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九章 阳谋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535更新时间:2021-05-06 00:45:57
最新网址:www.mw8.la
    一品,他晋升一品了?!

    许七安的话,就像惊雷,轰隆炸响在白帝和伽罗树耳边。

    白帝、伽罗树心里不受控制的泛起惊怒、茫然、懊恼等诸多情绪。

    许平峰的傀儡没有五官,看不出具体的表情变化,但它半抬下巴,姿势僵硬的看着空中的许七安,很久都没有动弹。

    他晋升一品武夫了.........白帝一边沉浸在荒诞的、幻觉般的感受里,一边又通过真切的感知,不得不承认许七安确实气息大变。

    那具洁白无垢的体魄,修长、匀称,肌肉线条流畅,浑然一体。

    白帝没见过一品武夫,眼前的许七安不像伽罗树那样,散发着不动如山的厚重,以及广阔如海的磅礴。

    感觉不到他有气机波动,感觉不到元神波动,但正因为这样才让人忌惮,他像是断绝了与外界的交互,自成一方世界。

    很奇怪的感觉,明明没有强大的力量涌现,却让人本能的警惕...........白帝低沉咆哮道:

    “怎么回事,他为何突然晋升一品,武夫体系的一品如此容易?为何你们事先不说。”

    它在质问伽罗树和许平峰,声音有些气急败坏。

    不怪它失态,这场渡劫战虽有波折,但还在掌控中,本该是必胜的局面,谁都没想到,打着打着,居然给大奉方翻盘了。。

    各大体系中,武夫是公认的近战无敌,一品武夫的战力绝对要强于其他体系。

    可以很明确的说,此时的许七安,比陆地神仙洛玉衡更加难缠。

    一位陆地神仙尚还在他们能容忍、承受的范围内,可再加一位一品武夫..........白帝没信心能压住局面。

    许平峰置若罔闻,没有回答它,兀自抬头望着许七安,宛如一具雕塑。

    伽罗树菩萨双手合十,垂眸不语,这位佛门综合实力最强的菩萨,表情里有着深深的无奈,既武宗之后,大奉又出一位一品武夫。

    此战远比想象中的要艰辛。

    阿苏罗、金莲和赵守,同时撤退,与伽罗树拉开距离,三位超凡满脸疲态,但精神却异常亢奋。

    “大局已定!”阿苏罗吐出了积压在胸口许久的浊气。

    “善!”赵守抚须而笑。

    金莲道长审视着高空中的许七安,语气复杂的感慨一声:

    “他于当世已无敌!”

    超品不出的情况下,一品武夫足以横推所有势力。

    这时,那具傀儡里,传来许平峰压抑着各种情绪的苍凉笑声:

    “好算计!

    “借助雷火劫、花神灵蕴、龙气晋升一品,很好,你很好..........许七安!”

    最后三个字,以一种咬牙切齿的语气说出来。

    许七安俯瞰着白衣傀儡,伸出右臂,指尖轻点,淡淡道:

    “洗干净脖子,等我来杀!”

    砰!令人牙酸的声音里,金属铸造的傀儡分崩离析,许平峰的那一缕神念,迅速消散。

    许七安看都没看,先是望向阿苏罗三人,道:

    “你们仨在旁观战,休养生息。”

    接着看向白帝和伽罗树,狞笑道:

    “老子要手撕了你们。”

    白帝蔚蓝的竖瞳,眯了眯,并不恐惧,针锋相对道:

    “同是一品,只管来便是,我也很想尝尝一品武夫的精血是什么滋味。”

    它只可惜那根角用来封印监正,不然可以作为一击毙命的大杀器对付这个新晋的一品武夫。

    伽罗树沉声道:

    “此战会无比艰难!”

    他比白帝还要有底气,金刚法相搭配不动明王法相,他对自己的防御极有信心。

    阿苏罗三人期待的观望着。

    白帝低伏身子,犄角间酝酿起一颗内核不断坍塌,外层跳动电弧的水雷球。

    它顺势看一眼伽罗树菩萨,它的肉身再强,也强不过伽罗树的两大法相,让他打头阵试探一品武夫的水准,最适合不过。

    伽罗树菩萨看懂了它的意思,抬头望天,双膝一沉,“轰”,地面坍塌的闷响里,他化作金光直窜高空。

    金刚法相脑后火环炸开,黄金铸造的身躯绽放万道佛光,它象征着力量和威严,仅凭外泄的气势,就能让中低品的修士如临深渊,匍匐在地。

    十二双手臂张开,握成拳头,每一个拳头都蕴含着崩山的神力。

    看到这十二双拳头,阿苏罗只觉得浑身都疼,嘴角抽搐了一下。

    面对铺天盖地砸下来的拳头,许七安轻轻吸了一口气,右拳握紧,朝后扬起。

    九州有多少年没有出现一品武夫了?

    自武宗归天,神殊封印,武夫体系的天花板就是二品,一品绝迹。

    金刚法相号称战力无双?

    那便让你看看,以近战搏杀著称的正统武夫,到底有多强...........许七安眼里猛的射出两道金光,周身肌肉一块块纹起,肆意的张扬着力量,他用力轰出一拳。

    嗡!

    一拳对二十四拳,两者之间霍然炸开一道宛如屏障的气波。

    气波在空间中迅速游走,让方圆数十里的空间变的宛如皱巴巴的衣服。

    噔噔噔........伽罗树菩萨踉跄后退,脚步震裂大地。

    反观许七安纹丝未动,收拳之后,抬起了右膝,不见屈腿发力,身体像炮弹一般射向伽罗树,一记膝撞狠狠顶向他胸口。

    跌退中的伽罗树双手飞快结印,他知道不能陷入一品武夫的连招中,因此打算用“不动明王法相”硬抗这一击。

    嗡!

    周遭的气流凝固,一丝一毫的风都无法掀起。

    许七安的膝盖顶在了空间牢笼上,砰,空间牢笼碎裂,他依仗武夫不可匹敌的暴力,突破“不动明王法相”的空间封锁,成功让自己的膝盖撞在伽罗树脸上。

    伽罗树一动不动,皮肤也仿佛石化,没有在膝盖下变形。

    “嘿,拥有众生之力的监正破不开你的不动明王,那你猜猜,拥有众生之力的一品武夫,能不能打碎你的龟壳?”

    许七安收起膝盖,双臂猛的一振,众生之力蜂拥而来,像甲胄一般覆盖在双臂上。

    他没有施展力蛊的“狂暴”技能,精气神融为一炉后,他的力量达到了一个极限,世间的极限。

    力蛊的狂暴已经不能为他增加气力。

    许七安双掌贴在伽罗树胸口,骤然发力。

    当!

    天地间,一声洪钟大吕。

    伽罗树失去一瞬间的意识,回过神来后,发现身体正在不受控制的倒飞,速度快如流星。

    他依旧保持着结印的手势,但“不动明王”守不住了,被这股可怕的巨力硬生生震飞,时隔五百年,他再一次尝到了破防的滋味。

    上一次是面对神殊时,那位半步武神三拳打废他的不动明王。

    同时,伽罗树察觉到胸口火辣辣的疼痛,那里凹陷出两只手掌印。

    轰!

    伽罗树重重砸在地面,砸出一个夸张的大坑,砸的黄沙漫天飞扬,像是突发了地震。

    这时,白帝脑袋猛的一顶,推出了水雷球!

    它机会抓的很好,在许七安震飞伽罗树的刹那,发动袭击。

    闪电的速度有多快?

    但快不过陆地神仙洛玉衡,体表腾起密集的电弧和气流,推动着她截住水雷球!

    洛玉衡双手从宽大袖袍里伸出,朝着水雷球用力一合,这枚蓄势已久的恐怖雷球,瞬间被掐灭。

    金丹铸造的万劫不磨之躯,免疫一切法术攻击。

    道尊当年能把神魔后裔赶出九州,就是因为他能克制绝大部分神魔后裔的法术。

    掐灭水雷球后,洛玉衡掌心平摊,燃起一簇火苗,小嘴轻轻一吹。

    呼!

    火焰如有灵性,在地面画出一道圈,将白帝圈在里面。

    她以火灵克水灵。

    “吼!”

    白帝发出痛苦的咆哮,鬃毛率先化作灰烬,灼热的高温让雪白的鳞甲寸寸开裂,接近灰化。

    洛玉衡眼里闪烁着冷冽的杀机,提着绝世神剑,杀向白帝。

    人宗剑术以杀伐著称,攻杀术并不像地宗和天宗那样羸弱。

    白帝沉沉低吼一声,主动迎上剑光,对气势汹汹斩来的剑势不管不顾,一口咬向洛玉衡的手臂。

    噗!

    铁剑刺入白帝脖颈,喷出大量的血水,它也顺势咬中洛玉衡的手臂。

    洛玉衡的手臂迅速沙化,纷纷扬扬飘落。

    这是四相中土相的能力,晋升陆地神仙后,洛玉衡可以随心所欲的改变自身的结构,在“地风水火”中肆意切换。

    白帝的瞳孔微微涣散,短暂丧失意志。

    心剑!

    一剑刺中,洛玉衡抽身暴退,近战方面,她不可能是神魔后裔的对手。

    撤退过程中,她看见许七安闪身挡在白帝面前,后拉了右臂,让相应的肌肉一块又一块鼓胀了起来。

    洛玉衡心念一动,让周遭的熊熊烈焰蜂拥而去,缭绕在许七安拳头上,形成一团烈阳。

    砰!

    许七安的拳头重重砸在白帝的头颅上,打出爆炸般的效果,让那里鳞片焦黑,颅骨开裂,喷涌出灼热的火苗。

    白帝身躯重重坍塌,脑袋轰的“砸落”在地,扬起尘土。

    剧痛让白帝瞬间恢复意识,它眼里闪过玉石俱焚的厉色,兹兹~两根犄角化作炽白色,一道道闪电肆意张扬。

    下一秒,犄角霍然炸开,让周遭的一切陷入雷海。

    伽罗树菩萨抓住许七安被雷海吞没,周身麻痹的瞬间,从天而降,金刚法相十二双手臂后扬,握成拳头。

    突然,他瞳孔一缩,穿透雷海后,他看见洛玉衡站在许七安身前,手掌伸出,掌心朝外,撑起一道气罩,夸张的电流沿着气罩边缘游走。

    这道屏障,不但护住了他们,还将白帝也纳入其中。

    再霸道的法术,在陆地神仙面前也毫无用处.........伽罗树菩萨有些头皮发麻。

    许七安无视头顶的伽罗树,抬脚踩在白帝脖颈,双臂箍住白帝的头颅,他脊椎就像一张弯曲的硬弓。

    白帝身躯剧烈颤抖,双方进入角力。

    许七安低吼一声,腰背猛的一弹,伴随着身躯的挺直,白帝的脑袋被硬生生拔了下来。

    即使是肉身天生强悍的神魔后裔,也无法在膂力上抗衡一品武夫。

    洛玉衡深吸一口气,小嘴微张,喷吐出炽烈的火舌。

    霎时间,白帝的头颅便被烧成焦炭,只有两根犄角保存完好。

    做完这一切,洛玉衡和许七安同时抬起头,冷冰冰的望着从天而降的伽罗树。

    不妙.........伽罗树眉头狠狠跳动,生生顿住身形,后扬的十二双手臂收起,当机立断,御空而逃。

    这位一品菩萨丧失了所有斗志。

    另一边,一道羊身人面的黑影,从白帝躯壳中飘出,化作青烟,袅袅娜娜的遁向远方。

    洛玉衡捏起剑诀,操纵飞剑激射而去,瞬间穿透那道元神。

    羊身人面的黑影一阵扭曲,濒临崩溃,但又撑了下来,继续逃遁,很快消失在天际。

    “它的元神很强,韧性胜过一品。”

    洛玉衡皱了皱眉。

    同阶的一品里,除非是巫师或同属道门,不然很难承受住她的心剑攻击。

    “它本体是大荒,肯定要强于一般的一品,你去追它,我去追伽罗树!”

    许七安没有浪费时间交谈,屈腿弹起,直窜天际,追向伽罗树。

    伽罗树逃走的方向不是西边,而是京城。

    他还不死心,想把战场转移到京城,以此摧毁大奉京都。

    ............

    京城。

    与魏渊对峙的许平峰,脸色陡然一变,前所未有的难看。

    两处的傀儡分身,同时传回所见所闻,一处是潜龙城遭遇袭击,南宫倩柔等四品率军直捣黄龙。

    一处是北境,许七安晋升一品武夫。

    两把刀同时插进了要害,把原本大好的局面彻底翻转,云州军陷入尴尬局面。

    他苦心经营二十年的势力,处在了岌岌可危的状态。

    自负如他,也忍不住心头一颤。

    魏渊察言观色,笑道:

    “北境的战斗你是插不上手了,做个选择吧,是回援云州还是与我在京城决一死战。

    “以你得传送术,一刻钟内就能回到云州大本营,至于这数万云州军精锐,我就不客气吃下了。你也不亏,我那两个义子和一万重骑兵,就当是喂你了。”

    说话间,他身边清光腾起,孙玄机带着寇阳州出现在城头。

    奇袭潜龙城是计谋,但这二选一,是真正的阳谋。

    要么选择大本营,要么选择眼前的云州部队。

    许平峰没有第三种选择,正如魏渊自己,同样没有第三种选择。

    脸色铁青的许平峰,咬牙切齿道:

    “魏渊,你够狠!”

    魏渊缓缓收敛笑容,温和的目光渐渐锐利,冷冰冰道:

    “他们出征前,我已经言明利弊。

    “我不像你,亲生儿子都可以当做随意丢弃的棋子,许七安是我重视晚辈,你的做法,让我很不高兴!”

    许平峰深深望着他,高声道:

    “攻城!”

    咚咚咚!

    城头和城外,鼓声大作。

    ........

    PS:下一章明天看。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