名义,剥夺他们的钱财、田地,用来安抚平民、缓解朝廷钱粮短缺的问题。

    闲聊几句后,魏渊正色道:

    “你可知我身陨后,魂魄归于何处?”

    许七安摇头。

    “当日出征之时,赵守付出不小的代价,为我博了一线生机,原本我身陨后,刻刀和儒冠会带回我的魂魄,却只带回来一缕残魂。”魏渊无奈道:“是巫神拘走了我的天地两魂,封于石像之中。还是低估了超品,哪怕他只能渗透出一丝力量。”

    许七安心里一沉。

    魏渊看了他一眼,颔首道:

    “没错,我魂魄回归后,儒圣的力量再次松动,巫神又开始冲击封印。

    “封印是我加固的,是我与儒圣的力量结合,所以巫神当初拘了我的魂魄,就是想利用我,替他冲开一道口子。”

    见许七安眉头紧锁,他解释道:

    “除此之外,陛下亲自召唤我的魂魄,让儒圣的力量产生了松动。普天之下,能撬动儒圣封印的除了你,便只有她。”

    巫师会算卦,巫神是不是早就算到我会复活魏渊?许七安没想到召唤魏渊魂魄会有这么大的后遗症。

    巫神是当世三大超品之一,修为通天彻地,祂要是挣脱封印,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等等!他心里一动,沉吟道:

    “既然召唤魏公的魂魄会让巫神封印松动,那监正怎么会同意此事?”

    “不要什么都问我,动一动自己的脑子。”魏渊看他一眼,“你现在是大奉真正的守护神,不管是战力、声望,都超过了我和监正。”

    “可我也只是一个粗鄙的武夫啊。”许七安自省了一下,有魏渊在的时候,他总是懒得动脑子,不懂就问。

    魏渊道:

    “记得我留给你的“遗书”吗,我曾经与你说过.........”

    说您少年时代就惦记着太后?许七安表面沉稳,问道:

    “九州远比我想象的要残酷?”

    魏渊放下茶盏,脸色严肃:

    “去年夏末,巫神教企图侵蚀北境地盘,以此为根基,南下吞并大奉。

    “赵守在那个时候找到我,说儒圣寿终正寝之前,曾留下手书,言自身是应运而生之人,要为人间消弭一场灾祸。

    “我在那时才知道,儒圣在一千两百多年前,先后封印了蛊神、巫神和佛陀。

    “也终于明白巫神教为何要侵蚀妖蛮地盘,他们想扩大疆域,凝聚气运,助巫神挣脱儒圣封印。巫神一旦解开封印,中原便是巫神教的囊中之物。”

    许七安缓缓点头:

    “对,蛊神还在南疆被封印着,佛陀情况最复杂,但同样无法脱身,那时候,如果巫神教顺利打下北境,巫神是最有可能第一个挣脱封印的。”

    随着接触到的上古隐秘越来越多,他现在已经理解魏渊为何凭着身死,也要封印巫神。

    没有秋后时的靖山城一役,或许巫神现在即将脱困,甚至已经脱困。

    “魏公可知,儒圣封印超品的原因?”许七安问道。

    魏渊颔首:

    “陛下已经与我说了神魔终结的原因,以及白帝前往南疆与蛊神的对话。不出预料,儒圣指的灾祸,应该与当年神魔们殒落有关。”

    许七安摸着下巴:

    “神魔是自相残杀而死,除了蛊神这种超品层次的生物活下来外,神魔基本已经消亡在远古时代。”

    而即使是蛊神,也只是侥幸存活。

    因为当时堪比蛊神的神魔还是有的,祂们和蛊神之间的命运差别,也许只是蛊神运气好。

    不,不是蛊神运气好,而是祂有窥见未来一角的能力..........许七安把握到了蛊神能苟下来的关键。

    魏渊说道:

    “所以,你应该明白监正不但没阻止你复生我,反而参与其中的原因了吧。”

    “均衡存于万物之间。”许七安用魏渊的话来回答他。

    监正的想法是,利用巫神来制衡佛陀和蛊神,支撑这个猜测的依据是当年神魔是自相残杀才集体陨落。

    魏渊叹息道:

    “所以我很早以前就猜测到,巫神教的举动,会刺激到佛门,逼迫佛门与云州结盟,而巫神教多半是坐山观虎斗,恨不得三方都拼的半死不活。”

    他留给南宫倩柔的锦囊里,清楚的写到云州军和西域僧兵。

    “魏公对远古神魔自相残杀的真相,有什么推测?”

    这个疑惑困扰了许七安很久。

    “儒圣留下的手书里没有提及,此事多半关乎天机,因此不能泄露。当今知晓其中隐秘者,屈指可数。”魏渊摇头。

    “那守门人呢?”

    许七安用探讨的语气说道。

    魏渊看了一眼喝光的茶杯,许七安识趣的给满上,他这才满意点头,说道:

    “既然叫守门人,那不管“门”指的是什么,那肯定是不让进或不让出。考虑到上古神魔自相残杀的隐秘,你觉得哪个可能性更大?”

    不让出.........许七安若有所思。

    “云州叛军已经结束,百姓能休养生息,但和平是短暂的,真正的大劫即将来临了。”魏渊叹了口气:

    “气运是超品要争夺的东西,西域有佛陀、东北有巫神,蛊神在南疆,唯有北境和中原没有超品。如果祂们尽数挣脱封印,最先争夺、对付的,必是中原。

    “柿子挑软的捏嘛,这道理稚童都懂。等分食了中原后,超品之间才会真正展开竞争。

    “你现在是一品武夫了,但距离超品仍差距甚大,想好怎么应对了吗。”

    许七安早就有相应的考虑:

    “先插花..........嗯,先考虑怎么晋升半步武神,就像神殊那样。武神自古未有,我不能把希望寄托在成为武神上,所以要和神殊结盟。

    “两位半步武神,应该能勉强抗衡超品吧?那样也算有自保之力了。可惜我没能救出监正。”

    天命师虽然战力一般般,但监正最强的是布局能力,如果监正还在,许七安心甘情愿给他当打手。

    魏渊点了点头,道:

    “今天先到这里,对了,倩柔从云州带了一个女人回来,你去看看吧。”

    许七安脸色瞬间变的古怪,沉默片刻,道:

    “好!”

    ...........

    他离开浩气楼,转而去了后衙的住房区。

    打更人衙门分两部分,前院是办事处,后院是休息处,像杨砚、南宫倩柔这种单身狗,都是常年住在衙门里的。

    穿过花园、庭院,按照魏渊给的地址,他来到了东区最边缘的一座小院。

    望着院门,事到临头,许七安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自己该以什么样的心情、态度,见里面的女人。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