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与共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592更新时间:2021-04-26 00:19:19
最新网址:www.mw8.la
    御书房。

    宦官们搬来沙盘、小旗,按照女帝的吩咐摆好,红色小旗代表大奉军,蓝色小旗代表云州军。

    此外,还有南疆、西域、巫神教,整个就一微缩型九州大陆。

    其中有十几个黑底金边的小旗,旗上写着“洛,赵,许,寇,金,阿,孙”等字。

    怀庆挥了挥大袖,殿内宦官次第退下。

    安静的御书房里,怀庆把“洛”旗推到北境,然后各自的盟友和敌人一起推过去。

    清除一切杂七杂八超凡,只和白帝、伽罗树死战,这是大奉方认为最好的局面。

    但也许,敌人会有不同看法。

    于是,怀庆把“白帝”和“伽罗树”的小旗推到雍州。

    如果云州军趁洛玉衡渡劫,集中力量一举拿下雍州,那在怀庆看来,这是可以容忍的损失。。

    别说攻下雍州,就算把京城拱手相让,怀庆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因为许平峰不可能在十三日内炼化雍州和京城气运,攻下雍州=,也不过是短时间内占领,可换来的是洛玉衡渡劫成功,晋升一品陆地神仙。

    到那时,大奉完全有能力反扑。

    这就是她的大局观。

    随后,怀庆又把“洛”棋推到南疆,如果把战斗的地点安排在南疆呢?

    这里可全是大奉的盟友。

    “这个选择,利弊都很明显,佛门还有两位一品,一位二品,而蛊族虽然超凡强者多,但三品不足以插手这个层次的战斗。唯一的二品天蛊婆婆,还是个不擅长战斗的。

    “关键是,许七安无法在南疆调动众生之力,导致的结果就是,我方超凡强者数量倍增,但高层次的战力反而下滑。”

    怀庆摇了摇头。

    而且蛊族超凡未必肯帮忙,因为这对他们来说,是随时都可能殒落的。

    此外,她还有一个顾虑,没人不知道阿兰陀里的那位,还有没有余力施展出大日如来法相。

    如果神殊参战,那位又还有余力,大日如来法相现世,好,满盘皆输。

    算来算去,让洛玉衡把渡劫地点选在北境,是最稳妥的法子。

    于是怀庆又把棋子搬回北境,把伽罗树、白帝,以及“许、阿、金、赵”四位超凡排在“洛”棋边上。

    “许七安.........”

    怀庆闭了闭眼睛,喃喃道:

    “你是真有把握,还是已经孤注一掷?”

    ...........

    许府。

    一列禁军步履匆匆的闯入府中。

    此时的内厅里,婶婶还在兴致勃勃的向慕南栀讨教养花秘籍,许府的外院和内院,开满绚烂花朵,在寒冷的冬末里,显得如同仙境。

    “姐姐,你快教教我,这么神奇的法术怎么才能学会?”

    婶婶现在可崇拜花神了,张口闭口就是“姐姐”。

    倒霉侄儿三天两头往府里带人,先是那个表现礼貌客气,背地里在那面小镜子里说她坏话的李妙真。

    然后是整天就知道吃的饭桶丽娜,每天大鱼大肉吃许家的就算了,还伙同孽女许铃音偷她的养颜丹。

    前面两个她都不喜欢,就这个叫慕南栀的,她很喜欢。

    年纪也差不多,有共同话题。

    “慕姨和我大哥是什么关系?”

    边上的许玲月一脸纯真无邪,温婉无害的模样。

    许玲月其实不认为大哥会看上这样平平无奇的妇人,年纪还和娘一样大。

    但这个女人一看就是有夫家的,为何偏要住到许府来?

    “没什么关系,他天天缠着我而已。”慕南栀说道。

    婶婶一听,就怒了,愧疚的拉着慕南栀的手:

    “你说这个倒霉小子,真是不要脸,是我没教好他,是我的错,姐姐你告诉我,他是怎么缠着你的。回头我让他去祖祠里跪三天三夜。”

    正说着,管家领着禁军进来了。

    厅里的三个女子同时起身,茫然望向外头。

    禁军们在厅外停下,分列两侧,铿锵作响的甲胄声一歇,带队的头领迈步入厅,抱拳躬身:

    “奉陛下旨意,接许家女眷入宫。”

    ..........

    这天京城里,从禁军营统领到朝堂诸公,所有实权派人物的家眷,都被接到宫中。

    国库和粮仓刻满了传送阵法。

    朝廷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一旦洛玉衡渡劫失败,大奉超凡强者殒落,京城的实权人物就会立刻转移。

    这一战,对女帝,对诸公,对朝廷来说,是赌上国运的一战。

    而对于底层百姓来说,今日与昨日并无区别,日子不算富裕,却安平喜乐。

    最多在茶余饭后谈论一下南方战事,抱怨怎么朝廷还没有传来许银锣一人一刀,把云州区区十万大军杀绝的消息。

    ..........

    灵宝观。

    洛玉衡站在小池边,看着对面的年轻男子,探出手:

    “回来!”

    许七安头顶的神剑“出鞘”,回归到主人手里,带出一堆红的白的。

    “我的脑浆........”

    许七安连忙接住,吸收鲜血和脑浆里的生命力,然后蹲下身,洗干净手。

    过程中,他头顶的剑伤愈合,恢复如初。

    洛玉衡抖了抖手,把剑上的血水抖尽,冷哼一声。

    好歹是人宗道首,忒小心眼了........许七安心里吐槽完,下意识的左顾右盼,没看见袁护法,顿时松口气。

    想想又觉得心酸,好歹是二品大佬了,竟然被一个猴子搞出心理阴影。

    洛玉衡眯了眯眼,冷冰冰道:

    “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我在夸国师美若天仙,能与国师成为道侣,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事。”许七安厚着脸皮笑。

    洛玉衡淡淡道:

    “那就取消与临安的婚事。”

    许七安“哈哈”一声,脸上笑容继而收敛,挠了挠头,叹息道:

    “我能给她的只有名分了。”

    洛玉衡深深看他一眼。

    许七安起身,一步跨过小池,凝视着精致无暇的御姐脸,低声道:

    “我能给你的,是生死与共。

    “此战,我生,你生。你死,我死!”

    洛玉衡抿了抿嘴,忽地低下头,似乎不敢与他对视,望着被风吹起褶皱的池面,轻轻“嗯”了一声。

    两人化作长虹,消失在京城上空。

    ............

    渡劫尚未开始,雍州已经陷入烽火狼烟之中。

    云州大军绕过浔州,在浔州东南八十里外的南关城外集结。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大举攻城,半日内便拿下守备力量不是那么强的南关城。

    攻下南关城后,云州军并不占据,而是屠城。

    随后劫掠剩余人口、物资,大举退兵,留下化作废墟的城池。

    这是很经典的劫掠式打法,集中力量,打一发就走,劫掠物资以战养战的同时,还能让守军疲于应付,为修缮城墙耗费人力物力。

    外族常用这种战术,核心思想就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屠城之后,大奉军的斥候潜入南关城查看情况,发现这座原本生活着数万人口的城池,已经只剩残垣断壁。

    城中鸡犬不留,房屋坍塌、烧毁,守军和百姓的尸体堆积如山,整整十二座京观。

    每一座京观前都树了一块木牌,以血字书写:

    屠城者——卓浩然!

    筑京观以示战功。

    雍州战场最高指挥官杨恭,连夜召集幕僚议事,保留坚壁清野对策的同时,分出三成兵力则负责驰援、骚扰、切断敌军补给线等任务。

    战争从坚守不出,变成了半野战半守城。

    许新年率领四千骑兵,五百火炮手,游曳在荒凉的战场上。

    在青州的守城战中,许二郎展现出了极强的指挥能力,因此他和天地会的几位成员,各自统率一支骑兵,负责打游击战。

    除了自身能力外,许二郎被委以重任的原因还有两个。

    恒远大师在他率领的队伍里,而恒远能与天地会其他人联络,消息传递速度极快,更容易打配合。

    这在战场上,简直是个不讲道理的优势。

    而更不讲道理的是,许新年手里有一面镜子,可以观照方圆千里的法宝。

    浑天神镜!

    这是许七安离开时,交由堂弟的外挂。

    浑天神镜,观照千里,进可突袭敌军,杀对方措手不及。退可避其锋芒,自保逃命。

    这便是许七安当初为什么要强留浑天神镜的原因,在战场上,它实在太重要了。

    “阿弥陀佛!”

    恒远大师收好地书碎片,满脸慈悲的合十,念诵佛号。

    许二郎侧头问道:

    “大师?”

    恒远大师叹息道:

    “李妙真道友方才去了一趟南关城,通过地书描述了城中惨状,贫僧不忍再看。”

    许二郎心里一动,试探道:

    “给我看看?”

    恒远大师点头,掏出地书碎片递过去。

    许二郎伸手接过,定睛看向玉石镜面,一行行小字在镜面凸显。

    【二:云州军终于暴露本性了,他们连妇孺都不放过,把南关城杀了个干净,这般乱臣贼子,还有那个卓浩然,老娘要亲手杀了他。】

    李妙真气的直发抖。

    【四:云州军来势汹汹啊,屠城壮军心。我有预感,雍州这场战,打的会比青州时更惨烈。】

    【七:要不我们去暗杀卓浩然?】

    李灵素刚才听完师妹的描述,心里头有些窝火,他终究还是没有太上忘情,仍会被情绪左右。

    【四:首先你得先确认他的位置,云州有朱雀军斥候巡逻,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也能发现我们。想锁定卓浩然非常困难。】

    卓浩然........许二郎摸了摸胸口,想起了松山县沦陷那一天。

    姓卓的在松山县吃过大亏,当日破城后,卓浩然大肆屠戮守军和百姓,追杀他数十里,险些一刀把他杀了。

    李妙真骂咧咧了一阵,与天地会成员约定好,一旦有卓浩然行踪,便立刻率兵奔袭,斩杀这位屠城的狂夫。

    随后地书群平静下来,无人再传书。

    许二郎把地书还给恒远大师,问道:

    “大师为何不像他们那般,组建军队?”

    恒远摇头:

    “贫僧一介武僧,不懂这些。”

    许新年点了点头,旋即感觉怀里一烫,连忙取出一件缺了半块的青铜镜子。

    “臭小子,你连龙气都没有,也配拥有本座?”

    浑天神镜的镜面凸显出一张嘴,“呸”了一口,骂咧咧道:

    “本座是你无法拥有的宝贝,你想使用我,得加钱,得用气机温养我。”

    气机当然不能和龙气相比,但也是至纯至阳的能量。

    恒远闻言,道:

    “交由贫僧来吧。”

    许二郎是儒家弟子,没有气机这东西。

    许二郎皱了皱眉,说道:

    “大哥与我说过了,你和他达成交易,暂时留在我身边,现在跟我提这个,是想坑我?”

    “是又怎么样!”浑天神镜一副光脚不怕穿鞋的姿态。

    许二郎看了它一眼:“我看你是讨骂。”

    ............

    “别骂了,别骂了,你这个人族牙尖嘴利。”

    半刻钟后,浑天神镜感觉自己变成了法宝中的败类,怒道:

    “我懒得和你争辩,没事别叫我。”

    “等下!”

    许二郎摘下水囊,喝了一口:

    “你先给我展示一下你的本事。”

    浑天神镜一想,觉得不算事儿,便道:

    “看好了!”

    青铜镜面当即玻璃话,荡漾起水波般的涟漪,涟漪缓缓抚平,显化出一幅画面。

    那是一座军帐里,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赤条条的趴在一位纤瘦少年背上,做着重复而单调得运动。

    那少年脸色发白,额头沁出冷汗,似乎极为疼痛。

    “你给我看这个作甚。”

    许二郎感觉被冒犯了,大怒道。

    达官显贵中,以及军中,有龙阳之好的不在少数,但没什么好奇怪,但许二郎就是觉得这破镜子在内涵他。

    浑天神镜心里闪过一个问号,有些不解和委屈:

    “你不喜欢吗?你大哥就很喜欢看男人洗澡。”

    许二郎脑子里也闪过一连串的问号,接着嘴角抽搐:

    “大哥是大哥,我是我,我和他不一样。”

    许二郎不太相信镜子说的话,但这不妨碍他将来回京,把大哥的癖好告诉爹娘,让他们审判大哥,让大哥也和他当初一样,在家人面前抬不起头。

    这时,许二郎看见镜子里,那个壮汉浑身战栗,停下单调重复的动作,昂起头,一脸享受。

    壮汉五官粗狂,左眼是白瞳,不能视物,脸颊有一道长长的刀疤。

    卓浩然!

    ...........

    雍州边境。

    寇阳州一脚踏入青州地盘,而后肆意的释放气机。

    下一秒,半空中出现一袭白衣,以及一个腰悬佩刀的俊朗年轻人。

    许平峰和姬玄。

    满头银发如霜的老匹夫,冷笑一声:

    “我过来了,打我啊。”

    他接着往后退了一步:

    “我又回来了,快来打我。”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