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九章 晋升二品(二)

作者:卖报小郎君字数:4468更新时间:2021-04-06 23:13:56
最新网址:www.mw8.la
    对于这种一言不合袭击敏感部位的行为,慕南栀脑子迷迷糊糊,身体本能提前做出反抗,夹腿沉臀,双手按住绸裤。

    接着,美眸瞬间睁开,瞪的滚圆,看清是许七安后,眉头一皱,嗔道:

    “你做什么?”

    语气里,没有太大的反感和恼怒,更像是嗔他不讲武德,半夜偷袭。

    “晋升二品啊。”许七安嘿嘿笑道。

    慕南栀愣了一下,然后明白过来,细嫩的脸蛋爬上一抹红晕。

    她旋即醒悟过来,以为许七安在戏耍自己,扭过身去,啐道:

    “你先解开封魔钉再说吧。”

    说完,想起他离开前的举动,忙补充道:

    “不,不许当舔狗。”

    虽然刚才一不小心表达出了心意,但那股子感动现在已经过去,再让花神承认自己喜欢他,愿意和他圆房,短期内是不可能的。

    我就知道会这样,刚才应该趁热打铁,先当一回舔狗,这样她就傲娇不起来,都怪阿苏罗..........许七安在她耳边呵了一口气,低声说:

    “我拔出最后一根封魔钉了。”

    他这话是要告诉慕南栀,圆房的时候到了,该交出一血了,两人的关系终于要有实质性的进展了。。

    慕南栀霍然转身,瞪大眼睛,怔怔的看着他。

    这时候,她才发现许七安是一丝不挂,强健的体魄紧紧贴着自己。

    慕南栀心砰砰狂跳,双手推搡他的胸膛:

    “你,你退开一点..........男女授受不亲,你别碰我,我是什么人........”

    她边说着,边裹着棉被往里缩,她缩一寸,许七安的逼一寸,一直把她逼到墙角。

    “你是我什么人?你说呢!”许七安坏笑道。

    她气急的瞪眼:“我是你长辈。”

    论年纪来说,许七安要称她一声姨。

    许七安险些破功,缓了几秒,埋怨道:

    “我好不容易酝酿的气氛,全被你给破坏了。”

    他往床上一躺,默默的望着房梁。

    没来由的想到了洛玉衡,心说这俩不愧是闺女,这副想谈恋爱但又害怕被日的傲娇,简直如出一辙。

    洛玉衡当初主动寻他双修,半推半就的上了床,事到临头又反悔,许七安去脱她衣服,还被她打了几巴掌。

    其实刚才对阿苏罗说的话,一半真一半假,洛玉衡只与他双修了两次(两个月),而之前说过,短则三月,长则半年。

    她才能彻底平息业火,没有顾虑的渡劫。

    也就是说,洛玉衡这张牌,想要发挥作用,怎么也得一个月之后。

    现在的她,无法全力出手,否则体内业火失去压制,会立刻招来天劫,身死道消。

    除了洛玉衡之外,其他的都是三品,想要插足监正当日的战斗,实在太勉强。一品打三品,恐怕十招之内就能斩杀。

    “赵守的态度有些暧昧,想要拉他下水,有些困难,这又是一个难点,总之,得快些晋升二品。”

    念头起伏之间,感觉慕南栀悄悄靠了过来,温软的小手在他胸口一阵摸索,吃惊道:

    “封魔钉真的没了呀!”

    “我会骗你吗?”

    许七安没好气道。

    缩在被窝里的慕南栀看他一眼,“哦”了一声,又默默退回墙角。

    沉默中,时间飞快流逝,蜡烛静谧燃烧,烛泪流淌。

    许七安再一次靠拢慕南栀,小腹贴住蜜桃般的翘臀,粗壮的手臂揽住纤腰。

    慕南栀后背被人拿枪威胁着,娇躯骤然僵硬。

    许七安尝试褪去她的衣物,但没有成功,她紧紧拽住衣领,蜷缩着身子,仿佛........死也不肯就范。

    许七安愣了愣,抬起头,看向她的脸。

    她红着眼眶,咬着唇,并没有害羞和紧张,有点只有酸楚和委屈。

    这一刻,他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松口了揽住小腰的手臂。

    “对不起........”

    慕南栀一愣,沉默以对,没有回应。

    许七安低声说:

    “我其实早就知道你身份了,在把你从北境带回京城不久。

    “那会儿我对你的感觉很复杂,既想霸占你的灵蕴,又因为见过你真容,难以自控的怜惜和仰慕。所以就把你养在外宅,想着顺其自然。

    “后来你随我走江湖,相处的久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突然不想霸占你灵蕴了。

    “我想着,既然寇阳州能依靠莲藕晋升二品,我肯定也行。”

    收集龙气的后期,他确实打消了攫取王妃灵蕴的念头。

    慕南栀鼻子发酸,强作镇定,语气冷淡的说: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为什么要打消霸占我灵蕴的想法。”

    许七安沉默一下,如实说道:

    “对不起,因为我接触你,得到你的初衷是自私的,并不比贞德要高尚。如果不能直面这个事实,那我根本不配拥有你。

    “至于为什么要说这些,我们这一路走来,有太多的事压在彼此心里,有太多的情感没有吐露,我想趁这个机会,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你。”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回答最后一个问题:

    “因为相处越久,我对你越痴迷,尽管我从未表现出来。我不知道霸占灵蕴会对你造成怎样的伤害。

    “更不希望我们真的圆房后,你以后回想起来,会遗憾,会难受,会认为我是为了花神的灵蕴才占有你。”

    这些话他憋在他心里有些时日,以前觉得没必要说,等到两人关系渐渐升温,自然而然的滚床单。

    这样就不会显得他是刻意为了花神的灵蕴。

    但世事难料,人永远是被大势推着走,他现在急需慕南栀的灵蕴来晋升二品。

    而慕南栀因为过去的经历,对此尤为敏感。

    她刚才坐在床边吐露心声,其实是一次坦白,这辈子首次对一个男人表露真情。

    但换来的是男人的急色,她不肯就范,并非不愿意,而是心里涌起难以自控的委屈。

    许七安看懂了她的心。

    “我觉得这些话,是要说清楚的,我不想你以后有遗憾,更不想这成为我们之间的心结。”

    他贴着她的脖颈,嗅着令人陶醉的幽香,声音低沉富有磁性。

    慕南栀泪流满面。

    “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我,我又不缺什么灵蕴。”她抽了抽鼻子,傲娇的说了一句。

    委屈的情绪慢慢消融,心里仿佛有蜜糖散开,甜滋滋的让人沉迷。

    刚说完,右手就被他抓起,手串轻轻撸了下来。

    然后,慕南栀就看见了他发愣的、痴迷的目光。

    她有些羞怯,红着脸,侧过头。

    烛光昏黄,床上的美人含羞带怯,任君采撷,抿着唇,长长的睫毛因为紧张,不停的颤抖。

    世上再没有如此动人的风韵,许七安捏着尖俏的下颌,把倾国倾城的容颜扭正,低头,含住丰润的红唇。

    慕南栀双眼紧闭,两只小手抵在他胸口,喘息声越来越重,脸蛋越来越红。

    当许七安抬起头来时,她缺氧般的大口喘息,红唇被用力吮吸有些轻微红肿。

    哗........

    许七安突然用力掀开棉被,翻身坐在慕南栀小腹上,居高临下的俯视她。

    他把里衣的下摆撸了上去,露出白皙的,性感纤细的小腰和肚脐眼,肌肤像是凝脂,又如最无暇的美玉。

    许七安附身,亲吻她的小腹,像品尝最美味的食物,表情狂热而虔诚。

    不知过了多久,慕南栀感觉自己被翻了个身,紧接着,背上一凉,她脑子稍稍清醒了些,轻吟一声:

    “你干嘛呀........”

    语气有些惬意慵懒。

    许七安拎着酒壶,倾倒壶口,清亮的酒液激撞在慕南栀凝脂般的玉背,然后顺着优美的曲线流淌,汇聚在性感的腰窝。

    许七安怀着虔诚的心,俯身低头,品尝一弯“酒潭”

    他从来没有如此兴致昂扬的时刻,对双修充满仪式感,认为心急的索取是对大奉第一美人的亵渎。

    品尝完一弯秋水汇成潭,他接着又尝试了激流瀑布挂双峰,很快一壶酒喝完。

    慕南栀羞的恨不得钻到床底,终于知道什么是舔狗了。

    过了一阵,花神转世见他迟迟没有动作,有些茫然。

    “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许七安拎着空荡荡的酒壶,有些无奈。

    慕南栀又羞又气,心说关键时刻你跟我说这个,你还要我教你吗,你和洛玉衡双修时,是她手把手教你的吗?!

    许七安确实没有头绪,但不是耕田这一块,而是如何吸收慕南栀的灵蕴。

    之所以觉得圆房能吸收灵蕴,是因为花神当了二十年的王妃,镇北王一直留在北境,不曾碰她,由此可以总结出,这和花神的一血有关。

    算了,用上古道门的双修术试试吧.........许七安捞起花神的大白腿,腰身一挺。

    “啊~!!”

    慕南栀像是中箭的雌兽,脖颈向后仰起,双手不自觉地攥住床单,叫出声来。

    许七安闭上眼睛,以上古道门的双修秘法引导气机在两人之间流转。

    当凹凸结合,成为一个严丝合缝的口,两人便宛如一个共同体,气机走完两人的奇经八脉,视作一个大周天。

    许七安一心二用,在床榻的“咯吱”声里,运转完一个大周天。

    刹那间,他清晰的感觉到慕南栀体内,一股沉眠的力量苏醒,被气机引动,一起搬运周天。

    这股力量有着难以想象的生命力,当它随着气机运转,进入许七安体内,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适,四肢百骸一下子被打通。

    所有的细胞都得到滋养,欣欣向荣。

    许七安的体魄在这一刻,突飞猛进,骨骼便的更加强壮,肌肉变得更加坚韧,细胞充盈了力量。

    他不由自主的加快动作,床榻的摇晃声愈发激烈。

    慕南栀脸颊酡红,秀眉紧蹙,贝齿咬紧手背,甜腻的声音不断从小嘴里飘出,断断续续。

    她整个人就像是在海浪中摇摆的水草。

    啪啪啪啪.........许七安在寒冬里,一丝不苟的替花神拍蚊子。

    “气机再壮大,肉身也在快速增强,各方面属性都在暴涨,这是要晋升的征兆,但缺了些什么..........对,是“意”的升华。

    “二品武夫叫合道,不只是肉身增强而已,我的玉碎也应该更上一层楼,南栀真润啊.......呸,收敛心神,收敛心神。

    “嗯,玉碎的升华是什么?初级的玉碎是爆发,高级的是反弹,合道之后是什么,合道之后是什么.........”

    烛光把影子投在墙上,映出男人昂首挺胸的上半身,肩上一条纤细的玉足晃啊晃。

    
最新网址:www.mw8.la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