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九章 游街示众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5198更新时间:2021-04-12 01:14:33
最新网址:www.mw8.la
    卯时刚过,侧卧在草席,盖着又臭又脏破棉被的姬远,被“哐当”的开门声惊醒。

    声音从廊道尽头的铁门处传来,紧接着是脚步声。

    很快,十几名打更人出现在姬远,以及云州众官员的视野里。

    “起来,带你们出去晒晒太阳。”

    一位铜锣掏出钥匙,打开缠在栅栏门上的锁链。

    姬远被一名沉默寡言的铜锣粗暴的拽起来,粗暴的推搡着离开牢房。

    这是他在打更人地牢里待的第三天,干燥的草席和破棉被救了他一命,没让他冻死在凄寒的地牢里。

    但从小养尊处优的他,何曾受过这种罪?

    短短两天时间,手脚长满冻疮,脸色发青,嘴唇缺乏血色,头发蓬乱。

    这两天里,他无时无刻不在后悔接任和谈使者的身份。

    姬远博学多才,能言善辩,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才华,但他毕竟是养尊处优,缺乏一定社会历练,江湖经验的贵公子。

    有才华,不代表抗压能力强。

    两天来的遭遇,以及对未来的惶恐,让他处在情绪崩溃的边缘。

    唯一的盼头,就是自身还有价值,许七安应该不会杀他,而是会用他做筹码,与云州谈判。

    正是这个希望,支撑着他咬牙坚持下去。

    晒晒太阳也好,继续在牢里待着,我迟早冻死.........姬远趔趄的走在幽暗的长廊,二十多名云州官员跟在他身后。

    出了地牢的门,空气冷冽但清醒,太阳不愠不火的挂在天空,带来一丝丝的暖意。

    姬远停下脚步,昂着头,享受阳光照在脸庞的感觉。

    身后的铜锣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把他踹翻在地。

    姬远艰难的爬起来,朝那名铜锣投去愤怒又憋屈的目光。

    “瞅什么瞅,信不信挖了你的眼睛。”

    那铜锣单手按刀柄,严肃刻板的脸上没什么表情,道:

    “你不是很嚣张吗,进京要礼部尚书、当朝首辅,还有亲王出城迎接,才肯入城吗。。

    “你不是在金銮殿里训斥诸公,压的满朝文武抬不起头吗。

    “你不是略施小计,就让京城百姓对许宁宴的威名产生质疑吗。

    “你继续嚣张啊。”

    姬远双拳紧握,咬牙隐忍。

    来日云州铁蹄征服京城,他要亲手摧毁打更人衙门,这些和许七安有交情的打更人,全部凌迟。

    这时,一个中年银锣走了过来,目光严厉的扫过众人。

    铜锣们纷纷整理衣襟,摆正胸口铜锣的位置,确认一切对称,没有问题后,恭声道:

    “头儿。”

    中年银锣微微颔首,满意的收回目光,并不去看头发蓬乱,囚服肮脏且布满褶皱的姬远。

    “出发吧,不要耽误时辰。”

    出发,去哪里?姬远心里一凛,想开口询问,但又觉得注定得不到答案,反而会被一顿暴揍。

    那名沉默寡言的铜锣押解着姬远往外走,随口说道:

    “头儿,宁宴今晚找我们喝酒。”

    中年银锣沉默一下:

    “勾栏还是教坊司?”

    “勾栏吧,他说以后不去教坊司了。”铜锣回答。

    中年银锣略感欣慰:

    “一诺千金重,他向来讲信誉。”

    李玉春知道当初浮香死后,许七安承诺过以后不去教坊司。

    朱广孝略作沉默,补充道:

    “他说可以把教坊司的花魁都请到勾栏去。”

    ........李玉春不想说话了。

    穿过衙门的后方,沿着回廊往外走,再穿过一座座办公堂、庭院,终于来到衙门口。

    衙门口,停着一辆辆囚车。

    朱广孝看着姬远,淡淡道:

    “晒晒太阳去。”

    姬远脸色僵硬,呆立当场。

    ............

    京城各衙门的告示墙,内外城门口的告示墙,在清晨时分,张贴了一份新告示。

    告示是京城百姓平日里获得官方信息的重要渠道。

    平民百姓往日里不会特别关注告示墙,除非近来有大事发生。

    眼下的京城,最大的事便是议和。

    “告示上说什么?”

    告示一贴出来,周围的百姓便涌了过来,或议论,或询问帖告示的吏员。

    告示张贴的前一个时辰,会有吏员负责“唱榜”,把内容告之百姓。

    毕竟市井百姓里,识文断字的还是少部分。

    而这种朝廷官方告示,阅读门槛很高,就算是识字的人,没接受过一定的教育,也看不懂内容。

    最后会变成“每个字都认识,但连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情况。

    “肯定是议和的内容吧,朝廷打了败仗,青州失守,我听说好像要割地求和。”

    “区区一个匪州,竟然如此嚣张,自从新君登基后,百姓日子过的越来越差,贪官污吏横行。”

    “嘘,小声点,莫要乱说话。”

    “怕什么,边上又没有当兵的,再说,大家都这么骂。”

    说着说着,话题就从“议和”说到了青州失守这件事。

    “许银锣都没能守住青州吗,他可是在玉阳关一人一刀,让巫神教二十万军队全军覆没的强者。”

    “你这个问题,我已经听过无数次了,谁知道呢,说起来,已经很久没见到许银锣在京城出现了。”

    “我听来的说法是,监正都死在青州了,许银锣也不是云州叛军的对手。”

    “唉,难怪许银锣如此低调,没办法,打不过人家啊。”

    情绪发泄了那么多天,大部分百姓虽然心头不忿,但也过了最上头的时候,对于朝廷和云州的议和决定,私底下依旧骂,但无能为力。

    反对情绪就没那么高涨了。

    尤其青州失守、云州使团入京,一系列流言发酵,传播,京城百姓已经渐渐摸清楚了来龙去脉,知道了大奉守护神监正战死青州的消息。

    尽管在他们眼里,监正的威望远不及许银锣。

    在底层百姓认识里,监正只是一个称号,一个概念。

    这时,站在告示边的吏员高声道:

    “古之君天下者重在保全民命,不忍以养人者害人.........朕自登基以来,治国不利,以致云州叛军起事,九州沸腾,大局危难,兆民困苦,生灵涂炭,愧对列祖列宗........

    “长公主怀庆,厚德载物,胜朕良多.........即由长公主怀庆顺位登基,许七安辅佐,匡扶社稷,平定叛乱,还大奉朗朗乾坤,岂不懿欤?钦此。”

    告示洋洋洒洒四百多字,吏员念完,周遭的百姓瞠目结舌,宛如一尊尊雕塑僵在原地。

    “啥,啥意思啊?”

    “好像是........皇帝退位给长公主?”说话的人猛的瞪大眼睛:

    “长公主要当皇帝?”

    一下子炸锅了,人群哗然如沸。

    告示内容对百姓造成强烈的冲击、震撼以及茫然。

    这让他们再也不顾及祸从口出,激烈的讨论起来。

    “女人怎么能当皇帝呢,这不是瞎胡闹吗。难道带着当官的一起绣花?”

    “公主她识字吗?陛下为何要退位给公主,女人当皇帝,不怕被天下人耻笑?”

    他们的第一反应是抗拒、愤怒,无法接受,只觉得是天下头等荒唐之事。

    随后有人说道:

    “你们有在茶馆听书吗?好像以前是有一个女人当皇帝的,叫,叫什么来着?”

    “大阳女帝?”

    “对对对,你也听说过。”

    喧哗声稍歇,很显然,不少人也在这几天,于酒楼茶馆、青楼妓馆等娱乐消遣之地,听过类似的内容。

    接着,又有人说:

    “告示上说,长公主登基,有许银锣辅佐。”

    哦,有许银锣辅佐啊。

    反对的声音又小了几分,但仍有人嘀咕道:

    “许银锣为何辅佐一个女人当皇帝,这不是瞎胡闹吗。我大奉开国六百年,可没有这种先例的。”

    “是啊,真搞不定官老爷还有许银锣在想什么,一边和云州议和,一边捧公主当皇帝。”

    “许银锣糊涂啊。”

    本来视许七安为英雄、保护神的百姓,对青州失守之事便心怀失望,对议和更是视作耻辱,尽管没有人公开指责许七安,但心里肯定是失望的。

    告示一贴出来,失望的情绪立刻发酵,转为不满。

    突然,一阵喧哗声吸引了告示墙周边百姓的注意。

    循声望去,只见一列囚车缓缓驶来,后边跟着一大群百姓,不停的朝囚车上的犯人投掷石子,吐口水。

    还有人拎着马桶,朝囚车里的犯人泼粪。

    领头的几骑中,一位打更人高居马背,敲打着一面铜锣,高呼道:

    “奉许银锣之命,将云州逆党游街示众。”

    街道两侧,群情激昂,闻讯过来凑热闹的百姓,有的加入投掷石子的行列,有的指指点点,破口大骂,有的击掌高歌,大快人心。

    姬远满头是血,心如死灰。

    随行的云州官员瑟瑟发抖,痛哭流涕。

    ...........

    黄昏。

    御书房中,怀庆坐在铺设黄绸的大案后,堂内是刘洪和钱青书两位党派魁首,以及礼部尚书。

    礼部尚书作揖道:

    “殿下,登基事宜已经筹备妥当。”

    穿素雅宫裙的怀庆,微微颔首。

    待礼部尚书退回位置后,刘洪出列作揖:

    “今日举城沸腾,百姓抵触情绪仍有,但不算严重,许银锣的口碑也有好转。京城百姓还是爱戴者居多。”

    刘洪说完,忍不住笑了起来:

    “以许银锣如今的声望,为殿下保驾护航,最适合不过。当朝无人比他更得民心啊。”

    公主登基称帝,贵族阶层其实比百姓更容易接受,只要利益给到位,再以武力胁迫,屈服者不在少数。

    最主要的是,在统治阶层眼里,怀庆虽是女子,但毕竟是根正苗红的皇室血统。

    女子称帝属于破例,下一任新君仍是大奉皇室。

    这大大减轻了统治阶层的抵触心理。

    但平民百姓可不管这些,要安抚百姓,让他们信服,怀庆威望不够,诸公威望也不够,只有许七安才能办到。

    钱青书附和道:

    “殿下能否凝聚民心,就看明日了。”

    怀庆低着头,审阅着手里的折子,没有抬头的“嗯”了一声:

    “时候不早了,几位爱卿先退下吧。”

    三人作揖,退出御书房。

    怀庆手里的折子是内阁递上来的,内容是登基后的一应事宜,琐事零零总总,但有一条极为重要,那就是召各州布政使、都指挥使,回京述职。

    这其实是一场谈判、拉拢,给各州大佬做一做思想工作。

    ............

    次日。

    这天,京城的气氛极为古怪,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市井百姓,都知道这是一个注定被载入史册的日子。

    因为长公主怀庆,于今日登基,开大奉六百年未有之先例。

    皇帝登基,普通百姓无缘得见,但不妨碍他们关注、议论。

    各阶层都有不同的看法,国子监的学子、儒林,对于怀庆登基之事,痛心疾首,即使云州使团被游街示众,也不能博取他们好感。

    最多就是不骂许七安了。

    市井百姓阶层,意见最杂,有的无法接受,有的事不关己,有的选择相信许银锣。

    许府,婶婶也代表贵妇阶层发表看法。

    “老爷啊,宁宴这不是在瞎闹嘛,女人怎么能当皇帝呢。我都不敢出门,害怕被认出是许宁宴的婶婶,万一被人拿臭鸡蛋砸了怎么办。”

    婶婶一如既往的美艳,岁月仿佛对她格外怜惜。

    虽然与女儿坐在一起的她,没有了少女感,但并不显老,脸嫩肤白,没有任何皱纹。

    许二叔低头吃饭,不发表意见。

    “大哥自有分寸的。”

    相比起母亲,许玲月就很欣赏大哥的壮举。

    婶婶见自己的话题冷场,叹息一声:

    “青州失守,二郎也没了有音讯。铃音在蛊族修行,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回来,她会不会被南疆的蛮夷欺负啊。

    “许宁宴这个没良心的坏种,回了京城,也不知道回家里看看。”

    正说着,婶婶目光一僵,直勾勾的看着厅外。

    ............

    PS:错字先更后改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