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却因果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8433更新时间:2021-05-09 23:46:55
最新网址:www.mw8.la
    许平峰体表腾起阵阵清光,几个闪烁,便穿过漆黑无光的深海,看见了海底大裂谷。

    他身上披着一件薄如蝉翼的袍子,它像一层粘膜般包裹住许平峰,让元神濒临消散白衣术士可以在水下自由呼吸,同时把可怕的水压抵挡在外。

    避水衣!

    术士最不缺的就是法器,能适应各种各样的环境,永远不存在短板。

    就算有,那就继续花银子炼器。

    幽暗的海底,水波荡漾,大裂谷就像怪物张开的血盆大口,等待着迷途的鱼自投罗网。

    许平峰展开掌心,看了一眼洁白鳞片散发的光辉,根据鳞片指引,“白帝”就在下面。

    鳞片沾染了“白帝”灵魂的气息,这是许平峰能与白帝千里传讯的基础。

    许平峰抬头往上看去,他能感应到陆地神仙和一品莽夫,透过无尽汪洋盯着自己,但忌惮海底裂谷里的怪物,没有冒然下水。

    “我永远不会到山穷水尽的时候。”

    许平峰低声自语了一句,在清光包裹中,取出一枚绽放灿灿白光的夜明珠,进入海底裂谷。。

    白光迅速下坠,被无穷无尽的黑暗吞没。

    不知过了多久,许平峰脚底踩到淤泥,他终于来到了海底裂谷底部。

    高举着在夜明珠走了片刻,明亮炽盛的光芒边缘,隐约间出现一个巨大且模糊的轮廓。

    又往前走了百余步,许平峰看清了怪物的冰山一角。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张酷似人族面孔的脸,但细节上更加粗犷和丑陋,头顶有六根微微弯曲的长角,它的头颅足足有京城的城墙那么高。

    若再加上六根弯曲冲天的角,那么就有城墙的两倍高。

    六根弯曲长角遍布着与生俱来的神奇纹路,以许平峰现在的位格,一眼就能看出其中蕴含大道法则。

    这些纹路如果能参悟透彻,便可以演变成强有力的阵法。

    但他猛的闭上了眼睛,那些纹路固然可贵,但太危险,犹如深不见底的旋涡,险些将他本就虚弱的元神吞噬。

    很强大,非常强大.........尽管眼前的怪物陷入沉睡,但许平峰仍能估算出,它远比白帝要强大很多。

    “你来了。”

    宏大缥缈的声音直接传入许平峰脑海。

    “许七安打退了伽罗树,我们败了。”许平峰语气低沉,审视着“人面”,道:

    “这就是你的本体?”

    “一具重伤之躯罢了,当年道尊将我们逐出九州大陆,我与他交过手,险些被杀,伤势一直到现在还没复原。”

    荒的声音再次响起。

    许平峰没信,也没不信,说道:

    “大奉不灭,监正便不死。你炼化守门人的目标难以实现。

    “如今之计,是避其锋芒,等待百年之后,许七安寿终正寝,我们便可卷土重来,一举推翻大奉。”

    这时,轻笑声从“荒”的其中一根弯曲羊角里传出。

    “监正老师,你是否很得意?”许平峰鼓荡元神,神念传音:

    “你扶持的许七安成功晋升一品,成为九州大陆屈指可数的强者。而我炼化中原气运,晋升天命师的计划不得不停止。”

    监正云淡风轻的声音传来,同样是神念传音:

    “魏渊复活了吧。”

    许平峰沉默了一下,冷哼一声。

    监正笑道:

    “骄傲和自负是你最大的弱点,你年纪轻轻,便踏入二品术士行列,自诩聪明,视天下英雄如无物。

    “如今被自己亲生儿子逼的走投无路,如此窘迫,感觉如何啊。”

    监正的话,就像一把刀子捅进许平峰胸膛,让他额头青筋凸显,面皮抽搐。

    “你还想东山再起?你不死,许七安和洛玉衡会走?”监正笑道:

    “以许七安对你的恨意,你走不掉的,即使有“荒”护着你,他也会与你们不死不休。”

    荒陷入沉默。

    ............

    洛玉衡秀眉轻蹙:

    “不要大意,你说过白帝的本体是“荒”,但它为何要披着白帝的皮返回九州,如果它真身降临,我们根本不可能晋升一品。”

    许七安沉吟一下:

    “说明它本体出了问题,或不方便返回九州。”

    如果是前者还好,他们可以试着斩杀“荒”,若是后者,那情况就比较麻烦。

    “先试探。”许七安道。

    洛玉衡“嗯”一声,头顶飘出漆黑的“水相”,钻入海中,在两人脚底快速游曳绕圈。

    海面当即出现一个直径十米的旋涡,旋涡快速扩大,转瞬间便化作直径五十米,旋涡尖锐的尾端像利刃般,扭曲着刺入海底。

    很快,许七安就透过旋涡的中心,看见了海底,看见了大裂谷。

    而这个时候,“水相”搅拌出的旋涡,直径已经扩大到百米,蔚为壮观。

    身为陆地神仙的洛玉衡,水中战斗并不输任何水属性神魔后裔,即使白帝那具肉身还在,洛玉衡也不怕与它水战。

    洛玉衡见状,扬起手里的铁剑,雪亮的剑身爆发出冲天剑气,紧接着,一层炽烈的火焰沿着剑身游走,熊熊燃烧。

    她持剑的手,缠绕上一抹旋转的气流,越转越快,越转越快。

    许七安也没闲着,他轻轻握住拳头,拧腰,右臂后拉,气机滚滚汇聚于拳,升腾的气机扭曲空气。

    相比起洛玉衡的绚丽的操作,神仙般的手段,一品武夫的凝势要显得朴实无华许多。

    ..........

    大裂谷里。

    许平峰霍然抬头,看见一道扭曲的、巨大的旋涡排开海水,直逼大裂谷。

    透过旋涡中心,他依稀看见许七安和洛玉衡各自蓄力,杀招瞬间将至。

    身后,沉睡的“荒”双眼紧闭,嘴巴缓缓张开,一团明净煊赫的力量在口中酝酿。

    海面上,洛玉衡握剑的手,缭绕的气旋速度快到了极限,她抛出手里的剑,娇斥道:

    “去!”

    气旋“呼”的一声,就像加装了推进器,将燃烧着灼热火焰的铁剑推向旋涡中心。

    剑势疾而利,融合了风相之力速度,火相的爆裂,以及人宗剑法的犀利的杀伐之力。

    边上,许七安轰出蓄力已久的拳头。

    拳劲厚重而磅礴,像山崩,像海啸,不慎触碰到拳劲的海水,“嗤嗤”作响,瞬间汽化。

    另一边,“荒”獠牙交错的口中,那道煊赫的光芒喷吐。

    漆黑的大裂谷被照的亮如白昼。

    轰!

    光芒触碰到铁剑的刹那,当即爆炸开来,成千上万吨水沸腾,海底迎来了一场地震,方圆数十里的软泥层同时被掀起,淤积了上百年的泥沙化作灰色的烟尘冲天而起,清澈的海水顷刻间就变成了浑浊的泥汤。

    许平峰所在的大裂谷坍塌,一块块巨石翻滚着砸落。

    他迅速传送到一侧,而后看见烈焰燃烧的铁剑,穿透泥汤,拖曳着华丽绚烂的尾焰,刺入沉睡中的怪物额头。

    铁剑只刺入一半,就用尽了力量。

    这时,霸烈无双的拳意紧随而至,沿途浊流纷纷汽化,拳意轰在剑柄上,将它后半截也推入到人面羊身怪物体内。

    沉睡中的怪物,眼皮剧烈抖动,似是要醒来。

    许平峰心里一悸,头皮发麻,一股可怕的威压随着怪物的复苏而升起,这种压力是伽罗树菩萨都不具备的。

    有点类似儒圣英魂、大日如来法相。

    海面上,许七安和洛玉衡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震惊。

    已经是一品境界的他们,比许平峰更能清晰直观的明白这股威压的可怕。

    许七安没有见过儒圣英魂和大日如来法相,但他见过只缺一个头颅就重组完毕的神殊,见过他狂暴时的可怕。

    现在,他从“荒”的气息中,察觉到了同位格的力量。

    这是无限接近超品的力量。

    什么情况,“荒”的本体有这么可怕?许七安心里一凛。

    就在这时,他和洛玉衡,还有许平峰,听见了“咔擦”的声响。

    人面羊身怪物头顶的某根弯曲长角折断。

    弯曲长角上与生俱来的纹路亮起,它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包括海水、光、水灵之力等等,像是传说中永不见底的极渊,吞噬天地间的万物。

    就是这样一根角,曾经在青州杀死过监正,将他元神封印在角中。

    “荒”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主动折断一根角,用来对付许七安和洛玉衡。

    这是一位曾经的超品,凭之纵横远古时期的“武器”,蕴含着它的天赋神通,是灵蕴的具象化。

    这根断角缓缓浮起,角尖对准了许七安和洛玉衡。

    这一刻,许七安心里警铃大作,除了武者对危机的预感之外,他冥冥有感,这一击无法躲避。

    洛玉衡因为陆地神仙的特殊,更加清晰透彻,她“看”见神秘诡异的符文迅速扩散,化作席卷一切的“旋涡”,这其中就包括他们。

    “我曾经听一位神魔后裔说过,大荒的天赋神通是吞噬万物,吞噬的强大生灵越多,它的天赋神通就越强。”

    许七安低声道。

    洛玉衡蹙眉不语,大荒的这种天赋神通不是寻常意义上的法术,她的金身无法免疫。

    没想到它的本体如此可怕..........许平峰心里暗自忌惮。

    不过,盟友越强大,对他越有利。

    不强大如何对抗陆地神仙和一品武夫?

    嗡!

    空间猛的一荡,像是刺穿的幕布,断角激射而去,目标直指洛玉衡和许七安。

    以断角为核心,神秘诡异的纹路化作滚滚旋涡,吞噬一切的旋涡。

    洛玉衡眼里金芒闪烁,正要迎上断角,腰带忽然一紧,许七安把她往后提了提:

    “一边去。”

    没给洛玉衡发怒的机会,他俯冲而下,双手合握,抓住了断角。

    呼!

    诡异可怕的气旋霍然膨胀,许七安就像扑火的飞蛾,再难从气旋中脱离。

    断角有半个城墙高,相比起来,许七安身子连飞蛾都不如,是一只苍蝇,被一把剑刺中的苍蝇。

    他的双手皮肤迅速剥离,露出嫩红的筋肉,筋肉也在快速剥离。

    他的气机和生命力飞速流逝,被气旋攫取。

    大裂谷里,许平峰看着这一幕,眼睛一亮。

    “白帝”的神通委实出乎他的预料,看架势,似乎能让许七安吃大亏。

    “别过来!”

    许七安喝住想要上前相助的洛玉衡,咧嘴笑道:

    “看好了,让你看看一品武夫的蛮力。”

    话音落下,许七安身上的衣袍炸裂,露出洁白无垢的健硕身躯,一道道流畅又凌厉的肌肉线条展露在洛玉衡眼前。

    他周身的肌肉无声蠕动,可怕的力量从小腿传递到大腿,再到腰身,一直层层推动到手臂。

    “啊啊啊..........”

    许七安昂起头,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他的双眼射出两道贯穿天穹的金光。

    整座汪洋沸腾起来,数以万顷的海水翻涌着卷上高空,白沫喷涌。

    天空乌云翻滚,雷电在云层中闪烁,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洛玉衡吃了一惊,在她独特的视野里,整片天地元素紊乱了,像是出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事物,让大道秩序出现了错误。

    洛玉衡再看向许七安,“看”见天地元素对他避之不及,不敢沾身,断角扩散出的诡异神秘纹路,也被他一点点的排开。

    她不由的想起以前听说的一则关于武夫的传闻。

    武夫的极致,便是专修自身,不与外界互通,自成天地。

    “咔擦!”

    清脆的裂响声里,那根半座城墙高的羊角,崩裂出无数细小的裂缝,而在这之前,笼罩在四周的神秘纹路,早已先一步溃散。

    “咔擦!”

    羊角的尖端彻底碎裂,被一品武夫以蛮力硬生生掰碎。

    吞噬一切的气旋随之消散。

    弯曲的羊角迅速回落,朝着海底大裂谷坠去,重新回到“荒”的额头,断裂处严丝合缝,就像从未折断过,但被许七安掰断的尖角,却难以愈合。

    许七安傲立天海之间,双手血肉尽失,只剩森森白骨,他的气息不再强盛,隐约要跌回二品,当然,品级依旧是一品。

    深吸一口气,许七安脸色狰狞的朝着海底咆哮道:

    “杀了他!”

    吼声滚滚如雷。

    海底大裂谷,荒头顶的羊角纹路骤然亮起,呼,气旋应激而生。

    杀我?许平峰心里一凛,本能的就要施展传送术。

    但是迟了,气旋笼罩了他,将他定在原地。

    紧接着,他的血肉迅速剥离,化作纯粹的灵力被吞入气旋中央。

    荒的叹息声回荡在大裂谷中:

    “云州大势已去,你并没有自以为的那么重要..........

    “我的灵蕴受损,还不想彻底醒来,妥协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一品武夫的强大远超我的想象.........

    “等待许七安百年后寿终正寝?来不及了,时代的洪流已经开始奔腾,大劫将至..........

    “你太弱了,并没有资格成为我的盟友,只有一品才能参与到大劫之中。

    “吞噬你对我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气运与灵蕴同样重要,而你是练气士!”

    在荒的呓语声里,许平峰身躯缓缓消融,他脸庞布满绝望,元神震荡出气急败坏的吼声:

    “不,你不能杀我,别杀我...........”

    那不甘和怨气,浓厚的宛如实质。

    他霍然抬头,透过旋涡中央,看见了冷漠俯瞰着他丑态的许七安。

    “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没掐死你。”

    许七安扬起手掌,气机凝成长矛,缓缓道:

    “今日斩你!

    “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父。”

    用力投掷出气机长矛,贯穿了许平峰的胸膛。

    许平峰身躯彻底崩解,元神寂灭。

    这位二品巅峰的练气士,似乎并没有料到自己会以这样的方式收场。

    在嫡长子的推动下,死在神魔后裔手中。

    ...........

    激荡的海水缓缓平息,笼罩在天空的阴云散去。

    许七安悬空而立,弓着腰背,剧烈喘息。

    他之所主动去接“荒”的长角,一方面不愿洛玉衡涉险,另一方面是要“打服”它,让它明白一件事:

    你虽然很强大,但我要是与你玩命,你一样得赌命。

    当透过洛玉衡搅拌出的旋涡,看见沉睡中的“荒”,判断出它本体确实出了问题,许七安心里便定下了这个计划。

    且知道,一定能行!

    核心和伽罗树退出中原是一样的,我为什么要为一个盟友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

    而且是大势已去的盟友。

    在云州军彻底失败那一刻起,他们这个三角联盟的关系其实就已经不牢靠了,因为短期内没有了共同的目标。

    果不其然,当他捏碎“荒”的长角,展现出不死不休的态度时,“荒”选择了妥协。

    “了却因果,前尘往事,一笔勾销!”

    许七安朝着蔚蓝的天空张开了双臂,就像拥抱新生。

    洛玉衡眉眼温柔,破天荒的露出了一抹不易察觉的温婉笑容。

    她似乎想到了什么,蹙眉道:

    “监正是死是活?”

    许七安愣了一下:

    “应该,活着吧?算了,不管他。

    “区区一个天命师,没啥用。”

    监正肯定是救不回来了,而且许七安觉得,担心谁也别担心老银币。

    你永远不知道他在谋划什么。

    ............

    伸手不见五指的海底,庞大的身躯在水中漂浮,朝着更遥远的海外飘去。

    它闭着眼睛,宛如沉睡,随波逐流一般漂向远方。

    其中一根弯曲的羊角里,传出监正的叹息声:

    “都说了,他不杀生父,誓不罢休,你偏不信邪,这下安逸咯。

    “灵蕴又缺了一角。”

    荒淡淡道:

    “术士的滋味真不错,我的力量又增强了。”

    监正喋喋不休道:

    “大劫将至,你还要去海外?”

    荒缥缈宏大的声音传来:

    “你想知道海外有什么吗,带你去个地方,我要为大劫来临做准备。”

    ..........

    洛玉衡望着掌心中的紫衣中年人,道:

    “龟背岛有不少钱粮储备,正要可以带回去,缓解朝廷缺粮缺银的窘境。”

    许七安抬起带着血丝的指骨,戳了戳洛玉衡娇嫩的脸颊,笑道:

    “国师,我受伤严重,急需双修疗伤。”

    洛玉衡板着脸,公事公办的语气:

    “我已是陆地神仙,双修之事不必再提,你我再无男女之间的关系。”

    你的好姐妹花神也说过类似的话,头一转,又夹着我的腰咿咿呀呀.........许七安心里吐槽了一句。

    .............

    东海郡。

    布置奢华的东海龙宫。

    内厅,身穿嫩绿色长裙,容貌娇媚的东方婉蓉端着木托盘进来,把茶水放在纳兰天禄面前,笑吟吟道:

    “恭喜老师重塑肉身。”

    纳兰天禄头发花白,面容清癯,微笑颔首。

    他凝视着心爱弟子娇媚的脸蛋,忽地叹了口气:

    “我本想办法恢复肉身后,便把你送到天宗去,那小子既对你许过终身之约,为师就算得罪天宗,也要让他娶你。

    “但方才,大巫师传信于我,召我速速返回靖山城。”

    东方婉蓉皱了皱眉:

    “为何?”

    纳兰天禄神色古怪,措辞片刻,道:

    “中原战事已经平定,许七安晋升一品武夫。大巫师说,巫神降下法旨,召天下巫师返回靖山城,你也要跟着一起去。”

    他看着东方婉蓉茫然的神色,一字一句道:

    “大劫将至。”

    ............

    阿兰陀。

    菩提树下,伽罗树菩萨看向白衣如雪,青师如瀑的琉璃菩萨,道:

    “接下来,我和广贤会合力助你疗伤,让你恢复修为。”

    琉璃菩萨问道:

    “你去见过祂了?”

    伽罗树“嗯”一声:

    “神魔时代的大劫要来了,尔等做好准备,应对大劫。

    “另外,许七安跻身一品,成为当世最强武夫,妖族等待的机会来了。阿兰陀会先面临一场兵灾。”

    琉璃菩萨和少年僧人形象的广贤菩萨,脸色凝重。

    ............

    青州城。

    衣衫破烂,蓬头垢面的流民们挤在城门口,听着吏员讲解告示上的内容。

    “即日起,青州再造黄册,凡登记在册之人,过往一切不纠...........

    “即日起,朝廷广开粮仓,凡参与重建青州者,皆有田地分配,秋收之前,粥棚不撤。”

    那一张张肮脏的、曾经麻木的脸上,焕发出了新生的希望,眼睛里有了亮光。

    大奉十三洲,所有告示墙,都张贴着同样的告示。

    黑暗结束,黎明已至。

    ............

    皇宫。

    身穿龙袍,威严不输男子得女帝,登上高楼,迎面而来的是徐徐的春风,清凉,但不冷冽。

    她负手而立,抬了抬白皙的下颌,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万世开太平!

    ...........

    浩气楼。

    “噔噔噔........”

    缓慢的脚步声里,许七安穿着银锣的差服,登上七楼,看见了熟悉的茶室,熟悉的摆设,茶案后,盘坐着熟悉的大青衣。

    鬓角微霜的男人面带微笑,温和道:

    “来了?”

    泪水一下模糊了视线,许七安仔细的正了正衣冠,就像当初那样,躬身,抱拳:

    “卑职,见过魏公!”

    世人多媚骨,唯有君如故!

    ...........

    本卷终!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